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> 第三五四章 得寸进尺的后果
    “你!”阿采说:“你知道这块玉佩可是老货,跟你家的小炉子基本上是一个年代的。”

    老头一听,眼睛就亮了:“那我就更不能说了,你们这么有钱,不如再给点,我就说给你们听听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顿时火就大了,但还是强忍着压住了。

    “那既然老人家不识货,就把东西还给我们,我们想要知道的东西你没有告诉我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老头得意的笑了笑,将玉佩王腰间一塞:“你们走吧,老头我要睡觉,没时间搭理你们,老祖宗的秘密都说了,你们还得寸进尺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就笑了,本来是他对自己的祖宗不尊敬,随便就把祖宗的古董卖了,我们给他了宝贝,居然还是我们的不是。

    伍术在一旁看不下去了,抄起柴刀架在了老头的脖子上:“别给你脸不要脸,要是你再不说我就让你连饭都吃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威胁我,你们杀了我,就更别想知道那炉子的下落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我深刻的意识到,这董老头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败家子,不要脸的臭无赖。我拉了一把伍术:“走吧,人家不愿意说,就算是咱们栽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的东西都给他了,不能就这么算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手一个人,拉着阿采与伍术两个人急匆匆的出了院子,阿采一直在埋怨我。

    “我得把东西要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,我有别的办法。”我给阿采吃了个定心丸。

    稍等片刻,我们又悄悄的趴到了老头家的后窗,透过窗户的缝隙向里边看着。

    我清晰的看到,老头将刚才的玉佩用一个小盒子装好,紧紧的绑在了腰间。

    “哼,几个毛小子,还想在老子这里占便宜,下回来不拿点更好的就别想知道小炉子去哪了。”老头哼着小曲向院子外去:“老头我今天要吃顿好的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老头美滋滋的,阿采一直在骂,我向两个人摆了摆手:“走,跟过去,看看他去哪?”

    我们一路跟着老头进了城,在城中的一个小酒馆,老头吃饱了喝足了,晃晃悠悠的向城中一条小巷中去。

    站在小巷的入口,十分小心的走了进去,边走边回头看着。

    我们趴在巷口向里边看着,没多久,老头站在一户破烂的房子门口学了两声猫叫,不一会儿那家房门被打开了。

    “看见没有,我怀疑他一定能找老买家,都是古董,就凭他那智商根本就不可能知道这东西值多钱,一会儿去看看热闹。”

    阿采笑道:“其实那块东西根本不算是太值钱,不过古董确实是古董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那么在意。”

    “废话,那可是我从墓地里好容易搞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淮南王墓?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

    我与伍术两个人一同看向阿采:“你不是说什么都没拿出来么?”

    “那块玉佩还算啊?”

    “废话!”我跟伍术异口同声。

    可还没等我们过去,就发现那老头又从那门中晃晃悠悠的出来了,手里拎着一袋子钱,美滋滋的。

    “老家伙,不用你美,早晚让你说出来。”阿采发狠。

    我告诉伍术回去找黄巾军将这古董商家包围了,我跟阿采跟上了老头,见到老头回到了家,把钱放在床下,悍然睡去。

    “看来是把东西卖了。”阿采说。

    “咱们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打劫!”我说完之后,将自己的脸蒙住了,压低了声音跳进了院子,悄悄的靠在老头跟前,将断剑压在老头的身前。

    老头迷迷糊糊的看着我,一身酒气:“谁啊!”

    我装作沙哑的声音:“老不死的,把钱交出来包你不死,不然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。”

    老头被我这样一震,忽然间清醒了,好像是醒了酒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们就要一样东西,要么是钱,要么是你的命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老头的脸上已经冒出冷汗,伸手从枕头后边拿出几个铜钱递给我。

    “就这些?”

    “一个老头子能有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妈的撒谎,这么点儿钱还能有酒喝?”我问。

    老头果然是老奸巨猾,都到了这个时候还跟我耍滑头:“真的没有了,这都是别人请我吃的酒,你看我哪里像有钱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找死,一会儿我要是翻出钱来要了你的狗命。”我说完话,向阿采摆手,阿采在老头的房间里开始搜索,随后从床下将那袋子钱掏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将钱袋子在手里垫了垫:“老小子,看来你是活够了,那今天就拿你命来。”我说着,手里的断剑已经将他的胸前肉切出了血。

    老头哆嗦着:“我知道错了,我就这些钱,你都拿走吧,饶了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老家伙,挺有钱啊,看来你有手段搞到钱,不行,我敢说你还有钱。”

    老头被我这么一咋呼,将他钱的来历都说了出来,用来证实他是个穷人。

    期间,他还真说出小炉的下落,同样是卖给了刚才那家人,我毫不客气的收下了他的一袋钱,与阿采直接回城。

    此时伍术已经将阿采的玉佩夺了回来,并将那家收古董的商人带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来问你,当年你收过一个小炉子,就是卖玉佩这个老头卖给你的,有没有印象?”

