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> 第三八七章 金身
    我被这座金子打造而成的徐福雕像惊得够呛,没想到这个雕像居然下这么大的功夫,还没等我说什么,阿采已经跳上了大船,翻出手中的匕首,开始在雕像上剐蹭起来。

    飘落下来的小金片,被她丝毫不剩的收到了口袋里。伍术也咧着大嘴上去,四下里寻找着机关,在他的眼里,这雕像很有可能被连根拔起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们两个这是要干什么?难道真的要搬走不成?”

    “当然搬走,留在这里给别人啊?”阿采说道。

    我笑道:“我看不妥吧,金子很重的,恐怕是我们不容易拿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看到它我就有劲儿了,再重的东西也不在话下。”阿采说道。

    刘老四道:“正常墓地中很难见到金子,今天算是开了眼界,我也想将它搬出去,有了它我们日后的生活绝对不成问题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好,既然是这样,咱们就搬走,阿采不要在用刀刻了,让刘老四变身想法子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我变身的体力至少还有一半,搬下它不在话下。”刘老四说着,露胳膊挽袖子,身形突变,纵身跳上大船,双膀较劲,那雕像轰隆被连根拔起。

    此时我才发现,这雕像居然是铜心儿的,并不是全金的,外边的那层金子恐怕也不过是刀片厚薄,但若是全都刻下来也挺费工夫,如果全搬走又太费力气。

    “老四,你先放下来,我们看看怎么办!”我说。

    伍术笑道:“怎么办?过会儿我做个小车,把它运出去,哈哈,我们这是要发财了。”

    “先别想发财的事情,墓道这么窄,出去得重新想个法子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阿采笑道:“你看,还不如我开始就将这些金片全都刻下来呢,那样也好拿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刘老四,能不能把雕像分成几节搬出去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刘老四气喘吁吁道:“这通忙活,感觉体力还真的跟不上了,够呛能切断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需要休息多久?”我问。

    刘老四说:“最少得半天。”

    “半天可以等,我们先去找地图,让他先在这里休息。”

    我拉着伍术往别处去,可阿采还是坚持要陪着刘老四等在那里,她不想离开那些金子半步。

    无奈,我与伍术沿着墓道走出去老远,先去了伍术之前去过的地方,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地图之类的东西,我们只得往回来,路过几个小墓室也没有发现任何特别的东西,就连值钱的东西都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个时候,我们听见在附近有人说话,而且听起来不止几个人。

    “这他么谁的墓地,这么穷,连个值钱的都没有?”

    “别管了,搞不好老六他们都挂了,刚才进来的机关真吓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得小心点了,不过老六他们挂了倒是个好事儿,省的这么点东西出去都不够分的。”

    “走走,前边还有通道,咱们进去看看,要是再没有就出去找老大他们。”

    我可以清晰的听见声音沿着墓道传来,随即我拉了把伍术:“快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小牤,他们才几个人,都是同行怕他们干什么?”伍术说道。

    我说:“没听见他们连自己人死了都不关心么?还说要多分钱,这明摆着就是伙视钱财如命的人,跟他们照面了,难免要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切,谁怕他们?”伍术道。

    我攥紧他的手臂,沿着来时的路向墓室去,到了墓室之后,我发现阿采已经将那些表面的金子刻下来不少,用包裹包好别在腰间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了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刘老四说:“回来点体力了,还得等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边还差点,下半身的金子还没刻完呢。”阿采说道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现在不能在刻了,外边应该来人了,先把金子藏起来,放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有刘老四在呢,怕什么,要是他们敢抢,那就动手呗。”阿采还在认真的刻着金子。

    我四下打量着,并没有发现更好的地方隐藏这个雕像,但是我看到了那地上烧黑的虫子尸体,这些尸体看上去还有些虫子的活力,我看了眼伍术道:“想法子弄两个机关,把来时的墓道都弄上,再给他们加上点料,吓吓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,我这就去。”伍术与我没多久便收集起不少的尸虫干,装进了布袋里,伍术背着布袋冲了出去,紧锣密鼓的在墓道里设计起机关来。

