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> 第三四三章 邪风
    转眼之间,城外的黄巾军大乱,其中有人喊道:“有妖孽,有妖孽,布阵。”

    我们在城门处看的清楚,城外的黄巾军立刻排出两仪阵法,但看上去很粗糙,根本没有用到精髓。

    我只是淡淡的笑了笑,没有说什么,跟着张豪他们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刘家小哥,这是怎么回事,昨天不是看过没有大碍么?”

    “呃,这个我也不知道,但卦象上真是没有任何的不妥之处,除非……”

    “除非什么?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说:“除非是昨晚的那个妖孽,纠集了他的同伙在这里兴风作浪。”

    “有办法解决没有?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天公将军是何许人也,那样的妖孽不值一提。”我这个时候还相信作为一军之主,应该有这个震慑力。

    还别说,实际上真的被我说中了,那阵风过后再就没有任何的异象出现。

    但此时我只听见黄巾军里发出一阵欢呼:“天公将军的阵法,天下无敌。”

    我噗!我心中暗笑,真是愚昧!

    “你看看我就说没什么事儿,就是一阵风而已。”

    张豪这些人平静了下来,我们随后排成两排,迎接天公将军的到来。

    其实我感觉刚才那阵风起,还真的感觉有点不对劲儿,大晴的天,万里无云,怎么就如此出现了一阵风。

    天公将军看起来威风八面,但他的脸色有些憔悴,大概是当首领的都很疲劳。

    当晚,张豪拉着我进了张角的中军大帐,我起初也是十分的纳闷,我既不是首领,又没有立过战功,怎么偏偏把我带进去。

    等到见了张角之后我才明白,原来张豪等人是拿我来邀功。

    “天公将军,我们这次能够顺利的拿下这座城池,全赖于这位兄弟的高超手法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的事儿我都听说了,张豪,你找到了一个人才啊。这位小兄弟姓甚名谁啊?”张角说话十分的沉稳。

    “小姓刘,单字一个牤。”

    “刘牤?好,好名字。”

    张角把我好一个赞叹,我想应该是他知道了我说服了张横,顺利的拿下了城池。

    “刘牤啊,明天要进行祭祀黄帝上祖的仪式,今天晚上我想请你在城池周围进行一次彻底的排查,白天的事儿可不能再发生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心中一禀,原来这张角也害怕那些鬼怪之事?但我还是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当晚,张豪为首带着一帮黄巾军士,拉着我跟伍术出了城。

    站在城门口,我伸出双手,感觉着风吹来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小哥,白天的风还真邪乎,要不是天公将军遭天神佑,想必要出现无法想象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怕那些事儿?”我问。

    伍术咧嘴笑道:“谁不怕,那些鬼怪妖孽,真的出现了谁见了都得跑。”

    “你跑么?”我在试探伍术。

    伍术一愣,说:“我走不走,不还得看你么。”

    就在我们说话的时候,城门口还真的又刮起一阵风,这股风的阴气更加深重,而且带着一股子奇怪的腥臊味。

    我忽然间想起头些天晚上的那个烟花女。

    “坏了,那个女的!”在场的人除了张横之外,没有人知道我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那女的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我一脸冷汗:“我们走的时候忘记处理他的尸体了,光想着救百姓,如果她的尸体变动,恐怕要被妖孽继续占有,到时候一定会有尸变。”

    “尸变?僵尸么?”伍术问道。

    我摇头道:“这是妖变,比普通的尸变更难对付。”

    张豪等人被我说的全都变了神色,大部分人都瞪大了眼睛盯着我。

    我此时只感觉自己已经成了他们的救世主。

    进了女人的院子之后,尸体真的不见了踪迹,张横几乎是崩溃了,一脑门子的汗。

    “刘牤,这接下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找尸体!”

    眨眼之间,十几个黄巾义士各自分开,在院子里寻找起来,可我们找了很久,没有发现尸体的任何踪迹。

    而更加惊奇的是,在杀了那女人的时候,地面上溅了很多的血,可此时地面上的血迹已经被处理的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我立刻打开临走时父亲给我的包裹,从里边翻出一个司南,口中法决念起,顺手将司南的勺柄转了一圈。

    “东南方!”我喊到。

    所有人一时间全部冲向院落的东南角,在角落里我们发现一个狗洞,那洞穴周围还有些许动物脱落的毛发。

    “小牤你看,这是手帕,那尸体会不会是从这里出去的?”

