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> 第三八二章 术士之术
    我心中不禁的对黄巾军眼下的状况感到各种悲观,看起来真是天数已尽。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同情张角,还是在黄巾军的时间久了有了感情,我没有多加思索的答应了下来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刘老四来找我的时候,我还让他回去做些准备,尽快出发,毕竟是时间不等人,如果慢了,我们回来后很可能广宗城就已经不在了。

    阿采将手头能卖的东西全都卖掉,换成很多东西,我们这次出行,带了许多东西,绕过汉军的防守。边打听边寻找传说中的徐福墓地。

    当我们进入齐地之后,这里的人土风情看起来都很令人感到平和,太平道似乎对这里的影响并不是很大。

    “小牤哥,你说张角他是不是快不行了?”阿采问道。

    我说:“大概都是天意吧,我感觉这次才是真正的关键所在,给那些黄巾军找个生存之路吧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天下不可测啊,真是……”刘老四说着似乎有些感伤。

    “嗨,没事儿,反正都是干咱们的老本行,他黄巾军当日让咱们入伙也不是很客气,不就是奔着咱们的本事才让咱们加入的么。”伍术说道。

    我说:“算了,事已至此,我们做好这最后一单差事,咱们也得找找自己的归路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撒手不做了?”阿采问道。

    我说:“你还想干这个一辈子?”

    我们之间没有再多说什么,直到进入了清源村。我们刚进村本打算先找个落脚的地方,可发现村中的很多人,都在村口的大树下聚集。

    “真是奇怪了,咱们村子也不是没死过人,这回死个人居然如此的大张旗鼓,连术士都请来了。”村民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是谁家的丧事,没听说咱们村最近谁家死人了!”

    “这个事儿我知道,昨天晚上我跟着他们折腾了大半夜,那个人的死相啊,真叫个惨啊,满脸的伤口,那血从额头直接流到脚面,又从脚面把大树下边的那块地全部染红了,说是不吉利,村长这才找好友前来想法子。”

    听见村民的议论我起初并没有当回事儿,本来就是想打听路来着,况且眼前又是人家村里自己的事情,我这就拽着伍术跟阿采他们往村里走。

    可我们没走几步,几个村民手里拿着叉子镐头的就把我们围住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再往前走了,今天任何人都不让进村。”为首的那位黄头发的村民说。

    我说:“我们只是路过,没想在村里逗留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行,这都是为你们好,如果你们想走的话,从村外绕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我见到那人发型古怪,但看起来又好像是天生的,很有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这发型挺古怪的,那我们回去要怎么绕才能出去?”我问。

    黄毛村民说:“你们出村之后向东走,碰见条河,过了河就可以直接绕道我们村子后边,再挑大路走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既然贵村有事我们也不便打扰,多谢。”本来伍术还想说些什么,被我拦住了。

    我们掉头回到村口的时候,发现站在人群中间的那位手里搓着把泥土,向空中杨撒,那些泥土落地的时候居然都变成了纸灰。

    我摇头笑道:“这些把事多少年前我就会了,搞不好还是来坑骗村民的,真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怎么回事儿,我这自言自语的话居然被那位术士听见了,他眼神穿过人群直接落在我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小子,哪来的,竟敢口出狂言?”那站在人群中的家伙喊过之后,几乎所有人的眼神都抛向了我。

    我自骂道:真是没事儿找事儿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看眼儿的,没有别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术士几步便到我跟前说道:“看眼儿?你刚才那句话什么意思?你知道这里死的是个什么人么?”

    “呃,都怪我多嘴,我就是吹吹牛,别怪啊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术士真是蹬鼻子上脸,本想给他点面子,居然开始诬陷我:“刚才我就要把那个人的怨气控制住了,都怪他那句话,让我分了神,今天晚上你们村里若是再有事,我可管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即刻,人群中有位老者急忙走了过来,那双眼睛里好像在冒火,劈头盖脸的对我炮轰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哪来的人,在我这里胡说八道,晚上要是出事儿了,你们能负得起责任么?这位先生可是我凭着跟他十几年的交情,才将他请来的,你说你们把他的事儿坏了,就是坏了我们村子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我听到这里,瞬间感觉到大事不妙,在村长身后的那些村民都将恶狠狠的眼神抛向我来。

