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> 第三四零章 瘟疫
    父亲说道:“菜烂了,人吃了,就中毒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伍术的腿?”

    “咸菜也是这菜做的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伍术立刻紧张到:“咸菜我吃了,难道我要跟他们一样?”

    “不能,他们没有进行及时的治疗才这样的。”父亲说。

    我说:“那就是说问题一定出现在这些菜上,但是这些菜本身上没有问题,难道是土?”

    “不对,是水!”父亲很坚定的说。

    我恍然大悟,我们心水村就是靠着心水溪的水赖以生存,水出现了问题,一定是来自于心水溪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,这里的菜需要尽快的毁掉,以免别人遭到感染。”

    我拉起伍术,绕过山坡到了心水溪的上游。

    在我们村里,靠近万骨枯左侧的山谷里,有两处泉眼,心水溪也就是从那里汇集起来的。

    我们沿着溪水向上,并没有发现心水溪沿途有什么不对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父亲,可不可以用糯米做个试验?”我问。

    父亲问我:“你是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“糯米既然可以去除尸毒,但糯米会变黑,我们也就完全可以用糯米在心水溪的源头用糯米一点点的测试,如果问题不是出现在源头,我们就可以继续向下寻找。”

    “恩,很有想法!”

    我从父亲的手里那来了些许糯米,分成了几包,放进不同区域的溪水中。

    稍等片刻,我们将所有的糯米包都取了出来,打开包之后,我们全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因为所有包中的糯米全部变成了黑色,而且散发着一种极其阴寒的冷气,我不禁的打了一个哆嗦:“难道这水从泉眼里边出来就变了质?”

    “事情有点严重了,我们每天都在喝水,村里也是一样,村里的动物也是一样,坏了。”

    我立刻拉起伍术:“快回村子,把水源给断开,我跟父亲尽快把水源问题解决。”

    伍术咬着牙站了起来:“放心吧,就是拼了命也不能让村里人有事儿。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父亲拿出一个龟壳,放入铜钱后,闭目祈祷。

    铜钱落地,一副水火既济卦象跃然于眼前,我顿然心中一凉。

    “父亲,水在上火在下,那就是说病毒来自于水下。”

    “哎,看来要出大事,水火既济,初吉终乱,怕是村中一灾在所难免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既然病毒来自于水下,那这下边……”说到这里我心中砰砰的跳了起来,感觉眼前一片混乱:“这下边可是万骨枯的墓地啊!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你们触动了墓地的机关,难道这是天意?”父亲仰天长叹。

    我立刻急了:“既然是因为我们,那我就再下一次万骨枯,不能让村里人因为我们跟着遭殃。”

    “罢了,没有用的,如果我没有推算错的话,原来心水溪的水是来自于墓地上方的地下水层,但现在应该是地下水层与墓地打通了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说整个村子都会迎来一次大灾难?”

    我的心中浑然之间升起一阵强烈的愧疚,如果不是我们当初进入墓地,如果不是那条恶犬,我们还会过着平静无忧的生活,李家二老也不会就这么死了。

    父亲过来劝我:“算了,既然解决不了就尽快找到别的水源,先让村里人喝上干净的水。”

    一连两天的时间,我与父亲在村口十里地以外的一座山沟里找到了一条河,帮让村民到这里取水喝,并且在决定使用此水之前,我们也做过测试,水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可就在我们回到村里的那天起,村中还是有人继续倒下了,不少的牲畜已经病死。

    “小牤快点把病倒的村民都召集起来,我们集中治疗。”

    伍术这几天在心水溪上端做了一个截水渠,将溪水再引回泉眼附近,通过地面的渗透,再次汇入溪水。

    “别拦着我,这个村子我呆不下去了,我要出去躲躲,你们不走我走!”

    村里的孙瘸子一边喊着,一边向村口跑去。

    我立刻拦住了他:“你能到哪去?”

    “到哪也比在这里等死强!”

    “你过来,我看看你的腿!”我立刻为孙瘸子检查了腿,发现他的腿上已经开始溃烂。

    “你不能走,你已经中毒了,必须治疗,不然的话你会把瘟疫带出去,会让更多的人病死。”

    听到我这样说,孙瘸子整个人都傻住了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我看。

    此时,有人抬着病死的尸体向后山去焚尸。

    “又死人了!”孙瘸子看见之后,老泪纵横:“这都是什么事儿啊,这已经是死了第三个人了,你们还能治么?不行,在我死之前必须要出去吃点好的!”

