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> 第三五三章 老货
    一副青石棺材从空而降,落在墓室正中,随着上方的碎石尘土的落下,没

    多久便将棺材掩埋的只剩下了一个角。

    紧跟着墓室里的平静,在石棺上方露出一个大洞,看上去应该是墓室上方的一层建筑。

    “果然没出我的所料,这里还真是两层墓穴,可是这口棺材看起来很豪华,居然还放到了丹房的上边。”伍术说。

    我看了看周围的情况,断定再没有其他危险之后,带着人又回到了墓室。

    在外边看去,刚才落下的那口棺材被掩埋后,仿佛是一座坟包。

    可就在我们没注意的时候,一块长条形状的石头从棚顶落下,直直的插进了墓室的泥土中。

    定睛看去,上边没写一个字,如果按照位置来看,这应该就是一座墓碑。

    “大家小心点,搞不好还会有东西掉下来。”我叮嘱大家,随后着手将那些埋住石棺的泥土碎石拨开,看到棺材上的花纹。

    伍术欣赏了好一阵子,不禁的点头:“好一副炼丹图,最后驾鹤西去,真是好手笔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口棺材就应该是墓主的。”我断定。

    “但奇怪的是,为什么他不跟她的王妃葬在一起?”

    我说:“这也可能是王妃说男人都会骗人的主要原因,恐怕他们生前就有些分歧,不然的话连死后都不葬在一起,这有点说不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淮南王当初着迷炼丹,著书,根本就没有时间陪着王妃,所以他们分开也就很正常,再说了,光看王妃的那种需求,她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。”阿采从一个女人的角度说出了自己的看法。

    我轻笑道:“那都是人家的事儿了,跟咱们没有什么关系就不要管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说说。”

    伍术用自己的铲子已经将石棺的棺盖撬开,慢慢的将棺盖推开,里边一股浓浓的潮气味儿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些老墓,各个都是这样,随便拿出一个东西都是这股子味道。”

    “别废话,看看里边有什么东西?”我说到伍术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阿采已经在我们之前将松油灯照进了棺材里,用手里的小铲翻看着里边有的东西,但不管她如何寻找,没有发现她想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而那棺材里只剩下一副白骨,但从着装上可以认出他就是淮南王。

    “难道他死了居然没有把炼丹炉带在身上?”阿采自问。

    我看了看,尝试着用手去轻轻的试探棺材里的东西,确确实实,除了那一副白骨之外,再无其他的东西,甚至连陪葬的铜钱之类的也没有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我也对这个淮南王的生平感到了一种无比的钦佩,因为他真是一个敢为自己的理想而放弃与不顾一切的人。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东西那就把盖子盖上,一会儿出去吧。”伍术说。

    但此时,我发现白骨上边的衣服有些鼓起,我用手轻轻摸去,感觉有点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我小心的将衣服里的东西取了出来,居然是一根竹简,上边写了几个字“炉安好,王请安心,董。”

    伍术凑过来看:“这是书信,这么说炼丹炉应该不在墓地里。”

    “对,我想应该是他生前想把炼丹炉交出去,让更多的人受益,所以就放在了这个姓董的人手里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阿采抢过竹简看了几眼:“真是折腾人,这一趟算是白来了,什么都没搞到。”

    “别灰心,这不是还见到我们两个了么?”

    “哎,别说了,去找那个姓董的。”阿采急了,这就要走。

    我将竹简放回石棺,让伍术将石棺封死,急忙追了出去:“等会儿,你知道去哪找那个姓董的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那也得去找,老娘从来就没有走空过,这回居然……嗨!”阿采有些沮丧。

    伍术领着士兵追了过来,发现阿采一脸酸酸的样子,便笑了起来:“你看看你,还是小时候那个脾气,说来劲儿就来劲儿了,不就是一个破炉子么,用得着这样?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?你们要的丹药搞到了,可我呢,定容丹没了,炉子也没了,你让我回去怎么交差?”阿采说道。

    我拉了她一把:“你还想回汉中?我看你还是跟我们混吧,一个女孩子独自在外边行走,总也不是个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行,但有个前提,炉子必须找到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心里过不去,不能走空!”

