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> 第三四七章 罪魁祸首
    “这只手?”我见到那只手,感觉似曾相识:“这是一只女人的手。”

    我身边的士兵连连后退,伍术退到我的身旁:“小牤,难道这就是那具女尸?”

    “黑狗血还有么?”我问。

    伍术将墨斗拿出来看了一眼:“还有一些。”

    我抓过墨斗,向那只手上就是一淋,随即一阵白色的浓雾升起,手瞬间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把棺材挪开!”士兵们虽说一个个都十分的惊恐,但还是立刻搬开了棺材,在下边我们发现了那始终没有找到的女尸。

    女尸的腹部一处长长的伤口,手中拿的那柄单刀正是张横所用。

    “都给我闪开,老子今天跟他们拼了。”从我们身后闪出一个黑影,手里单刀高高举起,将那女尸切掉了一只手臂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我立刻喝道来人,等我看清楚来人的时候,我惊住了。

    伍术立刻冲到我的身旁,一把将我拉倒一边:“张横怎么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刚才不是把他放到棺材里了么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他什么时候出来的?”伍术也瞬间慌了阵脚,门口那些士兵自然也好不到哪去。

    从盗洞的外侧急忙跑进来两个士兵:“头领不好了,张豪不见了,刚才我们追过来他居然跑到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情况?”现场的情况一下子把我的思路打乱,本来将张横的尸体放进了棺材,还有那只我一直以为是烟花女尸变的野狐,加上天罗地网,他们根本就没有出来的可能,现在张横出来了,烟花女也出现了,张豪却失踪了。

    伍术的脸色已经煞白:“这几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儿,我想不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我冷静了一下,先安排士兵退到墓室外侧,墓室里只有我与伍术,还有两个尸体。

    我们眼看着那张横用手里的单刀与女尸相互劈杀,双方谁都不让谁,而他们眼睛里的那种必杀的神色让我不禁浑身发紧。

    “快打开棺材,看看棺材里到底还有谁?”

    伍术二话没说,将棺材的天罗地网扯开,打开了棺材盖子,发现里边的尸体居然变成了张豪,而那只野狐居然是变成了一只手帕。

    我忽然间想明白了这所有事情发生的经过,因为所有事情的核心点全部指向了那只野狐,而野狐的尸体已经被张角祭了天,那么他的怨气完全可以自由的到任何地方。

    那棺材里的张豪,应该是在我们睡觉的时候,他已经自杀了,而且是他自己走到这里之后才死的;女尸是因为野狐的怨气占有了她还没有消失的魂气,带着他的尸体自己走到这里,这一点,光是这只手帕就可以证明。

    而那个张横……

    “小牤,张横的肚子上还在流血!”伍术说道。

    伍术这么一说完全证明了我的推测,就是张横一直没死,他只是在躲避那野狐的侵袭,能跟道这里来,完全是因为他也才找到女尸的所在,而张豪就成了替死鬼,被女尸搞掉。

    那么整件事的症结完全是在与那野狐的怨气与女尸的存在。

    此时,受伤的张横在一身怨气的女尸面前显得力不从心,已经被女尸逼到了死角。

    我立刻冲到近前,断刀挥起,将女尸劈成了两节。

    “伍术,立刻烧了那只手帕!”

    伍术懂得我的意思,将手帕立刻烧掉,随即又将张豪的尸体反复的检查,确定他已经死了之后,才向我点头。

    张横见到女尸被劈成两节之后,这才一步步退到盗洞口,似乎体力透支,一头栽倒。

    “来人抬他出去,尽快的处理他的伤口,剩下人把女尸放进棺材,要快,防止他再生变故。”

    我们很快将女尸与张豪的尸体一同放进了棺材,将天罗地网再次恢复,随后将棺材恢复了原位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从天罗地网中飞出一道黑光,沿着盗洞飞了出去,整个墓室里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,这顿忙活,累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在是累死,要是被他们咬死,我连你也得放进棺材里。”我告诉伍术。

    伍术没好气儿的说:“都是你,没事儿开什么张横的坟?”

    “废话,张豪当日的状态你不是没看到,明明就是他故意要杀了张横,还非要说是自杀,你说张角把这样的人放在我身边,我们是不是一点秘密都不能有了,这彻底就让他给栓死了。”

    伍术的脸色忽然间变得十分的严肃:“小牤,什么时候你的城府变得如此深厚?”