    此时不管我如何阻拦,孙瘸子还是一瘸一拐的冲出了村口,向城中方向去。

    就这样,接连七八天的时间,村子里接连死去了不少人,剩下的人已经放弃了对生存的希望。

    “苍天已死,黄天当立!”

    第九天的时候,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了一群人,喊着这样的口号进了村子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们这里有瘟疫,天公将军怜悯天下苍生,特派我们来此布道。”

    村里人早都麻木了,听到这样的声音根本就不感到惊讶,因为经过我们治疗的,除了伍术及几个年轻点的人康复之外,老幼病残都已经趴下了,有的病情甚至在持续恶化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伍术堵在村口问道。

    在这群人中,几乎全是黄布包头,黄衫黄靴,为首的是一位体壮如牛的兵士,腰间一柄单刀,站在伍术面前。

    伍术拦住说道:“感谢你们的好意,不过我们村里的瘟疫可不是一般的病,还请你们回吧,别再给你们染上病患。”

    “兄弟说笑,我们天公将军,乃是黄帝上祖下派的神将,能有何等怪事难道我们?”

    我见到有人进村,也跟着父亲凑了过来。

    父亲经常出入城中,他一眼就看出此人来历:“黄巾军!”

    “好眼力,既然有人知道我们的来历,就请带我们进村治病!”

    我见到这些人心中多少有些忌讳,因为当初在城里办货的时候,就是被他们裹挟参加了两次战斗,后来还是当了逃兵才回到村里,没想到一个瘟疫居然又把他们引来了。

    “呃,治病可以,不过我可丑话说在前头,如果你们因为我们村里的瘟疫染上了病疾我们可不负责。”

    对于我说的话,父亲一脸诧异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那兵士仰天大笑:“自天公将军讨伐汉室开始,就没有我们治不了的病!”

    “敢问这位将军尊姓大名!”

    “张豪!”

    我淡笑:“都姓张?”

    “黄巾军都姓张!”不知道这句话中有多少的意味,兵士随即带人进村。

    虽然父亲跟伍术尽力的阻拦,也没有拦住他们。

    我拉过父亲:“这些人还是有些奇门异术的,不如让他们试试,可能我们没有找到好办法,或许他们有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这些事儿的?”

    “呃!”我跟父亲说了当初的遭遇,父亲点头不语。

    几天的治疗,老人当中还真的有人好了,而且,这兵士居然还从心水溪中取水畅饮,一连半月时间,这些黄巾军居然没有任何身体的不适。

    我顿时傻了,这些人怎么如此厉害,我跟父亲都在怀疑他们的身体机能。

    但最终,兵士还是说出了他们最根本的来意:“现在的汉室昏庸无能,天公将军已然率兵起事,为天下苍生谋取幸福的大路已经打开,这是黄帝上祖的旨意,希望大家都能加入太平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噗!”我立刻觉得老天在戏弄我,刚从黄巾军中逃出来,这又被招募,难道就卖给他们了?

    “你小子还看什么,不赶紧回家躲着去。”父亲要推开我。

    可还没等我走,就发现许多村民已经参与其中,伍术也主动的领了一套黄巾服,穿上衣服之后还跟我显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难道你不想为天下苍生做点事情么?来吧,加入我们的太平道,还有很多没有被拯救的百姓等着你们的帮助。”张豪与我说道。

    我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:“呃!”

    “他不去了!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要做村里人的公敌,继续为汉室做臣民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不是!其实……”

    “其实什么?”士兵说着,便将一套黄巾服递给了我。

    “那我父亲就算了,他的身体不好,也不能跟着你们东征西战!”

    父亲听我一说,立刻开始咳嗽。

    士兵并没有为难父亲,但我与伍术也就成了太平道中的一员,村中的百姓几乎痊愈之后,我们跟着黄巾军出发了。

    临走时,父亲斜眼看着我:“好好混,不舒服了就找机会……”他动了动手指。

    我明白他什么意思,让我看机会逃开,但毕竟这些人真正的帮我们解决了尸毒的问题,所以算是还他们一个人情也好,或者是其他什么也好,跟着他们走走也就罢了。

    不过我还是一直在怀疑这些人的身份,感觉他们似乎有些特殊的背景,不过眼下还说不好到底是什么。

    出了村,我们直接南下来到寿春,在这里我们要继续征集太平道的成员。

    “救命啊,有人要杀我,救我!”就在我们距离城池还有不到十里路的时候,一个满面惶恐的年轻人向我们跑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