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> 第三七零章 兵困广宗城
    我们见到的来人是刘老四,从通道里出来也正是刘老四家的后院,而那个地窖也是他父亲留下的宝藏,大都是刘家早年在盗墓中取来的宝贝。

    将刘老四搬到床上休息了片刻之后,他从昏迷中清醒过来,见到我之后显得十分激动,又似乎带有些感动的意思:“真是谢谢你们了,没想到让那个统领给算计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不过你这老院子无法久留,咱们还是尽快离开,军营中死了个统领,他们很快就会找到这里来的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刘老四点点头,吃力的说道:“地窖里的那些宝贝都是我祖辈从墓地里带出来的,眼下也没法子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紧,我们想办法在把他们隐藏起来吧。”我又回头与伍术道:“把地窖的机关想法子恢复了,做好掩埋。”

    伍术笑道:“这个简单,我连那些尸体都扔进去,让他们死不见尸。”

    我知道这样的事情对伍术来说十分简单,没用多长时间他将那些尸体全都扔进了地窖,但阿采却拦住了伍术。

    “伍术哥,这么多的东西,不能就这么扔了,太可惜了。”被阿采这么说,伍术也愣住了,两个人愣愣的站在我面前不说话。

    刘老四看出了他们两个的心思,与我说道:“没关系,那里边的东西你们随便拿,都拿走也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片刻,才与伍术道:“这些东西都放在这里也不是很安全,但我们几个人根本没有办法全部带走,咱们先回去,到时候带着士兵把这里攻占了再把东西带走。”

    伍术明白了我的意思,与蛮不是滋味的阿采去将地窖隐藏好,又将现场打斗的痕迹全部掩盖,我们这才从刘家老院连夜跑了出来,悄悄的出了城。

    几天的时间,我们发现各地的黄巾军都在败退,而且之前很多在黄巾军控制下的城池都易了主,我的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,怕是张角的太平道已经接近溃败的尾声。

    我们将身上所带着的黄巾军服就地销毁,换上了普通百姓的衣服,边打听边寻找张角的下落,经过十几日的时间,刘老四的伤势已经恢复,他跟着我们一直走到了广宗城。

    刚到城门口,我们发现大量的黄巾军在城门处进行严格的盘查,没等轮到我们,伍术便急匆匆的到士兵跟前,说是要提前进城,没想到这个家伙还是被黄巾军给挡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,现在上边有令,凡人必须经过严密检查方可入城,我看你倒像是个汉庭的走狗,来人给我抓回去审问。”几个士兵与伍术吵嚷着并推搡着他,这就要将他捆绑起来。

    阿采见到伍术要拔刀,立刻冲了过去解释道:“我们都是天公将军的部下,你们不能自己打自己人?”

    “少在这里狡辩,你们都是一伙的吧,还是个女的,都给我抓了。”

    阿采喊道:“你们休要无礼,就算是让你们天公将军出来,见到我们也不会这么跟我们说话的。”

    “拉倒吧,天公将军现在都倒在病床上,哪有功夫下来看你们,我看你们就说是奸细。”

    我见事情不好,带着刘老四也跟了过去,与士兵说:“我们有要紧的事儿,急着回去见天公将军,还请几位手下留情,让我们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看来有活干了,居然出来这么多跟咱们天公将军有交情的人。”士兵向我们身后又喊了句:“还有没有要见天公将军的,我把你们都抓了,带你们好好的见见天公将军。”

    我只感觉这些黄巾士兵的身上,再也看不出先前的那种对信仰的执着,反而是与那些汉室士兵的恶习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要不这样,就当我们是普通百姓,我们接受正常搜查。”

    “晚了!都给我带走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让阿采跟伍术动手,老老实实的跟着士兵进了城,被他们直接关进了一间破房子里,身上的东西都被他们带走。

    “小牤,你怎么想的,为什么不很扁他们?”伍术数落道。

    我说:“都是天公将军手下的人,再怎么说我们也不能对自己人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哈,他们可没把咱们当自己人。”阿采说道。

    刘老四似乎也对我们的身份有所质疑:“难道他们就不认识你?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,我们平时也不跟他们来往。”

    就在我们几个说话的时候,听见院中有人进来,两个士兵喊道头领之后,脚步声便向我们的房间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几个,都给我出去,头领要亲自审问你们。”士兵很不客气,推推搡搡的。

    可当我站在院子中央的时候,我就笑了,坐在椅子上的不是别人,正是从鬼变成人的那位张横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!是刘家兄弟啊,快快!”张横见到我之后立刻骂道身边的士兵:“瞎了你们的狗眼,这是咱们天公将军跟前的刘头领,你们怎么能把他抓来了?”

