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> 第三七九章 奇门八卦阵
    我有点蒙圈,半天后我忽然间感觉自己好像是忽略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哎,瞎哥,问你个事儿,懂不懂药?”

    “不懂!”

    “听说有种药物可以让失明的人重获光明。”

    瞎子顿住了,半天说道:“少来骗我,我这样挺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信,好好的一个人看不到外边的花花绿绿的,那么多的美女,那么多的美景,那么多的好吃的,好用的,没有办法看到,只能去摸摸,该有多么的痛苦,其实我很理解你的痛苦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孙瞎子笑道:“小伙子,不用跟我套近乎,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听说,这个墓可是几百年前的邹衍墓,他跟你可是同行,那里边绝对会有你想要的东西,不光是治疗你眼睛你的药,恐怕还有你不懂的东西,听说都没听说过的东西。”我在换各种方法去刺激孙瞎子。

    “邹……邹衍?”瞎子停住了,沉寂良久,这时候才问道阿采:“小丫头,你们是怎么找到邹衍墓的?”

    阿采说道:“我什么时候骗过你,当年你走路不都是老娘扶着的?”

    “别跟我提从前,就说这事儿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我接过话:“都是同行,既然能来请您,就没有必要骗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不过我可把丑话说道前头,如果找到什么治疗眼睛的药物,都要给我拿回来,我得看看这个世界,看看我自己长个什么样子。”

    见到孙瞎子同意跟我们同行,我心里有了底,这就立刻拉着瞎子要走。

    瞎子挡住我道:“等会,我在棺材里呆了那么久,这身边还有个受伤老哥,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他的伤没有大碍,不耽误他平时的生活。至于吃饭的问题,我们出去就给你找吃的。”阿采说道。

    我迫不及待的将瞎子推上了马匹,这就出了院子,出门的时候还见到那个卖肉的,我随手扔给他半袋子钱:“帮忙照顾下屋里的老头,等我们下次回来还会给你钱。”

    卖肉的见到钱脸上都笑开了花:“没问题,没问题,有这些钱,我都不用去卖肉了。”

    我们离开了城中,到城外的民房内跟刘老四伍术汇合,修整了两日,我跟瞎子说了先前我们在菜地里发生的事情,瞎子似乎没有任何感觉。

    第三日我们启程,回到了章丘。

    就在我们走的时候,我们所住的民房后边,似乎有个巨大的黑影在盯着我们。

    “快到了吧?”瞎子问道。

    伍术笑说:“你这瞎子还真厉害,看不见就知道要到地方了,真不知道当日你是怎么跟着他们挖洞的。”

    “切,挖洞的活从来都不是我的,我只管帮他们找路。”

    伍术道:“恩,这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光是找路那可不行,关键你得帮我们破阵,阵法不破,谈什么都是白费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听你们说的,那里边应该摆的是八卦阵,虽然这样的阵法我听说过,还真就没有碰见过,不过我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。”

    我听到瞎子这么说,真想踢他一脚,别到时候废了这么大劲,请来的居然是个废物,那可就得笑死人了。

    我们很快到了那片菜地,刘老四伸着鼻子嗅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我闻闻有没有那大蛇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“管他有没有的,先进去再说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伍术将机关打开,拉着我们进了盗洞,按照先前的方式打开了石门,瞎子刚进石门便让我们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问道:“跟我描述下这里的墓室构造!”

    “我们能见到的墓室是长方形的,在我们眼前是两个道口,当初我们两边都尝试了,根本走不出去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瞎子点着头,半天又问道:“再告诉我北边在那?”

    我拿出司南,勺子尖指到了与石门对立的那面,我拉着瞎子的手指了指北边的方向,他又点头。

    接着就自语道:“休,生,伤,杜,景,死,惊,开。北边坎门,我们身在南边,按照九星之相,现在是夏季,南方火旺,借着星火照耀,北边最弱,应处于休门,生门便在正北偏东的入口。”

    我被他说的直迷糊,听了半天没听明白:“瞎哥,你这是讲故事呢?”

    “我在找生门呢,听我的,往东北方向走。”瞎子说着有点激动,自己走了出去,没想到撞到了墙上,这才喊道阿采:“丫头,老路子,搀着我。”

    “真费劲。”阿采嘀咕着。

    我用司南指着,走了先前我们走过的路,没走几步,瞎子又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现在是什么时候了?”

