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> 第三七五章 奇怪的士兵
    我低头看去的时候,心中已经凉了,叹道:“这墓穴的设计者是吃什么长大的,怎么能想到这么多的事情,阴阳路分开不说,在这里又是阴阳重叠,千变万化,再套上五行生克八卦布阵之说,我们就是再聪明也跑不出去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回去?”

    “那还能去死啊?”

    我们四个人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走,这回又出现了先前的那个道路,我们无路可走只得再沿着路上去,当我们再次听到墓门紧闭的声音之后,几乎每个人都泄了气,各自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我嘀咕道:“这仅仅是个墓口,机关就如此变态,光是个墓道也被设计成了阵法,这邹衍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可此时我个人认为,越是这样的高难度的设计,那五德之轮就越应该在这里,毕竟是改天换地的宝物,设计如此的大阵来保护,绝对不是夸张,应该是必须。

    我的和脑海里不停的回想起曾经看过的兵法,虽然里边涉及到很多的阵法,但那都是些可以看得懂的,可这看不懂的阵法又该怎么解释。我喊到伍术:“好好想想,有什么办法能走到里边去?”

    “从悬崖跳下去,那下边肯定是墓地深处,要是再问我别的,没招。”看来是伍术也缴枪了,他似乎更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阿采的眼睛叽里咕噜乱转,半天没有说话,刘老四更是老实,等我看他的时候,已经鼾声连天。

    “你的心得有多大,躺在人家墓地里睡觉,不怕梦到墓主把你带走了?”我狠狠的踢了脚刘老四。

    此时又从盗洞口慢慢的爬进来几条小蛇,当它们见到我们的存在,又急匆匆的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就这样,我们四个人整整在盗洞里呆到了大天亮,由于外边是菜地,应该是常有人来,我这才急忙的出去,将盗洞口掩盖起来。

    没多久,还真有几个务农的老人从地边经过,看到了我们好像是看怪物似得,咧着嘴笑着走开了。

    看到那些老农的表情,阿采不高兴了,起来嘀咕了两句,却被老农骂成瞎子。

    “你们看不到坐到人家地里了?今年要是收成不好多半就是你们搞的。”

    我很无语,拉着阿采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可就在此时,阿采忽然跳了起来,这下子还把那老头吓得急忙跑掉,毕竟我们几个人身上都有兵器。老农边跑,嘴里还边喊着:“要杀人了!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我问道阿采。

    阿采的脸上堆起了笑道:“我想起来个老朋友,或许他能帮我们这个忙。”

    “你朋友是干什么的?”我急切的问道。

    阿采说道:“我那个朋友不是什么盗墓的高手,但是他有一手绝活,曾经还被朝廷的军队拉去做什么师傅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是师傅?做饭的也是师傅,别告诉我他就是个厨子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阿采听到这急了,他说道:“此人精通阴阳五行,晓得天文地理,更是精通各种阵法的布置与使用。”

    我听到这里才感觉到算是靠谱:“这还差不许多,按照我的推断,这里的布置也绝对是按照阵法来的,不然的话不会那么变态,只可惜当初我在这方面涉猎太少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牤哥,那还等什么,咱们快点去找吧。”阿采说道。

    我点头,准备离开,此时伍术早就将盗洞的口按照原样恢复了,并在盗洞跟前做了些机关,不会让任何人轻松的接近那里。

    我们刚刚离开菜地,远远的发现有群人兴致勃勃的向我们冲来。

    “就是他们,别让他们跑了,这些破坏田地的恶魔,我们的收CD是他们搞坏的,今天必须要抓住他们回去祭天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,那老头儿还真是执着,居然带了这么多人来,我看真是疯了。”我说着,即可调转马头,向我们来时的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阿采说道:“路线反了,此人距离此地没有多远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想跟那些老头子打架啊,就不怕他们吃了你?”我说。

    阿采道:“那有什么的,不就是些老头么,我自己就能把他们都给收拾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惹麻烦了,快点走吧。”伍术也说。

    为了不跟那些村民发生争执,我们选择了绕路而行,毕竟是骑着马,没多久我们就把那些老头甩开。

    阿采带着我们到了靠近邯郸的小城,当晚,我们住进了城中唯一的那家有来客栈。

    我们刚进门,客栈的店小二便很有雅兴的为我们唱起了小曲,当我问道为什么要唱小曲的时候,他只说这里是风雅万千,讲究吟诗作风的地方,凡来此之人,必定是大雅之人。

    我满脑门子汗:“你看我们像么?”

