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> 第三七七章 财主坟
    阿采与我躲在了房间的角落,我们靠近了房门这一侧,为的是防止突发情况容易逃跑。

    少顷,在房间的正中央出现个翻板,翻板上边的黄土松动,露出黑漆漆的深洞。

    从深洞中伸出一只手,托着松油灯放到地面上,紧接着爬出来个人,此人上来之后,又伸手从黑洞下边拉上来个老者。

    看此老者的面容沧桑,遍布密密麻麻的褶皱,即便是从地洞爬上来也相当的吃力。

    “爹,再过两天咱们的洞可就挖通了。”青年人说。

    老者咳了几声,叹气道:“要是拿到下边的东西,明年就可以帮你说说韩家的丫头,那可是咱们村里有名的美人,人又勤快又能干。”

    “嗨,那个不着急,我只想先把咱们这破房子换了,再去弄点地,咱也当回地主。到时候,什么样的美女不都主动找上门来。”

    老者狠狠的抽了下青年人:“小王八蛋,告诉你不要太张扬,这要是被你叔叔知道了,不还得骂死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老家伙,他知道个屁,还说什么这下边的东西不能动,我们这么多天了,不也没发生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他是个能人,咱手里要是没有他那张符,我敢让你去挖么?”老者说着,变得有些焦急:“算了,早点睡觉,明天早点下去,争取把他挖开。”

    我在旁边听着,感觉很有意思,但不知道这两个人在挖什么东西,不过听起来应该不是什么好事儿。

    此时,不知道阿采是不是疯了,她突然起身,两步凑到那老者跟前,愣愣的盯着老者看。

    老者头眼看到她的时候,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儿,等他缓过神来连滚带爬的蹲到墙角:“谁?”

    “你姑奶奶我,老人家你们这是干什么呢?大半夜的从地下钻出来想吓死几个人啊?”阿采说道。

    青年人立刻将手里的铲子拎了起来,凑到阿采身边:“你是什么人,你怎么进来的?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这家房子要卖,我才来看看,我想把整个院子都买下来。”

    见到阿采是个女的,那两个人稍有些放松,等我起身的时候,他们便有些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要害怕,你们挖什么东西我们不管,我们来此就想打听个人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老者见我们没有什么恶意便放松下来,我伸手将老人搀扶起来,坐到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年轻人立刻跑到老者跟前,将我的手拨开:“别动我爹,爹你没事儿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,就是刚才有点吓人。”老者接着与阿采说道:“你说你一个姑娘家,怎么还能半夜来看房子,再说了这是我家的房子,你们听谁说要卖的。”

    青年人说道:“爹,先别跟他们说这个,你刚才吓到了,他们得赔。”随即他扭头看向阿采道:“臭丫头,你把我爹吓到了,你说怎么赔偿我们?”

    我听他这么说,不禁暗笑,这家伙还真会碰瓷的,这都能赖上。

    “怎么赔偿?老娘嫁给你,每天打你八遍!”阿采说着就要动手。

    我拦住她说道:“办正事儿,问问他你朋友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老者听到阿采的话立刻精神了,起身说道:“还别说,姑娘你的长相不赖,说来嫁给我家大虎也不是不行。”

    我噗嗤笑了出来,说道阿采:“看来你这是找到婆家了。”

    阿采狠狠的瞪了我一眼,问道老者:“你们真是父子,沾边儿就赖的本事还真是厉害,我有件事请要问你们。”

    提到谈婚论嫁的事儿,老者与青年人的态度好多了,似乎把之前我们进入他们房间的事儿都忘了。

    老者的脸上露出了笑容:“丫头,你说有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“孙瞎子是你们家的亲戚吧?”阿采问道。

    当听到这个名字,老者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,盯着我们看。良久说道:“你们到底是什么人?怎么能到我这里找他?”

    “我是他的老朋友,就是想请他出来帮我们点忙!”

    老者哼道:“跟他是朋友?据我所知他可是没有什么朋友,除了找他帮忙的之外,能称得上是朋友的,恐怕都是干那个的吧?”

    我听老者的意思,该是知道我们是做什么的。

    我说:“没错,如果老人家知道他的下落,麻烦您告诉我们。”

    老者摇了摇头:“这个我也不知道,他整日神出鬼没的,想找到他看来并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大虎笑道:“我叔叔可是居无定所的人,想找到他可不是简单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不过刚才听你们说挖什么东西,如果被他知道了会怎么样,既然他神出鬼没,你们又有什么顾忌?”

