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> 第三九四章 冤家宜解
    少顷,从衙门外跑进来个罗锅老头,老头边跑边咳,见到我之后,脸上露出点杀气道:“老朽我追你们追了这么久了,我们之间的事儿今天必须要好好的算算,不然我们的事儿就会没完没了。”

    我听到这里,似乎对眼前的这几个人有了定位,虽然心里还是有点顾忌,但事到眼前,不得不办,路到尽头不得不抉择。

    “既然都是老朋友,咱们就相互不隐瞒了,我也知道你们是谁了,说说看,你们到底想要得到什么?”我说。

    那女人的身体瞬间发生了质的变化,她的身体在逐渐的衰老,慢慢的弯下腰去,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了根蛇杖,狠狠的往地上戳去。

    “看到我就应该知道我们是谁了,不过我还是先要感谢你们的尊敬,不过我们大哥的事儿,你还需要谨慎考虑。”女人变成了老妪,变成了破庙里的那个老太。

    我对他们的定位必定是仙家,我们之前惹到的,无非就是那条大蛇,毕竟是蛇王,我们几乎等于抄了他们的家,欠下的东西早晚要还。

    “这位大哥,说说看吧,你想要得到什么?”我说。

    老头弯着腰,凑到我身前道:“既然大家都是明白人,我也就不多说废话,你们的实力,我也见识了,如果再拼下去必然也是两败俱伤。”

    “真啰嗦,就说你要什么就得了。”黄毛强急了,跳了过来:“女人的事我们也帮你们摆平了,想必是你们保护的家室吧?”

    老太点头,扭头看去老头道:“我们先把尸体处理了,大哥你们好好谈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要求你们给我们安个家,那座破庙就非常不错,我的子子孙孙可以在那里安顿,你看看能否接受啊?”老头说道。

    我扭头看去伍术道:“这件事情,你看看你能否接手,给他们的破庙好好的翻修下。”

    伍术将眼神抛向刘老四道:“他可是建筑的行家,要说我会什么机关木匠之类的,要说翻新,非他莫属。”

    我点头道:“怎么样,我的兄弟都答应了下来,你们看如何?”

    “那样最后,如果破庙翻新完毕,咱们之间的恩怨就算是了结了,我也没有必要整日的到处找落脚的地方。”老头说过后,与老太说:“既然人家如此诚意,咱们就不如尽快开始。”

    我看了看身边的这些士兵,摇头道:“你们把他们吓到了,正好破庙翻修也需要人,不如就让他们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们这就帮他们恢复理智。”

    没多久,我们将衙门里的士兵都恢复了过来,并没有要了他们的性命,毕竟都是爹妈养的,无冤无仇,没必要那么绝。

    到此,女人的事情解决了,但是她再也没有办法恢复到从前的身子,该死的人都死掉了,但是女人老爷家里的人也因为这场争斗,彻底的死绝了。

    我们回到了半山坡的破庙,按照原有的样子,刘老四经过几位仙家的同意,更改了些许设计,在三位仙家的雕像之外又加上了那老头的雕像。

    由于刘老四对建筑的精通,在众多士兵的帮助下,破庙很快就被翻新成功,我们与那条大蛇的恩怨彻底解决。

    只可惜,这次的破庙翻新,居然又惹到了另两位仙家的嫉妒与憎恨。本来此事我们开始并不知道,但在后来的事情中才慢慢的表现出来,还导致了很多的麻烦。

    按理说,有名的五大仙家分别是白家,长家,胡家,灰家,黄家;他们都是修炼成果的刺猬,蛇,狐狸,老鼠与黄皮子。

    我们的破庙中只供奉了长,胡,黄三家,却偏偏把白家与灰家忘的一干二净,这也是导致后来很多怪异事情发生的根源。

    我们从破庙离开之后,起初阿采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儿的地方,但她没有说出来,在我的劝导下,我们想要尽快的赶回广宗城,毕竟是此趟出来为的就是出海寻仙的地图,把他交给张角也算是我们完成对他的承诺。

    经过数日,我们回到了广宗城,路上的时候,黄毛强还问我们为什么要参加黄巾军,我只得无奈的告诉他,这完全都是巧合。

    可是我们回到广宗城之后,发现的却是凄凉与毫无生机的半空之城,看到路边到处都是受伤的士兵在相互之间搀扶着,安抚着。

    我立刻赶往张角跟前,将地图交给了他,但是看着他日渐衰弱的身体,几乎没有可能再带着剩下的黄巾军出海。

    我心中难免又升起些悲凉与困惑,堂堂的军队首领,居然回落到今天这步田地,真是世事难料啊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别吵,想要活命的,跟我走,咱们脱了这身黄皮,到哪都能混口饭吃。”此时张角的军帐外边有人喊道。

