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> 第三八六章 石鹤
    我有种不太好的感觉,顺着声音来的方向看去,发现本来形成光帘的那些光点居然下落,变成漂浮在空中的莹莹光圈,每个光圈的足有拳头大小,而且在光圈相互碰撞之后,居然会发出仙乐般的旋律。

    刘老四站在那陶俑跟前,同样跟我看着那些光圈发呆,不禁的下巴拉的老长,口中滋滋赞叹:“好厉害,这是仙术么?”

    “我自以为学会了玄学玄术,却从未想过能见到如此美妙的东西,这看来只有真正的术士才能孕育出来的东西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刘老四惊讶的问道:“你是说这些东西都是墓主生前留下的?”

    “对,我怀疑不光是这点东西,我们不妨打开棺椁看看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刘老四迅速变身,一来是为了防止那些光圈对我们造成额外的伤害,二来是他想要将那些棺材逐个打开。

    但是那些光圈进入墓室后,整间墓室的每个角落都充斥着那些分散开来的光点,刘老四将棺椁全部打开之后,更加令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。

    陈列在墓室中央的那十几个棺椁居然全都是空的,如果按照摆设来看,那些陶俑就是等着进入棺椁来着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厉害了我的墓主,难道那些棺椁外边的陶俑都是要等着进入棺材的么?”

    刘老四拼命的摇头,他更不知道整间墓室的奥秘。此时此刻,墓室中到处回荡着让人心旷神怡的仙乐,那声声仙鼓,声声仙钟,敲的直让人如痴如醉。

    片刻间,那些守护在棺椁两侧的陶俑各自跳入其中,进入棺椁之后,他们身上的陶片化成碎片,成灰而升,飘洒在墓室的空间中,与那些光晕形成更加美丽的场景。

    渐渐的,那些灰片居然开始凝聚,形成巨大的石片,而且那些石片在密密麻麻的光点作用下,开始发生形状上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嗡嗡!”震耳的颤抖声在墓室内响起,忽然整间墓室开始变化,逐渐的扩大,那些大船的模型飘起,有种准备起航的意思。

    我再看去的时候,在大船下边出现了缭绕的白尘,白尘慢慢的变成蔚蓝的海洋色,整间墓室就好像置身于大海之中,大船上猛然间出现了一波又一波的孩童,孩童们嬉笑着,打闹着。

    最大那艘船的围栏旁边,有位术士的木雕像。

    “徐福!”我惊叹,自己置身于如此的仙术当中,却被那些幻境所感染,不仅如此,整个场面,完美的回放了徐福当年出海东渡,求取仙丹的场面。

    刘老四的口水淌在脚面,自语道:“厉害,真是厉害,要是能够取得仙丹,我也想长生不老。”

    “小心!”我见到那些飘在空中的石片已经变成大量的仙鹤,全身上下的石灰色,完全是那些陶片的灰凝结而成。

    这些石鹤好像是有了神灵,各自飞向那些盖好盖子的棺椁,棺椁慢慢的升起,落在石鹤的后背,被这些石鹤托着飞在那大船的上方。

    “这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出海寻丹,真是前无古人,后人无法效仿也。”我自语道。

    此时,伍术与阿采两个人,从墓道口急匆匆的跑来,刚进到墓室,也被眼前的情景惊住,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我感叹之余,见到墓室的大小,在之前的基础上足足扩大了近两倍还多,而在墓室的内侧,出现了巨大的空间。

    上下近七八层的药架上陈列着数不清的药瓶,还有将近十几口小缸在药架下边摆放着,每口缸的侧边都贴着其内所装着的物品名字。

    除了阿采之外,我们都还在欣赏这云里雾里的景象。

    阿采见到药架出现,急忙冲到药架跟前,挨个的药瓶查看。

    我看去阿采时,发下她的身上居然挂着各式各样的小瓶子,大多是里边的东西已经被倒空。

    刘老四摇了摇头,猛然叫到:“刘牤,你看这些地方。”

    他指着刚才棺椁停放的地方,满脸惊色。

    我发现在那些放棺椁的地方遍是尸虫,这些小家伙到处乱爬,还有很多已经爬到了刘老四的腿上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刚才没见到有尸体,怎么……”说道这里我忽然间想到那些陶俑,果然与芈八子墓下的那些陶俑如出一辙。我顿感情况不妙,立刻喊道阿采:“臭丫头,你给我回来,里边危险。”

