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> 第三八八章 开片
    我眼看着刘老四身体虚弱下去,想要指望他出手恐怕是不太可能,但也不能被这些人锁住。

    刀疤男向身后摆了摆手道:“弟兄们,刚才我听说他们手里有金子,你们看咱们应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怎么办?老大,你不是喝多了吧,按照咱们的脾气,不交东西就杀了,直接拿东西。交了东西也杀了,省的他们惦记。”刀疤男身后出现个独眼龙,冲着我跟伍术就说道。

    我轻声道:“几位什么来路?我们既然是同行,咱就不说外话。这里所有的东西我们都没动,你们想拿什么都拿走,我们的东西,自己带走。”

    “切,我们进来就是要把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搬走,什么都不留,包括你们身上的东西。”刀疤脸满脸的得意与不屑。

    伍术气的牙床摩擦的吱吱作响,顺手拔出柴刀准备动手。

    我压住了他:“不得无礼,他们要什么东西就给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们?无礼?无理走遍天下,看你个熊样,连拔剑的胆量都没有,弟兄们,片了他们!”刀疤的话音落下,从他身后冲出十几个黑影,手中的刀片雨点般向我们身上砍。

    刘老四由于他的体力原因,只能招架,无法还手。

    阿采边打边退,我与伍术跟四五个盗墓贼纠缠在一处,可我感觉这些人跟从前见过的那些人都不相同,之前的那些人打斗的手段很普通,几个回合就可以看出他们的破绽。

    但是眼前这些人,光是刀疤手下的小弟出手就极快,若是有半点不注意就会被砍到,我跟伍术同样边打边退,没多久我们便退到了墓室另端的墓道口。

    “伍术,带着阿采准备跑,我跟刘老四顶会儿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阿采的匕首太短,打斗起来非常吃亏,很多时候都是刘老四帮忙格挡的。伍术拉起她的手,玩命的沿着墓道跑出去。

    我和刘老四奋力抵抗,总算是将冲来的几个小弟挡住,但我只感觉体下降的厉害,我们虚晃一招,转身开溜。

    身后的那些人疯狂的追赶,我们见到伍术跟阿采在前边不要命的跑,没多久伍术便主动的落在我们身后,从腰间掏出布袋子,扯烂袋子往身后杨撒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伍术道:“刚才做机关剩下的铁刺木屑,能挡住他们片刻是片刻,咱们就多点逃跑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我暗暗的伸出大拇指:“有心计,很好,可是前边的路没走过啊,不知道咱们能不能走出去。”

    片刻后,我们便在墓道中发现四通八达的通道,路口中居然出现了七八条通道,我真不知道那些人到底有多少人在挖盗洞。

    没多久,阿采便跑到了最前头,没想到这个丫头居然能跑的这么快,很快我们就看不见她的身影。

    可我们正在追赶的时候,发现阿采慌慌张张的从前头跑了回来,边跑边喊着:“往回去,里边十几个人正往咱们这边来,见面还得打。”

    “我勒个去,这些人到底是疯子还是傻子,见人就杀,疯了这是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伍术已经是满头大汗,口中说道:“他们那都是为了金子,都怪你说话动静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你的破机关不管事儿,那么快就被他们破开了,你看看他们没有半点伤害,再别跟我说你的机关有多么厉害!”我说着,便出了刚才的盗洞,又回到岔道口。

    当站在岔道口的时候,我们四个人全都没了主意,不知道往哪个方向去好了,可就在此时,从另外那边的盗洞里传出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听见他们说话了,就在前边,千万不能让他们跑了,他们手里有金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,快跑。”没办法,情急之下我只能选择临近的那条通道冲进去,阿采这回没敢跑在前头,跟在我们身边,临进入盗洞之前,我将阿采身上的瓶瓶罐罐扯下来几个,扔到我们回来的盗洞中,造成我们向那里跑去的假象。

    我们进入这条盗洞后没有再发现任何的同行,一直跑出了盗洞,发现这里是片茂密的树林,树林中有几具尸体,还有些挖洞的工具。

    “他么的,这些人简直就是畜生,到处杀人。”伍术道。

    我说:“此地不宜久留,咱们……”我的话还没说完,便听见盗洞下边传出打斗的声音,可这个声音听似从盗洞深处传来的。

    “他们自己打起来了?”阿采说着便坐到了土堆上,急促的喘息着。

    伍术跟刘老四也分别坐了下去,伍术仰着头大口大口的呼吸着:“我是不行了,跑不动了,气儿都不够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恐怕刚才那两波人不是同伙,应该是两帮人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刘老四摇头道:“我感觉不像,刚才我们跑的时候,发现他们之中有人身上背着大布包,里边绝对是盗来的东西。我们这行有这么群人,专图财,只要是跟他的利益发生了冲突,绝对不会考虑生命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真有这样畜生的人?”我问。

