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> 第三五二章 丹房
    “你们找金丹?”听了我们的话阿采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,我们现在都是黄巾军了,给天公将军寻找金丹,城里的百姓都得了瘟疫,等着那东西回去救命呢。”

    阿采立刻说道:“听说金丹不光能治病,还可以让人的潜能迅速膨胀,发挥到淋漓尽致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不知道了。对了,你进来找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是来找炼丹炉的,还有一颗相传是淮南王妃,当年用来制造美貌所用的定容丹。”

    我立刻想起那女尸口中的明珠:“那东西你就别想了,现在应该在那伙人手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?”

    “刚才的那具女尸嘴里含的就是你说的定容丹,只要那东西一离开她的尸体,她立刻就会变得丑陋无比,反之就美若天仙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阿采一脸的沮丧:“那你们怎么不带出来?”

    “没法带出来,刚才王妃还想让我在里边陪着她呢。”

    阿采长叹一声:“算了,就当没找到那东西,但是那炼丹炉必须要找到。”

    “对,我们的金丹也要找到。”

    阿采说:“你们跟我走吧,正好伍术哥哥也在这里,刚才我在路上发现了一个机关,没敢动。他们那伙人根本不认识,所以我感觉那里应该是通往墓地深处的一个关键的点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的心眼还挺多。”

    “就我一个弱流女子,怎么跟那些人对立,不还得自己想办法,如果没碰到你们,不还得自己找机会从那里逃走。”

    其实阿采说得十分有道理,一伙强悍的盗墓人,光凭她根本没法子完美的逃脱。

    我们在阿采的指引下,很快的找到了她说的那个机关,机关的凸起在墓道的顶端,跟刚才那墓室口的巨石一样,隐藏的极为巧妙。

    伍术上下打量了一番,又对四周的通道仔细的勘察了一下,随后身轻如燕,踩着一名士兵肩头跳了起来,用手中的小铲将机关狠狠的拍了一下。

    此时在我们面前的岔道口瞬间合拢,变成了一条宽敞的墓道,而身后的那些小路都已经因为墓道的流转而合拢。

    但从墓道向内看去,一眼看不到头,深不见底。不时从墓道内部吹来的风,一阵阵阴寒。

    “还别说,这里的墓道设计还真是暗藏玄机,没有你这个大脑袋真不行。”

    伍术被我的赞许搞的一脸得意,他主动的跑到了前头为我们带路。

    沿着墓道一路向内,十分的平静,也没有节外生枝。

    当我闻道一股子草药味道的时候,我的心中已经有底了。

    伍术咧着大嘴说:“看来这个墓地真是比万骨枯要小的很多,机关单一,除了使用一些旋转道路之外,再无其他复杂的机关,不过机关隐藏的手法还是十分巧妙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如果没有一点难度哪里能够显出你这个机关奇才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,我只是说了些实话而已。”伍术似乎已经忘乎所以了。

    我笑道:“确实是实话,见到女尸的时候,连屁都不敢放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我不也喊了一句么?”

    “那不是我教给你的?”

    “那又怎样,怎么不是你自己喊?”

    “我怕她不让我走,再坏了我的计划,咱们就别想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跟伍术斗嘴其实是一种十分快乐的事情,别看他的脑袋大,在我的眼里,那大头里边除了机关之外,剩下的都只是一些浆糊。

    阿采拉了一下我的手说:“前边好像是个炼丹房,你看里边那个大炉子,还有旁边几个道童的铜像。”

    伍术说:“难道你要把那个炼丹炉拿回去?”

    “不是,要真是那个东西的话,咱们这些人加一起也抬不出去,我要的是他那个小的炼丹炉,应该是淮南王随身携带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个小的有个屁用,能练出几颗丹药来?”伍术问道。

    阿采不屑的看了他一眼:“那个丹炉讲究的是特药特炼,只炼一颗,多一颗都不炼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样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当然,传说当年淮南王炼丹的时候,就是用的那个小丹炉,原因是他炼丹不单单是用火,还要用人体的温度才行。”阿采解释道。

    我插了一句:“那不过是传说吧,一般人谁会用那东西?”

    “不见得,那容颜不老的定容丹都是真的,更何况那丹炉,想来那定容丹也是从那丹炉里炼出来的,淮南王又将它送给了自己心爱的王妃作为礼物。”阿采似乎在讲述着一个美丽的爱情故事。

    “但我怎么听说王妃被骗了呢,刚才走的时候他还说天下的男人都在骗她。”

    “呃!”阿采被我问的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那既然现在没什么事儿,让伍术进去找找有什么东西,咱俩就聊聊淮南王。”

    伍术瞪大了眼珠子盯着我:“为什么又是我?”

