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> 第三八九章 分赃
    我立刻喊道:“等等,别那么着急,就不怕再碰上那些人么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他们就在前边,我要跟他们拼了!”阿采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他们就在里边?”伍术问道。

    阿采撇了眼伍术道:“你瞎么?没看见这里边就一条盗洞,要是往别的地方去了,我们早就碰面了,这里又发生过打斗,他们不往里边去,还能去哪?”

    伍术被阿采说得面红耳赤,他嘀咕了两句只有他自己能听见的话,跟着阿采向里边去。

    我感觉自己又得到了升华,向真正的盗墓贼又靠近了,不过我还真想知道那伙人到底是什么来路,不光是他们的性情我产生了兴趣,还有他们的手段,着实的让我感到新鲜与压力。

    正所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,看见了他们的手法,我这才知道自己的那些剑法都只是些皮毛,真正的碰见了高人,也同样是不值得提起的。

    鉴于我对那伙人迫切的希望了解,紧跟着阿采他们,没走多远我们便见到地面上倒着零星的几具尸体,看起来都是新死的尸首,有的腹中含剑,有的则是身首异处。

    我仔细的看过了两三个尸体之后,心中不禁的产生了巨大的疑惑,因为在这几个人的鞋上不同程度的扎进了许多木屑铁刺,没错的话就是伍术扔掉的那些。

    我只感觉那些人岂止是禽兽那么简单,简直是丧失人性,自己人,下如此重手,还搞的到处狼藉。

    片刻后,阿采与伍术停住了,小心的躲在了盗洞的侧壁,向我们摆手,示意我们小心。

    “小牤哥,快来看。”阿采压低了声音,我与刘老四贴着盗洞壁靠近阿采,沿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,发现在不远处又出现个墓道,墓道两侧皆是很不起眼的烧制土砖,看起来这座墓地并不像是刚才徐福墓那么具有灵气。

    “难道这是两个墓地?”我心中不禁自问。

    阿采言道:“我刚才见到几个人向里边去了,应该就是我们先前见到的那伙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感觉这里的杀气很重,而且不像是徐福墓地的范围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伍术道:“我也看出来了,我们这又是跑到别人的墓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听,好像又有打斗声。”阿才说道。

    我低声道:“咱们贴过去看看,我感觉他们这么杀,身边剩不下几个人了,要是真的碰面了,还可以跟他们斗上几个回合,搞不好还能把金子拿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金子,必须要拿回来。”阿采说道。

    通过墓道粗糙的墙壁,转弯后,偌大的空间展现在我们面前。

    乍一看上去不像是墓室,而且里边并没有什么棺椁之类的东西,空间两侧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兵器,不光如此,整个场地好像是个练武场,没有任何的墓室的气氛。

    没多久,空旷的场地上出现了七八个人,为首的正是那刀疤脸,他的手里拎着两个布袋子,他将其中一个扔到地上。

    “打开了,看看有多少东西大家伙分了。”刀疤说道。

    其他人没有敢多说话的,老老实实的打开了布袋子,将布袋子里的东西倒在了地上,我仔细看去,这都是些瓶瓶罐罐的,也没有什么太过值钱的东西。

    当我看到阿采的时候,她的小拳头攥的紧紧的,两只眼睛冒火,我生怕她再惹出点什么事儿来,立刻与伍术两个人将她按住,我贴在他耳边说道:“别冲动,看好机会在进去抢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有袋金子,也怪刚才那些人运气不好,我们得到了,现在把他也分了。”刀疤说着,将手里另外那个布袋子也扔到了地面上,随后他又说道:“不过在场的哥儿几个,你们可都给我听好了,拿了金子,就都给我老实儿的,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东西要找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你就放心吧,我们不会像他们那样,不知礼数,拿了东西,定当尽心尽力,只可惜刚才见到的那个人跑到这里不见了,咱们要的东西不好找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独眼龙也出来说话:“老大,咱们现在就剩下这几个人,东西分了,还得防着点丢东西的人啊,我感觉那伙人还会回来找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碍事,他们算不得什么,在我们面前他们什么都不是。”刀疤说着脸上露出了嘲讽的意思。

    阿采立刻火大,多亏我提前拉住了她,不然的话,这个丫头早就冲出去了。

    伍术见到她要说话,拼命的捂住了她的嘴,我们连忙向后退去了数步。好在里边的那些人没有听见我们的声音。

    见他们分赃之后,开始分伙,独眼龙带着两个人向墓室的另外的出口去,刀疤带着三个人向我们这边来。

    见到此景,我们立刻后退,真的不想跟他们照面,打起来太过费劲。

    伍术又将他的布口袋拿出,这回扔到地上的不是铁刺跟木屑,而是加工好的三角铁钉,无论在任何方向和方式踩到这个铁钉上,肯定会将踩到的人双脚扎破。

    我感到奇怪,问了句:“你什么时候做的这些东西?”