    “追!”我跑出了院门,手里托着司南跟着司南勺柄指向的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我们跑出了城门,钻进了城外的一个树林中。等我们进了树林之后,只感觉身后的黄巾义士越跑越少,跑到最后就剩下我跟伍术两个人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儿,那些人跑路了?”我诧异道。

    伍术不愣着大脑袋:“我没见到啊,刚才只顾着跑来着。”

    “完蛋了,那些人恐怕要出事儿,这个妖精看来道行挺深。”

    我跟伍术向回跑,眼看就要出了树林,发现大树上挂着一个人,贴进了看去之后,我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“张横将军?”

    张横的手里抱着他那柄单刀,深深的插入了自己的腹中,那双眼睛瞪的圆圆的,腹中的鲜血一滴滴的落在地面。

    就在我发愣的时候,林中刮起一阵腥风,夜空中似乎飘来一朵乌云,一阵急雨降落,打湿了整个树林。

    伍术放下了张横的尸体,在大树跟前很快的挖出了一个坑,将他埋了。

    “下雨就坏了,还想跟着气味找,这下什么都没有了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伍术叹气:“那怎么办,那些黄巾义士都不见了,到哪去找他们?”

    “先不管他们,现在最重要的是要先找到那只野狐狸,能兴风作雨,就一定能知道我们要做什么,看来此事应该这么办。”

    我贴在伍术的耳边说出了我的计划,随之开始行动。

    伍术拿出他的工具包,按照计划制作着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我开始在树林中搜索,但奇怪的是我越走越远,渐渐的听不到伍术的声音。

    一个黑影从我身边闪过,我回头一见,心中惊喜,原来是一只狐狸。

    跟着狐狸跑了许久,发现那只狐狸身上已经受了伤,躲在一颗大树下急促的喘息着,还不断的像我呲牙示威。

    我细细的看了一下狐狸的伤口,也正在腹部。这与当日张横刺死那女人的位置几乎一样。

    “没错,就是你了,这下看你还往哪跑!”

    狐狸发出一阵阵低沉的吼声,我小心的靠近,那狐狸只能将自己的头微微的抬起,似乎只有出来的气儿,没有了往里进的气儿。

    此时我顿觉不对,它要是死了,这事儿回去还没发解释了。

    可它最后还是没有坚持住,随着一声低嚎,他的尾巴颤抖了一下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心中那个恨,如果不让伍术做那些东西就好了,这家伙还不至于显形这么早。

    想来想去,要解释就得有东西,索性我将狐狸的尸体用干草包了,拎着按原路返回,可还没走几步,只感觉脚下一空,好像掉进了一个洞穴。

    洞穴里遍是动物的尸骸,还有个扑兽夹,幸亏上边夹住了一根动物的腿骨,不然的话我就得留在陷阱里。

    我左右看了一下,这陷阱应该难不倒我,没几下我用断剑一步步的爬了上去,可我上了陷阱之后,只听见一声巨响,那陷阱中发生了塌陷。

    “奇怪?下边还有一层?”我愣住了:“难道下边有墓穴?”想到这里我没敢逗留,立刻用断剑铲着土,将陷阱填上了一半,上边堆上了一堆干草。

    沿着原路回去,伍术迎着我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,你跑的也太快了,要不是司南我还找不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找到了么?”

    他看见了我手中的狐狸,立刻开心了:“真有你的,光是那两样东西就把他下回原形了?”

    “恩,这就是畜生想要修成正果要比人更费劲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不懂!”

    “看出来了,快走吧。”

    我与伍术两个人急速下山,进了城之后,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张豪带着刚才那些人在城门口吃起了烧烤。

    我顿时心中暗骂:你大爷,老子拼命上山寻妖,你们这些厮在这里胡吃海喝。我二话没说,冲上前去,起脚踢翻他们架起的火堆。

    “死人了知道么?”

    “啊?你们俩不好好的么?”张豪说道。

    我立刻反驳道:“张横死了,都是张姓人,你们居然能不管不顾,跑回来吃……”

    “刘家兄弟,不要见怪,张横死了我们也很伤心,不过人死不能复生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我感觉他好像是你们杀的呢?”我其实说的是气话,可没想到这些人霎时间都愣住了,良久才恢复了笑脸。

    见到我手里拎着的狐狸,张豪说:“这下可以交差了,这个妖孽我们抓到了,明天拿祭祀仪式上审判它。”

    可就在此时,远处的树林中,有两个身影再向城门这边张望,良久,从他们的眼中发出一阵阵的愤怒之火,随即城门处再次刮起一股奇怪的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