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> 第三七八章 墓中无尸
    当我听到这个声音,心里边开始乱跳,如此黑洞的空间,伸手不见五指,我没敢轻举妄动,只是下意识的将身子向前倾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“噗通!”闷闷的声音过后,感觉有人倒下。

    我小心的问道:“阿采?你还好么?”阿采没有回答,我的心凉到了半截,想要回头看看身后到底是个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可我见到的依然是那乌漆墨黑的空间,我又说了声:“大虎?你在哪?”

    依然是没有人说话,我立刻蹲下身子,在地上打了滚,可此时我只感觉有东西在向我移动,而且这个东西好像是跟不上我的脚步。

    我按照进来时的印象,跑向棺材,当我凑到棺材跟前的时候,洞口方向油灯再次被点燃,而站在洞口的正是阿采。

    “小牤哥,小心,大虎在你身后。”阿采喊道。

    我猛地回头,见到大虎的时候,发现他的脸上满是鲜血,那恐怖的神情,满满的都是杀意,手中的匕首也不停的滴血。

    “去你大爷的!”我急了,断剑从大虎的手臂划过,他手里的匕首随即滑落,我立刻将他制服,肘击,拳打,脚踢,他晕了。

    阿采蹲下身子,拍了两下老者的脸:“起来,有事儿没有?”

    “呃!”老者急促的喘息着:“没事儿,谢谢姑娘了,这个败家子,居然要对老子动手,白养他这么多年了,连个畜生都不如。”

    我这个时候似乎明白了点什么事情,恐怕是父子两个之间还有什么矛盾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我突然间感觉那棺材里砰砰直响,没多久,棺材盖子嗖的飞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本能的跳出棺材的圈子,跑到阿采跟前。

    “小心,搞不好真的有东西。”

    我们大气不敢出,眼睁睁的盯着,那棺材里缓缓的伸出只手,那只手上还带有一只翠绿的扳指,低沉的声音从棺材里传出来。紧接着,又从棺材里缓缓的露出来半个身子。

    阿采拉着我向洞口退去,老者却好像是身体灌了铅,动弹不得,牙齿在口中上下打响。

    “坏了……二弟说的事儿看样是真的。”老者嘀咕道,我发现他的脸上已经汗如雨下。

    我跟阿采用力的拉着老者向洞口退去,等我们见到那身影从棺材里站出来之后,他猛地一头栽了下去,直接砸在大虎的身上。

    霎时间,整个空间似乎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还感觉很奇怪,是不是大虎被那具尸体盯上了,可是大虎也没有发出声音,即便是被打晕了,感觉到疼痛应该还是可以醒过来的。

    我独自提着灯,沿着洞壁向墓室再次靠近,越往里走越觉得不太对劲儿。

    等我靠近棺材的时候,猛然间,那大虎的身体站了起来,他用身体压住了从棺材里出来的尸体,拼了命的掐住了那具尸体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谁让你出来的,给我滚回去,既然出来了就宰了你。”大虎喊着。

    我还没有反应过来,老者在洞口喊道:“二弟?”他这个时候似乎有点慌了,急忙冲了进来:“大虎住手,那可是你二叔啊。”

    “老子连你都砍了,也不差个二叔,都给我死。”

    我听到这里实在是听不下去了,也真是看不下去了。我甩起棺材盖子,砸在了大虎的后脑上,他顺势倒下,不再出声。

    直到这个时候,那尸体才出声道:“小王八蛋,他真是疯了,连我也打还……”

    阿采也跟了过来:“孙瞎子!”

    “恩?这声音这么熟悉?”

    我这才知道,原来这棺材里出来的就是我们要找的人,看来这件事情还真不简单,表面上看去是他们的家事,搞不好还有别的事儿。

    我们立刻将孙瞎子跟他大哥抬出了洞口,大虎也被我绑出了地洞。

    阿采问道:“你们家这是怎么回事,刚才不还好好的说是要找媳妇什么的,这么会儿就变成这样子了?”

    孙瞎子的两个眼睛里没有眼球,眼皮相互搭衬,说话的时候有点结巴。

    “这,这个小兔崽子,我看他是赌钱赌疯了,连我们两个老哥俩都不放过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们不是说这下边有什么财主坟么?这怎么还自己人动上手了,看来这恩怨不是一两天的事儿了吧?”

