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> 第三九一章 儒生与大侠
    我心中暗笑,没敢说那些三角钉是我们放的,害怕相互之间引发矛盾,只得老实儿的帮忙去开棺。

    阿采帮着黄毛强止血,又用他的头巾帮忙包扎了起来,这才帮我来研究棺椁。

    面对眼前的棺椁,两个颜色,我跟阿采根本不知道开哪个才对,但坐在旁边的黄毛强却选了当中红色的那个。

    “如果红色的不是怎么办?”阿采问道。

    我笑道:“那就再开下另外的那个。”

    其实,我们两个根本就没有意识到,这两口棺材之间到底有什么联系,黄毛强更是个外行。

    阿采用匕首将红色棺椁慢慢的起开,棺材里没有特殊的异味,也没有特殊的声响。

    但这样的事情,在我们之前的盗墓过程中从来没有产生过,这反倒是让我感到还有些不太对劲,有可能是心里作用,也有可能是太过小心。

    我帮着阿采打开了棺椁的盖子,发现里边却是空的,就连陪葬的东西都没有,哪怕是只小虫子都不存在。

    “这么干净,难道这里被盗过?”我自语道。

    阿采将整个脑袋都伸了进去,半天没有吭声,抬起头之后一脸不满的样子:“难道我们的运气就这么差劲么?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,干咱们这行的都知道,七分运气,如果运气不行纵使是有再高的手段也是白费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可当我想要再开另外那口灰色棺材的时候,发现它已经不见了,在我们面前只有平整的地砖。

    “黄毛强,那口棺材哪去了?”我回头问道。

    黄毛强愣住了,踅摸了半天挠头道:“我没看到啊?刚才还在那,怎么这么会儿功夫就不见了?”

    “怪事儿,这口棺材里边什么都没有,该不是我开了这口棺材,另外的就消失了?哪有那么邪门的事儿?”我自语。

    阿采顺手将红棺材盖子盖了回去,就在她扣上最后那根钉子的同时,灰色棺材凭空出现在我们面前。

    我们所有人都不知道棺材是怎么出现的,我本以为是幻觉,用手摸了下灰色的那口棺材,居然还是真实的存在,这让我眼下无法解释。

    “阿采快过来把这个也打开。”在我心里有了另外的想法。

    阿采将灰色棺材打开之后,发现里边有具用厚厚的麻布包裹着的尸体,在他的手边放着把剑,还有一套竹简。

    “恩,这两样东西应该是黄毛兄弟要的。”我伸手将两样东西取了出来扔给了黄毛强,他看了两眼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阿采同样是在尸体旁边拼命的翻着,她似乎想要在这口棺材里找到些东西。没多久,她还真是从尸体的下边抽出条白色的宽布条,布条上黏糊糊的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阿采嘀咕道。

    “别乱摸,尸体的东西别乱动。”我的话还没说完,阿采连退两步,将布条扔到了地上,脸上满是惊恐。

    她用手指着那尸体道:“尸体活了。”

    我立刻后退,断剑紧紧的握在手中,只听见棺材里传出哄哄的声音,这个声音绝对是人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说话,反倒是如此奇怪的声音。”我小心的向棺材凑近,发现那棺材里边居然伸出只手,手上紧紧的握着那条阿采扔掉的白布带。

    阿采见到手之后,连滚带爬的跑到了我的身后。我也装着胆子靠近那只手,其实我想立刻砍掉那只手,防止他再向我们攻击。

    但那只手将白布条扔到地上之后,慢慢的又缩了回去,我感觉这白布条似乎有点额外的寓意。

    我用断剑将布条挑了过来,布条上有股子血液长时间发酵而发臭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小牤哥,你看那上边好像是有字。”阿采在我身后说道。

    我仔细的看了遍,字条上写着“死的奇冤,吾预血痕,见着帮手,再生母恩。”我顿时明白了,棺材里那位还真的是位有冤情的人,可我想问问他血什么痕,却发现棺材中又伸出另外那只手,指着红棺材的方向。

    可此时红棺材已经不见,原来是两个棺材只要是开了当中一个,另外那个就会消失,看起来两个棺材里的主人,相互之间还有仇恨。

    此时,黄毛强凑了过来,与我说道:“郭解生前的仇人太多,搞不好这个不是他的尸体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拿到的东西是不是他的?”

