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> 第三五五章 火拼同行
    没多久,王老的儿子停止了抽出,满脸冷汗,当我们再看他耳垂的时候,那颗黑痣已经消失。

    我沉思了一会儿:“王老,带你儿子回家吧,没事儿了,不过我有个要求。”

    王老也见到了那颗痣的变化:“他真的好了,有事儿你就说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你要多多的照顾一下董老头,毕竟是他败坏了祖宗的道德,那老物里边的东西要找的其实就是他,只不过是被你儿子的富贵痣吸引,才上了他的身。”

    被我这么一说大家恍然大悟,可就在我们要撤退的时候,发现从树林里匆匆忙忙的跑出了十几个人,正向我们这边来。

    “那个臭丫头,要是让老子找到她,非做了她不可。”那个沙哑的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大,既然要做,不如给小弟我做个小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想得美,那个鬼灵精不是你能驾驭的,小心她让你断子绝孙。”

    我听见这几个声音,心中有些感到意外,我叫来士兵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没多久,趁着夜色,在城门外十几个人想要连夜进城,被士兵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凭什么不让我们进城?”

    “上方有令,你们这些人不能进城。”

    “臭当兵的,小心老子劈了你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一出,呼啦围上来几十名黄巾军。

    来人一见,立刻后缩:“好汉不吃眼前亏,我们不跟他们挣了,这就走。”

    这一伙人灰溜溜的往城外的树林去,当他们刚刚进入树林,就已经有人莫名的倒下。

    “妈的,谁在这里下绊子?”可当这个人用手解开绳子的手,一声惨叫:“血!我的手!”

    “这个树林里到处都是陷阱,你们进来了,就别想出去。”我站在这伙人的身后说道。

    当这伙人想要出树林的时候,他们应该是见到我们的阵势才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你们?没想到你们还真的从墓地里出来了,正要找你们算账呢。”

    我淡笑道:“就凭你们几个人跟我算账?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,别以为你们的黄巾兵有多么厉害,来这么多人也是一堆废物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?那你们就出来试试!”我说:“或者,可以把你们从王妃口中拿出来的定容丹交给我,我就放你们快点离开。”

    那沙哑的声音在人群中说出话来:“小子,你想的倒好,墓主的东西都被你搜刮了,还想要定容丹?我看你是不是有点太贪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既然你们不给,也只能让我的士兵跟你们说话了。”我向身后一摆手,百八十个士兵一拥而上,与这些人打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此时已经有几个人想要往树林里去,但他们还是掉入了陷阱,死的死伤的伤。

    剩下的几个人与黄巾士兵斗的激烈,但我在远处看时,黄巾士兵没有占到多少的便宜,没多久便受伤过半,而对面的几个人仍保持着一定的战斗力。

    “厉害,看来不出手不行啊。”我拔出断剑,冲了过去,没多久放倒一个。而此时,从城中又冲出来几百人的队伍,迅速将树林包围。

    我再次说道:“交出东西放你们走,不然的话你就别想走了,这么多人,车轮战也得累死你们。”

    从那伙人当中出来一个身材极其矮小的胖子,走到前边,说:“小伙子,没想到你手上的活不错,不过定容丹给你也没什么,这遭来的算是赔了。我有个条件,在我们绝对安全之前,我不会把东西交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让我的人离开,我留在这里,他们走远了,东西交给你,至于我,愿意杀,愿意放随你们。”这个矮胖子就是那个沙哑声音的制造者。

    我点头道:“可以,兄弟们放他们走,这个小胖子留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,我相信你不是那种不讲信用的人。”矮胖子的眼神中透露着一种极其深的城府。

    我眼见那伙人渐渐消失在夜色之中,伸手向矮胖子说道:“东西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是杀,还是放呢?”

    “放,东西得到了,我没必要再杀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件东西不是很值钱,有必要这么大动干戈?”

    “同行是冤家,这个就不必多言了。”我向胖子递了一个眼神,勾了勾手。

    胖子将定容丹交到了我的手上,我很轻松的笑了一下,验证了一下定容丹的真伪,放进了怀中。

    胖子安稳的坐在了地上,微微的闭上了眼睛:“东西已经给你了,接下来你们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我带着士兵退去,胖子在身后喊道:“小子,如果有下次,我会好好的跟你比试比试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回话,回到了军营。

    阿采呆在军营中,拿着炼丹炉欣赏着。

    “得到了想要的东西是不是心满意足了?”