    “不像!”小二说道。

    我接着说道:“既然我们不像就尽快准备饭食,我这肚子都抗议了。”

    店小二跟掌柜的交代之后,领了房牌,带着我们去了后院中间的那间房。

    我随即问道店小二:“你们店的名字很奇特,怎么能叫做有来客栈。”

    “乱叫的。”小二说着便离开了我们的房间。

    阿采堆起笑道:“汉中张将军建立了义舍,这才在全国兴起了客栈,不然我们还得住进百姓家中,不过这有来客栈的名字我还头回听到。”

    伍术在旁边笑道:“什么有来,那是有来无回!”

    我们听到伍术的解释,纷纷笑起,但笑声之后,我还真是感觉有点不太对劲,刚才那个伙计,再加上眼前这些景色,如此封闭的后院,怎么会……

    我的想法还没落地,房间门口便站满了人,没多久有人推门进来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们在村子里面欺负老头,此事可当真?”进来的是位士兵打扮的人。

    我听到这个心里那叫个难受,那些老头怎么还能追到这里来,都是什么后台,居然连官兵都动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没有欺负老头啊,就是在他们的菜地旁边坐会儿,这也犯法?”

    “不犯法,但是有点犯冲。”那士兵大手挥起:“来人,都给我统统带走,拉回去审审,看看是不是他们破坏了菜地的生长周期。”

    我真是恨不得立刻把这些士兵都砍了,纯属脑子有问题,弄个破地没完没了的。

    我急了,问道:“你们还有完没完,坐你个菜地,能追到这里来,我们可是走了几天,那些大爷没跑死么?”

    “这就不用你们操心了,走吧。”士兵说着。

    刘老四立刻起身,站到我的面前:“我们凭什么跟你们走,你们是什么来头?”

    “看我们这身打扮还不明白?”士兵说道。

    我心中的怒火再也无法掩饰,跳起来说道:“如果你们想要抓我们,我们不去,若是想勒索我们,我们不听,如果想要玩横的,我们不怕,都给我滚蛋,少在这里扯犊子。”

    士兵听我如此说,脸色忽然间变得青紫,密密麻麻的血管瞬间鼓起,那双眼睛忽然间冒出一种似曾相识的杀气。

    “奇怪,这些人怎么有些眼熟?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阿采看了看也感觉有点问题,伍术根本就没等他们出手,抬腿飞踹,士兵横着飞了出去,可是他稳稳地站在了院子中央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,这是什么功夫?”伍术叹道。

    “身体这么软,怎么弯都没事儿。”我嘀咕道。

    阿采也冲了过去,抬手就打,没想到还没等她的手挨到士兵的身上,那士兵已经闪开老远,而且双脚没有移动,只是将腰部轻轻的扭动了几下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,这么软,什么东西?”阿采说道。

    我喊到:“你们别找麻烦,不然我们真的动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已经动手了,我们家被你们糟蹋的那么惨,难道你们连声道歉都不会说么?”从士兵的身后慢慢走出个满身青色铠甲的将军。

    他站在我跟前,我发现他的脑袋上带着个很奇怪的帽子,高高的,长长的。

    “你又是谁?”

    此人笑道:“叫我长官就行,在我告诉你我是谁之前,我让你见个人。”他随后摆手道:“带上来吧。”

    我细细看去,这个人居然是抬上来的,当我见到此人时,不仅的惊道:“那伙盗墓的老大?”

    我再看他的脸色,青紫青紫的,看上去应该是被憋死的,在他的身上还有少许闪闪发亮的东西。

    我想看看那些东西到底是什么,当我看明白的时候,我不禁的惊住,回头问道那位长官:“这个人是你杀的?”

    长官道:“是我杀的,这个人还让我追了很长时间,不过你们也让我追了很久,好赖是追上了。”

    我倒退了两步,阿采贴在我耳边轻声问道:“你看见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看见咱们的仇人了,看来这下不好办了,这些家伙是要下死手啊。”

    刘老四此时已经快速的运行起体内真气,身体慢慢的膨胀,喝道:“来吧,想死的就冲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笑话,就凭你们这点能耐?输给你们,我们的祖先都不会绕过我们的。”长官说道。

    我立刻摆手:“准备迎战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