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> 第三五九章 合作
    胖子深沉的笑道:“放心,这个小丫头我也没打算把他怎么样,不过我倒是有点别的事情跟你说说,不过你要记住,现在是在我的地头上,不管你说什么,考虑好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我似乎受到了严重的威胁,但心中却始终不是滋味,先前是我还算是大义的放了他,但现在可好,却被人家利用了。

    我们跟着胖子进了屋,阿采与伍术坐在我的旁边,胖子端上了热腾腾的茶水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要与你们说的事情很简单,就是日后我们之间的合作问题。”胖子品着杯中的茶水,向我们示意茶水没有毒。

    我也象征性的喝了点茶水,问道:“我们之间都是同行,若是能够合作那当然是最好,但咱们各为其主,你有你们的后台,而至于我们,你们应该可以看得很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当然,黄巾军,天公将军麾下之将,这点我早就知道,其实我们之间的合作很简单,你做你的,需要我们的时候谈好价钱,咱们就可以合作,反之我们也会这样做。”胖子把事情说的很客观理性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问道阿采:“你们还有什么意见?”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,就是他们以后不要与我们作对才行。”阿采说道。

    “都已经成为了合作伙伴,就不存在作不作对的事儿,这个请各位放心,你们三个人都是有些本事的,所以咱们之间的合作利大于弊,何乐不为。”胖子说着,从怀中翻出个葫芦,打开之后从中倒出几粒药丸。

    我扭头看去药丸,十分的熟悉,这就是当日我们从墓地里拿出来的金丹,而且是完全制作成功的。

    这立刻勾起了我的兴趣,我轻笑道:“不知道此物是不是从淮南王墓带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,本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,不能走空,想来这是你们没有发现的吧?”胖子说。

    我点头:“不知道兄台是从哪里得来的?”

    “这个吗!”胖子想了想,笑道:“这个葫芦是在淮南王石棺的机关里藏着的,也许是机缘巧合,本以为我们这趟要走空,但还是被我们不小心碰到了机关。”

    出于我对伍术的信任,我说:“那石棺我们都检查过了,不可能还有机关啊,而且石棺都已经被埋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,这个机关设计的是全墓地中最为巧妙的,为此我们还重伤了弟兄,到现在他还在家中养伤。”

    我此时才明白这个家伙的意思,原来他们是不想要这金丹的,看他们的架势,或许是奔着换回定容丹来的,毕竟这伙人只认钱,金丹在他们的手里无非就是个药丸。

    我轻声道:“兄台可否将药丸给我看下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,不过……”胖子欲言又止,片刻后才说:“如果是真的,我想跟你们做个交易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好说,如果数量上可以的话,我们会考虑用好东西跟你交换的。”我不想直接用定容丹跟他交换,如果能用别的东西与他交换那岂不是更好的事情。

    胖子的脸上露出了贪婪的笑容:“你们也知道,我们只为钱财,非宝物不取,所以我们想拿回属于我们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定容丹?”

    “恩,其实说来你们赚到了,那个东西本来就是你们从我手里抢去的,这回我还用这些药丹跟你交换,其实你应该很赚的。”胖子说。

    我笑道:“前次,我是用你们那么多人的性命换的定容丹,你可不亏啊,而且没有为难你,这也算是还你条性命,难道这还不够多么?所以不要说定容丹是我们从你手里抢的,是正常交换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胖子满脸不悦:“兄弟这样说话可就不好了,按理说当时你们没有那么多的士兵,我们是不可能给你东西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你可要分清楚了,士兵是天公将军的,与我们无关,定容丹不是我们抢的,你可以想想看,如果我们没在那里,士兵们可能就将你们全都灭了,哪还有今天让你们在这里跟我说话的份儿?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胖子说:“朋友,牙尖嘴利啊!”

    “这都不是主要的,主要是这些金丹如果我用定容丹来交换,那我可就亏大了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胖子脸上的肌肉上下乱跳,露出些愤怒的颜色,说道:“既然你这样说,这些丹药再加什么东西可以换你的定容丹?”

