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> 第三九零章 游侠
    阿采的话音刚落,着实的打断了耳室里边那几位的氛围,可就是因为这短暂的打断,那蒙面人从耳室窜了出来,沿着墓道跑掉。

    我见事不好,眼看就要跟那独眼龙交手,这便拉着阿采立刻跟着那蒙面男子跑去,身后独眼龙狂追不舍,边跑边喊道:“你们这些该死的,都给我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家伙身上的东西还没拿回来呢。”阿采边跑边说,她拼命的想从我的手中挣脱。

    我说:“不想死就快点走,还想要东西,没看见那独眼龙多厉害么?”

    “别涨别人志气灭自己威风,他们的老大不都被我们收拾了,他又算得了什么?”阿采说。

    我知道她无论如何也得回去拿东西,无奈之下我哄她说:“先别去了,等后边那些人解决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想解决他们还不跟他们打?”阿采说。

    我立刻言道:“你傻么?刚才那位身手那么好,不让他动手,咱们去装哪门子鸟?”

    “切,你不去我去,松手!”阿采说着,将我的手举了起来,张口就咬。

    “死丫头片子,你能打过他们么?”可不管我怎么说,阿采还是冲了回去,与那独眼龙对视着。

    独眼龙见到我们满脸的横肉开始跳动,随后道:“我看你们真是想死想疯了,兄弟们,给我劈了那个臭娘们,要是能留个活的,回去给大哥当个妾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想得美,你们的大哥早就被我们杀了,现在轮到我说了,给你们两条路,首先是你们自动交出我们的东西,让我砍死你,其次就是直接砍死你再拿走你身上本属于我的东西。”阿采用了独眼龙的话。

    这反倒是让独眼龙笑的够呛,他冷道:“没想到你学话学的可倒是挺快的,来吧,让我看看你是怎么让我交出东西的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独眼龙跟身后的两个小弟冲到阿采跟前,我与刘老四也同时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结果真的跟我想的相同,这三人的战斗力绝对要比刀疤他们的战斗力强上几倍,没想到这独眼龙光凭着单手刀,就将我们四个人的攻击打了回去。

    我心觉不好,准备向后撤,可是阿采无论如何也不退宿,甚至她的手臂都被刀片砍破,也没有放弃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死丫头,跟我走,咱们不是对手。”我知道对战的时候这样的话是大忌,但是没有办法,为了保全我们的有生力量,只能如此。

    我们被独眼龙渐渐的推到墓道深处,就在这个时候,从我们与那独眼龙中间猛然落下青铜制的栅栏,正好将我们与独眼龙隔断。

    伍术在身后咧嘴笑道:“凭你们说我的机关不行?这回老子把机关都拆了,我看你们怎么破,你们就慢慢的在那里等着吧,别想追上我们。”

    我想问伍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可是见到他手里拎着个圆咕隆咚的石球,我当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常理来说,墓道或者是墓地里的机关,很多联动装置都是用石球作为滚动链接的,他拿着那个石球就应该是这个青铜栅栏的机关连轴。

    我伸出大拇指说道:“真有你的,我说你怎么不动手,看来你早就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我本来想等我们跑的时候就把栅栏放下来,可谁知道阿采那个臭丫头居然冲过去了,没办法,只能等你们退到这里来。还好没有伤到自己人。”

    独眼龙发疯的在栅栏后边狂吼,阿采也发疯似得在这边狂叫。

    我狠狠的一巴掌抽在阿采的肩头:“我替你爹抽死你,还要人家的东西,快走,过会儿他们打开栅栏,咱们谁都别想跑了。”

    不过还真的管用,阿采被我这么打过之后,她还真的愣了半天,与我说道:“好!”

    女人啊女人,翻脸比脱裤子快,往往有的时候,冲动的角色都是女人,男人只不过是出苦力的干柴,女人是背后煽风点火的那个。

    我们放弃对独眼龙的攻击,按照我们见到的情况,那独眼龙不可能那么快将栅栏打开,不过即便是这样,伍术还是在很多的道口洒下了铁刺,三角钉。

    沿着墓道走远了之后,我们居然听到有人在某处念起祈祷文书,跟着声音过去,我们看见刚才那位头戴黑巾蒙着面的男人。

    他所在的是做墓室,墓室的规模不大,也很简约,不过在墓室中陈列着许多奇怪的兵器,还有不少的功夫书籍。

    在墓室的西南角,摆放着两口棺木,有个是红色的棺木,另个是灰色的棺木。

    就在那男人下跪的面前,居然是做供台,供台上摆放着香炉,还有个灵牌,上边清楚的写着郭解翁伯之灵位。

    “郭解是谁?”伍术问道。

    我挠了挠头:“这个我也不清楚,恐怕只有那个人知道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好像是听说过这个人,但时间久了记不住了,应该是个很厉害很有名的人物。”刘老四说道。