    “这个东西也不是他的,佩剑是他的,剑法么,我记得曾经有人跟我说,他生前让别人帮他写的,这个人……”黄毛强说到这里思路有些中断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个人可能就是棺材里那位吧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他,我还记得当初有位儒生,生前为郭大侠做文书,但后来因为他乱说话被切了舌头,死掉了。”黄毛强似乎对郭解十分的了解,也难怪他对郭解的崇拜几乎到了疯狂的阶段。

    我接过他的话头说:“你的意思是,如果这具尸体如果没有舌头,那就证明他就是那个儒生,而他所要血仇的人,就是郭解对吧?”

    “恩,你说的应该对,很合理。”黄毛强说。

    我看了眼阿采:“你去?”

    阿采急忙摇头道:“不去,你是哥哥你去吧,没有舌头。”她浑身不自主的哆嗦了下:“太吓人,我不敢看。”

    “臭丫头,拿东西的时候什么都敢干,让你去看看居然还没有胆子了,白费你盗墓那么多年了。”我说着靠近了棺椁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自己也不敢想那个满是仇恨,没有了舌头的儒生到底是个什么样子,我用断剑将尸体头部的麻布揭掉,露出满是烂疮与恶臭的脸,再将他面部的那层黑布解开,噗的臭味直顶着我倒退。

    我立刻放下了那块黑布跟麻布,用断剑将他的手挑了回去。

    阿采见到我捂住鼻子,她也将自己的口鼻捂住:“小牤哥,有舌头没?”

    我摇头道:“没有!”其实我也没看到,但我确实不想在挑战那个味道了,顺手将棺材盖子扣了回去,心中的恐惧算是消失了。

    但灰色棺材盖好之后,那红色棺材又显现了出来,这回很奇怪,棺材上边的长钉自己飞了出来,棺材盖子不知道被什么力量弹了出来,飞出去老远。

    从棺材中弹出块隔断的木板,木板直接扎进了墓室的墙壁中,一个黑影从红色管材中飘然而出。

    墓室里的火把几乎被全部熄灭,与此同时,我感觉有只大手死死的抓住了我的肩头。

    “谁?”我下意识的喊了句,随后又猛地蹲下身体,闪开那只大手。但我又感觉自己的手臂被什么东西锁住,而我的脖颈又被另只手掐的死死的。

    “阿采……过来帮忙,大爷的,有大家伙。”我感觉呼吸有点费劲,而且脖颈处的那只手力量十分的大,好在我的手提前挡住了,不然我的颈椎早就被捏碎了。

    墓室中的火光再次被点亮,站在远处的伍术冲我喊道:“小牤,我来帮你。”

    直到这个时候,我才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位身形矮小,但满面杀气的人,看上去此人并没有多么的恐怖,不过他的臂力与握力太过惊人,将我凭空举起根本就不费劲。

    “郭解大侠?”黄毛强见到了那个人喊道。

    他急忙冲了过来,拉住我面前那位的双手,双膝下跪道:“仰慕大侠已久,没曾想在这里见到您,他们是我的朋友,麻烦你放了他。”

    我这个时候才知道,站在我面前这位还真的是郭解,但是他已经死了多年,怎么还像是个活人似得,除了他的手有点冷之外,其他的地方全都像是个人。

    但接下来我对自己的看法发生了改变,郭解见到黄毛强之后,他的脸上露出呆滞的笑容,口中的两颗兽牙显了出来,放开我之后,死死的抓住黄毛强的双肩,抱着他共同飞入了红色的棺材。

    “我去,这什么情况?”我感到无比的差异,但此时红色棺材的盖子已经还原,那些钉子也自己钉了回去。

    我只能听见在棺材中不停的发出乱响,乱吼声,尖叫声,低沉的埋怨声,最终的叹气声。

    我跟伍术阿采他们围着棺材听傻了,我摸了摸自己的脖子,全是黏黏的尸液。

    伍术速度极快的将红棺材的钉子起开,又将灰棺材的钉子起开,与我说道:“这叫阴阳悬浮棺,为的是迷惑盗墓人的,我们要同时打开两个棺材盖子,才能让两个棺材阴阳轮转,不产生怪异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面对伍术的专业,我感到他的书没有白看,我们商量好之后,同时将两口棺材的棺盖掀开,扔到两侧。

    红棺材里的黄毛强满身汗水,咬着牙从里边跳了出来,刚刚拿到的那柄宝剑已经出鞘。可是两口棺材里却变得出奇的平静,我探头看去,刚才缠着麻布的那个儒生尸体,居然变成了白骨,而红棺材里同样是郭解的白骨。

    “看到了,这就是这种悬浮棺的妙用,其实里边只是白骨。”伍术说得十分深奥。

    但黄毛强反倒是说道伍术:“都是白骨,我还跟他打了那么久,你怎么不早出来,你这样的话靠得住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