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> 第三七六章 仙家
    伍术满脸的差异问道:“小牤,真跟他们打?”

    “那还能跪下求他们放了咱们?”我说。

    长官笑道:“你们跪下我也不放了,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,即便是我死了,我做了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我这听的耳朵里很是别扭,我立刻问道:“你到底想让我们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不怎么样,你们死了,事情就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大爷!”我真是无法控制自己内心的那团暴躁的火气,断剑挥起,猛地劈了下去,正劈在那长官的铠甲上,铠甲上的甲片花花落下,落地叮当直响。

    阿采在旁边看的清楚,叹道:“我的天,怎么是蛇鳞?”

    “这你还看不出来么?这些都是仙家,我们斗的那条大蛇,这回换成了人身,快动手,先把那些小的都给我解决了。”我喊着。

    伍术这回才缓过神来,各自动起手来。

    由于刘老四的变态身子骨,没多久连同店小二在内的,那班客栈的伙计全部被撂倒,等那些人死了之后,遍地都是两截的蛇尸。

    伍术看的两眼都直了,从来都没有想到过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我这边被长官推到一侧,再看那长官的身体忽然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,铠甲之中伸出长长的蛇尾,巨大的蛇头再次出现,而头顶猛地长出大大的肉髻,将帽子直接顶翻。

    “我去,现真身了,看来先前的那剑没给你造成多大的伤害啊!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长官满脸得意的笑道:“这回我可不怕你了,有了人身,尽管让你来劈我。”

    伍术没等他缓过神,猛地跳了起来,直扑长官。

    我们四人汇到一处,将变身的长官围到其中,没多久我们便占据了上风,刘老四双手猛地较劲,狠狠的拳头砸了下去,再看那长官的时候,已经趴在了地面上。

    我小心的凑了过去,用手摸了摸他的脖颈,居然没有半点温度,再探了下他的呼吸,已经没有了出气。

    “死了?”伍术问道。

    “说不好,不过奇怪的是,别的人死了之后都打回了原型,他怎么还是人形?”我诧异道。

    刘老四忽然眼睛愣住,喊道:“快闪开,你看他又动了。”

    我们急忙向后退去,再看去的时候,长官的身体开始蠕动,瞬间黑影闪过,地上的尸体没有任何动静,反倒是那黑影从客栈的门口飞射了出去。

    我眉头紧锁:“完了,又让他跑了,这个家伙不会算完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到底是什么东西?”阿采问道。

    我解释道:“这个事情我也是从我父亲那里听到的,这样的事情大多数会发生在灵性具足的那些动物身上,其中就包括蛇,况且这还是只蛇王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样,杀了它不就完了?”

    “杀了它,他还会托生到其他人身上,不断地给我们找麻烦,这就是父亲曾经说过的仙家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伍术大脑袋摇了两下:“对啊,我之前好像也听到刘叔说过这样的事儿,说是仙家都会托人身来害人。”

    我摇头叹气道:“其实这样的事情也不能怪那些有动物,他们占据人的身体需要消耗很多修行的仙气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每个仙家修行都是需要自身的仙气与灵气的,所以他们消耗仙气灵气在人身上之后,就会影响他们的修行,所以他们平常不会随便的托人身的,除非他们真正的生气了,或者是……”我说。

    伍术接着说道:“或者是像我们这样拆了他们的洞穴,让他们没有修行的栖息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对,所以这件事情绝对没完没了的,今后大家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想法子解决了不就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解决,除非给他找个更适合它修行的地方。”我说完之后,说道阿采:“我们连夜出发,去找你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阿采挠头道:“其实我也忘了他家在哪了,暂时还真的不太好找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找也得找,难道你们分开之后就再不知道他的下落了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我只知道他经常会给人家讲说阴阳之法,算命补天之类的。”阿采说道。

    我沉思了半天说道:“那就去集市里找他。”

    “估计也不会太容易找。”阿采嘀咕道。

    我们从客栈出来,唯恐那大蛇在反扑回来,毕竟是个陌生的地方,还是万般小心为好。

    在这座城里呆了一整天,集市上人来人往就是没有见到阿采有所动作,并没有发现任何的目标。

    我们在城里等了三日之多,几乎是白白的浪费了时间。

    “不能再呆了,咱们再回去,如果不成就打道回府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看到我找得有点不耐烦了,阿采咧嘴笑道:“再等等,那家伙不定是天天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确定就在这座城里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阿采沉默了几秒钟:“我敢确定,如果再不出来我就决定地毯式搜索去找他。”

