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> 第三八一章 天道轮回
    听了刘老四的话,只感觉这个地方应该被盗过,不然的话也不可能会遍地狼藉,但想想我们来时的样子,总感觉有些不太可能,因为墓阵根本就没有被打开过的痕迹,况且如此高难的阵法,普通人是进不来的。

    我想了许久,问了句瞎子,是不是这里之前有人盗过,他让刘老四描述了下墓室的情况,随后摇了摇头,表示那只是假象,按照他的推断,加上墓阵的完整性,这里不应该被盗过。

    我们被刘老四带入墓室,光是从表面上看去墓室的结构十分的简单,并没有发现之前的那些墓阵,反倒是显得出奇的宁静。

    这让我直接想到墓主的人生魄力及思想,在我看来,在墓室外侧接连两个神奇的墓阵,如果普通的盗墓人来,绝对不可能进入,但若是真正能够走到墓室里的人,即便是在这里继续使用前边的阵法,那也无法阻挡来人的手段。

    我眼看着墓室中多是些挂在墓室壁上的图画,每幅图画上都写着部分注解,大多是排兵布阵的详图。

    我试图在这里便寻找五德之轮的下落,但没有发现任何跟其相关的东西存在。

    “大家伙好好看看有没有五德之轮,不能放过任何角落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伍术围着墓室转了几圈,嘀嘀咕咕的:“好奇怪的墓室,居然没有任何机关,这墓主还真是自信。”

    而阿采反倒是高兴的不得了,她在墓室的角落里找到了些琐碎的玉片,还有些小型的首饰之类的。

    我拉着瞎哥到了棺材跟前,他用手抚摸着棺椁不禁的叹道:“好材料,好雕工,好……”他突然间停住了,与我说道:“你帮我看看这里的图案是什么?”

    我看了眼,棺椁表面上雕刻着天文类的东西,又好像是个夜景,一轮弯月被三颗明星陪衬,看上去没有什么,我跟瞎哥说了此事,他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斜月三星棺?”孙瞎子叹道:“真没想到,邹先生还真是个千年不遇的奇才。”

    我对这个名字十分的好奇,问道:“斜月三星棺是什么意思?”其实我真不知道跟这位瞎眼的前辈之间到底有多大的差距,总觉得在他的身上有很多我不了解,甚至听说都没有听说过的知识。

    “这是个吉祥天象图,按常理说来,这样的地方都是仙人修行的地方,往往不会用在墓室之中,不过这里居然出现了,那就是墓主生前刻意安排的。”

    我好奇:“仙人修行的地方,用到棺木上,那就是说墓主在棺椁中修行?”

    瞎哥点了点头道:“应该可以这样理解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这样理解的话,那棺椁里的尸体……”我突然间有种不祥的预感,难道棺椁里的尸体还活着?那岂不是懂得仙术的大粽子?

    “小牤哥,找到了!”阿采兴冲冲的跑了过来。本以为她找到了五德之轮,但等她跑来之后,我发现她手里拿着的却是几个药瓶。

    “瞎哥,我帮你找到了药,虽然我不知道这药是干什么的,但我有个想法。”阿采与瞎子说道。

    我说:“我还以为你找到五德之轮了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瞎子道:“没关系,找到药了就好,都拿回去,我找郎中看看到底是干什么用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我还有个小小的要求,能不能到时候把药瓶给我留下,好赖也值点钱。”阿采说道。

    瞎子笑道:“没想到丫头你这么缺钱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年头不好混啊,没事儿就得多弄点钱放手里防身。”阿采说道。

    他们的话还没有说完,那棺材里突然间传出毫无规律的响声,我仔细的看着那棺材上的图案,斜月三星好像是闪烁出点点的亮光,这倒是让我大为诧异。

    我见此,心中不禁升起那种紧张而又矛盾的感觉,毕竟是怀疑修仙之人的设计,又害怕这里出现尸体的变化,所以我慢慢的靠近那棺椁。

    伍术凑到我近前道:“刚才没有找到什么,就这些图,没有五德之轮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看棺椁,能不能打开?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瞎子立刻愣住:“不能开,这里边不知道是仙是鬼,咱们找不到东西就尽快走,毕竟是个神人。”

    “会不会是那五德之轮被他带进棺材里了呢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瞎子摇头道:“这样事情也不是没有可能,但是你们看那三星斜月已经发生了变化,这就是有可能是机关很深密,我们不得不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论机关的话,你就不要跟我说什么了,我说没事儿就没事儿,都给我闪开。”伍术说着,将瞎子拉倒旁边。

    我与伍术递了个眼色说道:“开,管他什么的,五德之轮肯定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伍术立刻拔出铲子,绕着棺椁转了两圈,用手轻轻的敲了几下说道:“奇怪,这口棺椁该是两层的,里边好像是还有个心儿。”

    “两层棺木?”

