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> 第三四五章 升仙传说
    我见到伍术慌张的样子,心中不免也有些紧张,因为之前就因为我们心水

    村中的瘟疫才跟黄巾义士出来闯荡。

    我说:“黄巾义士不是可以治疗瘟疫么?”

    “不行啊,这回的疫情跟我们村里的不一样,几个黄巾军士也去尝试过,但始终没有找到好办法,还是有人死掉了。”伍术说着就要拉我走。

    我放下筷子,跟着出了军帐,张豪已在门口等候。

    “刘头领天公将军让我在此等候,请吧。”张豪显得十分的客气。

    我说:“正好我还有别的事儿找将军。”

    进了张角的中军大帐,已经有几个百姓在大帐中与张角诉苦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回去,天公将军一定有办法帮助你们解决瘟疫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城里已经有不下百人倒下了。”百姓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父亲也倒在了床上,看样子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将军,在这样下去,城里的人就要死光了。”

    几个百姓纷纷说道。

    我站在门口没有说话,因为我想说的事儿都被百姓们说了。

    张角一脸愁,轻声问道:“各位,可有其他办法迅速解决瘟疫的事情?”

    一位黄巾军的首领凑到张角身前:“大将军,刚才张燕大帅那边传来消息,说是他们那边也发生了瘟疫,不过他倒是有个提议,也是个很好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这位首领看了一眼身边的百姓,示意士兵将他们带出去,毕竟如此之事在百姓跟前商量有些不妥。

    百姓离开后,张角与那位首领耳语。

    片刻后,张角将我招到近前:“现在张燕大帅那边传来消息,他们那边的瘟疫与我们这边几乎相似。”

    “那将军现在有何对策?”

    张角沉思了一会儿,说:“当年的淮南王刘安,对阴阳五行,医学药物有较深的造诣,记得有一本《淮南子》,上边记载着一些神奇的丹药。”

    我根本就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一本书。

    “按照先前传来的消息,眼下大部分的好东西都在墓地当中,所以经过调查,很有可能在淮南王刘安的墓地里有神奇的丹药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又是盗墓!”我嘟囔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眼下情况紧急,张燕那边传来的消息,淮南王墓中的丹药当中,有一种金丹,可以使人幻化飞升,练就仙体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那这样的东西跟瘟疫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关系,百姓的身体可以飞升成仙,那瘟疫当然就不攻自破。”

    我听来他说的还算是比较有道理,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那事不宜迟,我即刻出发,不过你得给我配上些人手。”

    张角一脸的笑容:“既然刘首领答应了下来,那就让张豪带人跟着你们吧。”

    “他?”我想起前日这家伙临阵脱逃,那张横的死也说得不明不白的,我看了一眼张豪:“那就带着他,不过我有件事情得请将军允许。”

    “有何事尽管说,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跟着我的这些人全都听我支配,如果有人不听调遣,我有生杀大权,而且除了张豪之外,剩下的黄巾义士都得由我挑选。”这是为了防止张豪再出上次的事儿。

    张角很爽快的答应了下来,再看那张豪,却是一脸的不爽之意。

    其实听到张角要将张豪配给我,我心中就已经打定了主意,顺水推舟,要好好整整这个喜欢拍马屁的混蛋。

    随即,我挑选了一些与张豪没有瓜葛的士兵,带着伍术出了城,路上看到那些遭到瘟疫侵扰的百姓,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“小牤,我们任重而道远啊。”

    “哎,看来从此以后我们就逃不掉盗墓贼这个名声了。”我深刻的意识到,自己已经入了盗墓这个行当,现在已经在张角手下立下了名声,很快就会传到各地。

    伍术从怀中翻出一个木雕像:“小牤,这个东西还能不能用的上了?”

    “当然能够用得上,如果不是他那野狐怎么能这么快出现。”

    张豪一路上没有与我正面说话,我一出城便直接去了城外的那片树林,到了树林之后,我立刻让伍术将张豪拖到埋葬张横的坟前。

    “这个地方认识吧?”

    张豪感觉情况不对,有心躲避。

    “不要躲避,别告诉我之前你跟我说的都是真的。”我喝道张豪。

    张豪浑身打起了摆子: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张横是怎么死的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“真是他自杀的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们当时就没有阻拦么?”

