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> 第三六九章 装神弄鬼
    我们三个人躲在角落里,仰头看着头顶,没多久,便可以清晰的听见那挖土的声音,许多的碎石烂泥从空中落下,搞的整个空间里遍是黄尘。

    “奶.奶.的,下边这么硬,难道还有夹层不成?”

    “这也说不准,谁知道这里到底是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得去问问统领,咱们在这么挖下去,不还得把咱么累死。”

    “等会,如果你要去找他,就说咱们挖不动了,让他换人来挖不就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,这趟活可有不少钱呢!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傻了,没听说每回来这里挖洞的都死的很惨,我看咱们还是把这个破活推了算了,我还想好好的活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真他么胆小鬼,你不挖我自己挖,反正到时候统领给了钱,我自己留着。”

    “哼,信不信由你,如果你这么说,我现在就不挖了。要不是看在咱俩是同乡的份儿上,谁愿意帮你挖这个破地方,走了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的对话,我们三人听得清清楚楚,看来他们几乎要将这个地方挖开了,不过这也是好事儿,他们挖开了我们就可以顺利的走出去。

    可此时的阿采眉头不展,大概是对这里的宝物有所顾忌,下来的人如果真是奔着这些宝贝来的,那可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我让阿采与伍术两个人保持静默,等待上边的人下来。

    没多时,上边传来了更多的脚步声,有人说道:“这里是经过特殊的机关设计的,所以你们挖掘的时候必须要保持高度的注意,这些机关可不是说笑的,随便拿出一个都能要了你们的小命。”

    “统领,我刚才挖了这么大片的地方,可是在挖就挖不动了,您给出出主意?”

    “恩,那这下边就应该是个辟火板,让我想想。”

    我扭头问道伍术:“辟火板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伍术低声的说道:“那是用两层青铜板中间夹着厚厚的陶土,陶土都是经过烧制的,再在上边那层青铜板上盖上原来的土层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干什么用的?”

    “首先是防火,如果上边的环境失火了,那两块板子可以将烈火挡在外边,保护这下边的宝贝,再就是防水,如果下大雨,雨水浸透表层的泥土,透过去的水会沿着铜板上边的沟道流到别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我接着问道:“那如果雨水太大,引水道不够用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夹层中间不是有层陶土么,经过烧制后,他的吸水能力会变得超强,即便是有再多的水,他也会将那些水全部吸纳,如果有水漏掉了,下边的那层辟火板也有沟槽,同样会把水引到别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说道:“如果要从上边挖,你说最容易绕过辟火板的挖到这里的地方在哪?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那引水道了,那里没有辟火板,而且土质因为常年流水的会变得十分的松散,所以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可轻易的挖通。”伍术说得十分专业。

    我说:“那里会不会是机关的所在呢?”

    伍术似乎被我说的想到了什么,他扭头向空间的四个角落看去,伸出大拇指道:“小牤,还是你有远见。”

    他随即猛地起身,踩着我的肩头跳了起来,用手中的小铲在我们的头顶挖开巴掌大小的土块,随之又跳了下,从土块的后边挖出两根木钉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我问道伍术。

    伍术笑道:“这两根木钉是用来固定水道的,现在我把它拿了下来,他们如果挖到那里,就会失足而落,到时候我们不就占据了先机么?”

    我差异道:“你怎么知道他们就会从这里挖土?”

    “土都松了,不在这里挖在哪挖?除非他们是傻子,根本什么都不懂。”

    我们说完话,头顶上还真的开始掘土了,从上边不断的落下尘土。我们立刻挪动了地方,瞪大了眼睛,竖起了耳朵,等着上边下来人。

    此时上边传来声音:“就是这里,你们看,土都松了,快挖,我们要接近成功了。”

    “千万小心,这里有机关,不要鲁莽,那个傻子不可能回来那么早。”

    我听了这话,心中总觉的有点怪怪的,听他们的话似乎是伙小偷,不过盗墓的也是小偷,其实我们也是,我不禁自嘲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我们清晰的听见有人发出了惨叫声,紧接着就是刺耳的机关联动声,那水道上边已经塌陷下大半的泥土碎石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水道整个塌陷下来,有两个士兵打扮的人从空而落,摔在地上,脑浆蹦出,眉心处被.插进了两个已经生锈的铁钉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啊,这么毒的手法!”我叹道:“人死了还将铁钉砸进脑髓,这岂不是让他的三魂七魄都得灰飞烟灭。”

    “好狠毒!”阿采终于说话了。

    没多久,从那个缺口放下来几根大绳,从上边缓缓的放下来两个士兵。

    我见到下来的人身上都背着长剑,不禁的杀心升起。我问道伍术:“如果我们跟他们碰上会是什么结果?”

