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> 第三四二章 妖媚之术
    我被军官如此一问瞬间愣住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我还知道你父亲也是个玄学高手吧?”

    我心中顿然一惊,这家伙还认识我父亲?

    “你是哪位?”

    军官轻笑:“我叫张横,前些年你父亲给了我一本书,我爱不释手,没想

    到你现在是青出于蓝胜于蓝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能这么说,我就是说了点实话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我想证明一下你说的对错。”

    我这时才感觉到这个张横原来是个玄痴,不过光看他对卦象的死板教条,根本就没有天分。

    但既然他对此卦象如此较真儿,索性就带他去看下。

    其实我心中也没底,这血光之灾是不是会因为他晚上的事儿而出现。

    “呃,既然这样的话,那晚上你就带我一起前去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当晚我与张横二人,在集市后街的一个小巷敲开了一扇门。

    “谁呀!”含糖量非常高的声音从院子里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张横只单单的咳嗽了两声,门被慢慢的打开了。

    “哎呦!张……”

    从门里出来的是一位一身绸缎女子,看上去年岁比我大些,但从她的脸上

    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风情万种。

    女人一见到我倒是一愣:“这个人是谁?”

    “哦,这是我带来的一位小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进来吧。”女子对我的到来感觉到一阵的不悦。

    进了院子后,院子中栽种着一些奇花异草,这与巷子里的风景明显是天地之别,这里的环境宛若人间仙境。

    “好香的味道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女子回头看着我:“这个小伙子看起来还很嫩么!”

    张横朗朗笑道:“那当然,不过你可不要打他的主意啊,这可是我朋友家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切,既然都带来了,就一起玩玩么!”女子不断的像我抛媚眼,我身上一个激灵,好像是被电击了一般。

    好厉害的眼光,妖媚无比,难怪张横只爱往这里来。

    “今天张将军是不是有心事啊,看你的脸色有些灰暗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你最懂我。”

    女子在院子里摆上了水果,端来一壶酒,斟满酒之后,与张横二人坐下聊起了天。

    开始的时候还没有什么事情,可他们聊天聊到一半的时候,院中的门又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女子颜色一沉,看了看张横:“将军对不住了,我有客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没有说话只是回头看着那位女子开了门,此时从门外进来一位中年汉子,一身轻装打扮,见到院中有人之后反倒是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娘子,生意不错啊,居然有两个人在了?”

    “哪里啊,他们两个是一起的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,你现在都可以一次伺候两个人了?那就不差我一个了,带我一起吧。”来人说道。

    张横一听他如此说猛地起身,站到来人面前:“这是哪来的野鸟?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,原来是位军爷,不过在这个院子里可都是客人,不用分官民吧!”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张横眼睛瞪圆,怒目对着来人:“嘴挺贫,看来我得帮你治治!”

    但没等张横动手,那位来人已经站到了他的身后,刀片架在了他的脖颈之上。

    我一见情况紧急,顺势将断剑也顶在来人的腰间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啊,你们这是干什么?老娘这里可不是你们打架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他要帮我治治,我不得不先动手,不然的话后悔都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一头冷汗,口中骂道:“你是什么人,在这座城里的还没有人敢对我动手,难道你想谋反不成?”

    “那我可不敢,不过我倒是有件事情想求求你,如果你答应了,我就立马放下刀,如果你不答应的话,那我就跟你同归于尽,省的后边的兄弟举着剑也挺累的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原来这里边还有猫腻儿,所以我就没直接动手,要听听这个人真正的来意。

    那女人掐着腰,扭着到我们跟前,脸色一沉:“你们这些臭男人,要是有事儿就出去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以为你是什么好东西么?”我立刻接话道:“残花败柳,如果不是你招蜂引蝶,他们怎么能在这里相遇。”

    女人被我这么一说,堆着一脸的不满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来人贴在张横耳边说道:“听说你们今天抓了不少的百姓,我今天来就一件事儿,放了他们,如果你不放,我就宰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死有何惧,不过在我死之前,我想弄明白一件事儿,你凭什么救这些百姓?”

    “不凭什么,就因为我是为天下苍生做事。”

    张横仰天一笑:“那这么说你就是黄巾军的人?”

    “这是你说的,我没有说,不过此事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?”

