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> 第三六六章 神鬼降
    我被刘老四浑身的杀气惊倒,卖草鞋的要跟官兵生死较量,可见当下的朝

    廷多么的令人失望。

    跟着刘老四进了他家的后院,起初我还感觉十分的意外,好端端的家不走前门走后门。

    “难道你家真的像那些官兵说得?有什么难言之隐不成?”我问道刘老四。

    他不但没有避讳,反倒是十分热情的与我解答:“我们家从我父亲那代人就只走后门,因为前门早就被官家封了。”

    我被他说得不禁的暗笑:“被查封的?那不可能放过后门的啊?”

    刘老四冷冷的笑道:“就说现在的朝廷当官的不作为,我家被封之后,我再墙上开了个后门,这群傻子居然不知道,所以我打那以后就再不用翻墙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封掉了,那就找个别的地方暂住呗。”阿采说道。

    刘老四哼道:“谁都知道我家屋下有东西,历任当官的都看着那些财宝眼红。”

    “那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将财宝挖出来?”

    “哼,没有我们老刘家后代的血祭,谁都别想拿走半点东西。”刘老四说话的功夫把我们带到了前院,在院中摆放着各式各样的兵器,还有些稀奇古怪的服装,看起来倒像是个卖艺的人家。

    我好奇的问:“你们家这是演戏的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当初我们家也是为了谋生,又没有别的本事,只能研究些百姓们爱看的东西,求两个打赏钱。”刘老四说着,推开了正房的门。

    我当下见到那正房门中是个供桌,上边摆放着几个灵位。刘老四点燃了三炷香,拜过之后出了房门。

    伍术在院中看着那些奇怪的服装发呆,直嘀咕道:“这么好的院子,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动,院子里的东西你们不能乱动,有机关。”刘老四说道。

    我轻笑道:“不碍事,那个家伙有九条命,不怕死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说真的,这些机关很厉害,就是为了防止那些小人来我们家寻宝用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刘老四说到这里,我便问了句:“你真的要对那些士兵动手?”

    “当然!我已经忍耐他们两年了,最近又来了个新任的驻军统领,这个家伙直接派人在我们家外边开坛做法,说是要将我家祖宗的庇佑打掉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说他势在必得,绝对要对你家的地下财宝下手了?”

    刘老四点头,随后在那些奇怪的服装中挑选了几件,与我们到了后院。

    我试探的问了句:“不知道您家下边埋的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这个吗,不该问的不问,问了我也不会告诉你。”刘老四说着独自忙活去了。

    我们三人在后院直等到夜幕降临,城中不时的飞过几只雀鸟,没多久我们只感觉身边黑影闪过,再看去时,院中依然是宁静如初。

    “大爷的,怎么睡着了,刘老四哪去了?”我问道伍术。

    阿采摇头道:“刚才我出去了,回来就看到你们俩像死猪似的睡了。”

    我扭头看了眼阿采:“你回来就没见到刘老四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,我回来之后就没见他的影子。”

    我忽然间想起件事情,扭头问道阿采:“你刚才是不是出去找下家了?”

    “找什么下家?”阿采问道。

    我冷笑道:“胖子的那个四方鼎,我早知道你在找下家,难道就那么着急出手么?”

    阿采被我说的脸色很难看,撇了我两眼说:“那是我的事儿,再说了,此物价值不菲,找到个能买的起的下家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:“我看你还是死了那条心吧,等用得着的时候再去卖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我在院子里转悠了几圈,没发现刘老四的身影,这便拉着伍术阿采出了后院的门。

    “咱们去哪?”

    “哪里有士兵咱就去哪,那个家伙白天说得话不是假的,他胆子还真大,自己独身前往,不知他哪来的胆色。”我说着走在了前头。

    这座县城的军营跟衙门都很好找,军营里很安静,守备森严,流动巡逻的士兵也很多,刘老四应该不会傻到来这里找茬,即便是他说过这里的驻军统领不是东西。

    我们从军营附近出来之后,直接去了县衙,到地方之后发现那里根本没有什么守卫。

    “刘老四能来这里?”阿采问。

    我点头道:“差不多,白天那些人的打扮应该是县衙的公差,不像是正经的士兵。”

    “恩,那即便如此,咱们进去看看?”

