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> 第三九三章 老朋友
    黄毛强用种诧异的眼光看着我,随后背起那个女尸准备下山。

    就在我们走了之后,在我们的身后出现了两个身影,紧追不舍,直追到了距离破庙不到三里路的县城。

    可每当我回头看去的时候,总觉的那些黑影好像是在躲着我,始终没有看到他们到底是什么来路。

    我告诉了刘老四,让他小心后边。还没进县城,刘老四找了便躲在了我们身后,与我们相距百米躲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们继续前行,由于身上背着女人的尸体,被守城的官兵很容易的就放了过去。

    但奇怪的是,我们刚刚进城,黄毛强一个跟头栽倒在地,半天才爬起来,在看他的时候已经是满头大汗。

    我立刻帮忙把女人的尸体挪开,搀扶起黄毛强道: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怪了,一个女人身子骨这么重?”黄毛强急促的喘息着。

    我看了也觉得奇怪,问道:“常说人死沉死沉的,死人要比活人沉的多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那意思,我就感觉她不是一般的沉,按照我现在的能力,不应该会这样,我的脚现在都发软了。”黄毛强边说边起身:“你看她的身子是不是变胖了?”

    我细细的看了眼,说:“没有感觉啊,还是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怪了,难道是我的眼睛花了?”黄毛强道。

    我笑道:“没事,不行我背会儿,反正待会儿就到衙门了,左右都是跟他们较真儿。”

    黄毛强点头,我们刚要搀扶起女尸的时候,发现女尸猛地动了下。

    我吓了一跳,伸手摸了下女子的鼻孔,发现她似乎有了气息。

    “假死?”我疑惑。

    黄毛强立刻将手搭在女子的手腕上,冷的颤抖下:“怪了怪了,居然还有脉象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我们为女尸纠结的时候,刘老四急忙从城门跑了进来,见到女尸后满脸的冷汗,看样子想要说什么,却又憋了回去。

    但此时,女尸似乎恢复了元神,扭头看了眼刘老四,眼神有些异样,随后又好似在故作痛苦,看了我们两眼道:“谢谢你们的救命之恩,小女子有生之年未必能够得报。”

    “不碍事,只要你没事就可以,不过我们现在还有件事情要做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黄毛强抢着说道:“对,待会儿你跟我们去指认那秦管家,我看他到底要耍什么鬼花样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个家伙可不是东西了呢。”女人正说着,从城里的小巷跑出两个丫鬟,径直跑到女子跟前,两双眼睛差异的看着我们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什么人,怎么可以如此轻薄我家夫人?”

    女子立刻打住她们道:“人家都是我的救命恩人,如果没有他们我早就变成了孤魂野鬼,你们还不快些感谢。”

    两个丫鬟的眼神顿然变色,变得十分客气道:“对不起,刚才我们不知实情,多有得罪,还请几位恩公见谅。”

    我笑道:“不碍事,既然又来两位陪同,我们现在就往衙门里去。”

    到了衙门之后,门口的两个士兵见到这么多人,定然是来告状,便迎上来说道:“你们此来何干?”

    “我们来伸冤,有人死了,谁来破这个案子?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黄毛强凑到两名士兵面前道:“可否有个秦管家在此?”

    “有啊,你们是?”两个士兵又仔细的看了眼我们这些人,顿然大惊,其中有位准备往门内跑,被黄毛强伸手拉住。

    “别跑啊,我的话你们还没有回答呢!”

    此时,刘老四将我拉倒旁边嘀咕道:“这两个丫鬟不对劲儿,刚才我在身后追赶那两个黑影,他们速度很快,以至于我都没见到他们到底是什么,只见两道奇异的光色钻进了刚才的那个小巷子。”

    “恩?还有这等事情?难道这两个是什么鬼仙之类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刘老四摇头道:“从来没有见过,就是在盗墓的时候也不曾见过这样的事情发生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还真得小心点,不过现在看来不是来找咱们麻烦的,就怕今后要找咱们麻烦,如果是鬼还好办,那要是仙家,沾上可就不好甩掉了。”我说过后,刘老四的脸上也露出些杀气。

    他压低了嗓音道:“大不了就跟那条大蛇差不多,跟他们对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变身暂时不要着急用,省着点力气,先让黄毛强出手,我们帮忙。”我说过之后,与刘老四又回到众人身旁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那两个丫鬟的眼神看着就有点不太对劲儿,看着我们似乎有些阴险的笑容。