    我即刻出去看看怎么回事,但发现有位头领样子的人在招呼士兵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不知道天公将军在休息么,还在这里吵吵嚷嚷的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那位头领笑道:“刘头领啊,不是我叛逆,你看看眼下大军围城,我们根本就耗不过他们。你看看这满营的伤兵,还如何继续打仗,我是想不如先把好模好样的带走,到别处发展,这样也能给咱么黄巾军留出个种子来。”

    “笑话,你把精锐带走,城池如何守得住,还谈什么黄巾军?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那头领摇头道:“算了,你爱走不走,我们必须得走,谁也不想在这里等死。”他说完话,跟他出来的士兵纷纷表示同意,跟着就出了军帐。

    我开始的时候还想阻拦,但到最后还是放弃了,细细的想想他们说的也对,现如今的城中基本上是座空城,这些健康的士兵如果再不出走的话,恐怕都得战死沙场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个时候,张角在军帐中喊到了我的名字,喊得有些吃力:“你进来,我有话说。”

    我急忙凑到他的身前,喂他喝了口水,他说道:“眼下咱们黄巾军内还有不少的老弱伤兵,他们都是跟着我征战多时的兄弟,我是没有办法带他们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您的意思是?”我问。

    张角说:“我是想让你将他们带走,不管出去做什么,哪怕是让他们回乡做个普通人也好,也不枉我们并肩作战一场。”

    面对张角的哀求,我根本就无法拒绝,况且那些老少也都是普普通通的百姓,无非就是换上了身衣服,这要是死在战场上有点凄惨。

    我想到这里,与张角点头道:“放心吧,我肯定会将他们带出去,从此以后再不涉足战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有劳了,我张角今生无法还头领这个人情,只能在这里代替那些老少谢谢你先。”

    我见张角要起身下床,便按住了他,告诉他让他安心养病,我这就去召集那些老弱病残,准备出城。

    当晚我们在城中住下了,但是刘老四给我提了个建议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们从后门出去的话,这么多人必定要交战,如果走山路,恐怕他们多半都要死在半路,所以咱们只能从他们的军营附近,走大路过去。”刘老四说。

    我其实早也想过此事,但眼下对方的军营在董卓的手中把控着,我们根本就无法通过。

    刘老四凑过来说道:“据我所知,卢植卢将军还没有被返京城,所以我们还是可以让他帮忙想想办法,虽然他还是阶下囚。”

    “那样最好,但董卓那里?”我问。

    刘老四道:“他那里应该好办,这样我们今晚先去找找卢植,让他出出主意。”

    当晚我就与刘老四出了城,由于先前知道卢植的囚车所在,我们很容易的找到了他,将来意说明之后,卢植轻笑道:“我给你个木牌,拿着它去找前军孔将军,跟他说你们要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会同意么?”我问。

    卢植点头道:“就说是我说的,战争为的不是杀人放火,无非就是为了点地盘,为了天下百姓的安居乐业,他是个很开明的人,不会拒绝的。”

    我们再次提出要救走他,但还是被他拒绝了,所以我们只管换了便装,跳出军营,沿大路到了前军门口,将手中的木牌拿出,士兵即刻进去通报。

    没多久,孔将军便出来与我们相见,商谈后,我们约定晚上行动,他会将兵哨调离半个时辰,也只给了我们半个时辰的时间。

    我们无以感谢,只将阿采带回来的部分金子给了孔将军,他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回到广宗之后,我们集结成队,将黄巾服装统统换掉,准备出城。

    临走时,张角咬牙起身,站到我们面前:“大家路上小心,所有事情都要听刘头领的安排,他会让大家好好的生存下去的。”

    士兵们纷纷点头后,向张角施礼,随即与我向城外开拔。

    出了城,借着月色,我们先到了过前军兵哨相对最近的地方,就等着孔将军将兵哨撤掉。

    不过他还是比较讲信誉的,很快那些士兵便纷纷离开,让出条通道,我让身后的士兵加紧速度快点通过,由伍术跟阿采带队,我跟刘老四黄毛强断后,一直冲出去二里地。

    “不好了,有黄巾军逃跑了,快点追啊,杀了他们。”此时从前军中冲出几匹快马,直奔我们的方向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