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> 第三五七章 阴阳不能叠
    我见到阿采手里的东西,只感觉胃里的酸楚滚涌而上,一巴掌将她手里的东西打掉。

    阿采趴在军营旁边呕吐,手里不停的在泥土上擦拭着。

    “一块烂掉的手指,就是你说的百年老货?”我问道阿采。

    “刚才明明是一块玉佩,怎么可能……呕!”

    “快点埋掉!”阿采边吐边与我说。

    我看了看地上的那根手指:“晚上还有心情吃饭么?”

    “谁还能吃的进去,我想休息一下!”

    “我劝你,还是先看看这座军营里还有没有别的东西,这里好像不太适合休息。”我莫名的有一种不好的感觉,先前士兵说的那些事儿,搞不好还是真的。

    没多久,伍术从后山跑了回来,我们没有将刚才发现手指的事情跟他说。

    他吃了东西之后,找了一间军帐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来真得是没心没肺好睡觉,本来还想问问他后山尸体埋的怎么样了,可此时的他已经鼾声如雷。

    阿采靠在军帐外边的木桩也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可我却迟迟不能入睡,站在军营里,仰头望着天,皎洁的明月,璀璨的银河,美轮美奂,难免会使人升起一种十分清净的感觉。

    没多久,树林里传来一阵阵的鸮鸣,几只晚上失眠的鸟儿从林中扑扑啦啦的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呼嗵一个声音从军帐里传来,我眼前的这个美丽的夜景被瞬间打破。

    我几步冲进了军帐当中,发现伍术还在鼾声如雷的睡着。难道我听错了?我摇了摇头,想要找个地方休息一下,可此时又传来一个呼嗵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立刻回头看了眼伍术,他还在那里睡着,我随着声音跑了出去,阿采也安然无恙的在那里休息。

    见鬼了?这声音哪里来的?

    呼嗵呼嗵呼嗵!

    接二连三的声音传来,我急忙跑向其他的军帐,挨个军帐查看。

    当我打开第一个军帐的时候,我已经傻了。

    整个军营里总共十来个军帐,前边的几个我们已经检查过了,没有什么问题,除了那根手指之外,再无其他异样。

    但是后边的几个军帐,就在我要打开门帘的时候,里边的床上躺满了一动不动的黄巾士兵。

    我的天,这么多的死人?我立刻将军帐锁死,但临走的时候,总感觉有一双眼睛在军帐的上边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仰头看去,一只鸮展翅飞走。

    “妈的,这个军营还真是有点问题。”我暗骂。

    我随后走遍了所有没有看过的军帐,发现里边多多少少都有几个黄巾士兵,算起来至少有近百个人。

    我准备去找伍术,将这些人连夜埋了。

    我刚要回头,只感觉身后几个大大的黑影从军帐里飞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些尸体不知道被什么样的力量从里边扔了出来,接二连三的从十几个军帐里不断的飞出尸体。

    “我的妈呀!这谁啊?”伍术那边传来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我立刻跑了回去,发现伍术也倒在军帐的外边,看起来被摔得不轻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,睡得好好的,就感觉有人踢了我一脚,人都飞了起来,摔死我了。”伍术牢骚着。

    此时阿采也跑了过来,问:“这是怎么了,晚上都不睡觉?”

    “这座军营还真是有点不对劲儿,伍术被扔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被扔了出来?”阿采诧异道:“这里还有别人么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伍术看着我傻了:“还有人?在哪?”

    我用手指了指后边的一排军帐里,阿采扭头看了一眼,她似乎明白了什么事请:“都是死人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:“要不要过去看看?”

    “算了,我们还是在这里呆着吧。”阿采说。

    伍术挠了挠头:“不行,在外边也睡不好,进屋睡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奇怪刚才是谁把你扔了出来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爱谁谁,我要睡觉。”伍术很执着的又进了军帐。

    加上刚才手指的事儿,阿采根本就无心再睡,我们两个就在伍术的军帐外边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可没多久,指感觉一个黑影从我们头顶飞过。

    “哎呦我的吗呀,摔死了!”

    “都跟你说了,这里不对劲儿了,你还回去睡觉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伍术扶着腰,一脸苦相:“这让不让人活了,睡觉罢了,这他妈谁啊!”

    可就在这个时候,阿采拉了我一把:“小牤哥,你看!”

