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> 第三三一章 头七
    我站在院中时不时的向大叔的屋里看上去一眼,但始终没有发现屋内有任何的动静,而鸡窝里的也十分的安静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不是说到这个时间,大叔就开始跳来跳去,怎么没有动静了。”

    如此等了大概半个时辰,公鸡忽然间从鸡棚里站了起来,低沉的叫着,看上去公鸡十分的恐惧,小心的萎缩在鸡棚的角落里,叫了几声之后,将自己的脑袋死死的塞进了翅膀中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我悄悄的接近公鸡窝,用手敲了敲鸡棚上边的木板:“大公鸡,起来啊,这就睡了?”

    我深知这是在安慰自己,毕竟这么一个阴冷的夜,自己怎么也无法让自己的心情彻底镇静下来。

    不管我如何叫,公鸡就是不动弹,而大叔的房间里一如既往的安静。

    “怪事儿了,难道李家大妈骗我不成?”我一直等到二更响起,院落中依然是死一般的寂静,偶能听见村中王二家的大狗乱叫。

    我推开了院门,想要到外边看看,当我刚推开院门,一个身影闪到了一旁,急促的喘息着。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老半天没有人回答,我随着声音小心翼翼的凑了过去,发现一个身影正蹲在黑影里不断的哆嗦着。

    “李家大妈?”我对她的到来感到十分的不解:“你不是到你家亲戚那里了么?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是,可我想回来看看你家大叔到底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奇怪了,今天晚上他也没有像你说的那样乱蹦乱跳的。”

    李家大妈看起来十分的紧张,拼命的像我摆着手,一只手挡着自己的脸:“小牤,我怕他在跳起来,也不想看见他那样,所以才从亲戚家跑了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的,有我在,你就放心吧,这么晚了,天气有点凉,你还是回去吧。”我拍着胸脯打包票,可此时只有我知道自己这是纯属硬装。

    我不停的暗骂自己,本来自己就怕的不行,现在有个活人在这,至少能给自己打点底气,还让人家走。

    “那好,这里就交给你了,你家大叔千万不能有事啊,我可走了!”李家大妈看起来有点依依不舍,或者是对我的能力有些不太信任,走的时候不断的回头看,直到她消失在夜色中。

    我还是暗笑了一下,转身进了院子,可当我一进院子,大叔那虚弱的躯体站在院子中间,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。

    “你去哪了?”大叔的声音有些阴沉。

    我连退两步,一只手已经搭在了断剑上:“没什么,我出去看看。”我本来想说李家大妈来过,但怕他真的鬼上身,再对大妈做出什么事儿来,到时候就不好收拾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来照看我,不过现在不需要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我家的事儿就不麻烦你了,快点走吧,我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李家大叔的话,好像是被泼了一头的冷水,我心中那个气啊,本来是大妈让我来帮忙,你这还让我走,好赖也呆了一个晚上。

    可是我回头想想李家大妈送给我家的那些东西,心里算是平衡了,我索性狠下心,扭头出了院门。

    当我回头看去的时候,那李家大叔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回到了屋里,透过屋内的灯光可以清楚的看见,他在屋内像我摆手表示道别,随后我听见屋子里一阵阵的鬼哭狼嚎,透过窗户上可以清晰的看见大叔的手不停的在敲打着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我本想再回去,但想来人家都下了逐客令,又何必继续纠结,索性就回到了家中。

    当夜无事,第二日清晨,正常来说李家大妈会来我家问问昨晚的情况,可天近正午,也没见一个人影,而父亲办货也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我忽感腹中饥饿,想起头些天李家大妈拿给我的咸菜跟鸡蛋,准备吃点。

    可奇怪的发现,这两样东西居然都不见了,翻遍了整个厨房也没找到。

    “小牤,在家么?”

    我一听是伍术的声音,也没回头去看他:“进来吧,我在厨房。”

    看见我在找东西,伍术堆起了笑:“你找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哎,别提了,我家的一筐鸡蛋跟咸菜不知道哪去了,还没吃饭呢。”

    “搞不好是刘叔带到城里换钱了,来我这里有鸡蛋,给你一个。”伍术从怀中掏出一个鸡蛋。

    我看着他,一脸的不解:“你家哪来的鸡蛋?”

    “呃?头些天李家大叔送的啊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我一听李家这两个字就感到一阵的不爽。

    “他送你鸡蛋干什么?”