    我见这家伙上钩了,心中不禁暗喜,回头看了看阿采,见到阿采的脸色不是十分的好看。

    我说:“其实并不需要这样,我们这里还有个从淮南王墓里带出来的玉佩,这可是淮南王生前佩戴的,估计价格不菲,我们愿用此物换你的丹药,不过你还需要添加少许钱粮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这不是抢钱么?破玉佩换这么多丹药,还要我们再加码?”胖子身后的几个弟兄纷纷表示不满。

    我索性就来个破釜沉舟:“既然胖哥的兄弟们不愿意交换,那我们也就不跟你们浪费时间,本来这些药丸我们也只是拿回去做研究的,我们要不要你的药丸也无甚大碍,我看你们还是自己留着吧。”

    胖子听我说不要了,立刻慌了阵脚:“别,那你说说看,我们需要什么代价才能换回我们的定容丹?”

    “哎,首先定容丹不是你们的,其次是那个东西不在我手上,如果想要的话,跟我们的阿采说,具体你们出多少金银财宝,你们两个商量,如果他不愿意交换,那我也没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胖子被我说的脸上泛起了淡淡的红,看样子正压着火,但越是这样我心里就越感到安全,因为他们有所需要,再没拿到东西之前,就不会随便对我们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,你说我需要拿什么东西跟你交换才行?”胖子说着,他身后的几个同伙已经忍耐不住,纷纷与胖子说:“不行就宰了他们,他们能从咱们手里抢走,咱们就再抢回来。”

    我笑道:“不要那么鲁莽,那定容丹我们隐藏的很好,杀了我们我想谁都找不到,而且那里只有我们三个人同时去才能找到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少在那里胡说八道,我们不会相信的,快点拿出来,不然我们可要动手了。”

    胖子冷哼说:“都给我出去,别在这里吵吵嚷嚷的,我们都是合作伙伴了,别动不动就杀抢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吗,还是胖哥通情达理,我就爱跟胖哥这样的人交往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胖子在阿采跟前,双眼直勾勾的看着阿采,似乎在等待阿采的回答。

    没多久,阿采噗嗤笑出了声:“看看你们,如果今天我不说出个价码,看来咱们谁都走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,有价格才能有的谈,说说看,你需要多大的价码?”胖子有些迫不及待。

    阿采的脸瞬间低沉,随后得意的笑道:“我想要你们手里的四方鼎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胖子的脸都要拧出水了,他连退两步坐在椅子上:“你这是想要我的命啊,你可知道那四方鼎是商周之物,你这不是狮子大开口么?”

    “你看我不说你还让我说,我说了,你还不干了,那你让我怎么办,既然谈不成,那我就不谈了,反正定容丹的神奇效果,至少可以让它的价码翻上数十倍。”阿才说道。

    胖子脸上的肌肉在跳舞,他凝重的表情不管是谁,看去都不会很舒服。

    我凑到阿采身边:“商周的小鼎要值多钱?”

    “反正就是很值钱,不过没有什么神奇功效。”

    “跟咱们的定容丹比呢?”

    阿采想了想:“如果算上定容丹的效果,他们两个应该算得上同等价格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心想应该如此,但我从阿采的表情与胖子的表情中可以清楚的知道,这两样东西绝对不在同样的档次上,阿采肯定占了便宜,那胖子也很明显是被阿采的要求刺到了痛处。

    胖子在屋子里踱步,口中不停的念叨:“太亏了,太亏了,不能换不能换。”

    我听到这里,感觉到阿采应该是喊得有点过高了,将胖子的底线已经被突破,所以接下来要继续谈下去,恐怕有些困难。

    我随即将阿采的那块玉佩要了过来,顺手递给胖子说:“看看这个东西怎么样?”

    胖子接到手里,看了半天,摇摇头:“不行,还是太亏了,不能换。”

    “再加上定容丹呢?”我说:“拿两样东西跟你换,绝对是出于我们之间刚刚建立的合作关系,不然的话我们可以转身就走,别说你们这些人手段有多高明,其实我们也不差,想要从这里逃出去并不难。”

    胖子差异的神色看着我:“那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用定容丹还有这块玉佩,换你的小鼎。”我说的十分仗义。

    胖子随即问道:“那丹药你不要了?”

    “哈哈,如果你喜欢给我们,我们就当是你送的,如果你们认为那东西有用,你们就留着。”我很不在乎那个东西。

    胖子被我说的都要哭了,不断的摇头道:“罢了罢了,即便如此,那就成交!”他看了看那丹药,顺手扔给了我:“我留着也没用,就送给你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