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> 第三五八章 私人恩怨
    我听了老头的话之后,似乎是明白了为什么闹鬼的事儿,但我始终没有

    想明白的是,震慑什么家族要建一个军营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老人家说的家族是谁?”

    “嗨,那是二十年前在我们这里的一个大户,他家的女儿被一名军官给霸占了,所以他们就四下找人,终于从军官的手里将自己的女儿抢了回来,但女儿因为想不开自杀了,所以他家就跟军官结下了冤仇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那后来呢?”

    “后来就不太清楚了,听说那大户人家不知道为什么全都死光了,随后军官就在这里建了军营,说是要镇压他们。”老头说完抱着我给他的碎钱,美滋滋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我沉思了良久,首先是那家族的人已经都不在了,军官还要用军营震慑他们,那就证明军营的附近就是那家人的所在,或者说……

    我忽然间想到先前老头说得阴阳不能叠。

    “我想到了,阴阳不能叠,就是说军营建立在那家人的墓地上!”

    “啊?你说的意思是军营下边是墓地?”

    我点头:“我想应该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阿采这个时候笑了:“这件事情还不好办,我们是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你们要挖墓?”

    “不是挖墓,这回我们要搬家,要么把军营搬走,要么就把下边的墓地搬走,不然的话这军营就是永远在这里呆着也是废物一个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伍术一脸的不情愿:“搬就搬,但我想不明白,那些黄巾军是怎么来的?”

    “他们是后死的,来时的士兵跟咱们说的不是假的,真的有人中邪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我们就开始挖!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:“我们就从阿采见到手指的地方开始挖,找到墓穴的入口,进去之后,我们的目的就是把所有的尸体搬出来,回头给他们做个新棺材,埋到后山。”

    我的眼神看过阿采:“听见没有,所有东西都不能拿!”

    “知道啦,这又不是盗墓。”阿采虽说有些不太情愿,但也算是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由于伍术的铲子具有高速的挖洞效果,再加上阿采这个盗墓老手,我们很快的将地洞挖开,就在军营下方不足两米的地方,已经发现了尸体的存在。

    开始的时候挖出来的都是黄巾士兵尸体,再往下,挖出来的却是那些腐朽的棺材,没多久,一具具腐朽的尸体已经露出了地面。

    “真是厉害了,这么多的尸体,也不知道埋了多久,居然没有烂透,还有腐肉。”阿采叹道。

    我轻笑道:“这就是常识了,一般说来,如果说被害死的人,大多数都不会正常的腐化,反而是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怪象,一个是尸体不腐,二来是尸体腐败的极快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说他们身上有极大的怨气对么?”伍术问。

    我点头说:“确实如此,所以我们要把他们的墓穴做的比之前还要更好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那你们继续,我去做棺材,争取在他们都出来之前,把棺材做好。”伍术拎着工具出了军营,一头扎进了树林。

    我跟阿采两个人,在墓地里一共挖出了将近三十多具尸体,其中十几个是黄巾军士兵,剩下的应该就是那老头所说的大户人家的尸体。

    但奇怪的是,一来是黄巾军士兵的尸体数量跟我先前见到的不符,二来是我们根本就没有找到那老头所说的小姐尸体。

    根据我们的经验,挖出来的尸体大多数都是普通家奴的尸体,并不是真正的墓主人。

    “不对,还有,我们应该继续向下挖。”

    又下挖了两米,一个小型的墓地出现了,所有的尸体都没有棺材,完全是一堆被乱扔进来的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阿采的眼睛盯着墓穴远处的一堆尸体发愣。

    “无头尸体?”我也有些慌乱,在远处的尸体都没有了头颅,不光是如此,还有很多人都被肢解了,难怪会有人半夜出来捡手指。

    忽然间,一具尸体慢慢的起身,双眼直勾勾的盯着他的对面,伸手在一旁不断的寻找着什么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便看见他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捧起一颗头颅,将自己的脑袋替换掉了,回头他又安稳的躺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,这是什么情况,换头玩儿呢?”阿采叹道。

    我陷入了沉思,眼看着还有不少的尸体还在做着各式各样的奇葩事情,我们两个人先出了墓地。

    “不对,这里还不完全是他们家族的墓穴,这下边应该还有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?哪有那么深的墓地,况且他们只是普通人,就是淮南王墓地也没有那么深啊。”阿采说。