    “肯定会恶斗一场!”

    “对,这么多的宝贝,俗话说人为财死,他们拼了命也得跟我们动手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:“那既然如此,倒不如不让他们下来。”

    我脚下暗自用力,身形早已闪过伍术的身边,拔剑便砍,将刚刚落地的两个士兵放了血。

    上边的人还在喊着,可因为长时间无人答应,又下来两个人,这回伍术比我的速度快,两样兵器齐发,干掉其中一个,但是另外的那个发现了我们。

    “统领,下边有……”我跟上去补了一剑,算是把那士兵的嘴堵住了。

    我向伍术递了个眼色,我们两个迅速退向角落,蹲了下去。

    上边停滞了很久没有再下来人,可是却放下来个脑袋大小的铜盘子。

    “我靠,这个人真够聪明的了,还知道放个镜子进来看看有没有人。”伍术说道。

    阿采的脸上露出了些许诡异的笑容,他从地上捧起黄土在脸上抹了几下,随之拾起刚刚被我砍折的两根长矛绑在了自己身上,爬着凑到那铜镜跟前,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,从口中喷出些许烟火。

    再听上边已经乱了套:“妈呀,有鬼啊,统领,下边有鬼。”

    “快跑啊,鬼要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又是两声惨叫,有人又说:“谁在跑,老子就拿它的脑袋喂鬼。”

    “统领,你看那镜子,真的是鬼啊,还会吐火,我们可不去了,吓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胆小鬼,来人,在这里给我看好了,老子亲自下去,如果有什么意外,我拉绳子你们就立刻把我拽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统领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这那的,想要钱不想死的就给我听话,等老子出来,你们每人分三件古董,估计够你们活两辈子的了。”

    被他这么说过之后,上边清净下来,我们只看到从那根绳子上边还真的下来位穿着军官服装的人,腰间挎着单刀,满脸的横死肉,凶相百出。

    我立刻向阿采摆手,让她尽快的回来。

    但令我没想到的是,阿采这个丫头手还真黑,抓起黄土就往那军官的脸上撒去,还没等军官喊叫,他的匕首已经刺进军官的胸前。

    由于军官穿的盔甲,匕首没有完全刺透,那军官开始反抗。

    阿采扭头就跑,急忙向我们挥手。

    我与伍术两个人不敢怠慢,没几步便冲到军官身边,将那军官直接放倒,割了喉咙。

    “统领,没事儿吧,要不要我们拉你上来。”

    阿采学着鬼叫,又压低了声音喊道:“来吧,我需要你们,我要你们的血。”

    还别说,她学的很像,站在上边的那群士兵又开始慌乱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我将军官绑在了绳子上,拉了下绳子,上边的士兵将军官拉了上去,没多久,这些士兵开始逃窜,那军官的尸体再次落下。

    阿采贼心不死,还没等我们向上爬,她却已经在这里四下踅摸起来,没多久便踹起来不少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放下!这里的东西什么都不能动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能动?”阿采问道。

    我说:“不为什么,我觉得这件事情不对劲儿,这里的东西不能拿,如果光是死人的东西我们拿了就算了,这些很有可能还是有主的。”

    “切,东西在我们手里不就是有主了么?”

    我瞬间暴怒:“给我放下,再拿小心我跟你翻脸!”

    说起来阿采对我还是有些敬畏,见我真的发了火,将刚才拿走的两样东西扔了出去,嘟着嘴蹲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伍术听见上边没动静了,这才沿着绳子爬了上去,没多久便向我招手:“小牤,上来吧。”

    我拉起阿采,推着她上了绳子:“上去,别废话!”

    阿采很不情愿,但还是被伍术拉了上去。

    我最后上去,可当我上去之后,发现地上躺着不下十几个士兵的尸体,而且眼前的环境十分的熟悉,忽然间一个黑影从我眼前闪过。

    来人浑身是血,见到我之后翻了翻白眼,身子向后仰去,晕倒了。

    “我的娘呃,怎么跑到这里来了?”

    “快点救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