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> 第三二八章 天降神兵
    “乾坤卦,天在上,地在下,顺理成章,求事儿得成,求财得利,放心吧,你们一定会出去的,不管发生什么事儿,都是顺理成章的。”

    我对他的解释似乎有些不太信任,毕竟我们现在还在墓地里,别说出去,就是这个巨大的宫殿也只是个死路,哪有出去的道路。

    “这能准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准,不过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,你们身后的尾巴快要进来了,先想想怎么对付他吧。”熊耳说。

    我立刻一惊,知道他在说那只大粽子,可眼下我还真的没有把握能把那个死不了的东西打败。

    我问:“祖先你能出手帮忙么?”

    “不能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那个人是我的恩人,虽然他对你们不怀好意,但你们毕竟拿了人家的东西,所以我劝你们还是将他的东西还回去,或许还能找到出去的路。”

    我这个时候才知道,这熊耳似乎知道我们的一切,甚至知道我们已经拿道了乐经。

    这下事情难办了,我的脑袋都快炸了,台阶上边的那扇石门不停的摇晃,落下来稀稀拉拉的石块。

    “阿采,伍术,别在那里卖呆了,想想一会儿怎么办吧,大家伙要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,我们还没有找到出口呢!”阿采说着,一下子冲到熊耳面前,一脸不解的表情盯着熊耳看:“你还是小牤哥的祖先呢,这事儿怎么能不管呢?”

    “呃!”熊耳被阿采问的似乎有点不好意思,但他还是没有直接拒绝阿采,反倒是拉着阿采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“一会儿我要回避,不过有件事情我得跟你说,很重要。”

    阿采仔细的听着。

    熊耳看了一眼我,似乎要回避我的意思,我没有搭理他,知趣的离他们远了一些。

    熊耳继续说:“其实你的小牤哥本不是姓刘的后人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那他是谁?”阿采问。

    熊耳又说:“当年的鸿门宴上,有一位善于舞剑的能人,而且他的剑法十分的高超,也就是因为他的舞剑,才保住了沛公的性命,这才有了现在的大汉王朝。”

    “项庄?”

    熊耳点了点头:“他就是项庄的后人,他应该是大汉朝的功臣,本不应该只在乡野隐居的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的啊,我说他的剑法那么好,原来是有背景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都是天命,老天的安排,所以一切都要随缘就好,相信你们一定能够出去的。”熊耳说过话之后,转身过来跟我道别。

    他双手高高举起,将棺材的盖子恢复了原位,自己回到了宫殿门口的那一排士兵的队列中,很奇怪,那些本落在地上的陶片又贴回了他的身体上。

    而追着伍术的那条老狗也冲到了棺材跟前,棺材忽然间出现了一个黑洞的圆环,好像是个通道,那条狗一头钻了进去不见了踪迹。

    我此刻看的都傻了,也就在这个时候,那石门处一声巨响,两扇石门咣当落地,那具腐尸脚上托着一条断裂的铁链,一瘸一拐的向楼梯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去,真的来了,跟他拼了。”

    伍术此时还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一脸的痛苦。

    阿采紧贴在我的身边:“小牤哥,刚才你的祖先说了,你的剑法很好,我们的生死可都托付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有把握啊,这个大家伙,比咱们之前见过的那些都厉害,看样子是个打不死的。”我已经感觉到恐怖到来之前的那种寂静。

    阿采一脸的愁容,他从守卫宫殿的是兵手里拔下来一柄长矛,吃力的举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也跟他们拼了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伍术凑了过来,急忙摆着手,随后又指了指宫殿的上方。

    我感觉到他要说什么,仰头看去,在我们所在的宫殿上方似乎在不断地掉下一些石子,按照那些石子掉落的节奏,感觉是有人在敲着什么东西似得。

    可是眼前的那具腐尸一步步的接近我们,那几百层的台阶他已经走过了一半。

    “吗的,不管了。”我从腰间拔出断剑,拉着伍术与阿采就往宫殿里退去。

    进了宫殿,我们绕过棺材,直接躲到那宫殿后侧的石壁屏风后边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我们只感觉有一种死亡将要来临,但我的心里对生的希望却从来没有放弃,即便是我们不是那个家伙的对手,我也要放手一搏。