    “这不叫城府,这他妈叫自保,在你身旁放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能捅你一刀的人,你能放心么?”

    伍术点头:“还好他死了,不过回去怎么跟张角交代?”

    “他让我们盗墓,墓地里死几个人很正常,再说他本来就是被那妖狐整死的,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我们在墓室里稍作休息之后,沿着墓道走了大概不到一刻钟,便发现墓道里到处都是被抛弃的零碎。

    很多都是装竹简的布袋,还有一些琐碎的铜钱。

    “看来这些盗墓贼的目的不是冲着钱财来的?”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难不成跟咱们想要的东西一样?”我想了想,又看了看地上掉落的东西:“还是不对,看样子他们是拿走了一定的宝贝,好赖这也是淮南王的墓穴。”

    “切,我可听说淮南王刘安,他是个天生聪慧的人,这里的书籍或许要多于宝贝,还有他天生的医学才能,估计咱们要找的金丹是真的。”伍术做出了他的分析。

    我们身后的士兵没有一个敢多说话的。

    可此时我们又听见墓道的隔壁又有人说话,虽说声音不是很大,但可以分得出男女。

    “奇怪了,这些人怎么又跑到咱们身边了?”我嘀咕道。

    伍术用他的小铲在墓道壁上敲了两下,随后眼睛瞪的老大:“这墓道壁看来并没有那么坚固,如果我们用点时间,可以把他挖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拉倒吧,挖过去干什么,跟那伙人对火?”

    伍术撇了撇嘴,挠着大脑袋:“真是怪事儿,进来这么远了,居然没见到一处机关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想见到机关?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懂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只是怀疑,一个淮南王,居然墓地里连个机关都没有,是不是有点他说不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其实我感觉是咱们还没走到地方,关键是我们前边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对,搞不好人家已经帮咱们趟平了机关。”

    其实我心中并不对那伙人感兴趣,只是对这墓穴里的东西有些猜疑,路上见到的那些零碎大多是普通百姓用的东西,这根一个称王的身份有天壤之别,再加上门口的那口棺木,只是一个普通的棺木,里边居然是没有尸体。

    这可能是设定的一个假棺材,只是一个常见的障眼法,但接下来,大量的机关就应出现才是,但眼下却没有一点迹象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个时候,在我们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岔道口,在道口处有一具尸体身上扎着一只长枪,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伍术小心的凑了过去,看了看尸体:“这尸体应该很长时间了,看来此地不是一次两次被人盗过,到我们真是不知道是第几波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得小心,既然死人了,很多机关就会被后边的人小心躲开。”

    我的话还没说完,只听见我们身后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跟在我们身后的士兵一个个都呆住了,眼睁睁的看着倒在地上的一名士兵。

    那名士兵的身体被从地下穿出的一根长枪穿透,死在当场。

    “地钉阵?”伍术立刻喊道:“你们不要乱动,告诉我刚才他碰到什么地方了?”

    士兵们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什么。

    我观察了一会儿,发现在那位士兵的身体下边有一个看上去像快普通石头的东西,而且那块石头已经被踢翻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要动,一个个的过来,注意点脚下跟身边任何的凸起与凹陷,千万不要乱碰,都过来。”

    士兵们小心的向我这边走来,伍术沿着墓道一步步的找机关的触点。

    他拆掉了一块凸起,用长钉将石块下边的机关触手锭死。他一连封死了十几处的机关触手,直到岔道口处,他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还真是下功夫,一块这么小的地方,放了这么多的机关触手。”

    “再好好看看,别错过,不能在死人了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伍术沿着岔路两侧又重新的查看了一遍,这才十分肯定的说:“这回没问题了,不过这岔道口我们走哪边?”

    “你问我?机关不是你看的么?”

    伍术一脸无辜:“又是我?为什么总是我?”

    “快去看,别废话!”我说。

    伍术端着手里的工具,小心翼翼的进了岔道口,没走多远他就返了回来:“这里边是死胡同。”

    进入第二个岔道之后,老半天他也没出来。

    我喊了他两声,也没有回话,只能听到一些敲敲打打的声音。

    直到我骂了一句,伍术才喊道:“小牤,我看到一个人,真是怪了,他怎么不理我?”

    “哎,你别走,跟我说话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