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> 第三四八章 迷魂壁
    我听到伍术在通道里所说的话,感觉事情不对劲,带着两个士兵就冲了进去,见到他的时候,发现他愣愣的呆在岔道口的墓道中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“刚才看见那个人好像是阿采!”伍术说。

    “她也来了?不是回汉中了么?”我再问了一次伍术:“你确定是她?”

    “那还有假,这么多年了,不可能看错的。”

    我用手摸了摸伍术的脑袋,用手感觉了一下他的温度:“没有中邪,咱们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我们沿着墓道继续向内,没多久便发现了一个身影,我细细的一看还真是阿采。

    “阿采等等,我是刘牤啊。”我喊到。

    前边的阿采似乎没有听见我的话,继续沿着墓道走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身后的士兵也都跟了进来,我示意他们在原地等我,我跟伍术几步冲了过去,拉住了阿采的手。

    “阿采你跑什么啊?”可是当我看到阿采那张脸的时候,忽然间感觉有些不太对劲儿,她对我们的到来似乎没有任何的反应,而且用这一种十分诧异的神情的望着我们。

    “阿采你这是怎么了,难道不认识我们了?”伍术急忙问道。

    我在她面前摆了摆手,她突然问道:“你们是什么人?我不认识你们,躲开!”

    我顿时有种无辜的感觉,这么多年的好友,怎么说不认识就不认识了,怪不得都说女人翻脸比脱裤子还快,想想也不是没有道理。

    我再看她的时候,发现她狠狠的瞪了我一眼:“看什么看,好看么?”

    我被他这么一问顿然有些奇异的感觉:“哦,好看!”

    “流氓!”

    我听到他叫了我的名字,才说:“好啦,你怎么到这里来的?”

    阿采似乎还是没有认出我来:“流氓,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,在这里泡妞,你也真是有想法,不过我可告诉你们,我不认识你们,都是同行,各干各的,不要耽误我,走开。”

    “你都叫出我的名字还说不认识,开玩笑呢吧?”我问。

    阿采根本不搭理我,扭头就走,而且速度极快的冲出了墓道,进入了下一个墓室,等她进入墓室之后,不知道她触碰到了什么机关,墓室的入口忽然落下一个巨石。

    “完了,道路被挡住了,她这是怎么了?”伍术问道。

    我沉思了一会儿,忽然间听见墓室中有人说话,我说:“我感觉她就是阿采,声音长相一点不差,而且她那种神情,就算是她化成灰我都能认出,绝对不会错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也是,但奇怪的是她好像根本不认识咱们,难道他中邪了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我刚才看到她眼神的时候,没有任何的异样,而且她说话的思维也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们听见墓室里传出声音:“小丫头,我们已经确定这就是淮南王的墓穴,下面要找的就是他的炼丹炉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在什么地方么?”

    “现在不好说,但按照常理推断,墓主不会把他生前那么重要的东西随处乱放,所以一定会放到他的身边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,这个小丫头手法不错,不如我么分开找,这样能在外边那伙人找到墓主之前找到他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,让那些人在空墓里转悠吧。”

    随即从墓室里传出一阵阵得意的笑声。

    我听到此处,忽然间感觉阿采好像是被人要挟了,听上去她根本就不是这伙人中的成员。

    伍术挠了挠头,趴在墓室前的那块巨石看了半天。

    “小牤你看,这块石头好像是空的。”伍术说着,用手在石头上摸来摸去。

    我凑了过去问道:“你发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就是感觉这块石头里边应该还有些其他的东西,很奇怪!”

    “还有机关”

    伍术摆了摆手:“等等!”他从背包中翻出铲子在巨石上敲来敲去。忽然间他停住了,用手在巨石上摸了两下,随即用铲子在他摸过的地方小心翼翼的铲着石块。

    一层,两层,一连铲下三层石片,从巨石里边露出一根圆球状的把手,他示意我们后退,随后他用手小心翼翼的将那把手拴上了一根绳子,退了几步,用力一拉。

    轰隆一声,刚才的那块巨石上翻出十几层台阶,而在巨石的上方翻开了一块天窗。

    “有暗道,上去看看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伍术点头,在确定巨石附近再没有其他机关之后,他先走上了台阶,良久后向我们招手。

    “上来吧,这上边的风景很不错啊。”

