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> 第三八零章 五行阴阳地
    我感觉自己的呼吸越来越急,身体上有点疲惫,加上身上的绳子越来越长,来回摇动幅度逐渐的加大,我已经陷入了体力上限的挣扎之中。

    “阿采,别着急啊,看好绳子,别让他磨断了。”我喊到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这边看着呢,还有很长。”阿采喊道。

    我深呼吸三口气,开始加速在深沟墙壁上寻找机关,不管是凸起还是凹陷,或者是奇怪的东西,我都要看看,但始终没有发现任何不对的地方。

    等我在仰头望去的时候,发现深沟上边的阿采变成了点,我心中的恐惧由然而生,因为我这么久都没有找到任何的线索。

    没多长时间,从洞口传来空旷的声音:“小牤哥,绳子没了,还没到底吗?”

    “完了!”我只感觉相当的不妙,这样的深沟,现在下还下不去了,上还上不了。

    我喊到:“能不能想办法再加长?”

    “小牤哥,没法子加长了,你在好好找找,搞不好你没见到机关呢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我是连整个的墙面都找了遍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我尽量的将身体向下探去,但还是不算够长,就在这个时候,在我脚下那里居然有个长长的凸起,看上去是个故意加装的,可我伸脚试探去触碰的时候,还差一点。

    “还要再往下点。”我想着,感觉可以将绳子再往上绑下,脚就可以够得到了,但经过目测,那样也比较费劲,我按照距离算了下,决定将绳子挪到脚腕上,倒立下去,用手才能够得到。

    我慢慢的将绳子向腰下拉,拉到脚腕上,我单手用力,将绳子拉紧,两手扶住壁面增加摩擦力,等我下去的时候发现那个凸起就在我面前。

    “小牤哥,快点,马上敲二更了。”阿采喊道。

    我听到这,立刻将凸起狠狠的砸了下去。见到凸起真的变了形,我听见重重的机关转动声,我这才叹口气,感觉到应该是完成任务了。

    可还没等我高兴,忽然间感觉身子飘了起来,地球的引力将我狠狠的向深沟的深处吸去。我的心凉了,彻底凉了,看着那条被机关切断的绳子,我拼命的想要追求生的希望。

    眨眼之间,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是落到了很软的地方,仰头看去,其实自己与滑落的位置之间没有多高。

    但我可以清晰的听见沉重的摩擦声,我借着手边的松油灯看去,发现自己居然躺进了一副石棺,棺材里居然是厚厚的软藤,但是石棺的盖子在慢慢的关死。

    我见不好,立刻跳出了棺材,左右看了下,脚下是个正在升起的圆盘。

    随着机关声渐渐的消失,我身下的那个圆盘已经升到了阿采跟前。

    阿采已经哭红了眼睛,见到我之后兴奋的跳了起来:“小牤哥,刚才见到绳子松了,我还以为你回不来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切,这小子命大着呢,死不了的。”瞎子说道。

    我说:“这机关是触发了,可是什么都没有变化,路还是那条路,就升起个破棺材,里边连具尸体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哎,别急啊,既然现在阵法已经破了,咱们就有的是时间去找通往下层的路。”瞎子嘴里结结巴巴的嘀咕着,手中又掐算起来。

    我站在棺材跟前,向棺材里看去,左右看着,没有任何特殊的东西。

    瞎子说道:“恩,现在已经二更,丑金要有变化,需要加把火才行,克杀一下金字五行。”

    “点什么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瞎子说:“棺材里不是有软藤么,点了!”

    听了他的话我将软藤点燃,没多久,石棺材就好像是只大蜡烛,将整个墓道里照的通明瓦亮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个时候,我们的脚下渐渐的下陷,而且刚才的那个深坑中渐渐的传来流水声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瞎子这回才说道:“高人啊,果然是高人,开门破阵,用生门之物再解阵,缺一不可,真是厉害。”

    我此时似乎也明白了墓主的设计,整个墓阵用的都是奇门八卦,当然这个名字是从瞎哥那里听到的,但是他用了阴阳循环之理,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布阵方法,真是天人难破啊。

    如此看来那瞎哥还真是精通此术,不然的话,他也不会这么清楚墓主的布阵方法。

    直到这个时候我才发现,原来在我们脚下的泥土里居然还有厚厚的冰层,随着墓道内的气温渐渐上升,冰层渐渐的融化,我们脚下的泥土慢慢的下沉。

    “小牤哥,成了,你看那前边是个大门。”阿采激动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叹道:“好厉害的设计,瞎哥你是怎么想到的。”