    “再等等,等会儿头更响了咱们再进去。”

    月过残云边,风扫鬼门前,正当头更起,夜来是雨天。

    我们站在县衙的院墙向下看,院中落针可闻。院墙外侧的大树歪着脖子,粗壮的树枝伸进了院中。

    就在我们被这寂静搞的迷迷糊糊的同时,在院墙下边突然闪过两道黑影,我低头望去,是两个人在并驾齐驱,速度极快的向侧院跑去。

    我们跟了上去,等我们刚到侧院的时候,听见几个敲门声。

    没多久,那两个黑影消失了,房间的门被慢慢的打开,从里边出来两个官兵打扮的人,睡眼朦胧的向四下看了两圈,没发现什么东西之后骂了声,正准备进屋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从院墙外侧的那棵大树上猛地跳下两个黑影,正慢慢的向那两个官兵走去,边走边发出阵阵的低吼。

    两个士兵慌了神,定睛看了老半天,才喊道:“鬼啊。”只听房门砰的关上,那两个黑影又消失了。

    没多久,房间里的灯光点亮,从里边匆忙的跑出十几个士兵打扮的人,手里都拿着武器,相互依靠着,瞪大了眼睛向院中看去。

    少顷,只听见为首的士兵大声骂道:“两个王八蛋,哪有什么鬼,整天疑神疑鬼的,告诉你,再胡说八道小心老子扒了你们的皮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,我们没说假话,刚才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,啪啪!”几个大耳刮子打在那士兵的脸上:“现在清醒了吧,要是再看错了,下回就帮你好好醒醒。”为首的士兵骂骂咧咧的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我们站在墙上感觉十分的好笑,但此时我借助灯光向屋内看去的时候,发现有两个黑影正在打斗,随之鲜血映红了窗户纸,有个黑影从窗前闪过。

    “头领死了!”此时已经有士兵喊道。

    在场所有的士兵都傻了眼,纷纷的冲进房间,没多久又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大伙分头去找,院子里肯定有人。”说话的人话音还没有落地,又有人喊道:“小顺子呢?小顺子哪去了,不对,这里有鬼,肯定有鬼。”

    “噗通!”沉重的声音落在院中,众士兵急忙看去,小顺子的脖颈被放了血,胸前插了把匕首。

    在场的所有士兵几乎都变成了雕像,挪动步子看起来都相当的费劲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那两个黑影又从大树上飘然而落,在院中低吼了几声后,突然间洒出把浓浓的粉末,几乎所有的士兵都被粉末呛倒,有的甚至背过气去。

    再看那黑影,又高又大的那个手里拎着把宣花板斧,尖嘴猴腮的那个手里拿着金箍棒,上下翻飞,将在场的这些士兵砍杀大半,只留下少许的士兵。

    那黑影低笑着,身体慢慢的飘了起来,又回到了那棵大树上。

    阿采此时捂着鼻子道:“这些士兵真是胆小,吓的屁滚尿流,你闻闻这味道。”说着,她沿着院墙跳了下去,向我们摆手道:“不看吧,有什么可看的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沿着墙头几步跑到那棵大树跟前,见到有人从树上跳下。

    我即刻跟在他的身后,直追到刘老四家的后院门口,我们同时进入了院子。

    刘老四砰的一声将门关上,笑道:“怎么样,这场大戏还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恩?不对啊,你不是还有个伙伴呢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刘老四将他身后背着的两个布偶推到我面前道:“你看看吧,我的伙伴就是我自己,两个人,其实也是我自己,哈哈哈!”

    我这时候才明白,原来是这个家伙用个布偶变成了两个人,其实就是他自己在忙活,想来这也是用来迷惑那些士兵用的。

    但我此时见到这两个布偶很有意思,有个是猴头,另个是?我忽然间想到:“巨灵神?”

    “哦?你还知道这位天神?”刘老四边洗着脸,边问道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你怎么会请这位巨灵神的?”

    “嗨,那不都是传说么,再说了,他又是常年庇佑我们的家族神,不请他出来,那么多士兵我根本就打不过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就装神弄鬼的?”

    “我可没装,这可是真的,这叫神鬼降,在我们老家十分的好用,如果谁得病了,或者碰到什么丢失了,我们都会用这招,很管用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用来杀人,这也很管用?”

    “切,他们该死!”

    我其实可以看到在刘老四的内心充满着无比的仇恨,同时有充满着那种说不出来的忧伤与恐惧。

    “刘四哥,你家这个巨灵神的传说是从哪来的?”

    刘老四面无表情:“想知道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好奇!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给你说说,这是我爷爷那辈从古墓中得来的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