    我顺着她指向的方向看去,发现刚才我们扔下手指的地方,出现了一个黑影,慢慢的蹲下身子,捡起我们刚才扔掉的手指。

    “吼!终于找到了,吼!”一阵阵低沉阴森的声音,随即,它慢慢的走进地下。

    “我靠,还能入地?”伍术看傻了。

    我也是一头冷汗,眼见着那个家伙从地面上消失,心中还真有些忐忑。

    “看来这里真的闹鬼,不过这样的事儿多半会发生在民间,按理说军营的煞气重,普通的鬼怪是不会来找军营麻烦的。”

    听了我这么说,伍术也点头说是,阿采摆手道:“我看,我们倒不如回村里,先睡个好觉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,不能回去。”伍术说道。

    阿采笑道:“我回不回去关你什么事儿,好像是你说的算了似得。”

    我见到二人吵了起来,严厉的说了一声:“别吵了,闹鬼一定有原因,找到原因所在,我们才能解决问题,这么大的一个军营不能就这样浪费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我这么说,两个人平静了很多。

    我立刻说道:“伍术一会儿继续睡觉,我得好好观察一下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兄弟,都这个时候谁还能睡着?”伍术说道。

    “睡不着也得睡,别废话。”我说:“阿采跟我在这里盯着。”

    伍术在军帐里翻来覆去的,可即便是这样,没有多久,我只感觉伍术被什么东西猛的甩了出去。

    我这回看的仔细,那股力量来自于伍术的身下,而且多半的力量源自于他自身。

    “刚才没有感觉到是你自己在使劲么,什么时候练习这么厉害的功夫?”

    “功夫个屁,我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,就只感觉到身子被甩了出去。”

    我此时慢慢的走进军帐,我将军帐翻了个遍,还是没有找到任何东西。

    转眼间,公鸡报晓,天色渐渐的放亮。

    “天亮了,让我好好想想,昨天晚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。”我说完话之后,向后边的军帐看去,发现军帐里边的尸体居然都不见了踪迹。

    奇怪,明明是尸体在这里,怎么就一个晚上的时间就没有了。

    我挨个军帐里翻看,居然没有发现任何不对劲儿的地方。

    一时间,我们陷入了僵局,不知道今天晚上还能出现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阿采忽然间冲了出去,看到军帐门口站着一位老者,她挥手便打。

    “少在这里装神弄鬼,我就知道一定是有人在搞鬼。”

    没多久,老者被阿采打翻在地,苦苦的哀求中还有些许无奈:“丫头,我哪里招惹到你了,为什么对我下如此重手。”

    “昨天晚上是不是你在这里捡东西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,你可不能冤枉好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来这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老者一脸无辜的说:“我的家就在前边住,我来这里找些柴禾回去烧火,这你们也管?”

    阿采被问的不知道在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我凑了过去:“老人家,你说你家在这附近住?”

    “对啊,前边一拐弯就是,半山腰就那么一家人,我每天都来这里捡柴火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说么,一个偌大的军营,就这么点柴火哪够。”

    老者一听我这样说反倒是笑了:“什么军营啊,都在这里荒废多少年了,不过倒是便宜了我,这十几年我就没有上山劈过柴。”

    “有那么多的柴火?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,这里开始可是一个大军营,那满院子的柴火,想想就过瘾,可是这些年烧光了,我还在想要不要去山上砍柴呢。”老者说道。

    我平生最看不惯就是这样好吃懒做的人,但想想老头是常年在这里居住的,应该会知道这个军营整个历史。

    “这个地方最早是谁在这里扎营的?”

    老者此时将脸贴了过来,一脸诡笑:“怎么?闹鬼啦?”

    我一听老头的话,感觉他好像是知道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老人家知道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“当然,不过嘛!”老头故作腼腆:“你看这柴火也烧没了,我现在的岁数再上山砍柴也有些力不从心,所以嘛!”

    阿采这个时候有点恼火:“我就说是他在搞鬼,就是想跟咱们要点钱买柴火。”

    “哎,别这么说,看他的样子,再给他两个胆子他也干不出那些事儿。”我顺手扔给老头一些碎钱。

    老头这个时候乐开了花,压低声音说道:“你们听好了啊,这可都是我亲耳听说的,这里当初之所以建立军营,就是为了震慑一个家族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军营是什么时候建立起来的?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还真就不知道,不过闹鬼的事儿,还是这些年才有的,前一阵有人来看过风水,说是阴阳不能叠啊,可我不知道什么意思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