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> 第三九六章 白仙岭
    抽搐的士兵,脸上满布惊恐,那两只眼睛瞪的老大,瞳孔开始缩小,额头渗出冰冷的汗水。

    我凑到近前,发现他们的嘴开始紧缩,而且越缩越小,没多久,他们上下两片嘴几乎都拧成了肉丁,从口中伸出的舌头,拼命地向自己的鼻子舔去。

    “大爷的,这是什么邪性,还有如此怪异的表情。”我嘀咕道。

    伍术急忙摇头:“我也没有见过,看他们的样子好像是种动物,可眼下还真的想不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把他们抬下去,用绳子绑好,嘴里塞上布条,不能让他们咬断了舌头。”我说过后,向山上望了两眼,感觉这座山里有些诡异的气息,看上去不是单纯的阴气,似乎夹杂着诡异的糜烂之气。

    当晚,我们在小溪旁住下,半夜,两个中邪的士兵似乎好了很多,但偶尔还会做出些奇怪的表情。

    第二天初日升空,我们发现那两个士兵居然不见了,我立刻让人去找,等找到他们的时候,两个人士兵已经将自己的脑袋撞到了路边的那块巨石上,脑浆四溢,但从他们的眼睛里却再也看不到那种惊恐,剩下的唯独是一种释怀与解脱。

    伍术叫人收了尸体,我拉着刘老四他们向山中去,进了山之后,我们发现这里的华环境十分的优雅,而且由于溪水比较旺盛,更显的有些潮湿。

    “小牤你看,这里有些树洞。”伍术发现在几棵大树下出现了些许小洞,洞口还有些刚刚吃完的野果子。

    “刺猬洞?”我说。

    刘老四点头笑道:“想来是这么回事儿,那浑身是刺的东西就喜欢吃这些野果子,也喜欢这样潮湿阴暗的环境。”

    我问他:“你这么了解刺猬?”

    “嗨,常在山里走,哪能不熟悉这些事情,到时候找不到吃的,还得依仗他们帮忙寻找呢。”

    我们上来的时候,身后跟着些黄巾士兵,为的是能在山里边找个适合安营扎寨的地方,让大家伙尽快的住下来。

    在我想让这些士兵再向更深的林子里搜索,没想到那些人还没走多远,就转了回来。其中两个士兵,又发生了先前的那些状况,脸色发白,瞳孔紧锁,嘴唇拧劲儿。

    “邪了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,这士兵怎么又变样了。”伍术满脸疑惑。

    我此时立刻感觉不对,还要有事情发生:“快,把他们都叫回来。”

    可我说话的时候已经晚了,刘老四跑去喊人的时候,发现十几个士兵围在两棵大树前,又唱又跳,口中不知道嘟囔着什么东西,脸上的表情跟刚才那两个没有区别。

    我眼下没有了办法,不知道如何才能将这些人拉回来。

    “刘牤,咱么怎么办?”刘老四问道:“如果硬把他们拉下去,还会向昨天那样自杀死了,要是不管,他们绝对会累死的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脑子里乱的很,拼命的在回忆当初父亲跟我说过的那些事情,可不管怎么想,也想不起来如何对付中邪人的方法。

    “去把我包里的糯米朱砂都拿来,先给他们吃了再说,如果不好使再想办法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阿采立刻抽出两张黄符,咬破了自己的手指,描画了几张,口中念念有词,随即跑到那几个士兵跟前,贴了上去道:“给我好!”

    阿采的动作过后,那些士兵还真的站着不动了,可是在直勾勾的看了她两眼之后,纷纷吐出口水,将黄符从身上揭下来,又开始跳起舞来。

    片刻后,士兵中已经有两个因为体力透支的倒了下去,我立刻让刘老四把他们抬了出来。

    伍术将朱砂搅拌了糯米,拿了过来,强行的塞进了那些人的口中。

    但是那些人还是没有反应,纷纷将口中的糯米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刘老四也跑了回来,满脸惊喜道:“刚才那位士兵缓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恩?怎么缓过来的?”我急忙问道。

    刘老四道:“我也不知道,将他放到巨石上之后,帮他用水擦了擦,在太阳下睡了会儿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晒太阳?”我猛然想起刚才见到的那几个树洞,也想起了当日父亲跟我说过的事情。

    刘老四道:“你是说刚才我们见到的?”