    阿采立刻上前道:“你们这是什么村,讹人村么?我们就是说句话而已,能坏了你们的大事儿?要是真的有事儿,老娘给你们搞定。”

    我听阿采这么说,心知此事坏事儿了,基本上是中招了,那术士一看就不是什么高明的人,这回让他赖上我们绝对是别想走了。

    其实我心知肚明,我从归葬里边学道的东西虽说称不上真正的术士之术,但至少是在处理这些死人方面的事儿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    “既然小丫头出口如此强硬,那这件事儿我管不了了,让他们来,你们村里人的死活他们说了算。”术士说完话,将大树下的那堆干草扯开。

    干草下边躺着一具成年男子的尸体,远远的看去,他的状况跟刚才的那位村民说的差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当所有的村民见到尸体后,各自本能的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“太吓人了,那眼睛,晚上睡不着觉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那摊血,上边都是虫子,太恶心了。”村民们纷纷议论着,大多数人都往村里去,但都被那个黄毛拦住了。

    术士转身离开,村长不管如何劝阻都没有将他留下来。

    没多久,有人将尸体用干草又盖了上去,村长带着人将我们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都给我绑了,不让咱们村好,我们也不能让他利索了。”村长说。

    我笑道:“你们的术士走了,把我们绑了,你们还有人能对付晚上发生的事儿么?”

    “晚上?晚上有什么事儿?”村长说过后,脸色有些紧张,渐渐的抽搐起来,良久后跟我说:“就凭你们几个能办术士的事儿?”

    我轻笑,同样从地上抓了把土,向空中杨撒后,泥土落地变成了纸片,转眼纸片各自燃烧之后变成纸灰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这手要比刚才那主儿强吧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真厉害,比刚才那位手段还高。”

    “不都一样么?哪里高了?”

    “没看变成纸之后才燃烧的么?”村民们议论着。

    村长顿了半天,即刻喊来黄毛:“强子过来,今天晚上带着你的人,跟着这位兄弟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就要他一人给我带路,讲讲村里的事儿就行。”

    当下,我让村长将村民散开,我告诉他们,看到这样的事儿不是什么好事儿,不能让人围观。刚才那位也太不讲究,临走还将此人的尸体暴露在外。

    村民们走后,我向村长跟黄毛打听了情况,原来这个人是他们头天晚上在村口发现的,见到他的时候就已经是现在这个样子了,这才请那术士来。

    我告诉村长挨家去通知,明天天亮之前谁都不能出家门,不管看到什么,听到什么,他们只能在家里边待着。

    黄毛强问我要不要他也留下来,我很给面子的答应了下来,把他搞得很是无语。

    但奇怪的是,当天晚上居然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,直到太亮,村长问我怎么回事儿的时候,我告诉他们继续等,同样是晚上不能出门。

    这样连续等了三日,伍术已经熬得两眼都是黑眼圈,但我看去那黄毛强居然没有半点不适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也真是怪了,按理讲要是有事早就有事了,怎么今天还没有任何事情发生。”

    经过几日,村里的人已经习惯,见到这具尸体已经见怪不怪了。

    “小牤,今天晚上我申请睡觉,真的顶不住了。”伍术说过之后,直接被黄毛强安排到他家里睡去,同样我也在村长家里找了间空屋子让阿采睡了去。

    当晚我跟刘老四加上黄毛强继续等待,不过说实话,到了晚上,那尸体散发出来的味道真是让人难以接受,本来想将尸体早点掩埋,但这种横死的尸体如果处理不好的话,整个村子都要倒霉。

    到头更过后,我只感觉在身后的大树上有双眼睛紧紧的盯着我们,我扭头看去,却又什么都没有,只是几只夜鸟飞出。

    “今晚不太对劲儿啊。”黄毛强说道。

    我笑道:“对不对劲儿咱们都得等着,事情不解决,村里的人都得倒霉。”

    就在我们说话的时候,我看到村里有好像是有人影攒动。

    “老四,你去看看,要是有村民出来让他们快点回去。”刘老四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没多久他又跑了回来:“看来你们得帮忙了,阿采刚才来告诉我,村长丢了,我们两个人找不过来,村里还有很多人都跑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晚了,不是告诉他们晚上不能出来,怎么没有一个听话的?”我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