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> 第三六八章 密道
    我跟着阿采匆忙跑了出去,发现伍术正在陷阱中拼命的挣扎,口中还不停的唠叨:“阿采,下回我绝对不出来找你了,快点想法子救我,下边全是利器。”

    “能死不?”

    “再不救我就死了。”伍术说道。

    我从伍术留在上边的背包里取出绳子,很快将他拉拽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这么容易就碰到了机关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伍术说道:“还不是那个臭丫头,非要说见到了什么宝贝,得亏我反应快,不然的话现在掉进这里的是她。”

    我回头狠狠的瞪了眼阿采:“你什么时候能改掉这个毛病,我们此来的目的就是为了那本书,不要再打别的东西的主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切,东方朔真是可惜了他的名号,墓地不大,除了那些画之外,就没有值钱的宝贝了。”阿采还显得很有道理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既然没有就不要再找了,我已经找到了我们想要的,这就回去,让张角尽快的造出巨灵力士。”

    阿采犹豫了下,淡道:“小牤哥,你们稍等我下,我去去就来!”

    “你还要去哪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阿采没等我说完,人就已经消失在我的视线中,伍术口中骂道:“下边的利器都是古董,老子还带上来个,傻丫头非要去找别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我真是不知道伍术是不是被阿采带坏了,还知道顺手牵羊了。

    没多久阿采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,手里抱着个破夜壶,满脸喜悦的说道:“你们看看,这个东西,少到家也得有几百年了,哈哈,这算是没走空了。”

    看他们两个都拿到了东西,我只能尽快的让这两个人离开,不能再此继续逗留。

    可阿采的眼神已经盯住了伍术手里的青铜刺,咧着嘴笑道:“伍术哥,你这东西看来时间也不短了吧?”

    “恩,你想要?”伍术问。

    阿采有些羞涩,看了看手里的夜壶笑道:“你看我的东西,拿出去也太不好看了,还是你的东西好,不如咱们两个换换?”

    “不换,我这东西挺好的,等我拿出去好好的加工下,把我手里的柴刀换下来。”伍术说。

    阿采顿时满脸疑惑说道:“你不会要拿这古董当兵器,也太奢侈了吧!”

    “不换,快点走吧,小牤都着急了。”

    我真的很无奈,径直走在了前边,可是沿着来时的路居然走到了死胡同,来时的盗洞不知道怎么的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不对啊,刚才就在这片野花下边啊,洞口怎么没了?”

    伍术眉头紧锁,围着那副彩绘转起了圈,半天也没发现任何的东西。

    我拿出司南,但不管我怎么动,司南就是丝毫不动。

    “我去,司南也失灵了?”我有种不太妙的感觉,或许是来的时候太过轻松,现在要给我们找点麻烦了。

    没多久,阿采从我们身后追了过来,将那个夜壶挂在腰间,走起来咣当当的。

    “小牤哥,我刚才拿夜壶的时候发现里边有条路。”阿才说道。

    我斜着眼睛看着他:“该不是你还想回去找东西?”

    “哎呀不是啊,我确实找到出路,你们跟我来吧。”阿采很着急。

    我与伍术跟着阿采进了刚才她找到夜壶的墓室,其实这就是墓主生前生活区的复制品,有床,有桌子,还有酒壶。

    但奇怪的是,我们并没有在这里发现任何的出口。

    阿采满脸贪婪的直接奔着那些酒壶过去,伸手要拿,但不管她如何用力,这酒壶还是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“阿采,出口在哪?”我严厉的喝道。

    阿采这头忙着拿东西,那头说道:“就在那床下边,让伍术哥哥敲两下,那里的土都送了,应该是当初谁挖的盗洞。”

    “别拿了!”我立刻凑到阿采跟前,将她的两只手拨开。

    “小牤哥!你不拿东西,还不让我拿东西啊?”阿采说道。

    我说:“破酒壶看上去就不值钱,要是值钱的话,早就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,反正这趟我不能白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大爷的!”我实在是忍不住了,抬手狠拍了阿采的脖颈:“臭丫头,带一样走就得了,别墨迹,快点出去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伍术在床下向我摆了摆手:“这里边确实有洞口,还有股清新的空气,快点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再搭理阿采,先从洞口下去,放眼望去,长长的通道望不到头。

    “这明显是个盗洞,这到底挖了多长?居然看不到尽头?”伍术叹道。

    我低声道:“多长都得出去!”