    我的话音还没落下,就见那些石鹤托着的棺椁纷纷落下,没多久便将通往药架的通道堵得严严实实,随即十几个棺椁的棺盖同时跳起,落到两侧,里边走出与先前截然不同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尸变,那些大粽子!”我喊到。

    伍术立刻拔刀,刘老四首先冲了过去,跳过棺椁便与那些陶俑变成的大粽子扭打在一处。

    最令我生气的是阿采,见到值钱的东西就不要命,即便是现在这样,她还是在药架上不停的乱翻。

    “小牤哥,你们先顶顶,我找完东西就回去帮你。”阿采说道。

    伍术骂道:“死丫头片子,再这样下回就不带你出来,你爱跟谁混跟谁混去。”

    其实这句话我也想说,可眼下还是先帮刘老四把那些腐尸处理掉才是上策。

    经过近半个时辰的打斗,我感觉自己的体力已经到了极限,但刘老四还是一如既往的凶猛,将那十几具尸体几乎全部拆解,搞的遍地是碎肉,尸虫成灾。

    刘老四喊道:“快点出去,尸虫太多了,再等会就不好走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不知道阿采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,咧着嘴笑道:“这回用的上我了,烧!”她话音落地,打出符咒将还在到处乱爬的尸虫点燃。

    我感觉不妙,立刻喊道:“等会,大伙快找找有没有地图,这是我们此来最重要的目的。”

    其实开始的时候,由于那幻境的影响,我还真的忘了要找地图的事儿,若不是阿采放火,我或许就把这件事情忘记了。

    “对啊,阿采先把火灭了,别把地图烧没了。”伍术喊道。

    阿采满脸苦楚,低声道:“我只会放火,不会灭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大爷!”我骂道。

    紧接着我立刻跳上了那艘大船,在大船上四处翻找,伍术也开始在墓室内寻找,阿采独自在药架附近寻找,刘老四控制着那些到处乱跑的尸虫。

    说来很有意思,在墓室内放火,也只有我们能干出来这事儿,这要是换做任何别的人,就是看在墓地里的东西的份儿上,永远不可能放火的。

    我在船上转了几圈,除了那些木雕还有几个几幅画之外,就再没有别的东西,我顺手将几幅画收了起来,跳下船。

    此时的木船也被点燃,火光冲天,站在船头的徐福木雕似乎遥望着远方。

    我立刻将其他人喊了出来,靠近墓口,毕竟墓室的火势我们的确无法控制。打开手里的那几幅画,发现这些画上边居然都画着些孩童的画像,密密麻麻的,在每个画像下边都写着极小的字,看起来应该是这些孩子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哎,又白来了,什么都没有找到!”我叹道。

    阿采咧着大嘴,手里拎着个布口袋,里边咣咣当当的,说道:“没事,我手里这些东西足够用了,咱们几个出去什么不干,活几年都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恩,就你有这能耐,我就纳闷了,一个丫头,怎么就这么贪财呢?”伍术嘀咕道。

    阿采脸色瞬变,喊道:“什么叫我贪财,我不也是为大家伙着想么?没有钱,我们出去还玩个屁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都别说了,看看还有么有别的墓室,找找徐福出海的地图,算是给张角做点好事儿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伍术道:“刚才我们在另外的墓室里没有看到什么东西,那里边也全都是药水药丸之类的,还有些乱七八糟的书籍,我们也看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介绍出海的事儿的?”我问。

    阿采摇头道:“我敢用人格担保,绝对没有我们想要的东西,都是些炼丹的试验方法,看上去没有有用的。”

    “罢了,等会火灭了,我们再进去找找,搞不好还有别的机关或者是通道之类的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我们在墓室口等了将近两个时辰,由于墓室内的烈火,将墓道内的空气变得极其稀薄,我们四个人不同程度的出现了缺氧的状态,阿采最为严重。

    刘老四还好,毕竟是改造过的力士,他见到火灭掉,进了墓室,还真的打开了额外的通道,但是那条通道看上去望不到头,而且通道的两侧没有任何的青砖之类的东西,全是黄土,估计是另外有人挖盗洞已经挖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毕竟开始那位术士也说了,他们不只是那么几个人,还有其他人在不同的地方,不同的方向进行挖掘。

    不过这条通道的打开,墓室里边的空气似乎充裕了很多,阿采的脸色也好了起来,我与伍术也感觉慢慢的缓过神来,跟着刘老四往通道内走。

    可是我路过那木船的时候发现,徐福的木雕像经过火烧之后,居然没有任何的变化,也没有烧损,而且雕像上还闪出点点的金光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啊,金子的!”金子的味道着实的让缺氧的阿采瞬间精神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