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> 第三九二章 三仙庙
    “那是你们没有破了这个棺材上设计的机关,如果用小牤的知识理解,这应该是玄学的范畴。”伍术的话似乎在刺激我,或许是对我之前说他的那些话进行反制。

    我笑道:“那好,既然已经破了棺,黄毛兄弟也拿到了他想要的,咱们就尽快的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又什么东西都没搞到。”阿采说道。

    我说:“还找?小命都差点没了,还要东西?还不去看看四哥那边怎么样了,挖好了就往外走。”

    黄毛强显得很激动,向我们施礼道:“真是多谢几位了,这两样东西是我梦寐以求的,有了他们,我的战斗力可以上升几大截。”

    我笑道:“你要那么强的战斗力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除暴安良,行侠仗义,这郭解就是我的偶像,但现在的白骨不是,因为他刚才很不理智。”黄毛强说此话显得很有道理。

    我淡道:“确实如此,即便是除暴安良行侠仗义,也得有个理智在。”

    但是我的话说完之后,发现黄毛强的表情有些异样,我问他为什么会这样。

    黄毛强憋了老半天才说道:“现在这种情况我没法子回村,毕竟我已经得到并占有了这两样宝贝,所以。”他没有接着说下去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是怕回村后,那伙人再来找你麻烦,伤及到村里的百姓吧?”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消沉下去,坐在墓室里发起呆来。

    阿采凑过去笑道:“没关系,你可以跟我们走啊,我们要去别的地方,咱们人多,相互之间也有个照应。”

    听到阿采的话,黄毛强答应了下来,决定跟我们同行。

    刘老四那边此时也传过话来,说是墓室挖开了,只不过又发现了别的盗洞,需要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我们没有怠慢,五个人相继走出了墓室,临走的时候,黄毛强还特地的回头看了眼墓室中的了两口棺材,深鞠躬后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我们走的时候,将我们挖开的出口挡住,也是防止独眼龙他们追上来。

    沿着盗洞,我们很快找到了出去的路,出了墓地后,眼前遍是苍茫,翠绿青草连片,放眼望去没有边际,只在天地成线那侧,发现了些许白色的云。

    草丛中的花蕊绽放出迷人的香,使我将墓室中的那种恶臭与疲惫全部放弃。

    沿着草地边缘的大路,我们接连走了几日才停下来,眼前崇山峻岭,四处荒凉,没有发现任何的人家。

    无奈,我们只得沿着山路上山,想要找个避风避雨的地方休息下去。

    但没走多远,路边有个用黄泥砖砌成的袖珍房子,引起了我的注意。我看去的时候,发现那房子里贴着张空白的竹简,上边染了红色,没有写字。

    在小房子的外边摆着些许发霉的水果,还有些没有烧净的黄纸黏在黄土上。

    “土地庙?”伍术见我看着那小房子发愣问我。

    我摇头道:“不见得,搞不好还是谁家的祖先,或者是他家的守护神之类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,没什么大不了的,这么个小东西你们还能看上眼。”阿采说道。

    我说:“真是的,这么久没有找个正经的地方住下,好容易见到个房子,还是这么个东西。”我无奈的摇了摇头,跟着走去。

    没多久,黄毛强从前边跑了回来说道:“前边有个破庙,我看咱们今天晚上可以到那里歇歇脚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拒绝,毕竟是天色已晚,天空中乌云不断,搞不好随时都可以下起雨来,有个破庙避避雨,总比在林子里受潮强。

    进了破庙之后,里边便是蜘蛛网,阿采收拾了之后,用已经烂断的破窗扇铺在地上。我仰头看了看庙里边供奉的几位神像,看起来都是些普通百姓的样子。

    有个老太婆手里拿着跟拐杖坐在正中,她的左边是个少了右手的老头,看上去那人满面蜡黄,老太婆右边是个浑身青紫的打扮的中年男子。

    这三尊神像看上去很奇怪,但这里显得至少荒废几十年的样子,神像几乎全是灰尘,我在告知他们我们要借宿之后,才让身边的人各自忙活去了。

    刘老四跟伍术出去找吃的了,黄毛强在林子里找些干柴准备生火,阿采收拾睡觉的地方,我将那破旧的香炉拿了下来,在林子里找了条小溪冲洗了,接了点水回来。

    当晚我们吃了些野味,喝了水之后便在庙里睡下了。外边的雨越下越大,电闪雷鸣,狂风四作,破庙的门被刮的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我起身将门关紧,用根破柱子顶住,想要再去睡觉,但我此时怎么也无法入眠。

