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> 第三六三章 病起祠堂长明灯
    我此刻已经意识到,村长与他带来的那些人绝对有问题,而且在他们身上乱爬的不是别的,正是那些蛆虫,光是看到阿采又开始在门口狂吐,已经证明我的想法绝对没有错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看来你出手的时候道了,接下来听我吩咐。”黄大叔说道。

    我即可回道:“听你个屁。”我手起剑落,将村长与带来的几个人全部砍翻,碎块的尸体在趴在地面上不断的蠕动。

    再看尸体的时候,已经发生了令人恐怖的场面,在大剩子妈的院子里已经爬满了尸虫,大剩子妈惨叫着跑回了屋子,就连号称自己是抓鬼的黄大叔也傻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我笑道:“这就是我们要抓的东西,下边你得听我的。”

    黄大叔没有吭声,连忙退到院子外边,哆嗦着问我:“你说我应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你按照你的想法继续抓鬼,我们按照我们的办法收拾这些腐尸,如果我发现村里的孩童鬼,就来喊你,如果你发现腐尸就过来喊我。还有,村长家你不能去,因为他家已经发生了严重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黄大叔已经相信了我们的说法。

    至此,我们分头行动,黄大叔挨家的寻找孩童的鬼魂,我们先将大剩子家的尸体搬了出去,由伍术拖到树林中,阿采负责焚烧尸体,好在那些尸虫还比较听话,尸体到哪它们就跟到那里。

    而我独自跑向了村长家里,将门推开,那股子让人作呕的味道飘然而来,只把我呛的倒退数步。

    “大爷的,村长家里几口人,这么大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当我进到村长房间的时候,面前的景象把我惊呆了,不下四五个黄巾士兵的尸体在屋子里相互换头玩儿,村长老婆的尸体被那些尸蛆无情的啃食着。

    但在房间的角落里有个小小的黑影,畏畏缩缩的蹲在那里,看起来十分恐惧的样子,我二话没说,剑花飞起,将屋里所有的黄巾军尸体,包括村长老婆的尸体都切成了碎块,扔到了院子里。

    随后,我慢慢的走到房间的角落,看到那黑影竟是个孩童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孩童口中断断续续的,半天才说话道:“我是村长的哥哥。”

    我顿感差异:“村长的哥哥?村长老婆都成老太太了,你。”说到这里忽然间想到刚才黄大叔说的事儿,我又问道:“你也是得了那种怪病?”

    “恩,我不想跟他们分开,这就是我的家,我想天天在家里住。”

    听了孩童的话,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,我顺手将房间的门关了上,没有将灯熄灭。

    出了村长家的院子,我喊到黄大叔:“村长家可以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用个大麻袋将那些尸体的碎块拖出了村子,直接交给了伍术阿采。

    当我再回到村长家里的时候,黄大叔已经将那个孩童脱了出来,放进了本属他名字的瓮罐中。

    我继续寻找下家,好在我还十分的幸运,除了村长家中的几个黄巾军外,再没有发现任何的尸体,我仔细的回忆下,算上村长与他老婆在内,共有九具尸变的腐尸。

    眼看着村里的灯光挨家的被灭掉,证明大叔的工作几乎接近完成。

    我此时才渐渐的放下心,没多久,阿采与伍术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小牤,尸体都烧完了,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“再等等,看看黄大叔还有没有什么活,感觉这几十年流传下来的习俗不可能就这么容易破掉了,但是他住在祠堂里,我也真是服了,还住了几十年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黄大叔此时从村子的里边跑了过来,手里捧着加上用绳子绑着,背着的瓮罐不下数十个,随后全都放进了他家院中。

    连夜,他在瓮罐跟前放上了香炉,摆上个大铜盆,成垛的纸钱烧掉。

    “你的活完事儿了?”

    “恩,烧完纸还要做件事情,把我院子里的长明灯点起来,让这些孩子永远不要回去祸害他的家庭。”黄大叔说着。

    没多久,铜盆里的纸张烧的差不多了,他在院中的大树上不知道按了什么东西,从院落的中间慢慢的升起根大腿粗细的石柱子,石柱子升起足有两丈高。

    顺手他从怀中翻出颗通明的珠子。

    “夜明珠?”阿采眼睛尖,立刻就认出来是个宝物。

    “小姑娘挺识货,这可是前朝留下来的宝贝,这几十年就凭这他照亮祠堂,保佑着村里有更少的人得那种怪病。”黄大叔说着。

    我却觉得不太对劲儿,细细的数数院子里的瓮罐不下几十个,几十年几十个死人,平均每年都要有个人得这种病,还说是祖先保佑?