    阿采一脸开心:“唯一的美中不足,就是没有的到定容丹。”

    “不如我送你一个别的吧。”我将定容丹的小盒子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阿采打开一看,顿然一脸的惊喜,忽然间问我:“你从哪得来的?”

    “东西给你了,以后不要再说走空了。”

    当夜,张角将我们召集到中军大帐,他手里拿着我们带回来的金丹,满脸焦虑。

    “将军,看上去您不是很开心,难道有心事?”

    “当然,白天的事儿我听说了,咱们也死了不少人,我想知道那些人的来历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如派人去查下,咱们黄巾军数十万之众,找到那几个人还不是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张角点头:“我怀疑还有别人在找藏在地下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我打断了张角的思路:“不知道现在城里的百姓如何了?”

    张角说:“眼下看来金丹的效果还没有体现的那么好,但疫情算是控制住了,不过还是有点瑕疵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“很多百姓,包括咱们的士兵都不是起色的那么快,就那么几颗金丹远远不够,我还需要找人复制这颗金丹,这件事情我看就交给你们好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张角的要求,让我们去满天下的找人复制金丹,那不是开玩笑么,当年淮南王是多么有学识的人,可以说整天什么不干才能练出这金丹,现在想要复制?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难度很大啊!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张角拍拍我的肩头:“这个不要紧,我先派人帮你搜罗天下间懂得炼丹术的人,到时候应该能够帮上你们的忙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我们从墓地出来的时候,并没有发现有什么特殊的炼丹术,手里能够用的就是这些已经成型的金丹,再就是那……”我想说那本炼丹笔记,但我还是收住了,毕竟给自己留一手还是有好处的。

    张角看了我一眼,发现我没再说什么,便也没有追问,只让我在军营中等着,什么时候行动等他通知。

    当晚,我正在军帐中与阿采吃酒,伍术匆匆忙忙的跑来找我们,见到我们两个在一起,满脸的不愿意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挺有雅兴啊,喝酒吃肉也不叫我一声?”

    我见到伍术的有些生气,便让他坐了下去,安排士兵帮他拿了一套酒具。

    伍术摆了摆手说道:“先别喝了,我带你们去看点东西,等回来再吃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那么重要?”

    “到了你们就知道了,走!”他说着话,拉着我与阿采的手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我急忙问道:“你看到什么了?这么着急,着急投胎啊!”

    伍术也没管我说什么,没多久,我被他带到一处院墙外边。我四下打量一番,这里似乎十分的熟悉:“这不是张将军的后院墙么?”

    “嘘!”伍术伸出手指,压低声音说道:“小声点,我们只管看,不要乱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真有意思,什么事儿这么神秘,要想看直接进去看不就得了,还得趴在墙上偷看?难道是女人洗澡?”

    阿采一听就不愿意了,狠狠的拍了我一把:“你想看啊?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一定,要真的有,凭什么不看!”

    “哼!”阿采扭头坐在了墙根下。

    我跟伍术趴在了墙头上,向院子里看去,发现有几个受伤的士兵在包扎这伤口,还有军医帮他擦药。

    另一队人手里拿着一些药丸,整齐的站在一旁,似乎在等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包扎伤口么?有什么可看的?”

    伍术说:“等等再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真够变态的了,人家女孩子包扎伤口也看!”阿采还在墙根蹲着嘟囔着。

    没多久,从屋子里走出一位满面长须的老人,手里端着一碗汤药。

    “你们几个先把这药喝了,然后再吃金丹,如果今天我们的试验成功了,你们将会是我们黄巾军的最强士兵。”

    几个士兵神色坚毅:“都是为天下苍生,抛头颅洒热血,肝脑涂地,况且是强壮身躯,将来战场上,也可以大展拳脚。”

    “好,百姓们就需要你们这样的士兵,喝吧!”

    几个士兵分了分,将一碗汤药喝了下去,随之他们身后的那些人端来了丹药。

    “那不是金丹么?”我一眼就看出来那些人手里的丹药。

    士兵们将丹药一口咽了下去,就在院子里等着。

    老者点了点头:“看来药力要起效了,你们感觉浑身热血沸腾了吧?”

    “恩,而且还感觉手脚都有力气了呢。”士兵们说着。

    没多久,一个惊人的现象发生了。把伍术惊得不禁感叹:“我的天,变态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