    可是我们在屏风后边等了好一阵子,外边居然没有任何的动静,也不知道那腐尸到底有没有走到宫殿里。

    伍术从自己的工具袋里翻出小铲子,不断的在宫殿后侧的墙角拼命的挖着。他一头大汗,但也确实挖出了一些泥土来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又是一声巨响,在宫殿的外边,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落在了地面。

    我一惊,露出半个脑袋向外边看去,此时整个宫殿的外侧一片通明,似乎是来自于外侧的阳光,我可以清楚的看见这里的潮气湿气在不断的挥发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出去看看!”我的心里有些兴奋。

    当我站在宫殿门口的时候,发现整个宫殿内的天棚上,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窟窿,在正中一块从天棚掉下来的石板将那腐尸死死的压在了下边。

    眼看着那具腐尸的半截身子已经动弹不了,我的心情算是安稳了很多。

    阿采叹道:“这是什么情况,这么大个窟窿,哪来的?”

    “刚才我祖先不是说了么,天在上,地在下,现在不正是天上出现了窟窿?”

    “你们看,有人!”

    我仰头看去,从那个窟窿外边放下了两条粗绳,直接落在了我的面前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一个人影顺着绳子落了下来,等着人到了我跟前我却呆住了。

    “伍叔?”

    来人是伍术的父亲,他身背着一个木工袋,到我面前狠狠的用手点了我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小王八羔子,正事儿不干,告诉你们不要到这里来,你们还是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!”我想说是因为阿采,可我看见阿采的脸色有些不自然,这才没接着说。

    伍叔问道:“我家那个混蛋呢?”

    “在里边挖洞呢。”我告诉了他伍术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教给他这点东西,还都用上了,行!”伍叔说着,几步冲了过去,一把拉起了伍术。

    阿采贴在我耳边低声的问道:“伍叔现在的脾气怎么如此暴躁,之前记得他很温和的。”

    “哎,这事儿就不知道了,恐怕是因为我们进这里来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别怪我啊,可是你们自己要来的。”

    我撇了一眼阿采:“你呀,我们不是为了朋友,谁愿意让老人家生气,回去免不了挨揍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都这么大了,他们还动手?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呢?”我说。

    伍叔拉着伍术,像拖一条死狗似得出了宫殿,当着我们的面,狠狠的抽了伍术一巴掌:“混蛋玩意,一条破狗至于这么兴师动众么,这可是芈八子的地界,惹了她就不怕回去腿上长脓包。”

    “呃!”我看见伍术痛苦的样子,也就没敢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个时候,我感觉身后的那具腐尸似乎又开始动弹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!”我被那具腐尸惊住了,他完全将自己的半截身子放弃了,不知道他哪来的力气,将自己的身体从腰截断,两只手拼命的向我们这边爬。

    伍叔一见那具腐尸立刻放下了手里的伍术:“这家伙什么地方来的?”

    “早就在这了,还是你帮我们砸了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快上去,我来对付他。”伍叔从自己的工具包里翻出一把锋利的铲子,准备跟那具腐尸一斗。

    我说:“伍叔,我们一起上去不就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这具腐尸没什么,但是附在他身上的那个灵魂可是了不得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我倒是想起当时变成阿采模样的时候,这个腐尸还真的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来想办法,你们快走。”伍叔说着,一把将阿采推到绳子跟前。

    伍术这个时候也咬着牙说话道:“把阿采的腰绑住,我们拽另一根绳子,上边我父亲一定装了滑轮。”

    很快我们把阿采送上了洞口,随后碍于伍术有伤,我又把他送了上去,本以为我可以帮伍叔顶一会儿,可发现伍叔已经跟那具腐尸打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腐尸的半截身子攻击力不像是很厉害,我就不知道伍叔为什么不直接切了它。

    我两步冲了过去,一剑下去之后我就后悔了。

    被切成两半的腐尸,一半跟我斗,另一半跟伍叔斗。

    伍叔说:“你真是帮倒忙,都说了不用你们,这下可好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腐尸是劈不死的,我们必须要找到控制他的那块关键的位置,不然那块东西不管跑到哪里,只要是有尸体他就会复活。”

    我去,我这才明白,原来这是一种寄生尸体,只要主体在,随时可以寄生在任何一具尸体或者是人的身上,而且还会幻化成人思维中的某个亲人或者是朋友。

    阿采在洞口喊着我们,但此时的我们没有办法脱离尸体的攻击。

    伍叔说:“如果不找到那个东西,让他跑到了外边我们就要大祸临头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