    正常的说来,人死了之后,是要转世投胎的,他这样把孩童的魂魄都留在了祠堂,无法投胎,难怪村里人总能感觉到自己的孩子去找他们。

    再个这颗夜明珠的来历十分的奇怪,而且我可以隐约的从那颗珠子上闻到淡淡的怪味,这怪味十分的熟悉。

    “大叔,你的珠子哪来的?”

    “这个么……”黄大叔说道:“是我多年前在外边淘宝的时候买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知道它的出处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黄大叔摇摇头说道:“记得当时花了我不少钱,其他的不知道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我说道:“这样的东西不是来自皇宫就是来自地宫,皇宫常人根本进不去,更不要说把它拿出来,那答案只有一个,它来自地宫,对么?”

    被我这么说,黄大叔满脸不自然,不自在的点头道:“对,是这么回事儿,当初我确实跟那伙人走的很近,也从他们的手里得到不少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对了,当时你们是不是死了很多人?而且你回来之后,也应该病倒了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黄大叔满脸差异: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我劝你还是把这棵夜明珠埋掉吧,这个东西不应该在人间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我解释道:“从我刚才观察,我从它的身上嗅到奇怪的味道,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种毒药,这就证明地宫主人根本不想任何人带走这件东西,即便是拿了出来,也会为祸人间。”

    “有毒?”

    “对,当初你病倒了,正常来说你会很容易好的,是不是那次让你很久都没有恢复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黄大叔被我这么说,频频的点头:“对,是这么回事,那村里的这些孩子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什么灯都不用给他们点,让他们自己投胎去,人死了毕竟要转世投胎,你这样长明灯,他们的魂魄也走不了,自然就整天在自己家转来转去。”

    听了我的解释,黄大叔似乎恍然大悟,满脸释怀:“看来你说的对,但是村里的怪病?”

    “村里的怪病是不是从你拿回夜明珠开始的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黄大叔想了想,很内疚的点了点头:“如果照你这么说,还真是那么回事。那我岂不是村里的罪人了,我!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愧疚,盗墓这行当不是什么人都能干的,还好你尽早收手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阿采脸上露出些许贪婪的喜悦,凑到黄大叔跟前道:“大叔,你看这样,既然你也没有办法处理这棵珠子,我可以替你代劳,把东西交给我,我帮你销毁。”

    我狠狠的瞪了下阿采:“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儿?什么东西都敢要?”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了,大叔又处理不了,我帮他处理下吗!”

    “还说?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,少跟我玩那套,东西让大叔自己处理。”我没好气的与阿采说道。

    阿采满脸的气氛,撇了我几眼跟着伍术去大树下研究那个机关了。

    此时的黄大叔似乎丢了魂儿,整个人变得恍恍惚惚的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我们也就不久留了,你尽快把夜明珠处理掉,我们还得继续追踪那些腐尸。”

    黄大叔点点头说道:“知道了,还有件事儿,刚才在村头的草房里有具腐尸,我刚才没倒出手对付他,但我看到他丝毫不动弹,也就没着急跟你们说。”

    “哎,那怎么行,腐尸是随时可以变化的,你快点处理夜明珠吧,我们这就赶过去。”我拉着伍术与阿采,冲出了院子。

    在村头的草房里,发现了部分的尸蛆,放火烧了之后,阿采用开始的办法,找到了腐尸的脚印,沿着脚印我们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没等我们走多远,见到从远处跑来十几个人影,没多久他们变停住了,瞬间火光闪现。

    等我们到得近前的时候,发现来人是胖子他们,这回他们的人已经多到十几个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么快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胖子说道:“我们那边都好处理,见到那些腐尸的时候基本上没对百姓造成什么隐患。”

    “哎,我这里就麻烦了,腐尸已经吃掉了不少人,好在我们发现的都已经烧掉了,就剩下这个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也烧掉了,不错,但我们还得进村子看看,不能有任何漏网之鱼。”

    我点头,当我低头的时候,感觉到手臂上有些痒痒的,当我摸去的时候,黏黏的。

    “尸蛆?”我心里扑腾扑腾的跳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