    “对,刺猬!”我解释道:“刺猬在北方的五大仙中,称之为白仙,这些家伙灵性很足,若是招惹了他们,同样会出现非常奇怪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刘老四点头道:“难怪他们的表情那么的奇怪,我就说很熟悉,还真是个动物的表情。”

    “快点,把这些人都抬下去,刺猬最怕阳光,在阳光下边多晒会。”

    还别说,我说的这个办法还真是有效果,那些士兵被抬下去之后,放到了巨石旁边,用阳光将他们沐浴。

    渐渐的,这些士兵的神情恢复了正常,各自拍着自己的脑袋,吵嚷着头疼,我安排人伺候他们吃了点东西后,带着刘老四跟伍术上了山,为了防止有汉军追来,又怕山下的人再犯病,所以就将阿采跟黄毛强留在了山下。

    我们进了山林之后,沿着那些树洞寻找,居然连个刺猬毛都没有找到,等到天黑的时候,林子里的风很大,我们不得已又下得山来。

    “怪了,那些士兵呢?”伍术立刻问道阿采。

    阿采此时已经熟睡,听到伍术的招呼,急忙起身,四下里寻找。

    刘老四在我的身后,两只手掐住了四个士兵,跑了回来,扔到地上,即刻用绳子绑了起来:“刚才在半路上看见他们的,这只找到了四个,剩下的在哪我还没找到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这又是怎么了?”我扭头看去的时候,发现这几个士兵又犯病了,跟白天的状况相同。

    在我的心里,此时此刻没有更好的办法,只能让其他人好好的看着这些中邪的士兵,不能让他们再跟头天那样自杀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个时候,老兵当中有个岁数较大的过来找我。

    “头领,这些兄弟是怎么了?”老兵问。

    我道:“中邪了。”

    “中邪了?那头领有法子治他么?”老兵问。

    我说:“若是别的什么东西,我还有点办法,这他大爷的,中的是白仙上身,白仙还不出真身,我真是没法子对付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头领说得这白仙是个什么东西?”老兵接着说:“我感觉天下间必定是一物降一物,我不信没有办法对付那什么白仙。”

    我笑道:“理是那个理,其实白仙就是那刺猬修炼成精,不过他们害怕阳光,这到了晚上,它又来了,可把咱的士兵折腾毁了。”

    老兵蹲在地上,寻思了半天说道:“我倒是听之前的老人说过,这刺猬倒是害怕一种动物。”

    “恩?说来听听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老兵道:“呃,黄皮子!”

    “黄鼠狼?刺猬居然害怕这个东西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老兵点头道:“我们家当年是打猎为生的,当时我父亲跟我说,刺猬碰到黄鼠狼的时候,就会蜷成一团。但黄皮子放个屁,刺猬会感觉太臭,立刻逃跑,等他跑的时候,黄鼠狼就会追上去咬住它的鼻子,直到把它咬死。”

    我还是头回听说刺猬会有这样的克星,不过这样的事情如果属实,倒不是不可以尝试下,可就是这黄鼠狼不好找,偌大个林子,找到它的时候,那些士兵也得死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问道:“按照你的意思就是那刺猬十分惧怕臭气对吧?”

    “对,确实如此,当然这只是我父亲当年见到的一次好玩的事情,未必所有的事情都是如此。”老兵说过之后,我让他先行下去。

    回头,我找了个中邪的士兵,用伍术的脚放在了他的鼻子旁边,没过多久,那个家伙还真的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按照这个方法,我们将所有中邪的士兵全部救醒,但我们在树林的深处,发现有些许黑影在到处乱窜。

    “这招还真的好使,就是不知道去哪找个黄鼠狼来。”我自语道。

    刘老四说:“这黄鼠狼是黄仙,跟他们交的深了,将来也不好甩掉啊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也是,那不能整天用臭脚来保护自己吧?”我说。

    阿采噗嗤笑道:“那就天天不洗脚,白仙不仅不敢跟我们过招,还要老远的躲开我们。”

    其实这也不是不好的办法,不过就是有点太过变态了,要是时间久了不洗脚,那对自己的健康也不是什么好事,不过眼下要在山林中安营扎寨,就必须要搞定林子里的仙家鬼家,不然是无法安宁的。

    可就在我想好对策的时候,伍术的脸上发出诡异的笑容,没多久便娘娘地说话道:“这里可是白仙岭啊,你们也真能找个地方,就不怕全都死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恩?你这是这么回事儿?”我感觉他不对劲儿。

    伍术用手打出兰花指,指着我的鼻子道:“告诉你,这里的白家仙人不止成百上千,他们祖祖辈辈的都生活在这里,你们要来抢地方,换成是你们,你能愿意么?”

    我摇头道:“不愿意,但你们也不能乱杀人啊?”

    “错,不是我们,是它们。”伍术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