    我与伍术走在前边,阿采在后边吃力的跟着,不知道她用的什么办法,还真把那个酒壶拿了下来,挂在了腰间,左边酒壶右边是夜壶,两个家伙事儿相撞,不时的会碰撞起叮咣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也不嫌味儿大,居然那么开心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伍术赔笑着,没说什么,毕竟他也顺手牵了个古董刺。

    我们沿着盗洞直走了大概两个时辰,期间我们休息五六次,我还在怀疑这条盗洞是不是通的。

    阿采与伍术边走边骂:“这他么谁挖的洞,下了这么大的功夫,居然还没挖通,真是有病。”

    可当我们再走了片刻之后,才搞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儿。

    走到盗洞的尽头,我们发现了比较大的空间,足有普通人家两个院落的大小,里边堆满了各式各样的器具,酒壶酒杯棺材盖,各式各样的雕塑画像等等。

    阿采与伍术两个人见到这样的景象都傻住了,口水流出老长。

    “我的吗呀,这里这么多的宝贝,那我们不是发了!”阿采叹道。

    伍术没有说话,只是对阿采的话表示赞同,不停的点着头。

    我其实也被这样的景象震住,这里的东西如果放到刚才的墓地里,按照正常的陈列估计也无法全部放下。

    而且我只是看了几眼,这里的东西最短年限的也在百年以上。

    阿采好像是丢了魂儿,顺手将腰间的两样东西解了下来,顺手扔到了旁边,她发疯似的向那些宝贝冲去。

    “回来!”我立刻喊道,因为我知道这样的地方肯定会有机关,这么多的宝贝不用机关来保护,早就被人拿走了。

    伍术被我这么一喊也缓过神来:“对,阿采回来,这里有机关。”

    可是我们已经说晚了,阿采此时已经被脚下的套绳拴住了右脚,整个人被倒立着吊了起来,巨大的机关联动的声音传来,在半空中的阿采被那根绳子来回的摇动。

    从地面慢慢的升起几根长矛,正对着阿采的头顶。

    “坏了,伍术,快点想办法!”我喊到,此时我拔出腰间的断剑,俯下身子,小心翼翼的蹭到那些地面升起的长矛近前,挥剑将那些长矛的长杆砍折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阿采脚上的那根绳子忽然断裂,她整个人从半空坠落,狠狠的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叫你贪财,不是我把这些长矛劈了,估计你就变成筛子了。”我骂道。

    阿采被摔得嗷嗷直叫,发现她的肩头已经被地面上的矛柄刮伤,鲜血直流。

    伍术帮忙包扎了她的伤口,随后在地面上用柴刀划出两条虚线,

    “你们站在虚线后边,千万不要超过这条线,这里的机关估计不单单就这么一个,再往里边去应该还有。”伍术说道。

    我说:“你小心点,这里的机关看起来有些变态。”

    可我拉着阿采向身后退去的时候,我忽然间感觉脚下踩到了软软的东西,随之而来的是我们来时的那个通道口被断龙石挡住。

    “完了,退路没了!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伍术摆了摆手,很自信的说到:“等等,这里不应该出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阿采,还惦记那些宝贝么?”我问道阿采。

    她低头不语。

    伍术此时已经将自己的工具全部拿出,在地面上画来画去的,这还是我头次见到他如此认真的做事情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伍术你做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我在计算这里可能布置机关的地方,这里的机关设计很巧妙,而且很复杂,效果却是杀气腾腾,想来是设计者就没想让任何进来的人出去。”伍术说道。

    我心中有些冷,眼前可能是死路,身后的通道又被断龙石挡住,想要从这里出去似乎有些困难。

    伍术认真的研究了半天,这才起身用手里的铲子到处敲打,没多久便从墙角处撬开块青砖,从里边拿出两块打磨很圆的石球,随手将石球扔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低头看了看,石球上边抠出深深的凹槽,如果将两个石球的凹槽链接起来,那就是一只满身是脚的蜈蚣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我想这应该不是咱们这里土生土长的机关,这种设计应该是外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外来的设计?那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伍术想了想:“可能是北方匈奴,或者是南边的蛊术之类的。”

    我似乎也明白了伍术的意思,蜈蚣算是毒物,我们中原人大多受儒家思想的教诲,即便是想要设计杀人的机关,也不会想到用这种东西来做机关的杀器。

    可就在此时,我听见在我们的头顶上方,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,好像还有人在说话,没多久,便可以听见用铁镐掘地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伍术,回来,外边好像有人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