    “挨家敲门?你疯了吧,生怕别人不知道咱们是盗墓的是不?”我问道,但我再见到阿采眼睛的时候,发现他的眼神里有些恍惚的色彩。

    我紧接着问道:“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儿没跟我们说,你怎么那么确定你的朋友在这里,按常理说,算命先生大多数都会选择云游式化缘,不可能总在同个地方长期居住。”

    “呃!”阿采直到这个时候才跟我说:“其实他是个瞎子,因为他的行动有困难,所以只能在城里摆摊。开始不跟你们说,就是怕你们不相信他的实力。”

    “会不会是早年夭折了?”伍术说道。

    阿采呸道:“他的命硬着呢,让他死?我看比咱们进那墓地还难。”

    直到七天之后,我还在城外临时租用下来的民房里思考墓地的事儿,阿采从外边急匆匆的跑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小牤哥,找到了,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阿采的话我与伍术立刻都站了起来,刘老四也跟在我身后。

    “快带我们去看看,跟他好好谈谈。”

    阿采喝了口水说道:“你们先别着急,这个人有点古怪,我先去会会他,如果不行你们再出面。”

    “恩,那这样我跟你去,让伍术跟刘老四在家里先研究研究机关。”

    我跟阿采骑上马,顶着中午的大太阳,进了城。

    在集市上,阿采直接把我带到一处贩卖猪肉的摊子跟前,他指着猪肉摊子所用的那块木板说:“小牤哥,你看这就是他曾经用过的摊板。”

    我听她这么说差点没气懵了,找到个破摊板就说找到人了,这未免也有点太过牵强,太不负责任了。

    “这能证明什么事情,这块板子可以是人家捡来的,也可以是人家买来的,怎么能找到人在哪?”我问。

    阿采随即将卖肉的拉了过来,说:“告诉他,你这块板子从哪来的?”

    “哦,是我们邻居从他二叔家要来的。”

    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感觉这件事情算是有了眉目,我问道:“这位小哥,你可知道他二叔家的在什么地方么?”

    “这我哪知道,再说我家那个邻居早就搬走了。”

    当我听到这里刚刚暖和点的心,刷的又凉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与阿采对视良久,阿采愁眉不展,她又问了句:“你家的邻居还能再回来吗?”

    “那我可不知道,如果你要去看,买我二斤猪肉,过了晌午我带你们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我听了之后直接回到:“我吃素,不买。”

    “不买拉倒,还不如这位姑娘,还买了我二斤猪皮呢。”

    阿采说道:“这是我哥,看在我买了你二斤猪皮的份儿上,带我们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卖肉的没有啰嗦,晌午后带着我们去了他的邻居家,我们推开他家的门,进到院中,发现正房的门没有关,还是开着的。

    “奇怪!怎么回事儿,不是说搬走了么?”我跟阿采都没有出声,在卖肉的走了之后我们悄悄的将门关紧,站在了正房的门前。

    房间里没有半个人影,但是屋内所有的陈设都没有半点灰尘,这就证明这里绝对有人居住,更不像那卖肉的说得,他们搬走了。

    但奇怪的是,进来的时候,大门上却沉积了很多的灰尘。

    阿采托着下巴想了半天问我:“你说他们能去哪了呢?”

    我在房间里转了两圈说道:“他们没有出去,而且还在这里生活,院子里我们都找遍了没有发现任何身影,很有可能他们这里另有通道。”

    “该不会是向刘老四他家有后门吧?”

    “不会,我刚才看了,这间房子的设计就连后窗都没有,更别说是后门了。”

    阿采听我这么说,才跟我想到一起,我们将眼神抛向地面。

    房间里的地面虽说是黄泥地,但也收拾的干干净净,连个脚印都没有,我用手在地面上轻轻叩了几下,发现某些地方居然有咚咚声音。

    “这下边有空间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阿采眼睛瞪的老大,可能是因为盗墓盗的久了,只要是听见地下有点什么,都会十分的敏感。

    我们在房间里坐了下去,直到子夜时分,我忽然听见身下有动静传出来。

    “嘘,小心点,这家人还真的有意思,搞不好这里边还有别的故事。”我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