    “你懂机关啊?有鬼的时候喊我,我对付。”

    伍术无奈灰溜溜的领着士兵进入了丹房,我便与阿采聊起了淮南王的王妃。

    “如果说她的容貌,我想是个男人都会被他迷住,包括刚才的我。”

    “就知道你们男人都是这个德行!”阿采说。

    我又道:“你们女人不也一样么,见到我这么帅气的小伙子,一样依依不舍,还让我跟她缠绵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不陪她,多好的事情,人家身份高贵,容貌不老。”

    我似乎问道了一股子浓浓的醋味:“阿采,我们可是好朋友,不要对我有想法啊!”

    “你想的美,我还是黄花大闺女,怎么能看上你这么一个人,不会的不会的,别开玩笑了。”阿采不断的摇着自己的手,起身要向丹房里走,谁知她心里在想着什么,一转身居然撞到了墙上。

    我没有再多说什么,只跟着他们进了丹房,丹房的空间不是很大,正中间一个两人来高的丹炉,丹炉的两侧还坐着几个铜雕的道童。他们的手里拿着摇扇,扇着丹炉内的火焰。

    伍术不知道什么时候将丹炉的门打开了,从里边散发出一股股浓郁的草药味道,着实的让我有一种十分清新的感觉。

    说来也怪,阿采自从进了这间屋子之后,不停在丹炉的周围寻找着,没多久,她捡起了一个散落在一旁的葫芦。

    “小牤哥,你看这里边有丹药,不知道是不是你要的东西?”

    我接过看了一眼,还真没有发现这些丹药的特别之处,但我也确实不知道张角所说的金丹到底是个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没多久,士兵从丹炉一旁的小桌上,翻出一套竹简送了过来,我翻开一看心中大喜。

    原来这是此丹房的炼丹记录,他们每炼丹一次,就会在这上边记录一次。

    “金丹!”我指着记录说:“这是他们最后一次的炼丹记录,就是金丹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这金丹的颜色怎么是黑的啊?”

    “大概是时间久了,受潮了也说不定。”我心中有些小惊喜,没想到会这么容易就找到了。但回头再一想,阿采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,手里这些黑黑的药丸,一旦不是金丹回去要闹出人命的。

    伍术同样拎着一套竹简跑了过来:“小牤你看,这上边写的金丹是用黄金粉做最后的上色,也是金丹的最后一味药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么说我们手里的药丸就不是完成后的金丹了?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是,不过我在丹炉旁边找到了这些金粉,你看看!”

    我打开伍术拿来的木盒子,用手捏了捏那些金粉,感觉黏黏的,闻起来又好像是香甜的。

    “蜂王蜜?”我说。

    阿采问:“那上边金色的点点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花粉吧,用加上金黄花粉的蜂王蜜,将药丸包裹起来,那不就是金丹了?”我顺手拿出一颗金丹在那木盒里打了一圈,此时手中的药丸金光灿灿,加上丹房里的通风系统,药丸很快的就风干了。

    “没错,就是它。”伍术也十分的高兴。

    可此时阿采的脸色十分难看:“你们的东西都找到了,可我的丹炉还没有找到,连墓主的影子都没见到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不急,丹房都在这里,那墓主的墓室也应该不远了,或许就在隔壁。”

    伍术放下手里的东西,拉着几个士兵在丹房中到处乱敲。

    “伍头领,这里是空的,是不是有机关?”士兵喊道伍术。

    伍术拎着铲子在士兵说得地方敲了几下,说:“你们过来,把这一圈都砸开,但要小心点,不要破坏了丹房里其他的东西,那边还有不少东西没拿走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快点,把能拿走的东西都带上,找到丹炉我们就准备出墓。”我与士兵说。

    士兵们很卖力气,将丹房里的大小药瓶,连同一些药典书籍全部包好,这就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伍术那边,经过士兵的一通乱砸,那面墙上真的出现了一个大洞,洞穴看不到头,但有一种清凉的风与水声从洞穴的另一端传来。

    “这好像是出口。”伍术说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丹房里的丹炉忽然间发生了偏移,随之一名铜雕的道童突然转动了身体,那丹炉砰的一下子飞了起来,将丹房的棚顶撞碎。

    落石将丹炉掩埋,我们躲在通道里向丹房里看,可之后在棚顶出现了一个让我们都为之惊叹的东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