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> 第三六一章 鬼童笑
    我见到阿采打出的火花将地面上烧出了脚印,贴近了闻了闻,那股子可以再让阿采吐几遍的味道飘然而出。

    “是他们的脚印,跟过去。”

    沿着脚印进了村子,这个村子从远处看去并不是很大,但住宅相对的十分密集,我们跟踪的那些脚印到了村口就没有了。

    因为村中的地面全是青石铺成,而且路面上几乎没有枯草,所以阿采的符咒再也不起作用。

    “没办法了,这里没脚印了,估计他们已经进村了。”阿采说道。

    我有种不祥的预感,这座村子已经出了事儿,或许就在今晚,或许是明晚,村子必定大难临头。

    我仰头看去,应该是二更时分,但村里的居然家家户户都点着灯。

    “他们都不睡觉么?”伍术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这就是他们这个村里的怪事,那些腐尸进了村,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,咱们总不能把整个村子都给烧了吧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伍术点头:“那还真是不好办了,不过我不怕,在咱们村里我们不也对付过李大妈的事儿么?”

    “她那还算得上是个善良的鬼,没有害咱们的意思,如果她要是像这些腐尸的话,咱们还不见得能跟黄巾军走到现在。”其实我此时的心里也不太有把握能够对付的了这些腐尸。

    刚才跟那些腐尸打斗的时候,虽然没有费多大的力气,但总觉得那些尸体似乎砍不死,最终还是胖子用火烧了,才算是将他们彻底干掉。

    现如今,这些腐尸还会幻化之术,要是用黄巾军的旗号在百姓当中妖言惑众,他们可以立刻拿下不少的百姓。

    “咱们挨家看看吧,不然的话我们也找不到。”阿采说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:“这么晚了,再加上他们不一定变成什么人,咱们怎么找?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伍术问。

    我思索良久道:“不如这样,这些个腐尸对白天还是有所忌惮,明天太阳升起,我们就想法子召集村里所有的百姓,现将他们集中起来,到时候问他们村里是不是有生人进来不就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如果腐尸藏了起来,他们不知道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咱们白天可以让百姓自己搜啊,他们的家他们自己最熟悉。”我说完之后便在村口找了个石条长凳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毕竟是接连几天的劳顿,没有得到很好的休息,这样少许的休息,想来必然是十分有效果的。

    伍术与阿采也同样坐在了石凳上,我们三人微微的闭上了眼睛,直到天亮,村里的公鸡报晓,我才慢慢的张开眼睛。

    但我此时却发现有双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看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我不由的惊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三个人是外地来的吧?”来人是个十四五岁的男孩。

    正在他与我们说话的时候,从他身后出来位五十多岁的大妈:“大剩子,你在跟谁说话呢?”

    “妈,你看这坐了三个人,好像是外地来的。”大剩子说道。

    我起身轻笑道:“我们是从后山来的,听说你们这里闹鬼,这才来此查看。”

    听到我这么说,那大妈立刻惊得退了两步:“你们是什么人?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,我们村常年风调雨顺的,都是蒙老祖宗保佑,哪有什么鬼?”

    “哦,我们只是听说,如果没有鬼就更好,我们也不爱费那个事儿。”

    大妈上下看了我片刻道:“哦!我明白了,看来你们是来骗钱的吧,我们这里没有鬼,硬说这里有鬼,到时候让我们交点什么钱财消灾?”

    我苦笑道:“没有的事儿,我们就是听说,再说了,即便是真的有鬼,我们抓鬼绝对分文不取。”

    “切,我才不信呢,走了大剩子,上山劈点柴去,你爹跟你弟弟还在家等着做饭呢。”大妈说着就拉走了大剩子。

    我听到此处,顿时对我的计划有些怀疑,等我缓过神来,再回头的时候,阿采与伍术同时看着我摇了摇头:“我们看你的办法要落空了。”

    我仰头看了看天,心中不禁的急了起来:“天亮了,天黑之前如果再找不到那些腐尸,恐怕晚上真是要闹鬼了。”

    没多久,从村里浩浩荡荡的出来几十个村民,为首的是村长李老头,他的身后跟着刚才的大妈。

    不知道大妈在他的面前说了我们什么坏话,反正这些人看我们的眼神都十分的敌对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哪里来的?听说要在这里抓鬼?”村长问道。

    我点头道:“看样子你就是村里的大官,麻烦你挨家通知下,都回去看看家中是不是有陌生人来过,或者是奇怪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奇怪的事情倒是没有发现,陌生人却有。”村长说道。

    我立刻问道:“陌生人在哪?”