    我们没有多余的露出破绽,我与黄毛强说道:“别跟他们废话,不让进咱们也得进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要干什么?”士兵有些慌乱。

    黄毛强道:“我们要讨公道。”说话间,他一手一个,抓住两个人的脖领儿,好像是拎小鸡儿似得,进了衙门的院落。

    这时已经有十几个士兵围了上来,黄毛强喊道:“让你们说了算的跟那个狗屁秦管家出来,老子要告状。”

    阿采噗嗤笑了:“这是来清场的还是来告状的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就是,看来是疯了,难道这就是侠客?”伍术诧异道。

    碍在黄毛强手里的两个士兵的叫喊,有个军官模样的人,从里边大摇大摆的晃了出来,随后又跟出来那位破庙前见到的秦管家。

    此人见到女人之后,立刻傻了眼,那军官也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她不是死了么?”军官如此说过,我们似乎可以肯定了之前的推断,也对我们如此作为有了信心。

    黄毛强笑道:“看来你们真是要她死啊,这么个弱女子,怎么就这么不能入你们的眼睛,非要至人家于死地?”

    我与伍术递了个眼色,伍术手快脚快,身形闪过,这就抓住了秦管家,后边的士兵想要前去阻止,但不曾想,阿采与刘老四也已经站到了他们的身前。

    就包括两个丫鬟也参与到对抗士兵的阵营,随即女人缓缓的走到那秦管家面前,脸上露出些许轻笑:“还想要我的身子么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现在,不敢了,不敢了!”秦管家说道。

    女人回头问道丫鬟:“刚才让你们叫了老爷,有没有叫来啊?”

    “老爷正在路上,如果不出意外,秦管家定要受罚。”丫鬟道。

    女人又说:“没那么简单吧,老爷手里的家规,我想秦管家是最清楚的,说说吧,最终的那条怎么说的。”

    秦管家的脸上已经满是汗水,上嘴唇打着下嘴唇,上下牙床叮当作响:“家中若有**之人,重杖八十,赶出家门,若有轻薄家长者……”

    “很好,今日我就代替老爷再立条规矩,若有对老爷不敬,害人命者,送官杀无赦。”女人的声音变得十分的深沉,她的手只在秦管家的胸前敲了两下。

    我起初还没发现秦管家有什么不对的,可没片刻过后,我却发现那秦管家的胸前出现了巨大的窟窿,而且可以清晰的看见那颗活蹦乱跳的心脏。

    “什么招数?”我叫道。

    包括黄毛强在内的所有人都惊住了,唯独是秦管家还不知情,但他见到我们的目光全都向他的时候,他低头看去,猛然大叫道:“我的心!”

    他若不叫还没什么大碍,只这么叫后,那心脏居然开始大跳,不注意间,拳头大小的肉从胸前如猴子般跳了出去,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女人轻轻的俯下身子,将那可心拾起,张开大嘴,只一口便将那颗心生生吞掉。

    秦管家站在那里成了雕像,在他身边的军官,汗水已经流出了银色的铠甲,用了最后的力量问道:“你们到底是人还是鬼?”

    此时有位丫鬟笑道:“他们是人,我们三人可说不好。”

    军官立刻吓得蹲到了地上,双膝顺着劲儿跪下,苦苦求饶道:“三位仙人,绕我小命,日后没齿难忘,为你们做牛做马。先前都是我不对,没有组织这个狗畜生,请几位奶奶饶了小的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士兵们各个石化,宛如雕像,就连哆嗦的胆量都没有了,只能硬硬的站在那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人啊,说话都容易,就怕是日后还要忘了我们的今日,哎。”女子叹气道:“我看还是送你跟秦管家去吧,不然的话天理难容啊。”

    女人的话音没落,本以为她还会用相同的方法将军官干掉,却不曾想被黄毛强捷足先登,手起剑落,顷刻间,军官的脑袋跟身子就分了家。

    我拉过伍术道:“待会儿跟着刘老四,千万不要溜号,注意点阿采,保护好她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出来,放心吧,你自已要小心,咱们分开。”伍术主动要求分开。

    我们几个人相互分开,两个丫鬟的脸上露出笑道:“你们这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我回答:“没什么,就是防止这些士兵再出幺蛾子。”

    那女子猛地回头看向我,眼中似乎有点奇异的神色,随后道:“你们还真行,居然能走到这里,我可真是没有想到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认识我们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女子仰天笑道:“我不认识你,不过我家哥哥可是跟你很熟啊,他可是你的老朋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