    没多久黄毛强也跟着醒了,坐在我身边嘀咕道:“这样的天,晚上根本就睡不着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可就在稀稀拉拉的雨滴声中,我仿佛听见些凌乱的脚步声,好像是有人在向山上跑来。

    “黄毛,你听听是不是有人上山来了?”我说。

    黄毛强扯着耳朵听着,转过头来说道:“好像是有人。”

    我们没有在说话,没多久,伍术他们都醒了,我让他们不要出声,告诉他们有人向山上来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在面门前出现个慌张的身影,见到破庙似乎要推门进来。

    我透过庙门向外看,那人很吃力,但无论如何也推不开门。就在这个时候,在那人影后边又出现了三个黑影,这个时候我们才听见外边有人说话。

    “还跑么?我们家老爷纳你为妾,是你家祖辈上烧了高香,你居然还想着逃跑,这大雨天的你往哪跑?”

    “求求你们了,秦管家,就看在我家表哥跟你认识的份儿上,就放过我吧,我家人都感激你的大恩大德。”女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就是因为认识你表哥我才给你找了这么个好婆家,当初不知道他怎么求我呢,说是你年纪不小了,村里没有合适的,就让我帮忙找,你本应该现在就感谢我。”

    女人开始哭泣,哽咽道:“我不是给你了不少钱么,你还让我怎么感谢你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!哼哼。你们两个先回避,我有话要跟她说。”随后,男人的声音变了调:“说实话,让你去给那个老糟头子做妾我也不甚喜欢,只可惜了你这美貌与身子了,不如今晚就成全了我吧。省得你去了老头家里还要承受憋闷之苦。”

    “你?秦管家你可不能这样,我可是已经有了婚约的人,如果你非要对我,我就死给你看。”女人说。

    秦管家笑道:“你死啊,死了我就跟你表哥再要些赔偿款,告他个毁约。”

    “你卑鄙!”

    在我身边的黄毛强再也忍耐不住内心的火焰,他身形闪过,从窗户跳了出去,手中宝剑出鞘,横在那秦管家的脖子上:“妈的混蛋,让这个女人走,不然老子宰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过路人,看不惯你们欺压妇女。”黄毛强说。

    秦管家的脸上有些抽搐,跟着他来的两个家丁,手里拿着长棍冲了过来,想要动手,见到黄毛强手里的剑,便喝道:“放了我家管家。”

    “放了他行,你们得先让这个女人回家。”

    秦管家抽搐的脸似乎又露出点笑容:“小子,这个女人可是有夫之妇,如果你不想得罪我们家老爷的话,就别充当这个大头鸟。”

    “我管你家老爷是谁,少废话,快点放人。”说话间黄毛强的剑已经将秦管家的脖子割出了血。

    这下惊得他只得立刻放人,我们几个急忙出了破庙,对方见到我们人多,他们慌慌张张的跑去了。

    天亮的时候,夜雨已停,破庙跟前忽然间落下个巨大的重物,等我们出去看的时候,发现正是昨晚的那个女人,但此时她已经死去。

    黄毛强懊恼不已:“都怪我,要是昨天就宰了那些人好了,这姑娘也不能如此含冤。”

    可是没有多久,从山下冲上来几十个人,其中大部分都是衙门官兵的打扮,立刻将破庙围住。

    此时,从几十人当中走出位中年军官,问道:“这个女人是谁杀的?”

    当我见到这个场面,心中算是知道是怎么回事了,搞不好我们是中了招,被人算计了,看来那个秦管家还真得杀,不杀不足以泄我心头之恨啊,可是眼下的事儿总得想法子解决了。

    不然的话,我们可就背上了杀人的罪名,抓到可以砍头的,尽管我们是黄巾军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们是找死。”黄毛强狠狠道:“让那个秦管家出来。”

    军官道:“他现在是原告,在衙门口等你们,走吧,跟我们过堂吧。”

    要说作为游侠的黄毛强,真是出手不含糊,不知道是不是这些官兵将他的杀意激起,没多久他便将眼前的几十人杀掉半数。

    我们几个人见到没法子,只得跟着他共同砍杀,几十人的队伍,还有些秦管家的家丁,都被我们放倒。

    后边有个活口要跑,被阿采的匕首穿过后心,当场毙命。

    伍术说道:“这下好了,咱们又惹大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惹都已经惹了,也不差那什么狗屁秦管家了,想来他们距离咱们这里也不远,下山去端了他们家的老窝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