    阿采点头道:“这回知道了吧,我爱财爱的还算是很文明的,很有人情味儿的。”

    “滚边儿去,歇会儿快点走吧。”我说过之后,发现盗洞里有人急匆匆的跑了出来,还没等他爬上洞,便双眼放大,满面狰狞的死在了洞口。

    再听盗洞里的人说话:“小王八蛋,竟敢私藏东西,还带着别人造反,你不死别人都没法跟我混了。”

    听声音是那刀疤脸,但从那后,他们的脚步声渐行渐远,逐渐的消失在我们的听力范围之内。

    可此时我忽然间感觉身后有人拍我,我扭头看去,发现居然是刚才倒在地上的两具尸体。

    我全身的鸡皮疙瘩瞬间竖起,我下意识的倒退两步,死死的盯着那两具尸体: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嘘!”两具尸体同时伸出手指。

    可就在此时,阿采两步跳到那两个人跟前,一人一巴掌,骂道:“好好的人不做,在这里装鬼。”

    “小点声,下边那伙人还没走远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到底什么人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两个尸体趴在地上听了片刻才说道:“我们是被刚才那伙人抓来当劳工的,等我们的盗洞挖完了,他们想杀我们灭口,为的是不给我们报酬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在这里躺着不快点跑?”

    “不敢跑啊,谁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能跑出来,不过现在放心了,他们都进去了,我们得赶紧走了,你们呆着啊。”两具尸体收拾了东西,慌慌张张的向林子外边跑去。

    我叹气道:“这些人真是败类,他们就是人多,要是人少的话非得劈了他们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对,这样祸害人,不能让他们留在人间。”刘老四也在愤愤不平。

    可阿采此时满脸惊慌,手足无措,用手浑身上下的摸着,哆嗦着说道:“坏了,那袋金子没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伍术瞪眼问道:“还能把它丢了?我看你是疯了吧!”

    “真的没了,肯定是刚才跑的急,掉在半路了。”阿采说着,纵身又跳回了盗洞。

    “该死,跟下去吧。”我说着,也跟着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我们几个人又全部回到了盗洞中,我们沿着刚才的路找了两圈也没有找到那袋金子,就连刚才杀人的那些同行也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难道我们的金子被他们捡到了?”伍术自语道。

    我说:“也不是没有那个可能,但是他们不从盗洞里出来,又去哪了?”

    “或许他们还想去别的地方,搞不好刚才的墓主不止那一处墓室。”阿采说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对,他们很有可能在什么地方还藏着别的东西,应该是回去拿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刘老四此时稳稳的说道:“哎,既然是那伙强人不见了,对咱们来说不是什么坏事儿,无非就是少了袋金子,算咱们运气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,我费了多大的劲才把这些金子扣下来,怎么能白白送给那些人?”阿采说道。

    我说:“那怎么办?你能找到他们么?找到了他们,你能打过他们么?”

    阿采不说话了,我们此时已经乱了方向,不知道到底往什么地方去。最后只能沿着条似乎没有走过的盗洞进了去,可是没走多远,便发现地上零零碎碎的扔得遍是垃圾,还有那些小药瓶也被扔得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情况,这么多东西都不要了?”我诧异道。

    刘老四凑到那些东西跟前,说道:“这里应该发生过激烈的打斗,这些小瓷瓶都被打碎了,而且上边还有血迹。”

    我又向盗洞深处看去,从那里边,似乎传出来些许潮湿而又怪异的气味。我让刘老四好好的闻了闻,他确定是墓地里常年不见阳光,加上有尸体的所产生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那这么说,这里边还有别的墓室?”我似乎有点想不明白了,从来没想过会有距离这么近,而又不是同一人的墓地,但现在下这个结论为时尚早,这也使得我对里边的墓地产生了巨大的兴趣。

    阿采垂头丧气的,听见了还有墓地,立刻向盗洞深处冲了进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