    伍术点头:“对。”他紧接着就将棺木的封棺钉起开,整个棺椁的盖子露出了缝隙,松垮了下来。

    但我此时发现的那斜月三星,变得更亮。

    “开,管他什么呢?”我立刻将棺材盖子推动起来,沉重的声音有点刺耳。

    伍术看着棺椁不禁的赞叹:“上等的金丝楠木,真是大气。”

    “金丝楠木是用来增加他仙气的。”瞎子说道。

    我说:“真是想得够细致,够周到。”

    当我们将棺盖推下,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棺材中还有另外的棺椁,它是用特殊的胶质物将棺椁封住,看起来材质是更加坚硬的金属。

    “真是绝妙的设计,厉害。”伍术不禁叹道。

    我说:“帮我好好看看里边有没有五德之轮?”

    经过我们几番寻找,居然没有发现任何的东西,只在棺椁的底部发现些类似于祭祀所用之物。

    我感到十分的奇怪,五德之轮那么重要的东西,居然找遍整个墓室都没有找到,那只剩下最后一丝希望,就是正中间的小棺椁。

    伍术的手脚很快,没多久便将小棺椁打开,等棺椁打开之后,在场的所有人都傻眼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儿,怎么都不说话了?”瞎子问道。

    我说:“棺材里什么都没有,就那么点药丸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尸体?”

    “难道这位神人真的成仙了?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伍术叹道:“真是厉害了,设计如此缜密的墓地,居然自己的尸体都不往这里边放?”

    “看来他真是成仙了。”瞎子叹道。

    整个邹衍的墓地里我们除了那些阵法图纸之外,没有找到其他东西,那些散落在地面上的碎玉,几乎丝毫不剩的都被阿采收下了,其他的再就什么都没有找到。

    瞎子临走时将棺材里的几粒药丸揣了起来,按照他对墓阵的理解走出了邹衍墓穴。

    出了墓之后,瞎哥要回家治疗眼睛,我们先把他送回了家,到家的时候,他家大哥已经病愈,见到我们回来,心情还算是比较开心。

    但见到我们什么东西都没有得到,他也摇头称道可惜。

    在瞎子家整顿了几日,瞎子拿出部分金钱打发给了猪肉哥,在他吃了那些丹药之后,眼睛还是没能复明,随之他也放弃了对自己眼睛的治疗。

    当我们要离开的时候,我本想将瞎子带上,但碍在他的眼睛实在是不方便,回到黄巾军中他也未必能够适应,我们也就将他留在了他自己家中离开了。

    我们日夜兼程,没多久便回到了广宗城,将从墓地中带出来的那些阵法图交给了张角。

    张角唉声叹气,看起来他的身子骨越来越不好,不禁的自语:“怪了怪了,五德之轮不是凭空捏造,不可能没有啊,难道那个东西不见了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感觉这恐怕只是个传说吧,不过说来那些阵法图还真是不错的东西,或许我们日后能够用的上,毕竟要想将太平道卷土重来,必定要有军事战争。”

    “哎!”张角咳了几声:“罢了罢了,眼下汉军大兵压境,看来我们是时候寻找出路了。”

    我为了安慰张角,说道:“天公将军,其实我们前日不是已经挡住了董卓的进攻么,再说巨灵力士的攻击力不也成型了么。”

    “光靠那些巨灵力士是不行的啊,制造他们的药师也死了,我们的力士没有再生的力量,光是先前一阵就死伤上千,剩下的也没有多少了,这仗没法打了。”张角满脸的苦楚。

    我说:“将军先不要垂头丧气的,咱们不还是在城里,他们也没有攻打进来,这就证明咱们还有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刚听说汉庭要派位新将军前来接替董卓的位置,估计更新一轮的攻击即将开始,所以我还是决定给咱们留条后路。”张角越说咳的越厉害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离开了张角的军帐,几日后,张角派人传令,让我们立即出发,前往齐地寻找当年为求仙丹东渡的徐福墓地。

    “天公将军说了,他不要什么仙丹,就想找到东渡的路线地图,头领辛苦了。”传令兵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