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> 第三四一章 玄术要决
    见到有人跑来,张豪让我与伍术先去看看究竟,他们便在一旁停了下

    来。

    来人是一个青年人,手中拎着一把干农活的锄头,被两位身穿铠甲的士兵,拎着长矛追赶着。

    士兵喊道:“逆贼莫跑,跟着黄巾军造反,小心灭你九族!”

    “我没造反,我就是出城耕地,你们别追了!”青年一脸的哭腔。

    “耕地还拿着武器?”

    “我哪有武器,耕地不拿锄头怎么干活?”

    “锄头就是武器,我说你是黄巾军你就是,给我们停下,不然我们就抓了你的老小!”

    我一听士兵的话太过分,哪有把锄头当成武器的,回过头来一想,黄巾军的成员大多是农民,当初自己跟着战斗的时候,也是拿着锄头跟人家拼来着。

    “王八蛋,这也太欺负人了。”伍术有些恼火,抄起柴刀就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一见不好,立刻也跟了过去,拦住了两个士兵。

    “等等,你们这是什么狗屁谬论,拿着锄头就是黄巾军了?”伍术说完忽然脸色一变,感觉自己好像是说错了话。

    我对他的表现已经无语了,无奈只得顺势而为:“你们看好了,穿成我们这样的才叫黄巾军,但我们手里拿的不是锄头,拿的是刀剑。”

    我顺手将自己的断剑拔出腰间,挡在身前。

    士兵一见我们两个出现,立刻站住了脚,裂开嘴笑着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郡守大人还真有先见之明,让我们抓逆贼,这果然是还有同伙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,我看咱们哥俩今天要发财了,抓一个赏银,抓两个赏金,现在是三个,今天晚上后巷的小妞可就归咱们了!”

    我一听两个士兵的话一团火窜上了头顶,百汇烈火燃起。

    两个士兵端起长矛,朝我们一阵嘲讽的荡笑:“就凭你们两个人?告诉你们,我们可是真正的士兵,别说你们两个小泥鳅,就是再来更多的黄巾军我们也不怕,我看还是乖乖的过来让我们绑了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士兵从腰间抽出一捆绳子:“如果爷爷今天心情好了,或许还能给你们带上个晚餐,不然的话,我们哥俩几天就拿你们的人头去领赏。”

    “好大的味道,这是谁在光天化日之下随处放屁,还有没有伦理道德了!”我说。

    两个士兵一听,顿然大怒,其中一个已经暴跳如雷:“我看你们是找死!”

    话后,两个士兵一前一后,速度极快,一看就是上过战场的,手中长矛带着风向我们刺来。

    青龙刺,虎尾扫,泰山压顶,醉里挑灯望月……

    若是常人看去,这些士兵所用的矛法都非常的好看,而且不管是挨上哪一招不是死就是残,这个是无可厚非的。

    可在我跟伍术面前,两个士兵的招数简直就不值的一提,全当是看耍猴的了呃。

    “表演完没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士兵一听,一头的冷汗:“两个小泥鳅,还挺灵巧的!”

    我与伍术递了一个眼色:“灭了他们!”

    我起初并没有想杀人,但无奈,这两个士兵逼得我们紧,不得已我下手才有点过重,才将两个士兵的脖颈放了血。

    见到我下手杀了人,伍术也先是一愣,老半天才缓过神来:“你下手这么狠?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,战场上你不杀了他,就得死在他的手里。”

    “你上过战场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没有跟他多说。

    随后我们将两个士兵的尸体抬到一旁的树林,用干草掩埋了起来,随后才找到那个逃命的青年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可以回去了!”

    青年哭着,扔下手里的锄头:“完了,这下真的有口说不清了,死了两个士兵,再被他们抓住,不光我得死,我得家人一个都别想跑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张豪带着人已经跟到我们的面前,听到青年这样说,他反倒是一乐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你可以加入我们太平道!”

    “我噗!”又是这句话,搞传销么?我心中将张豪他家的七八代骂了个遍,捡便宜都能捡到这份儿上,也真得让人佩服的五体投地。

    “张家大哥,这人是我救得,人家想干啥就干啥,你能不能不说你那套?”