    我点头道:“这里不应该是一开始就挖的那么深,而是一点点堆积起来的,还有一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恩?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我怀疑那个老头不对劲儿。”我的直觉告诉我,那个老头跟这些尸体有绝对的关系,一来是因为尸体当中有黄巾军,黄巾军是最近才来的,不可能被埋藏的这么深。

    二来是,整个墓穴的情况看,下边那一层是老旧的墓穴,而上边的这一层,怎么看都是才挖不久的,当我们挖到黄巾军士兵的时候就可以证明,那里的泥土是被刚刚踏实不久的。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前边老头说的事情要完全推翻,但是他又告诉我们这阴阳不能叠。这明摆着告诉我们有地下墓室的存在,那就是他有意的在向我们透露消息。

    那么这个老头应该是别有用意,或者本身就是要跟我们作对的一伙人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?”阿采看我发了半天的呆问道。

    我说:“去找伍术,让他自己在这里挖,已经挖出来的都给他埋了,我们去找找那个老头的下落。”

    “伍术,这里交给你了,我们一会儿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为什么又是我?”伍术问道。

    但我们还是迅速的离开了,绕过山岗,按照老头说的,一转弯发现了半山腰真的有一座草房子。

    “这么晚了还点着灯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过去看看,我感觉他应该会想到我们能来这里找他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阿采一脸的不解:“不会吧,难道老头会神机妙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会,但我们已经进入了他的圈套,要想让他措手不及就得反其道而行之。”

    我趴在阿采的耳边嘀咕了几句,阿采铭记于心。

    我们两个凑近草房的时候,阿采悄悄地躲到了草房的后边,将耳朵贴在窗户旁边,仔细的听着屋里边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站在门口喊道:“老人家,在家么?”

    没多久,只见屋里一个人影推开了门,一见到是我,老者心花怒放,毕竟白天的时候是我给了他钱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这么晚,你怎么找到我这里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们按照您的意思,已经将军营下边的墓室挖了出来,可奇怪的是,怎么会有那么多的黄巾士兵?”

    老者的眼神先是迷离了一番,回头说道:“其实那些黄巾军都是我埋的。”

    “恩?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哎,别提了,我不是天天去那里去柴火么,这一段时间总能将见到些死去的黄巾士兵,这才将他们入土为安,不想让他们曝尸荒野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们发现里边还有不少的普通百姓啊!”

    老头笑道:“那我可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我忽然感觉老者的房间里有个黑影不断的跳来跳去。

    “你家里还有人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,就我自己!”老者一回头,猛地一哆嗦,急忙靠在我的身边。

    可此时我感觉腰间一阵冰凉,我才发现自己已经中招了,被老头发现了我们的意图。

    我这才下意识的闪过身体,断剑拔出,立刻顶在了老者的咽喉。

    “老人家,你还是慢了些,没想到,你的计划还挺深的,为什么要算计我们?”

    “这可不是我的意思,想想之前你们得罪过什么人吧?”老者说着,脸上似乎看不出丝毫的紧张。

    但此时我发现房间里的鬼影似乎变了形,又出现不下四五个的人影。

    “别动我,你们这些王八蛋,怎么会出现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完了,是阿采的声音,那个沙哑的声音是……胖子,那眼下的这个老头?一定是跟他们一伙的?

    我忽然间感觉自己已经被这些人算计了,此时阿采已经被四五个人从房间里推搡了出来。

    当我见到推搡阿采的那个人,再加上他们身后的几个人,我当下就明白了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现场除了老头与那个胖子之外,剩下的人先前我们都见过,一个是接待我们的黄巾士兵,另两个是前来报信的黄巾士兵,而在他们身后出来的就是那位胖子。

    从开始到现在,一直在这些人的陷阱里跳来跳去,那就是说所有的事情都是他们一手策划的。

    “胖子,没想到你们的心思很重啊,居然还对我们费这么大心思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也不想啊,但前些日子总有人在打听我们的行踪,无奈之下,我们也只能如此了。”胖子说道。

    我笑道:“既然这样,就把我的人放了,你的人,我也还给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