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> 第三八三章 鬼寿村
    我们立刻离开村口,冲进村子里找人,等将大部分人都请回各自家中之后,便又回到树下,此时已经是三更天。

    “累死了,就想睡个觉,偏在这个时候出来人,他们都中邪了吗?”伍术不断的牢骚着。

    我说:“看他们很正常,不像是中邪,应该有别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黄毛强在我们之后回来,好像是丢了魂儿似得,与我说道:“大哥,村长怎么没有了呢?”

    “刚才不是给他送回家了么?”我说。

    黄毛强道:“确实是送回去了,可是刚才他家里人说刚到家,扭头的功夫,村长有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坏了,村长中邪了。”我们立刻起身往村里去,这回为了不惊动村民,我们五个人分头去找,几乎是将整个村子翻了个遍,还是没有找到村长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大爷的,他是不是去找那个混蛋术士了?”伍术说。

    刘老四说道:“按理说不可能,就算是他跑的再快,也是花甲老头,凭我的脚力也该追上他了,所以我断定他肯定没有出村。”

    “那村里还有什么地方我们没去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黄毛强想了想道:“还有两个地方,村长家跟他家后边的祠堂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不快点,都跟我去。”

    黄毛强带路,我们几个在后边跟着,进了村长家中,我们开始无死角的搜索。

    村长夫人见到我们后,起初还比较诧异,但听我说明原因之后,她也开始配合我们在家里到处寻找。

    整间房子都找遍了,我们什么都没有找到,当我站在他家的灶台附近之后,发现灶台上居然摆着三几碗热腾腾的菜饭。

    “你们家这么晚了还有热饭的习惯?”我问道村长夫人。

    她说:“没有啊,对呀,这饭菜什么时候出来的。”可说到这个时候,村长夫人傻眼了,脸色变得十分的难看,她说:“这几碗饭应该是在后边祠堂上供用的,你看那猪头肉,是我前天做的。”

    等她的话说完,我们几个人都愣住了,我随后冷静了下,细细的想想,这件事情很有意思,活人的房子居然能跟死人的祠堂在一处,哪怕是将祠堂放在村头或者是村后边的山上都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我没有怠慢,回头与刘老四递了个眼色道:“到祠堂去,伍术阿采留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为了防止厨房再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,我们也只能如此。

    黄毛强带着我们进了祠堂,刚到祠堂门口,发现祠堂内火光通明,在祠堂两侧的木雕对联看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“清源天下,鬼寿人居。”

    横批是“村堂”。

    好奇怪的对联,祠堂不称作祠堂居然叫村堂,如果从意思的理解看,那就是活人生活的地方。

    我问黄毛强:“这个祠堂为何这么奇怪?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们村跟其他地方习俗不同的地方,祠堂都是由村长来照顾。每逢节日,全村人都会带着自己祖宗喜欢吃的东西来上供,而且当天晚上我们会与祖先同乐,在祠堂搞个集会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挺奇怪的,晚上搞聚会,人鬼不分,真是厉害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随即我便进入了祠堂,刚进祠堂我给我吓了一大跳,我立刻跳了出来道:“兄弟,你跟我开玩笑呢,祠堂里边的祖宗都是人像啊?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,那些人相都是前辈的老人,他们到了鬼寿之年都会到这里等死,而且都会坐着变成干尸,所以我们保留了他们的肉身,供奉在此。”

    听到黄毛强的介绍,我才搞明白,这个村里的人还懂得修行,到老了都能坐化,那还真是不一般的事情,不过祠堂里放些灵位就罢了,搞这么多死人肉身,常人是无法接受的。

    此时我忽然间想到个事情,问道黄毛强:“你们村长是不是也快到鬼寿了?”

    “早着呢,他才刚过花甲,我们的鬼寿指的就是感觉自己要死的人,如果是突然病死老死,都算不上鬼寿,那些人都是进不了祠堂的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我才明白怎么回事儿,进了祠堂后,我挨个肉身看了遍,从他们得脸上可以清晰的看见清净安然去世的神态。再向他们施礼之后,我们几个人在祠堂中仔细的找了两圈,根本没有发现村长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奇怪了,村长到底是跑哪去了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黄毛强想了半天道:“再没有别的地方可以找了,眼下只有等到天亮,发动村民来找了。”