    阿采低头不语,双手紧紧的攥着那袋子金子。

    我说:“哥们,你这是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跪在灵位前的男子不说话,口中依然是念念叨叨的。

    我嘀咕道:“这个人看来是来这里悼念先人的,不然他也不可能跪在那里,咱们还是出去吧,人家自己的家事儿,咱们不便参与。”

    “小牤,你说咱们出去,这里边没有别的出口,只有我们来时的墓道。”伍术说。

    我说:“墓道里的烧砖也不是很结实,你不会再挖条盗洞出去?”

    “兄弟,你以为我是铁人么?难道我不知道累么?”伍术嘀咕。

    我接着拍了拍刘老四的肩头:“四哥,去帮帮伍术吧,不然他老是废话太多,想出去就快点挖,要不就回去跟那伙人干仗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去挖?还有那臭丫头,不是她到处惹事,咱们哪能到今天这个地步?”伍术道。

    刘老四急忙凑到伍术跟前劝说:“算了算了,咱们去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那蒙面男子念叨完后,慢慢的起身,扭头向棺木走去,可他没走几步,噗通一声栽倒在地,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“我去,阿采过来救人。”我拉着阿采急忙跑了过去,将那蒙面的男子搀扶起来,阿采从怀中翻出些念念的膏剂,打开那蒙面人的面罩,将膏剂抹在他的鼻子上。

    可我见到此人的面相之后,我顿然愣住:“这个人怎么这么熟悉?”

    “他不是?”阿采也愣住了,她立刻将此人黑色的头巾取下,满头的黄毛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黄毛强?”我惊叹道:“这家伙他?”

    就在我还在想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的时候,黄毛强渐渐的恢复了呼吸,慢慢的张开了眼睛,看到我们之后,满脸感激。

    “多谢了,你们真是我们村的恩人,也是我强子的恩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那倒没关系,但是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黄毛强吃力的起身,将头巾面罩全部扔掉,摇头道:“哎,你们走后,我跟着那伙人出了村,并将那术士诛杀。”

    “你把他们杀了?”我有点不相信这个家伙会做出这样的事情,平时没有多少话,居然能做出如此令人费解的事情。

    阿采问道:“他们不是走了么,杀他们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其实事情是这样的。”黄毛强将事情的原委跟我们解释清楚。

    原来黄毛强的村子里不少的人都是游侠的后裔,包括他自己,祠堂中的人都是懂得修仙的游侠,这些人一生光明磊落,行侠仗义,到了晚年隐居于此,离世修仙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杀了那术士,是因为术士将村长谋害了,并且还从村长口中知道了村中极为重要的秘密,如果不将此人灭口,将来这个村子就不会安宁。

    至于他到这里来,完全是因为对墓主郭解的崇拜,而且他们村子的秘密也就在这座墓中,而且黄毛强之前也是独眼龙他们那伙人的一员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秘密是什么东西?”我问。

    黄毛强说道:“其实是我们游侠都相当崇拜的郭解剑法,还有他生前使用过的宝剑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说独眼龙他们玩命也得跟你斗,原来他们是以为你已经拿到了东西是吧?”我问。

    黄毛强说:“对,其实我也不知道那个东西在哪,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应该是在墓室里。”

    阿采说道:“照你这么说,那些人也是游侠了?”

    “对,他们是赵地的游侠团体,现在天下不太平,愿意参加游侠团体的人也就多了。”黄毛强说。

    我随即又问道:“你们游侠都愿意杀自己人?”

    “那不是,游侠还分人呢,虽说经常会因为哪句话说的不对就开打,但很多时候还是需要讲理的,没有理的谁愿意动手。”黄毛强说。

    我点头,看了看黄毛强道:“你说剑法跟宝剑都在墓室里?”

    “对,看你们对墓穴很了解,估计也是干这个行当的,就麻烦你们帮忙找找吧。”黄毛强说。

    阿采言道:“你刚才受伤了,就好好的休息下。”

    “对,不知道哪个王八蛋扔的遍地都是三角钉,把我的腿都扎漏了,到现在还在流血。我感觉流血有点多,不然的话,刚才那几个人我早就做掉了。”黄毛强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