    我与伍术对视了一番,其实我们心里都明白,贼不走空,想想我们现在其实也是如此,不已经是个彻头彻尾的盗墓贼了么。

    听了阿采的话,我沉思了良久,问道:“想想淮南王会把他的东西给谁?这个董又是谁?”

    “最少是他最信任的人之一吧,应该是不会被任何人知晓的亲近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他的家奴,咱们就从他的家奴找起,我就不信找不到他们。”阿采说。

    我们一路走,一路商议着,没多久,已经到了城外的树林,张横的伤势已经受到了控制,其他的士兵也回了城。

    “咱们先进城,让百姓吃金丹,我想让张角帮忙找这个人应该容易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对,他一声令下,黄巾军数十万之众,找一个人很简单。”

    回到了张角的中军大帐,将金丹交给了他,张角给我们发放了相应的奖励,随后很愉悦的答应了寻人的事儿,没到三日张角那边传来了消息,在城外的一个村庄里找到了姓董的。

    我们也害怕夜长梦多,如果墓地里那些人真的干掉了王妃,发现了那个竹简或许也会找到这里,所以我们直接去了村庄。

    按照张角给我们提供的消息,我们在村东头找到了董家。

    “家里有人么?”我喊道。

    老半天屋里才传出一个苍老的声音:“谁呀?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您的老朋友,有件事情想找您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是谁?我不认识你们!”

    阿采说话道:“我们是受你朋友的嘱托来找你的,有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,必须当面跟你谈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,还有个女娃娃,等等。”从院子里走出来一位老头,嘴里嘟囔着:“哪来的朋友,还重要的事儿?”

    门被打开了,我跟伍术没有直接与老头说话,阿采说道:“老人家,我们是淮南王的朋友,不知道您认不认识他。”

    可是当老者听到阿采的提问,他似乎迷茫了:“淮南王?你不是开玩笑吧,我一个平头百姓,怎么能跟称王的人认识,你也太看得起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能不能进去说?”

    老头摇了摇头,想了一下:“进来吧,我这个老头能有什么朋友。”

    直到进了老头的家中,我们才问道:“您是不是姓董?”

    “对啊,你们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那就对了,我想知道,你们家当年是不是有一位给淮南王刘安做事的家人?”

    老头想了半天:“对,是有一个,不过那都是多少代以前的人了,你们是认识他?”老头说着脸色突然间变了:“你们是人是鬼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人,我们是来找他的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你们有病吧?”

    “没病,我们只是有件事情想问你,只要你说出我们想知道的事情,我手里的这块玉佩就是你的了。”说着,阿采从怀中拿出一块翠绿的玉佩。

    老头将玉佩接到手中看了一眼,顿时脸上露出一阵喜悦:“好东西啊,看来你们是有钱人!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是有钱人,但我们想知道的事情关系到一件大事儿。”

    老头双手紧紧的握着玉佩,贪婪的笑道:“说吧,有这个东西吗……你们问吧,只要我知道,一定会告诉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我想知道你们祖上有没有给你传下来什么宝贝?”

    老头一听到这里,反倒是腼腆的笑了出来:“这个吗,其实……”

    “您有什么就直说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们说得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您知道?”

    老头咧嘴笑道:“那是当年我家老祖宗留下的一个小炉子,前些年手头紧,吃饭都成了问题,无奈之下,我已经把他转手了,还换来不少钱呢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阿采一听顿然大怒:“你家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,怎么能说卖就卖了呢?”

    老头被阿采说得有点不好意思:“我也是被逼无奈啊,日子实在是无法过下去了,全家唯一能够换钱的也就那么一件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混蛋你,东西卖给谁了?”阿采骂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吗?”老头一听阿采出了脏口,脸色顿变:“既然你们这么跟我说话,我可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我立刻上前劝说:“老人家,她不是有意的,就是对你家的东西有些可惜,您别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吗?本来就是这件东西才让我活到现在,你们不知道感谢我等着你们来,还说我混蛋?”老头说道。

    我笑道:“你不混蛋,我混蛋,那就告诉我们吧。”

    老头低头看了看手里的玉佩:“这个东西吗,也只能让我承认小炉子是我家的,想要知道他卖到哪去了,那这块玉佩可就不够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