    我试图将那些棺椁也拖出去,可棺椁太沉,我连半步都拖不动。真不知道那刘老四的力量到底有多么恐怖,这么多的棺椁,他可以轻松的拔起两个。

    我看了看那些烧黑的腐尸碎骨,小心的拾起数块,同样跟着伍术追了出去,将这些东西都交给他。

    我说:“小心点,如果有什么风吹草动尽快回来跟我们汇合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那几个毛贼,老子的机关够他们玩儿上一阵子了。”伍术很自信,工具袋里的工具整齐的摆放在墓道里。

    我又急忙回到墓室中,这头催起阿采尽快的将金子刻下来。

    “刘牤,再等会我估计就可以恢复了。”刘老四说道。

    我没有搭理他,为了找到地图,我再次跳上大船,上船之后,发现在刚才雕像的位置居然有个大窟窿,窟窿下边漆黑不见五指。

    “松油灯。”我喊到阿采。

    刘老四从阿采手里接过松油灯后,扔了过来,我借着火光向窟窿下边照去,发现里边的空间不大,但有个小小的瓮罐,上边贴着字条,写着几个字“徐公留用”这令我感到十分的奇怪,留用的意思就是没有骨灰之类的东西。

    我用断剑将瓮罐上边的盖子掀开,再用灯光照去,里边还真的是空空如也,唯独是有颗黑黑的丹丸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,把自己装骨灰的地方放颗仙丹,难道他真的成仙了?”我想到。

    忽然间,从大船的桅杆顶部落下面旗帜,上边写着大大的徐字。我仰头看去,在其他的桅杆上还有几面旗帜,上边都写着不同颜色的徐字,还有秦字。

    “真是声势浩大!”我叹道,可此时我发现在墓室的顶部,似乎有专门设计的图案,再仔细看去,上边居然是一幅画,描写的景象跟墓室里边的布局相同,再向那幅画侧边看去,居然有另外的画卷。

    “地图!”我不禁的喊道,真是惊喜万分,我立刻喊道刘老四:“快来,帮我想法子上去,地图在墓室的天花板上。”

    刘老四急忙仰头看去,脸色立刻变的很难看:“那么高,你让我怎么上去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恢复了么?没看见还有那么多船么,把这些船的桅杆都拆下来做梯子,我爬上去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刘老四点头道:“真有你的,就你能想出这样的办法。”他说着,身体再次变化,将所有大船模型的桅杆都拆了下来,用麻绳帆布之类的东西将桅杆绑扎后相互连接,验证了他的结实性之后,刘老四将梯子高高的举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身形轻盈的跳上了梯子,用最快的速度爬上了梯子的顶部,这个距离正好,很容易就能将天花板上的地图拿下来。

    当我触碰到那张地图的时候,发现地图是用动物的皮制成的,而且画在上边的东西,几乎都是用特殊的染料描绘,又用奇怪的东西做成凸起,看上去立体感超强,而且让人发掘路线,看地图的时候,周围的幻境更加逼真。

    我将地图收好,顺手又想将画卷揭下来,但刘老四此时喊我:“下来吧,我快要坚持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我感觉到了梯子的摇晃,沿着梯子飞速滑下,发现刘老四已经是满头大汗,看起来很疲惫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这就不行了?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么!刚才没有休息好,看来这回真得回去好好的歇歇,没有个两三天是恢复不到从前的样子。”刘老四说着,一屁股坐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阿采此时疯狂的笑了起来:“这下好了,金子都刻下来了,就算是再有人来也别想拿走任何东西,金子啊金子,看到你就不想别的了。”

    我无奈,将眼帘垂下:“好好看着你的金子,千万别让他丢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就是我死了,也不会放弃这些金子的。”阿采说道。

    可就在此时,伍术慌张的跑了回来:“小牤,不好了,墓道里出现十几个人。妈的,我的机关顶不了多久,我看他们有几个身手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动手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他们没发现我,不过我感觉这伙人很厉害,把我的机关很容易就破掉了,现在就剩下两个机关,再破了就该进墓室了。”伍术说。

    我冷哼道:“来了也晚了,咱们的金子已经到手,这个破铜像留给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的我们只能拿铜像?我看你们是想多了吧?”来人出现在我们的身后,满脸的刀疤,撇着嘴说:“弄两个破机关就以为能拦住我们?我看你们是找死。”

    我感觉此人来者不善,既然能听见我们说的话,就一定知道我们手里有金子,看来动手是再所难免的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