    我拉着身后的士兵上了台阶,等我们上了台阶之后,我站在上方向四周望去,整个墓穴的布局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到阿采跟着那些人在一起的情形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这墓穴里还会有这么一个地方。”我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伍术解释道:“正常的墓地,尤其是这样身份的一个王室,设计成两层墓穴很正常,但我们现在所站着的位置,应该是当时建造墓地时的监工台。”

    我在整个墓地的内部环境看了一圈,发现有很多地方似乎没有建设完成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说墓主当时是被草草下葬的。”

    伍术也十分赞同我们的观点,为了不让那些人发现我们的踪迹,我们必须做出更好的选择,尽快的在他们之前找到墓主的墓室。

    我们进入了墓室,悄悄的跟在那些人的身后。

    但路过的地方,几乎都被那些人给全部搜罗一空。

    可我们再继续前行的时候,发现身边的墙壁与岔路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“在上边看的时候没有这么复杂啊?”伍术说道。

    我也感觉此地有些不对,整个的路线仿佛是被刻意设计过的,所有的墓壁似乎都在随着岔路的分开发生着变化。

    开始的墓壁都是青砖,而再往里却变成了一块块普通岩石拼凑出的墙体,每块拼凑都十分的完美,用一个个的凸起连接勾起了一幅幅精美的图画。

    那上边有仙鹤飞天,百花争艳,老君炼药,点石成钱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墓主的平生!”

    “真是一个完美的人生,只可惜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看最后一幅图,一只黑虎跃跃欲试,却被天将斩首,虎头与身体分离。”

    而在此时,我总感觉那个虎头上边的双眼似乎在紧紧的盯着他对面的一块墙壁。

    我细细的看去,另一块墙壁上画的居然是一个中年道士,倒在一块青石上,酣然的睡着,树荫下的阴影中一头青牛在悠闲的吃着青草。

    可就在此时,我们的一名士兵发出一声惊叫。

    “那只虎在对我呼啸!”士兵连滚带爬的向后跑,没跑几步,脚下一空,整个人掉入了一个机关中。

    我急忙跟了过去,发现那块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地洞,士兵的身体已经死死的卡在地洞里,上不来下不去,他惊恐的呼喊着。

    忽然间,从我们的头顶落下一块尖尖的石锥,落入地洞,将士兵的身体拦腰截断,一注鲜血四溅。

    身边的士兵们一个个惊恐至极,纷纷后退。

    “别乱动,大家都不要盯着那黑虎看。”可我的话还没说完,另一名士兵已经步了后尘,同样掉入了另一个地洞里,但这次我的反应快得多了,立刻冲到了那地洞的前,见到石锥落下,奋力以扑,将石锥扑到一旁。

    其他的士兵将地洞里的那位救起。

    “快离开这个地方,这里边的机关不对劲儿。”伍术说道。

    我们拉着士兵急忙前行,就在我们路过那副道士壁画的同时,发现我们脚下的墓道正在发生转动,而眼前的墓道口也发生了变化,变成了一条死路,而在墓室的另一端出现了另一个出口。

    但在那个出口处,一口六边形的棺材缓缓的落了下来,将整个出口堵得严严实实,我们所在的这个墓室,瞬间变成了一个没有出口的封闭空间。

    士兵们一个个惊恐异常,有的甚至已经发生了腿软情况。

    “你们原地别动,我们先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我与伍术两个人小心的沿着墓室的墙壁向那口奇特的棺材走去,到得跟前,伍术沿着棺材的两侧查看了一番,在确定没有异常之后,将从万骨枯里带出来的凿子插进了棺材盖子与棺材接口处,小心的将封棺钉起开。

    当棺材盖被起开之后,我们都傻眼了,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的棺材。

    这副棺材里边冒出一阵阵白雾,用手去感觉,一阵阵冰凉,等白气散发之后,我们向棺材中看去。

    整个棺材里边全是清澈的水,水中有一具完全没有腐化的女尸,女尸的周围被一块巨大的冰块封裹着。

    这是水与冰的完美结合,在冰块里还有一层美丽的鲜花,完全没有凋零的意思,反而是在那一股股的白气中,可以轻易的嗅到那鲜花的清香。

    “好美!”伍术感叹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他在夸奖女尸的美丽还是那些鲜花与冰水的美丽,但我总感觉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向往感。

    就在我们沉寂在这种美轮美奂的感觉之时,我忽然间发现一种柔和而又温馨的眼神,正在看着我们。

    “我美丽么?”

    我毫无意识的回答了一句:“美,真的很美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