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> 第三四四章 物尽其用
    我们拎着那野狐的尸体进了城,天色未亮,张豪就急急忙忙的前去请功。

    还好我多张了一个心眼,说什么也不能让这个王八蛋把功劳又往他自己身

    上揽。

    “天公将军,您有所不知,我们真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拿下这只畜生。”

    张角见那只野狐的尸体后立刻起身:“就是这个小东西?”

    这时我从大帐外进来:“将军,就是他,当时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张豪见我出现,立刻变了脸色,抢着说话道:“哦,当时我们一大队人马在城里的院子撒开找,几乎是找到了所有的角落,最后才确定这畜生所在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哦?我倒想知道抓到这个小东西的整个过程!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们出城之后,直接按照我的司南上了山,进了树林之后,我们发现了一些不对的地方,我这才让我的兄弟伍术做了一些道具。”

    “对,我们做了一大堆的道具,这才把它引出来,最后我与这只狐狸经过一场恶战,一刀插进他的腹部,这就给您带了回来。”张豪说完,回头直向我眨眼。

    我顿时火冒三丈,他不说还不来气,既然他这么不要脸,我也不跟他耗费时间。

    “将军是这样,这只狐狸本身是有些修行的小妖,普通人是没有办法将他引出的,我们这次用的东西是经过设计的。”

    张角对我说的十分感兴趣:“那你倒说说,你做的是什么东西,我也想知道,什么东西能有如此威力,将一只成妖引出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扭头看了看张豪:“大哥,你说吧,这么巧妙的东西我怕我一个人说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张豪顿然一头冷汗,顿了老半天才开始编造起来:“当时我怕找不到狐狸,就请刘牤兄弟帮忙想办法,他真的想出了办法,让伍术做了……做了!”

    “做了什么?”张角追着问。

    我见张豪支吾不出来半个字,喝道:“做了一个烤肉架。”

    “对,做了一个烤肉架!”张豪跟着说完就觉得不对劲儿。

    张角一脸疑惑。

    “烤肉架被你拿到城门口吃烧烤了,我们哥俩在山上寻妖。”我一股脑的把事情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张角一听,明白了怎么回事:“张豪,他说的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这个,确实是真的,不过当时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时什么?当时我们走的太快了?你们追不上了?”我一拍桌子:“当时我跟伍术就在树林边,你们呢?连个喘气儿的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张角此时默默的点了点头:“我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,张豪说说吧,你们是怎么一回事儿?”

    张豪已然是满头大汗:“将……军,其实是这样,我们带着人一直跟到树林的边缘,刘牤与伍术进了树林,我们就在树林外侧寻找,可没想到,张横突然发飙,当时他就好像疯了一样,一脸的凶相,还有那古怪的笑容,想想就害怕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们就杀了他是么?”

    张豪慌张中摆手道:“我们真没杀他,见到他那样我们还想喊你来着,可谁知道,他把我们赶走之后,他自己切腹了,等我们回去看的时候,他已经挂在树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还有心情烧烤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没办法么,天冷,兄弟们又饿了,顺手抓只野鸡烤了等你们不是。”

    听了张豪的话说的还算是比较圆满,张角就没有再多问。

    我见此情况也只能等着张角定夺功过如何分摊。

    “刘牤,我一直很好奇,你如此年轻是如何懂得这么多的玄学知识?”

    我沉思了一会儿:“这个吗,我是从一本书上学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?可否把书借我一阅?”

    “不行的,这本书很奇怪,他有认主的功能,所以我不建议将军去读他,再一个,这本书也不再我身上。”

    张角见我如此说就没有再追问,后来问了问我用什么东西将野狐引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只告诉他,让伍术做了一个天公将军的模型,堵在了树林出口的生门。

    张角听后大喜,第二日仪式上就把野狐当成了主角,最后点了天灯,引得所有的黄巾义士振臂欢呼,都说天公将军威武神勇。

    可此事之后,张角就一直将我跟伍术带在身边,他去哪我去哪,但不到半月的时间,我就听说有人在秘密的与张角书信来往,说是他们在乐毅墓中找到了《乐经》。

    我一听此事便知是阿采干的事情,应该是汉中的张道陵来信。

    可偏偏在这个时候,我发现与我一起出村的几个村民忽然间都升了官,最小的手下也得有个十几个人的方队。

    “小牤,你看看咱们村的人还真厉害!”伍术与我说。

    “我也纳闷,这都是什么情况,最近也没有什么大战,再说了咱们村的人也没有多厉害的人物啊?”