    “头领,这,不是……”士兵老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张横满脸的怒气道:“你们几个,看我到时候怎么收拾你们,快点给我赔礼道歉去,完事给我滚蛋。”

    “是!刘……头领,真是有眼不识泰山,错抓了你们,您就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们吧。”

    我笑道:“不碍事,其实也是我们没有穿着服装,不然也不会被你们误会。”

    “那小的就滚了啊!”士兵说道。

    我见他要走立刻喊道:“等等,往哪走?”

    士兵已经吓出一身的冷汗,张横凑到我身边,拍着胸脯道:“你说,怎么收拾他们?”

    “不是收拾他们,我们的东西都被他们收拾起来了,里边还有很重要的物品要上交。”我解释道。

    士兵这才缓过神来,立刻跑去,把我们的东西拿了过来。

    待士兵走后,我问:“太平道怎么消亡的这么快,我们路上都没敢带着黄巾军服。”

    张横叹气:“哎,你们有所不知,上回黄巾力士出动之后,大挫汉军锐气。可好景不长,他们又调集重兵,从四面八方将我们围困,我们是节节败退,这才退到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难怪,路上汉军盘查的很严,见到有黄巾迹象的立刻抓捕,我们也是险些被抓的,这才找到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,看来天公将军的起义快要完事儿了。”张横似乎意识到了危机。

    我心中也变得很冷,甚至都想过如何来扳回局面,但眼下看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我们没聊多久,张横便带着我们见了张角,当我看到他的时候,发现他的面色憔悴,不过看不出来他有什么病。

    “张帅最近身体可否安好?”

    “还好,听到头领回来,我心甚喜,不知我们所求之物是否带了回来?”

    我没有隐瞒,将正本的巨灵神制作配方交给了张角,他看了几眼之后,将那套竹简放到了身旁,深深的叹了口气道:“现在得到此物又有何用,想我当初起义不下几十万之众,现如今,就连我都被困在这广宗城里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多人全都完了?”

    “岂止如此,咱们的人心散了,很多人都自动离开,看来是汉室的气数未尽啊。”张角不停的叹气,这回对他的心里打击很大,但我在他的眼中可以看出他对未来的向往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十几天中,黄巾军被汉军连续几次的攻城,损失惨重,导致黄巾军的军心彻底散掉,每天看到的都是那些养伤的士兵叫苦连天,和暗地里混在百姓当中逃走的士兵。

    我被张角派到药师跟前,帮着他改造先前的力士,但此时愿意接受改造的士兵也寥寥无几,无奈之下,改造陷入了停滞阶段。

    正在我与张角汇报改造力士困难的时候,刘老四主动要求见张角。

    “天公将军,在下知道黄巾军已经陷入极度困难的时期,我愿意将我家的墓宝全部捐献出来,用来日常的军费开支。”刘老四说的很诚恳。

    我起初还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做,但听他说完下面的话,我才彻底的明白他的用意。

    “我手中你的那些墓宝刘头领是知道的,至少可以再招两个方队的军士,可供上万人的队伍吃上两三年。”刘老四说。

    张角听到此事大喜,立刻加封了刘老四一个头领做,但此时刘老四又提出来要求:“不过在下有个小小的请求。”

    “说,只要不是有损黄巾军和太平道的事儿,尽管提。”张角说。

    刘老四说道:“我只求把我变成个改造后的黄巾力士。”

    我与张角听到此事都感觉到十分的意外,本来现在就没有人愿意做改造力士的试验品,这还来了个主动要求改造的主。

    我其实真的想问问他是不是傻了,但在张角面前还是忍住了:“你想好了?”

    “是的,不为别的,就为了我父亲当日的一个愿望,他想要打造出跟巨灵神同样的人,所以他才拼命的在墓地里找宝贝来做他的资本。”

    听了刘老四的回答,我心中有底了,不过在我心里,这个家伙绝对不光是为了这件事情,肯定还有别的事情,但他没有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