    伍术咧嘴笑道:“前两天他跑来我家,让我帮忙做个……”他说到这里就止住了:“不行,我答应过他,不能把这事儿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儿?连我都不能说么?”

    “不行啊,我得替人家保守秘密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就来气了:“李家大叔都快成鬼了,现在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儿,你还帮他保守秘密?”

    我随即将这几天在李家蹲坑的事儿跟伍术说了一遍,说完之后,伍术的脸刷的一下子变得煞白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回你知道了吧,李大叔还说不好是怎么回事儿呢。”我顺手将伍术给我的鸡蛋打开,咬了一口,还挺爽,毕竟是解决了我腹中的饥饿。

    可当我把鸡蛋吃完之后,脑子里不知道为什么冒出了一个想法,立刻问道伍术:“你吃了这鸡蛋没有?”

    伍术点了点头:“吃了!”

    “身体、精神、还有其他方面,有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?”

    “没有,都挺好的啊,不过……”他好像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我一下子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儿了:“快告诉我,李家大叔让你做什么了?无功不受禄,平白无故的他不会给你鸡蛋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,他给了我一筐鸡蛋,还有些咸菜!”

    我一听,脑子翁的一下,这事情怎么跟到我家的李家大妈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“东西你都吃了?”

    “吃了,没有什么特殊的。”

    我一把抓住伍术的耳朵:“现在我郑重的告诉你,你必须要把李大叔的秘密告诉我,因为这关系到一个人的生死。”

    “啊?这么严重?废话,刚才跟你说的事儿……”我恨不得把他的耳朵拧下来。

    伍术碍于耳朵的疼痛与我说:“其实,他那天来找我是让我帮忙做个棺材,我还问他给谁用的,好赖也能在棺材上给留个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他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他没说给谁用,就说做好了他自己来取,然后他就来取了,取走了就送给了我一筐鸡蛋还有那些咸菜,还让我帮他保守秘密。”

    我当下脑子里这个乱啊,心中不停的打起鼓来,我回头看了一眼伍术:“晚上跟我去李家大叔他家,我倒要看看那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秘密。”

    当夜,我与伍术二人在李叔家门前的大树上蹲着,直到子时到来,那只大公鸡好像是疯了一般,从鸡窝跳出来之后,在院子里上蹿下跳,一会儿打鸣,一会儿扇着翅膀好像在表达着什么。

    此时李大叔的屋里又传出那一声声的哀嚎,哭的那个惨,叫的那个烈。

    “这他奶.奶.的什么事儿,他家到底怎么了,这两天连个鬼影都没见到,光看他们闹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我牢骚的时候,忽然间那只大公鸡一头栽倒,趴在地上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随后,李大叔的房门猛地被踢开,李大叔好像是打了鸡血,托着憔悴的身体,踉跄的冲了出来,推开院门,一路向村口的山坡上跑去。

    “追!”我与伍术二话没说,一路跟着李大叔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到了山坡上,忽然间发现李大叔的人影没了,我只感觉心中一阵发慌。

    伍术在我身后拉了我一下:“小牤,我怎么感觉这事儿有点不妥啊,再往前可就是村里的坟圈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了,将军墓咱都去了,还怕咱们村的墓地?”

    还没等我们走两步,一个黑影猛地出现在我们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去哪?”

    “李大叔?”

    看着他那张几乎与死人没有什么区别的脸,伍术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我也本能的连退两步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么晚不在家,整天跟着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听李大叔这么说,我心中一团火冲到了脑门:“你说我干什么,大妈让我来看着你,我总不能说话不算数,再说了,看你的样子,谁不担心?”

    听了我这句话,他忽然又表现出昨天晚上的那个神情。

    “你说大妈让你们来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,谁没事儿愿意大半夜的到处跑,不是她到我家求我们,我们也不能卖这个力气。”我说完之后,仔细的观察了一下李大叔。

    李大叔的眼眶里顿然泪如雨下,咧开大嘴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他哭了老半天,才缓缓的起身。

    “看来这个事儿是瞒不住了,我就知道她每天都回来看我,你说她怎们就这么命苦啊。”

    见到李大叔的哭腔,感觉他反倒是像个正常人了,所有的言谈举止,没有一点中邪的样子,而且他从怀中,反倒是拿出一壶酒递给我们看。

    “今天是你李大妈的头七,就知道她一定会再来闹腾的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