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> 第三七四章 阴阳路
    我心中怒火暴燃,或许是带着那些惊恐与紧张,但面对生死的考验,我必须要跟它拼了,不然的话我就会变成它腹中的零食。

    我紧紧的握住了断剑,提手便砍,不知道自己砍了多少剑,只感觉那巨大的黑影似乎放弃了我,连忙逃窜,沿着菜地的垄沟钻进了树林。

    树林中些许飞鸟被惊起,那沙沙的磨土的声音传来,使得我心中不禁的恐惧。

    伍术向我跑来:“小牤,洞口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!让我歇会儿!”我感觉到身体极其的疲惫,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,不知道是惊慌还是累出来的。

    没多久,刘老四也跑了过来,他再次变身,凑到我身边的时候问道:“我想好了,如果那条巨蟒再来我定要将他撕成两节。”

    我很无语:“亲爱的四哥,你要是再想会儿,估计你就可以直接连我一遭收拾了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倒没有想过,刚才看见你真的很威武,面对如此巨物居然丝毫不惧。”

    我哪是不惧啊,那是玩命,我不干掉它,它就得吃了我。坐在地上我只感觉后屁股冰凉,想要起身,似乎有没有力气。

    “你们继续,我等会儿过去找你们。”

    听了我的话,他们回去继续挖洞,将盗洞的洞口相对的扩大。

    刘老四从菜地里捡起那些被巨蟒吓死的山鸡,放到火堆上烤了,我们几个人吃了顿饱的,这便下了盗洞口。

    其实这段时间最令我惊讶的就是刚才的那伙人,居然能够那么准确的找到巨蟒的洞口,又能那么准确的找到墓道口,真不知道他们使用的是什么办法。

    这座墓穴的墓道口是两扇石门,石门上清楚的刻着北斗九宿,先天八卦,还有五行生克的推导图。

    在石门的两侧,有两个木质的把手,看上去应该是开门的开关。

    伍术站在门前研究了老半天,他端着下巴看着那门上的图案半天没有看明白。

    “能看懂么?这里有天文知识,你看那些星象,我都不懂,你懂么?”

    伍术摇头。

    我看去刘老四,刘老四呲牙笑着;再看阿采,阿采只顾着摆弄手里的小铲子,似乎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我只感觉心中有些委屈,自己这趟出来这是带了些什么人,不过看在自己也不明白的份儿上,在心里还是原谅了他们。

    “伍术,先别看那些东西,把机关给我破了再说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感觉吧,其实这里的机关就应该在这个把手上,不过除了把手之外,我再没有看到其他的任何东西,所以我不敢确定这个把手能给咱们带来什么样的后果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你是说机关么?”

    “对,有可能是陷阱,也有可能是落石,弩箭或者是其他的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我心中暗骂,这光是个墓门,用不用设计的这么狠,那还不如再挖个洞,从别处直接进去呢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在别的地方挖了么?”

    “我看啊,不用挖了,不管咱们怎么挖,不从正门进去,谁都别想找到真正的墓室。”

    我深知伍术对机关与墓室结构的理解,还是很独特的,紧接着刘老四说道:“刚才我仔细的研究了下整个墓室的外部建构,很结实,不是普通的泥土砌成的,而且每块砖的摆放都十分的讲究,所以我们想从别的地方挖进去也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听了两个人的否定,我也放弃了,但现在只有搬动眼前的两个木把手才有可能进去。

    我左右看了看他们,他们见我要动那把手,以迅雷不急掩耳盗铃之势,离开我足有三米开外。

    我拨动了左边的把手,沉重的机关声咔咔响起,我立刻向后跑去,但老半天,那把手又回到了原位,墓门前没有发生任何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奇怪了,怎么什么都没发生。”我小心的凑了过去,因为害怕有陷阱,每步都会反复尝试,直到我再次站到门前,我顺手又拨动了右边的把手。

    咔咔声之后,墓门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,眼看着那把手又弹了回去,给我急的直挠头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步步是坎,弄个破门还这么费劲。”

    刘老四挺起胸膛道:“我去试试,你们在这里等着。”他说完话,立刻变身,因为他也害怕有东西下来或者是掉进陷阱什么的。

    他站在两个把手跟前来回的拨弄着,石门已然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石门前出现黑洞洞的陷阱,刘老四由于变身,体型扩大,正好卡在了陷阱口。