    孙老大说道:“这个混小子不是我亲生的,我们两个从来就没有找过媳妇,也没人愿意嫁给我们,这不从山沟里捡到个孩子,养到现在,居然还养出只狼来。”

    孙瞎子说:“那个混蛋,有天我在集市上摆摊,他到我这里跟我要了点钱,说是要买点什么东西,我也没在意,直到晚上回来的时候,我问他买什么了,他吞吞吐吐的,我这才感觉不对……”

    孙瞎子将所有的事情经过说了遍,原来是那大虎嗜赌如命,就连自己的养父都不惜连踢带打,后来没钱了,没办法就跟他二叔要。时间久了,被他二叔发现了他的不良恶习,便前去制止,却被大虎记恨在心。

    从此后,大虎每日的都到他的摊子上拿钱,如果不给钱,他就不让孙瞎子在集市上摆摊子,毕竟是一家人,瞎子为了家丑不能外扬,便将此事忍了下来。

    而房间下边的那个墓室,是孙瞎子早就发现的。

    当年为了买这间房子他没少下功夫,给人算了一卦,说是此房有鬼,谁都不能住,只有他这样身体有缺陷的人或许能够罩得住,再加上他平日里算卦就很准,房主也就信了他,拿了钱搬走了。

    打那以后,他大哥跟大虎也跟着搬进来住,自己就偷摸的将墓口封住。可后来被大虎发现了这个秘密,无奈之下,他只能将墓室里的事情告诉了大虎,没想到大虎贪心升起,想要独吞这比金银,便设下了如此计策。

    先将瞎子困在棺材里,就说他出去云游了,然后再用过瞎子先前说的鬼故事来骗他爹,之后又用个小红包说是瞎子给的,这才动手带着他养父在地下挖洞。

    其实那里的洞穴早就是通的,为了将养父悄无声息的藏起来,他又将洞口掩埋起来,等老者进洞之后,将他跟瞎子放到一起,到时候他就可以为所欲为。

    我听了这样的事儿,心里总感觉酸酸的,又有种极其愤怒的心情,我恨不得立刻劈了这个败家子,但毕竟是他们自己家的事儿,很多时候不能随意插手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瞎子,他是你家的人,你说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妈的,给他埋进棺材里,让他去死吧。”孙瞎子这个气。

    阿采已经帮老者处理了伤口,老者躺在床上叹气道:“真是瞎了眼,千算万算没算到今天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当初就不让你养这个白眼狼,你非要养,现在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你是人瞎心不瞎,我是心瞎了。”老者的话里边难免会有些悲伤与痛苦流露而出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们两个现在行动都不方便,那家伙醒了你们也收拾不了他,你们商量商量,到底怎么办?”

    就在我说完话的时候,大虎醒了过来,满脸的泪水道:“爹,二叔,真是对不起了,都是我的不对,本来我早就该死了,还让我活到今天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孙老大有些心痛。

    瞎子的气真是大,骂道:“不用可怜他,就是个白眼狼,你就该去死,祸害我们俩多少年了?”

    “对,我是该死,我来世在回报你们吧。”他的话说完,纵身越下地洞,脑袋向下,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想要去救,已经来不及了,没法子,经过孙瞎子的同意,我们将大虎的尸体放进了棺材里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里之后,我说道:“这样死人跟活人生活在同个屋檐下好么?”

    瞎子冷哼道:“干了半辈子的地鼠,还怕这个?”

    “你大哥也是?”

    “是,当初就是他带我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说你们两个都明白奇门异术?”

    瞎子笑道:“这个只有我懂,还没问你们两个,来找我有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阿采笑道:“有桩大买卖,不知道瞎哥愿不愿意出山?”

    “恩?说来听……听听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知道您懂得阵法与阴阳五行,玄学异术,这回我们碰上棘手的阵法墓,还需要您老出山帮我们这个忙。”

    “哼,墓阵啊!我凭什么帮你们?”孙瞎子说到。

    阿采笑道:“凭我们两个的交情还不行么?”

    “小丫头,早先我就跟你说了,干咱们这行的,千万别说什么交情不交情,没用。”

    “那给你钱?”

    瞎子又笑道:“我家下边都是钱,我不缺那个。”

    阿采听到这里,气的直接出了房间,骂道:“老瞎子,臭瞎子,这回是我瞎了眼,当初白帮你那么多忙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初,我们当初还养了个白眼狼呢!”

    我见那瞎子盐油不进,也是很不自在,我试探的问了句:“你不要钱,不要交情,那你要命不?”

    “不要,死有什么可怕的,想杀我,你们随时可以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:“看来瞎哥还真是个怪人,不过一个人活着总得有个想法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瞎子平生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需要不需要的东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