    “就是你们!”

    我听到这样的回答,腾地心火燃起:“我是跟你们说事实,有其他的陌生人必须告诉我们,如果晚了的话,恐怕今天晚上就要闹鬼。”

    “拉倒吧,你们还是到别的村去,我们村不可能有鬼,也不可能闹鬼,走吧走吧。”没想到村长这么快就下了逐客令,毫不客气。

    没有办法,我们白天只能在村子的路上来回的走了几趟,确实没有发现任何的可疑之处,但无法进入百姓的家里,只能再次出了村子,在村外的树林里暂时停下。

    但在此时,我隐约的听见村子的方向传来阵阵的笑声,这个声音听起来应该是几个孩童玩耍的时候发出来的,但声音时有时无,而且听起来到有几分别扭。

    “阿采,你们听见没有,有小孩在笑!”

    阿采伸着耳朵听了半天,摇了摇头:“没听见。”

    伍术的大脑袋摇了摇,说道:“小牤,你是不是幻听了,要说那些村民还真是气人,咱们到底怎么说他们才能听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哎,只能等晚上了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个时候,大剩子从山上下来,背着捆柴禾,口中哼着小曲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我问你个事儿,你们村里有几个小孩?”

    大剩子想了想:“算上我的兄弟应该是两个,如果算上我那就是三个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算了,你走吧,不过我有件事请想求你。”

    大剩子立刻摆手:“拉倒吧,我还要进城卖柴,有事儿你还是问别人,我娘要是知道我又跟你们说话了,我非得挨揍不可。”

    我见他要进城卖柴,索性将他的柴买了,把这段时间留给我们。我拿出些钱递给了大剩子:“这些钱算是我买了你的柴禾,我只要你帮我做件很简单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有钱能使鬼推磨,这件事情真的不假,见到我给的钱,大剩子脸上露出些喜色,小心的看了看四周的环境说道:“说吧,看你们也不像什么坏人,我就帮帮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你听好了,从现在开始,到天黑之前,你想办法在村里挨家的去看看有没有陌生人,有没有不正常的地方出现,如果有,立刻回来告诉我们。”

    大剩子听到这里立刻点头,贴在我的耳边说道:“其实我大早上就看到了,你们说的话他们不信,但我相信,村里老黄家我就觉得不对劲儿,他家往常都是村里起来最早的,可是今天都这个时候了,他家居然没有任何人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么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大剩子说:“不知道,我弟弟去找他家的小儿子玩,门都敲不开。”

    “恩,那就对了,能不能带我去看看?”

    大剩子立刻摆手道:“那可不行,要是被我娘知道了,屁股指定开花,好了不跟你们聊了,我还得回家,柴火留给你们。”

    说完话,大剩子一溜烟跑掉了。

    我们悄悄地进了村,刚才那个孩童玩耍的声音又传了出来,在我的耳边不停的回荡着。

    我问道阿采与伍术:“你们就一点没听到?”

    “真的没有听到。”

    我只感觉奇怪,当我们还想去那长石条上坐着的时候,发现个小孩儿在长石条上跳来跳去,而且很奇怪的自言自语,不知道跟谁在说话。

    但我们确实只见到他自己在那玩,他的身边没有任何人。

    “小朋友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我叫小剩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谁玩儿的那么开心呢?”我问。

    小剩子的脸上忽然间露出些许诡笑道:“难道你见不到?那是老黄家的老小啊。”

    我见到这个笑容浑身的鸡皮疙瘩,下意识的伸手去摸了摸小孩儿的额头,是正常的温度,我又贴近他的身旁,嗅了嗅,人味儿。

    奇怪了,刚才的那诡笑哪来的?

    “啪!”我只感觉自己的肩头有些阵痛。

    “不许动我家的孩子,小剩子,跟娘回家,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想的!”大妈将小剩子抱走了,但我的肩头却是火噜噜的。

    “这个村的人都怎么回事儿。”我想骂,但还是出于儒家的礼节忍住了。

    我们休息了片刻,打听到了老黄家的院子,站在他家门前,两扇大门紧锁,院子内没有半点声音。

    “怪事了,他们大白天的闭门不出,绝对是有问题。”当我的话音刚落,从我们身后走来几个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