    我们没有办法,等到天亮,村里人都起床之后,让大家伙挨家翻翻,所有人都表示没有找到村长,紧接着黄毛强安排所有年轻人去村子周围的山上,河流寻找。

    我带着伍术跟刘老四去了村子后边的山上,从山顶跑到山脚,没有发现任何不对劲儿的地方,别说是人影,就是鸟兽都很少见。

    我捡了块石头坐了下去,想了半天,也没有琢么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可当我们准备回村的时候,半路上有村民慌慌张张的跑来说:“几位,我们在村子后边的小河边又发现了具尸体,尸体的死相跟村头那具尸体一模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我顿时感到这件事情的复杂性。

    我即刻带着刘老四跟村民跑了过去,此时伍术跟阿采他们也在尸体旁边,黄毛强蹲在尸体前发愣,老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村里有认识这人的么?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,应该也是个外来人,但奇怪,这个人的眼睛充满了惊怖,看上去不像是他杀。”阿才说道。

    我说:“先把他抬到村口,跟先前的那具尸体放一起,找到村长之后,立刻将两个人埋起来。”

    几个胆大的村民用干草将尸体包裹了,小心的抬到了村头的大树下。

    天近正午,我让所有的村民回去休息,阿采他们跟着黄毛强去混饭,我独自在树下。

    我用两块麻布堵住了鼻孔,口中含块生姜,蹲下身子,将两具尸体的干草全部打开,准备研究下他们身上的伤口。

    可当我打开最早那具尸体的干草之后,我倒吸了口凉气,揉了揉眼睛又看了眼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,这不是村长么?”在先前的那个干草下边的死尸,居然变成了村长,开始的那具外乡客了无踪迹。

    我立刻将干草又盖了回去,得亏是我长期盗墓有经验,对这样的事情还算是有相当的免疫力,但这也足以让我慌乱一阵。

    我下意识的远离了村长的尸体,坐到了树下的另端的青石上,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没多久,不少的村民都过来看热闹。

    我拉过黄毛强:“想法子让村民别出来,这件事情太奇怪了,等咱们把事情弄明白了之后,再告诉他们。”

    黄毛强在村里说话还是比较有力度的,村民们各自散去。

    我们五个人站在两具尸体前,我慢慢的将干草揭开之后,其他人全都傻了。

    黄毛强立刻喊道:“村长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也没有办法解释,但很奇怪的是,明明那个外乡客确实是死在这里,这回变成了村长,这就证明这里边绝对有古怪,所以眼下最主要的就是要找到那个外乡客的尸体。”我说过之后。

    阿采直挠头,伍术用手里的小铲剔着牙,刘老四伸出了鼻子,不停的嗅着。

    我说:“四哥,你这么嗅能闻到什么特殊的味道么?”

    “能,而且我还感觉这棵大树十分的奇怪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奇怪?”

    刘老四笑道:“这棵不是真的大树,大树外边的树皮都是伪装的,真正的大树是在里边的,你见过谁家的大树下边还要加上地基的。”

    “恩?我在村里住了二十几年,我怎么不知道?”

    刘老四站在大树跟前,用手敲了两下道:“你看看这棵树,外边是空的,里边却是实心儿的,加上下边的地基,这很明显是被人可以建造过的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如此?”我同样敲了两下。

    “不过看起来,这些假树皮都是他们后来才搞出来的,不像是早就有的,你看这树皮的颜色还比较新鲜,应该不会超过半年。”

    直到刘老四这么说完,黄毛强才想起件事来,原来他们村子早在半年前,村长请的那位术士就来过,说是这村头的大树影响村中的风水,但又不能拔掉,所以村长后来才想办法将大树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当我们几乎都在谈论刘老四所说的,这假树皮跟两具尸体有什么关系的时候,刘老四的鼻子贴近大树嗅了嗅,笑道:“另外那具尸体就在树皮里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猜想,我只能说他够大胆的了,但是通过黄毛强的确认,大树中间确实有个不小的夹层,而且这夹层是可从大树上边那个窟窿下去的。

    由于当日建设的时候,下边没有留口,只能从树上边留出口,爬梯子上下,这也是为了掩人耳目。

    我们很顺利的从夹层中找到了那个外乡客的尸体,但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就来了,三具尸体,两个外乡人,加上村长,他们到底都是如何死的,似乎已经成了迷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问道黄毛强:“知不知道那术士的来历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不过听说他很有钱,能来我们村帮忙办事都是村长的面子,可是半年前他来过我们村之后,村子里就没有一日安宁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