    “大概是快头更了。”

    瞎子掐指算到:“头更,那就是子时,子乃癸水旺盛,偏北方向旺盛,南方的火与北方的水持平了,那西方的金又弱了,南方有火克杀,北方有水消耗体能,我们再往西北。”

    等瞎子说完,我们没走几步,眼前真的有条路,只不过中间有个一步来宽的深沟,向下望去,望不到底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走这条路?”

    “对,继续走,碰见岔道口再告诉我。”瞎子说道。

    我们跳过那个深沟,好容易将瞎子用绳子放了过去,再往前还真的发现了跟之前不同的景象。

    “厉害,到底是专业哈,这条路还没走过呢。”伍术叹道。

    我说:“还好,这人没算白请。”

    瞎子咧嘴笑道:“别高兴的太早,你们以为找到了生门就完事儿了么?”

    “生门吗,不就是生的意思?”阿采说道。

    我说:“不对,瞎哥应该还有别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恩,还是你聪明,这是个阵法,可不是找生门玩,我们要找到的是如何破阵之法。”孙瞎子说。

    我十分的不解,问道:“那你说的生门在哪?”

    “按照八卦的走向,生门的对面是死门,也就是我们来时的道,但随着时间的变化,生死门是变化的,二更天之前我们必须要找到生门的节点。留下个人,还要有人跟着我去找死门,再留个人,最后的人带着我去找开门,到了那里才能找到我们如何出阵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,这不是绕圈子玩么?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瞎子说道:“八卦阵本身就是个消耗性的阵法,打仗的时候,用它来消耗敌方军队的实力与士气,阵法也绝对相同。”

    我点头道:“得了,别浪费时间了,快点走。”

    按照瞎子说得,我们很快的走到生门的节点,瞎子让刘老四留在了那里。紧接着我们又沿路返回,很快,又找到了死门的节点。

    死门处,是个不见底的深沟,再往里看去,是见不到头的深洞,在深沟的两侧还有在半空摇晃的巨石,看上去随时有可能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用怕,只要我们能在二更前冲破了开门,你们就万事大吉。”瞎子说。

    “要是不能呢?”伍术问道。

    瞎子说:“不能的话那只有等死了。”

    伍术满脸不爽,我与他说道:“想法子搞点设计,让这些石头落下来也砸不到你。”

    随后我跟阿采带着瞎子往开门去,我问:“开门怎么找?”

    “恩,我们背后是死门,开门是最后一门,也是连接休门与整个阵法的关键点,只有把它破掉了,这个阵法才算是解了。”瞎子说。

    我又说:“那破掉之后,他们两个人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阵法破了,他就不会随着时间而发生道路的变化,回来找他们不就完了。”瞎子说完之后,让我用司南打方向。

    我问:“这回往哪走?”

    “往来时的路回去,到深沟那里想法子跳下去。”瞎子说道。

    我立刻惊住:“你傻了吧你?下去了我们不就死了?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不知道了,眼看就要二更了,想法子下去就有可能不死,不下去,我们都得玩完。”

    我真恨不得把瞎子推下去,也就是看在他看不到东西的份儿上,不跟他一般见识。

    按原路返回,我们到了那道深沟,我探头向深沟下望去,心中冰凉,回头问道:“开始的时候你怎么不说,我让伍术下去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时候我还没法子确定开门就是这里,下去吧,看见什么机关给他破了,整个阵也就破了。”瞎子说完之后,自己坐了下去,从腰间翻出烟袋吧嗒起来。

    我捡了块石头向那深沟里扔了下去,根本就听不到声音,我心中没有了底,里边又黑,我看了看阿采。

    阿采也很矛盾的跟我说:“小牤哥,所有人的命可都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我心中乱的很,这哪里是破阵,这简直就是开玩笑。不过我也没有办法,用绳子在石头上拴住,这头将自己的腰间绑住,我沿着绳子慢慢的向深沟内滑去。

    好在我们的绳子带的足够长,我也不知道到底向下滑了多久,只感觉越向下,越冷,没多久,借着松油灯的光线都可以看出我吐出的哈气。

    片刻,我只感觉到脚下轻轻地滑了一下,大块的石头滚落而下,同样是没有半点声音。

    “小牤哥,快到二更了,加油啊!”阿采喊道。

    我此时身上已经被汗浸透,衣服表面居然结出了冰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