    “呃!”老者的眼神在闪烁,半天没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我深知这其中定有其他的原因,拉着阿采转身要向外走。

    大虎见我们要走,立刻说道:“哎,姑娘,刚才说的事儿,我们可不是闹着玩的,如果你愿意的话真的可以嫁给我,我会好好的对你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疯了吧,姑奶奶是你能驾驭的么,还是好好找你的韩家妹妹吧。”阿采说道。

    我说:“还要娶人家,问点儿事儿都不告诉我们,没有诚意的人,不可来往,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老者起身道:“等等,其实告诉你们也无妨,不过我有个条件!”

    “哦?问个人还要条件,那你说说看!”我说。

    老者说道:“既然你们都是干那个的,我想请你们帮个忙,只要你们答应了,我就帮你找到我二弟。”

    我笑道:“你是想让我们帮你挖洞吧?”

    “对,因为我二弟不让我们挖那个洞,说是如果动了下边的东西,我们家要倒霉,我知道他肯定有办法让我们不倒霉,但是他不让我们做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想让我帮你们不倒霉?”

    老者点头道:“对,我家二弟的手段想必你们也是知道的,他的话别人不信,我信。”

    “说实话,这样的事儿我也不愿意做,不过为了找到他,帮帮你们倒也无妨。”我接着问道:“不过你总得告诉我怎么能找到他吧!”

    老者笑道:“这事儿简单,你们帮我找到东西,他自然就会出现了。”

    我索性就相信了他,即便是要等,那也就不耽搁时间。???

    当晚,我跟阿采就带着大虎进了他们挖的地洞。

    进了洞之后我就无语了,不知道他们在这里忙活了多长时间,居然才挖了二十来米远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要挖多远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大虎说:“我感觉就差两尺宽了,再有两天怎么也挖通了。”

    阿采摇头道:“这也太不专业了。”她用手敲了两下洞底,翻出铲子在洞底使劲挖了两下,抬脚便踢,洞底瞬间塌陷,露出半人高矮的洞口。

    大虎傻了眼,盯着阿采看:“太专业了吧!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差距,开了,要什么东西就进去拿吧。”

    大虎有点恐惧,看着我们半天没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?不敢进去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大虎点头,有些腼腆,半天才嘀咕道:“这个,我爹说过,这里边恐怕有不干净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埋在你们家下边的东西,怎么成不干净的了?再说了谁家的墓地里还给你收拾的干干净净的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没多久,老者跳了下来,慌慌张张的送给我们一个小红包说:“这是他二叔给我们的,说是可以保全我们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我此时向洞内看了眼,发现这里就是个普通的墓室,从我们这里可以清晰的看到里边的棺椁,只不过是在棺椁的周围摆放着些普通的大圆缸。

    “这是谁家的坟,怎么还埋你家地下了呢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老者说道:“这是当年一位有名的财主,死后生怕自家的东西被带走了,这才把自己埋在自家的地下。多少年后,这件事就成了迷,等我家老二买下这房子后,眼睛瞎了,他四处求医,无人能治,后来他卜天算卦,才得出这地下有东西的结论。”

    “那房子怎么跑到你们手里了?”我问。

    老者解释道:“我们不是没地方住么,这才来投奔他,被他收留,他把房子让给我们了,自己到处云游。”

    我笑道:“所以你说他偶尔会回来看看的,就是因为这房子原本就是他的地方对吧?”

    “对!”老者点头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个时候,村子里敲响了头更,我们几个人都没有了声音,听见的只有呼吸声。

    大虎躲在我的身后,手里拿着油灯。阿采站在我侧边,老者在最后。

    我先进入了墓室,四周看了几眼,没有什么特别的,就是这几口大缸有些扎眼,我凑过去看看,顿然惊道:“我的妈呀,这得有多少钱?”

    可就在此时,不知道从哪来的风,老者手里的油灯忽然间熄灭,墓室里又出现吱嘎吱嘎的响声。

    当我想要拿出火石的时候,发现一双眼睛在直勾勾的盯着我看。

    而我又感觉到自己的脸上被什么东西沾上,我伸手摸了下,腥腥的黏黏的。我的腰间阵阵寒意,好像是很尖锐的东西顶到了我的腰。

    “谁让你们来的,这里是我们家的东西不知道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