    孙瞎子笑道:“其实我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,全都是蒙的,不过那些正常的阵法知识还是我自己算到的。”

    我暗暗的伸出大拇指,就觉得这孙瞎子真不是阿采吹出来的。

    阿采搀着瞎哥进了大门,中间没有半点阻拦,很顺利,但我们进了大门后,并没有发现伍术跟刘老四。

    “他们怎么还没有出来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瞎子说道:“恐怕这里还有个不同的阵法设计,这是阵中阵,他们两个应该还在上边,可是我们再回去也没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他们现在的生死都不知道,又回不去,这可如何是好?”我问。

    瞎子低头不语,半天才问我:“周围的环境是什么样的?”

    我描述了下:“这里是个圆形的空间,没发现四通八达的通道,只有深处的一个出口,想必是通往墓地内部的通道,但是怎么回去把他们两个接下来?”

    “我想想。”瞎子有抽起烟袋,连续吧嗒了两袋烟才说:“这里应该是个五行阵,想要找到他们,估计不是太难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们在哪您应该知道吧?”我说。

    瞎子说道:“墓主如果是邹衍,那就定会按照五行土为始的方法来设计,那么最后那个五行当然是火,我们来时的位置是开始,当为土位,按照相生方法推算,该是进到墓地的方法;如果按照相克方法去推算,当是出墓地的方法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,这么高深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要出去,就要找到水方位,水属北方,往北走。”瞎子十分肯定他的说法。

    我用司南找到北方,在圆形的空间内,北边有个半人高的矮洞,我俯下身子出去,想要回头喊他们两个的时候。

    瞎子说道:“你自己去吧,我们就不去了,我还要看看别的路怎么走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你……这么自信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瞎子说道:“废话,老子从行几十年,还没有失手过。”

    “牛逼!”我嘀咕着,从洞口出去,沿着渐渐放宽的道路上去,还真的回到了刚才的墓道,只不过是我们沉下去的那个地方居然变成了个长长的下坡。

    我按照记忆,顺利的找到了刘老四,但是伍术却被那两颗巨石埋到了其中,好在他提前准备了支撑,没有压到他。

    刘老四变身,将巨石推开,把伍术硬生生的从里边拉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们回到那长坡,飞速向下,进了大门后,发现阿采在墙角用铲子挖着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“你又找到宝贝了?”我问。

    瞎子笑道:“这边找个通道,我让她挖挖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,设计个墓道还得先挖?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墓主高明之处。”瞎子说道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我感觉墓主是个傻子,把自己的墓设计的这么复杂,那些建墓的怎么出的去?”

    “谁说他们要出去,待会咱们进去就知道了。”瞎子说道。

    我只感觉自己的盗墓能力在瞎子面前迅速下降,可没多久阿采还真的挖出个小洞,跟我刚才出去的洞口大小几乎相同。

    我们从洞口出去,按照瞎子的说法,这里应该是金口,在整个空间的正西方,从洞口出去之后,蜿蜒的小路,直让我们走了半个时辰。

    伍术牢骚着:“都怪瞎子,没有他我们早就走到头了。”

    “恩,对,没有我你们的人生就走到头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!你说你瞎就瞎呗,还耽误你走路了?”伍术说。

    瞎子又笑:“你说你虎就虎呗,别总耽误你傻!”

    我见两个人掐上了,立刻说道:“对,伍术你少说两句,没有瞎哥,咱们不还是进不来么,待会都长点眼神,见到药瓶什么的,帮他留着点,咱们只要五德之轮。”

    “五德之轮?”瞎子停下了脚步问道:“你们到底是什么人?怎么需要五德之轮,那可是改天换地之物。”

    我听到这个,心情立刻好起来:“你也知道有这样神奇的东西?”

    “废话,谁不知道邹衍当初搞出这个东西让多少人为他献身,现如今据说被带入墓地里了,谁都找不到他的墓,没想到被你们发现了。”瞎子说完,我越发的对那五德之轮有所期待。

    刘老四走在最前头,因为他的体力好,跑的又快,没多久就消失在我们面前。我们又走了两步,他跑了回来,见到我们就喊道:“有了,有了,前边我找到墓室了。”

    “发现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遍地狼藉!”

    “我勒个去!这里也被盗过?”我瞬间无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