    我话刚说到这,不知道跟我们一村那些人什么时候都凑了过来,同时用手指指着我,似乎在对我说的话做出了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厉害么?”

    所有人包括伍术在内频频点头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张角差人来找我,我拉着伍术进了中军大帐。

    “将军找我?”

    张角一脸的愁容:“有件事情我得好好问问你,你得一五一十的跟我说,可别辜负了我对你的信任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有点摸不到头脑,这张角到底要唱的是哪一出。

    “我想知道你的那本玄学书是从什么地方来的?”

    我一听这个,瞬间明白了他的意图,我看了看伍术,伍术不言语。

    “说实话,那本书是我从墓地里偶遇先祖,传给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?天下间还有如此神奇的事儿?”张角似乎在怀疑:“你们是从墓地里窃取出来的吧?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是赠予,不是窃取,我们本身对墓地根本就不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张角露出一丝诡笑:“可我却听说你们是进入了万骨枯,那可是几百年前的乐毅大墓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我感觉到他应该知道了什么,不过这也没有什么奇怪的,既然他知道《乐经》的出处,那就一定知道我们所做的事儿。

    但出乎我意料的是,张角单手锤椅:“想必你也知道《乐经》的事儿,那汉中的张道陵只是向我炫耀,说是他取得了天下兵法的奇书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那张将军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我经过深思熟虑,想来天下间应该还有不少的奇物,应该都被带入了古墓,所以我想组建一只寻宝队伍,由你来带队。”

    我感到此事来的蹊跷:“为什么是我?”

    “你的同乡都说了你们刘家的手段,再加上这几天在这里你给我们办了不少事儿,这足以证明你可以胜任,正所谓物尽其用吗。”张角说。

    我似乎被逼到了绝境,不接这个活都不行了。

    “呃,看来张将军为了我是煞费苦心啊,可盗墓是家训中的大忌,我可不想做不孝之人。”

    张角连笑两声:“天下间忠孝不能两全,你现在是我们黄巾军的一员,如果你不去就是不忠,再一个,如果我们得不到那些宝物,我们就不能长久的发展下去,作战必定失利,你的乡亲会死掉不知多少人,你可愿做这不忠之人?”

    “你!”我感觉张角在将我的军,心中暗骂那些拿了好处乱嚼舌头的乡亲们,我哪有那么厉害,都是碰巧发生的事儿,怎么又挂上盗墓这事儿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着急回答我,给你一天的时间,明天回答我就可以,不过我还是劝你答应下来,为了咱们的事业,为了天下苍生,为了众多的百姓们,抛弃家训又何妨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我这个恨,怎么能跟这样一群人混到一起,把自己说得那么高尚,难道天下战乱就是为了天下苍生?

    “好了,你下去吧,我手头还有点事儿,明天一早我去找你。”张角说完坐在椅子上翻开了一本书。

    我拉着伍术出了大帐:“伍术,你说咱们村的人嘴怎么那么松呢?我家就这点事儿都被他们说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也跟着沾包了?你以为他们能够放过我家?”

    当夜我在床上辗转反侧,想想当日在墓地里的遭遇,心中总有些不太自在,那可都是凭运气闯出来的,伍叔还死在了墓地里,代价太大了。

    第二日清晨,张豪站在我的床前,端着早餐直勾勾的盯着我。

    “一大早这是哪来的鬼?”我看着张豪问道。

    张豪咧着大嘴:“刘头领,恭喜你啊,现在你可是咱们黄巾军里的大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听谁说的?”

    “一大早我就看到了你的军令状啊,那上边还有你的手印,天公将军当下就宣布封你为大头领。”

    我顿时蒙圈,这是什么事儿?我低头一看自己的手指上,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已经染上了红印。

    “卑鄙,无耻,趁我睡觉伪造我的意愿!”我想发怒,但昨夜经过激烈的思考,纵观天下局势,不得不为身边的这些黄巾义士考虑。

    我叹气道:“好,告诉天公将军,我一会儿去找他领命。”其实我知道张豪一定会回去卖功劳,但这都无所谓了。

    “小牤,不好了,听说城中有人瘟疫死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