    商人姓王年岁也已经不小,见到我们同样是黄巾军打扮,便问道:“不知道军爷要找的东西,是不是当年淮南王的炼丹炉?”

    “对,看来王老还是有见地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当然,我当初一眼就看出那个东西了,不过那个东西后来没少给我找麻烦。”

    我笑道:“那就交出来吧,你多钱收的我们原价奉还。”

    “钱倒是小事儿,关键是这个东西我当初多次想要出售,每次出售之后,我家的小儿就会得重病,整日全无神色,胡说八道,把它取回来之后,我儿就会不治自愈,你说我……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想了半天,原来这还是个有问题的老货。

    我此时与王老说:“不如这样,你带我见见你的儿子,或许我们会帮上忙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,你儿子应该是被小炉里边的东西缠身了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王老当下就笑了:“如果军爷真能把我儿子的病治好,我就把炼丹炉双手奉上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用,到时候我会给你补偿。”

    王老带我们见了他的儿子,当时我发现在他儿子的左耳上居然多出了一个红痣,红痣里边还有一颗小小的黑痣。

    我顿时倒吸一口凉气,这本是一颗富贵长寿痣,但被那颗黑痣占据了上风,也就是说这颗黑痣就是让他患病的根源。

    “你儿子小时候是不是就有这颗红痣?”

    王老看着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就对了,看来我的判断没错。”

    我立刻让黄巾军散去,随后与伍术说:“按照淮南王墓室的布局在城郊找个地方做一个假墓室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要把炼丹炉里的东西引出来。”我说着让王老将炼丹炉取了出来,随后将从老头那里得来的一袋子钱还给了王老,王老没有收。

    光从办事上就可以看出来王老到底是个商人,对金钱的诱惑力有着相当的抵抗力。

    当晚,我们在城郊的一片空地,王老的儿子抱着那个炼丹炉坐在了我们布置好的假墓室里。

    “兄弟,你听好了,一会儿我们抢走炼丹炉的时候,不管你身体有什么不适,都不要乱动,千万不要出了这个范围。”

    王老的儿子很听话,老老实实的坐在了假墓室的正中间。

    我拉过伍术:“等会炼丹炉到手,立刻跑,有多快跑多快,直接回军帐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管了,剩下的事儿交给我了。”随后我找来一个竹简,在上边按照石棺中见到的写了几个字。

    “刘头领,那老头我们带来了。”一个黄巾士兵拉着董老头到了我的面前。

    我对老头冷冷一笑:“今天你得给老子好好听话,不然的话,小心我让你生不能死不得。”

    因为我压低了声音,用刚才跟他说话的口气,老头一下子就听出来我就是那个劫匪,再看到我腰间的断剑之后,他哆嗦着点下了头。

    正当夜黑风高,乌云遮过明月,一阵阵狼吼,漫天的乌鸦乱叫。

    我慢慢的走进假墓室,将刚才写好的那个竹简交给了王老的儿子,顺手将他的炼丹炉抢走,向伍术那里抛去,伍术接到炼丹炉头也不回,直接跑进了黄巾军的营地。

    而此时,再看那王老的儿子,浑身开始打起摆子,随后口吐白沫,全身抽搐,脸色变得紫黑。

    “军爷,我的儿子!”

    “别急,等一会儿就好了。”我随后看向那董老头:“进去,把王老板儿子的竹简揣进怀里,然后回家。”

    董老头一听如此简单,根本没有考虑,咧着大嘴笑着,冲进了假墓室,从王老的儿子手里拿了竹简,扭头就跑,一溜烟跑回了家。

    王老见到我的安排,立刻拉起了我的手:“我儿子怎么办,你看他都快不行了,整个人都拧到了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别急,再看看,不出意外的话,一会儿就该没事儿了。”我们慢慢的凑近王老的儿子身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