    “真有陷阱,看来还不能盲目的尝试。”我与伍术讲刘老四拉了上来,不过说实话,他变身之后还真好像是死猪,死沉死沉的。

    我们离开陷阱后,陷阱下边的翻板又慢慢的合拢,不然的话我们根本就够不到那两个把手,即便是刘老四卡在陷阱里也同样够不到。

    我叹气道:“都过来,都给我好好看看上边画的东西,想想有没有什么启发。”

    伍术的大脑袋摇的好像是拨浪鼓,但还是硬着头皮看着。

    我沉思了良久,又回想起刚才我们拨动把手的次数,大概可以拼凑出十几个组合,除了这些组合之外,剩下的只有三种可能,我立刻调整了拨弄把手的顺序,来回的实验。

    期间翻板再次翻开两三次,但由于我跑得快,没等翻板打开就已经离开了墓门的区域,直到我实验第十几次的时候,两侧的木把手同时转动,并且向相同的方向扭动。

    低沉的石门声传来,那两扇石门慢慢的拉开,石门上边落下不知道沉积多久的尘土,但下边的石门滑道依旧是十分的顺畅。

    这令伍术都不禁的伸出大拇指,连连说好。

    我们进入了墓门,石门慢慢的合拢,我回头看去的时候,在石门内侧居然还有个把手,我扭动之后,石门再次打开。

    我笑道:“看来墓主真是有信心,石门这里还设立了把手开关,他就那么自信别人跑不出去么?”

    “我想不是,应该是当初修建墓穴的人留下的,不然的话他们留在这里也是等死。”伍术说。

    阿采这回跑到了前边,这是她一贯的作风,生怕错过了那些她认为是名贵的东西。

    我们进了石门之后,是段弯曲向下的台阶,因为我们害怕悬魂梯的出现,所以我们只点着数往下走,眼睛是微闭的,什么都不看,但下了楼梯之后,我们懵圈了。

    这里的墓道四通八达,就好像是上边那些蛇洞似得,有的可以望到尽头,有的又可以看到半路上就有个陷阱断沟,有的是个环路,看到弯路之后只能找到去时的路,并见不到从什么地方回去。

    片刻间,我们四人纷纷陷入了迷惑之中,我决定再沿着开始的路走了个来回。可是当我们走到头的时候,再沿着路走,就又进入了另条墓道,墓道走到半路,深深的沟壑下边不知道藏着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我们只能选择跳跃过去,当我们在转过墓道之后,在我们面前的,居然是先前的那条路口。

    我有点晕头转向,悄悄的坐了下去:“这里边的设计太恶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又是葫芦道!”伍术嘀咕道。

    我摇头:“这可不是什么葫芦道,我感觉这好像是个阵法,也好像是按照某种学说排列出来的墓道。”

    “没那么邪乎吧?”

    “弄个破墓门都整的那么隆重,更何况这条墓道了,奶.奶.的,这到底是什么情况。”我骂着,又扎进了紧挨着我们的最后那条墓道进去,可我感觉这条路越走越窄,到最后就剩下半个人的宽窄,两边的石头变得越发的锋利。

    再往里边看去的时候,两面墙上居然是数把锋利的单刀,我四下打量后,发现这条墓道是条死路。

    若是再往前,别说过去,就是这狭窄的缝隙,也得把我挤到那些刀片上,生死就说不好了。

    我又回头,发现伍术他们也跟着进来了,等我们再出去的时候,发现了又出现了新路我们再进去,只感觉一路上坡,听见轰隆声音之后,我们身后的墓道被两扇石门挡住。

    直到这个时候我们才知道,自己是沿着下去的道路又回去了,这回我们没有搬那把手,石门自己就开了。

    我顿然懵了:“这他么是什么地方?这里的设计这么奇怪?”

    “我一路上也没看出来什么机关,就感觉那里边的道路修葺的有点奇怪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这是种阵法,而且我们走过的道路也有阴阳之分,这墓主厉害啊,用上了五行阵,加上八卦阴阳的推敲,这是要整死几个人啊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阿采呆在那憋着不出声,伍术用手里的小铲敲着脑袋,不禁道:“如果我们再按照阴阳区分走呢?”

    “试试,反正都来了。”我说着,按照先前的方法,很痛快的将石门打开,进去之后,我们直奔墓道底,选好了路之后,沿着不重样的墓道前行,只感觉我们的眼前越发的光明,似乎有光线传来。

    我的心理这时才有点感觉,这还像话,应该是走出了墓道。

    “小牤,不对,前边还是死路,你看下边,是万丈深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