    我悄悄地将自己手中的断剑收了起来,站在两个人之间,将他们分开。

    “两位,容我做小辈的说一句。”

    张横一见那来人闪开了一道空间,速度极快的闪开身子,顺手从腰间拔出单刀:“来吧,我看你是找死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不能这么说,我今天既然来了就没想再活着出去,即便是你今天不答应,我们一样有办法把那些百姓救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我这么一听,原来都是同道中人,这也是一个黄巾军义士,所以我就一直没有下手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个时候,那女子忽然间一阵冷笑:“看来你们两个今天是不想出我这个屋子了,那老娘今天就都伺候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我们三个人几乎是同时看到那女人。

    当我见到她的时候,发现她的眼睛里忽然间发出一阵奇怪的神色,似乎与她对视之后,只能感觉到浑身的麻酥感觉。

    “妖媚之术?”来人说道。

    张横已经无法自拔,放下手里的单刀,几步冲到那女人近前,这就要动手。

    来人拼命的摇着头,一次次的扇打着自己的嘴巴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的招数,还好我年轻,不然我也中招了。”

    女人脸色一冷,瞬间眼色一变:“你没事儿?”

    我用手使劲的拧了一下张横的命门,张横立刻缓过神色,一看现场的情况,立刻拔刀:“臭娘们,敢对老子下歪招?”

    转眼之间,张横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,女人的血喷射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张将军你这是?”

    “他这是妖媚之术,要是我真的跟碰到她了,还真不知道怎么办了。”

    我从中看出些猫腻来,因为《归藏》里边有一段说过女子的妖媚之术,往往他们是被一些仙家上身。

    我蹲下身子,淡淡一笑道:“看来这是一只狐精啊。”

    “恩?”黄巾义士也过来:“小伙子,不简单啊,居然还懂玄术?”

    “说笑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一脸敬佩之相凑了过来:“刘家小子,没想到啊,你说的还真准,这血光之灾还真是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没完呢,不过我可以先告诉你不是这位义士的对手,如果想要躲过血光,我劝你还是听他的,放了那些百姓,毕竟我也是被这样抓来的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张横低头看着那女子:“你怎么能看出来她是狐仙上身?”

    我举起女子的一只手,用鼻子嗅了嗅:“你们过来闻一下,胭脂下边是不是一股子腥臊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张横与黄巾义士纷纷闻过点头。

    其实我心中明白,这样的烟花女子,哪个没有女人病,其实这味道是一种祛火消炎的草药味,但为了帮着黄巾义士说服张横,也便想了这么一出。

    张横听我这么一说之后,反倒是深信不疑,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“现在的汉室江山已经大乱,不如就此送个顺水人情,城中的兵权又在你的手里,不如就放了这些百姓,无论如何也不能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百姓身上。”

    张横默默的点了点头,这件事情算是落了地。

    当晚我们就把张豪等人解救出来,而张豪连夜在城中开始布道,仅仅一夜的时间,整个城池的人心所向已经转移了风向。

    第二日一早,张横的队伍已经将郡守府围了个水泄不通,郡守无奈从后门逃脱,太平道成功的在这座城池中落下了脚。

    下午,张豪拉着那位黄巾义士来找我。

    “天公将军几日后要路过此地,所以来请你在城池周围帮忙探测是否还有妖孽存在,或者是有没有其他的危险。”

    我答应了下来,随后打出一卦,给他们吃了一个定心丸。

    张横也跟着过来,看着他已经穿上了黄巾服,我说:“你将来就是黄巾军的主力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没问题,不过我还有一事想问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的玄术看起来要比你父亲还有胜出一筹,你是从什么地方学来的?”

    我毫不顾忌的说:“我有一本书,名曰《归藏》。”

    “难怪难怪,能否借我一阅?”

    “这个么,暂时还不行。”我拒绝了他。

    几日之后,城池外来了大批量的黄巾军,巨大的旗幡打着一个偌大的张字,旗下的黑马上坐着一位黄巾将领。

    “天公将军来了!”

    “快去报告,城里做准备。”

    霎时间,城中的百姓与黄巾义士集体忙活起来,开始迎接。

    我与伍术被张横拉着走在了黄巾义士的前列,在城门口迎接着张角的到来。

    也就在此时,城门口忽然间刮起一阵阴风,瑟瑟的让人浑身发抖,转眼间,风力加大,那巨大旗幡的旗杆被拦腰截断,飘落于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