    “刚才上去的时候,其实这些钉子是我早就准备好的,就差最后成型没做,再上边休息的时候,顺手造了型。”伍术说。

    我说:“你这些东西不少啊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才四个人,地上足有几十个钉子,就算是十分之一的概率,他们也得扎上。”

    伍术的话刚刚落地,只听见墓道中叫声传来:“他奶.奶.的,谁啊,又扔钉子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,啊!”接二连三的喊声传来,看起来那些人全部中招了。

    “又是刚才那些人,等老子抓到你们,非要把你们砍成白痴。”刀疤的声音越发的显得痛苦。

    阿采立刻甩掉我跟伍术的手,起身冲了进去,边走边道:“老娘终于找到机会了,看我怎么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她手里的匕首在墓道的侧壁上蹭了几下,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我见不好,让伍术走在前头,因为他知道如何躲过自己放下的那些三角钉,我跟刘老四追上阿采。

    可此时我们已经站在那伙人面前,其中有位小弟立刻扭头跑了回去,虽然走起来一瘸一拐的,但还是玩命的向里边去。

    再看那刀疤的时候,他将脚上的三角钉拔下,额头顶着冷汗,向我们冲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回来找死,看我劈了你们。”刀疤手起刀落。

    我立刻还击,跟他动起手来。

    刘老四犹豫体力恢复了些许,虽然没法子变身,但他的能力还是提升了不少,没多久便干掉了两个小弟。

    伍术跟阿采立刻向我围了过来,将刀疤直接摁在墓道壁上,我的断剑顶在他的咽喉,但我心知肚明,若是没有阿采与伍术的帮忙,我还真够呛能打过脚上受伤的刀疤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你们到底是什么人?为何下手如此残忍?”

    刀疤不说话,还要挥刀反抗,可此时,阿采的匕首已经扎进了他的腹部,伍术的柴刀同时砍断了他的手臂,他踉跄倒地,脸上露出那种得意而又不服输的笑容,半句话都没说,扭头死去。

    他的双眼直勾勾盯着前方,那只没断的手上紧紧的握住两个袋子跟一块木牌。

    阿采动作麻利的将干倒的几具尸体的袋子全部搜罗起来,随即又将刀疤身上的那块木牌拿了出来,发现上边只有个人物画像,并不知道那是谁。

    我淡淡道:“这恐怕是某些组织的标志,先收好,看看别人身上有没有这样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伍术从另外的两个人身上同样搜到两块木牌,但是那两块木牌的样子看起来跟刀疤的这个有所不同,上边所画的人物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先别管了,刚跑的那个肯定是去里边喊人了,咱们先出去,等他们进来,搞不好这些钉子还能派上用场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可奇怪的是,我们几个人在墓室口等了大半天也没有人出来,难道那个独眼龙傻了?还是刚才跑走的那位残疾了,按时间算,就是爬也能爬到他们跟前啊。

    我们好奇的向墓室另个出口进去,路上只能发现滴滴血迹,沿着血迹,我们直追到个小型的耳室中。

    这间耳室只能容纳三两个人,当我们见到的时候,里边已经站满了四五个人,似乎还在打斗,刚才脚上有伤的那位,老实儿的趴在耳室的门口。

    “小子,早就知道你在这里,快把东西交出来不然那的话,今天我们就废了你。”独眼龙说道。

    我们发现在独眼龙面前还有位蒙面的人,看身材十分的匀称,手中长剑挥舞,喊道:“独眼龙,你们这些人根本就不配拥有这样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要了你的命,都给我上。”看去那些人的身手都还不错,尤其是那个独眼龙,甚至要比刀疤出手还凶猛,更厉害的是,那个蒙面男子的手段更加恐怖,包括独眼龙在内的三个人他自己居然全都能够挡住,而且还手的时候也是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“看,还看,把老娘的东西还给我。”此时阿采站到了趴在耳室门口的那位小弟面前。

    那位小弟惊恐的看着阿采手里的匕首:“你们?”

    “去死!”阿采的匕首已经进入了那小弟的前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