    张豪此时已经一头冷汗:“没……没法阻拦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没法阻拦,你们根本就是想让他死!”

    伍术咧着大嘴立刻拔出柴刀凑到张豪近前:“我劝你还是说吧,到底是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“是因为他杀了不少百姓的家属,罪大恶极,这些百姓参加黄巾军之后,我不得不杀啊。”

    此时我才平静下来:“这样的解释我还是可以接受的,其实我暗地里也调查过,他确实在当时郡守的怂恿下杀了不少无辜的人,可以说他是死有余辜。”

    张豪被我这么一说似乎乱了阵脚:“那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很简答,挫挫你的锐气,以后在我面前不要耍你那不着调的心思,我不会买你的账,同样也不会让你任意妄为。这不是你说什么是什么的时候,凡是要看实际。”我将张豪一通损。

    张豪瞬间脸色变得通红,憋的一脸汗,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我让伍术用司南辨别墓穴的方位,司南所指的方向是在山后五里开外。

    一路走去,张豪看起来老实的多了,光从面上看他的神情也平静了很多,诚恳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带人进去看看。”我与张豪说道。

    在我们面前出现了一个山洞,因为司南所指的方向正是此地,所以我才让他们先进去调查。

    张豪没有任何怨言,带着几个士兵进了洞。

    没多久,他们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头领,这里边是个死路,看起来好像是个动物的洞穴,并不是什么墓口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拉着伍术进去,在洞穴的深处,没有发现任何特别的地方,只是地面上有些野兽的枯骨,还有一些野兽的粪便。

    我看了一眼伍术,伍术摇了摇头:“这里没有什么特别的,应该是没有任何机关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怪了,怎么会?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司南有问题?”我将司南收回,左右看了一眼,发现司南的指针还是指着这个方向。

    “挖!”我告诉伍术,教教身边的士兵,帮他们都做些工具,让他们都能掌握点基础的盗墓知识,毕竟是一个团队,有人帮忙还是好事儿。

    张豪学习的十分认真,在我教训他之后似乎变了一个人,先前的那种浮躁与滑头悄然消失。

    在伍术的指导下,包括张豪在内的十几个人,一同入手。

    没多久,张豪一头汗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头领,里边什么都没有啊,我们都挖出水了。”

    我示意伍术进去看看,看了半天,伍术摇着头出来:“这里没有任何墓地的迹象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怪了。”我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,眼下的司南并没有问题,城门口树林中都可以清晰的找到路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司南忽然间转了一个方向,向我们来时的方向转去,我连续转了几次,它的方向还是指向我身后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小牤,你这东西明显就是坏了。”伍术说。

    我直到这个时候才发现,司南的勺子下边,不知道什么时候塞进了一根骨头。

    我恶狠狠的看着伍术:“你吃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?”伍术被我问的发愣:“我就早上吃了一只鸡,再就没吃别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根骨头是不是你吃的?”我将勺子下边的骨头取了出来。

    伍术挠了挠头:“好像是我吃的,怎么能跑到这里来?”

    “你洗手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!”

    我用足了力气,在伍术的后脑勺狠狠的敲了一巴掌:“你知道耽误了咱们多少时间么?如果这会儿我们找到了金丹,城里的百姓会少死多少人。”

    “呃!对不起!”

    张豪问:“那我们还继续么?”

    我再次动了一下司南,司南的勺子还是指向我们来时的路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在哪了!”我忽然想起当日掉下去的那个陷阱。

    “这里应该就是了,不过现在眼看就天黑了,我们先休息,明天一早开挖。”

    由于此地距离林外的距离很远,我们没有离开陷阱多远,只在附近找了干燥的地方安营扎寨。

    当晚,陷阱附近出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,几乎所有人都可以清晰的听到一男一女的欢爱之声。

    我也被这声音吵得怎么也睡不着,可当我起来之后,声音又不见了,在睡觉的时候,声音又来了。

    我出了军帐,想要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儿的时候,发现张豪已经在陷阱中不停的挖着泥土。

    “这么晚了,别动土!”

    可不管我怎么说,张豪就是没有回话,等我凑近他的时候,发现那铲子还在,可是张豪却不见了踪迹。

    “我去,见鬼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