    张豪没有生气,反倒是与青年宣讲了一下太平道的思想,可是没想到那青年居然真的信了他,随即就换上了一身黄巾服。

    我与伍术无语。

    张豪站在我面前,上下打量了我良久说道:“小伙子,真有你的,没想到你的身手这么好,不如就在我身边做个卫兵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算了,我还是跟在队伍后边吧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很多人想要做我的卫兵还没有那个机会呢。”

    我只好陪笑道:“其实,也没有什么,咱们太平道不是说要互敬互爱,为天下苍生么,我也想为咱们队伍里的苍生想想,把这个机会让给他们。”

    见到我拒绝了,张豪就没再多问,但从见到刚才的两个士兵开始,我想他应该已经意识到,前边的城池里已经有了准备。所以,我们在距离城外不远的一处山林中悄悄的隐藏了下去。

    为了进城布道,张豪带着我跟伍术再加上刚才的那个青年,换上普通百姓的衣服进了城。

    我们刚到城门,两个士兵正在对一位百姓搜身,搜身过后,正轮到我们。

    可就在此时,从城中有一人骑着马晃晃悠悠的走了出来,挡在城门口。

    “今天进城人数已满,明日放行。”

    我们一听,这岂不是要白走一趟,晚上如果被查出来少了士兵,那第二天就更别想进去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立刻喊道:“大人,我们还着急去亲戚家探望呢。”

    “跟你说了,今天人数已满,不能再放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家亲戚病的很厉害,再不看明天恐怕就要看尸体了。”我接着说。

    那骑马的人立刻御马至我的近前,打量了我一番,立刻摆手道:“来人,给我抓了,按照逆贼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我勒个去!”天下间不光是某些士兵没谱,原来从上边就没有什么好东西,看来今天不跟他们好好的斗一斗还真的不行。

    我立刻向后退去,摆手道:“大人,你可别,我背不起那个罪名。”随之我盯着那骑马的人看,发现他的脸上有一丝的黑气,而且在他的鼻下山根处还有些紫色的脓包。

    我掐指推算了一下,已心中有数。

    “大人,不如这样,我帮你看几件事情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?给我抓了。”

    伍术那边已经准备动手,我一把拉住他,随后立刻说道:“就让我说两句话,对大人只有好处没有坏处,如果我的话说完你还要抓我,我就束手就擒。”

    “好,有屁快放。”

    我接着说:“大人,你今晚是不是有约会?”

    “恩?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为的是最近的公事,让你心情烦乱,所以你想找个人叙叙旧。”

    被我这么一说,那军官立刻愣住了,他身后的士兵还想上前来抓我们,被他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到底是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我笑道:“我是干什么的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今晚如果真的去了,恐怕有血光之灾啊,而且那个女人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,小心她整天在外边勾三搭四的,给你扣绿帽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屁,普天之下,能动老子的有几人,起码这座城里没有,还什么血光之灾,简直是一派胡言。”他感觉自己有些丢面子,立刻叫人把我们绑了。

    伍术与张豪想要反抗,却被我拦住了。

    我们跟着他们名正言顺的进了城,进城之后,我们被带到了兵营,由重兵把守,这里除了我们之外,还关押了不下几百个被当做逆贼的百姓。

    而我却被刚才那位军官带到了军帐之中,打发走了两个士兵之后,把我绑在了柱子上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这还有假?”

    “看你小子说的听像那么回事儿,我就再考考你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考?”

    那军官从腰间翻出一个跟父亲一样的龟甲,放入铜钱,上下摇晃了几下,放出一卦。

    “风火家人卦你如何解啊?”

    我放眼看了一下,卦象不错,随即问道:“你刚才求的何事?”

    “晚上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就好解释了,风吹火旺烧佳人。”

    被我这么一说,军官一脸惊容:“这明明是个好卦,你为何如此说?”

    “这就要从玄学的要决说起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我也不知道所谓的玄学到底有什么要决,但总感觉自己所想的应该就是能用的诀窍,毕竟所有的卦象都要以实际为出发点来考虑。

    “至于要决吗……”我卖了一个关子说道:“我这双手被绑着,没法子跟你讲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这就放了你,谅你跑不出我这兵营。”

    我松了松手腕:“这风助火势顺理成章的火旺,但你可别忘了,你要找的女人是残花败柳,她越旺,你就越弱,所以血光之灾都是轻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我这样说,军官倒吸了一口凉气,踱起步子来。

    “我说,你要是没事儿我可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,你小子是不是姓刘?”

    军官这样一问,我顿然愣住,慢慢的回头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