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> 第三二五章 地下宫殿
    我听见阿采的声音,忽然有一种洪水袭来的感觉,等我看见她的时候,他已经冲到伍术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大粽子?他怎么进来了?”

    还没等阿采的回答,一股浓浓的尸臭味从通道的另一端飘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去!”我想立刻向通道深处跑,就在伸手去拉伍术的时候,发现在他的面前,一扇全开着的石门,向里边看去一个震撼的场面出现在我的视线里。

    一座巨大的宫殿出现在我的面前,宫殿四周遍布各色的花丛,花丛中不乏有几个古朴秀雅的亭子,伴着宫殿附近回旋的清风使人有一种无法言表的清新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巨大的黑影出现在我的余光中,再看去时,先前的那只大粽子已经托着快要烂掉的腿,一步步向我们三人走来。

    “还看?”我推了一把伍术。

    伍术想要说什么,当他看到那只大粽子的时候,已经慌了神。

    阿采也帮我拉着伍术进了那扇石门。

    我深知这只大粽子不好对付,可眼下我们无路可走,只能冲进宫殿,如果再向通道深处去,一旦是死路,我们就要面对被那具腐尸吃掉的危险。

    “快过来帮忙,别傻愣在那!”阿采看起来倒是十分的镇静。

    只有伍术还沉浸在对那具腐尸的恐惧之中。

    我急忙试着推动那扇石门,但不管我如何用力,石门丝毫未动,眼前的腐尸在一步步的向我们靠近。

    阿采真的急了,一个女孩,用力用到憋红了脸。

    “伍术,快想办法,你不是懂机关吗。”

    我也急了,一巴掌拍在伍术的脑后。

    伍术似乎被我打醒,他着手在石门附近寻找可以阻挡大粽子进来的东西。

    但一圈过后,我们没有找到任何可以利用的东西,但眼见大粽子一只脚已经迈进了石门,那股子让人不停作呕的气味着实的让我一身的不自在。

    我拉了一把伍术:“快往下跑,这个家伙我们斗不过。”

    阿采与伍术也慌了阵脚,跟着我一路向下,伍术半路被一块石头绊倒,摔得一脸的血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大粽子站在门口似乎动弹不得,僵直的身体在拼命的挣扎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我说:“你们看那家伙好像是动弹不了了!”

    “他好像被什么东西缠住了?”阿采的眼睛尖:“他脚下有一根铁链!”

    她的话音刚落,一阵轰隆的声音,不知道是不是那腐尸自己的脚拉动了那根铁链,一扇厚重的铁门轰隆落下,将大粽子挡在了通道内。

    那扇石门也自动的关上,而在石门的下方出现了一道深深的印迹,看起来应该是机关之类的滑道。

    我这个时候才松了一口气,关心了一下伍术,帮他用麻布包了脸。

    “哈哈,伍术的脸好像是一个茧,不知能不能飞出蝴蝶来。”

    伍术疼的说不出来话,只能支支吾吾的,好像是在说我们两个什么坏话。

    我淡淡的一笑,带着两个人向那地下宫殿而去。

    通往地下宫殿的路是一条足够十几人并排的宽度,大概有上百级的台阶。

    我们暂时的躲过了大粽子,谁也不想耽搁,都想早点找到出去的道路。但我们越往下走,眼前的环境变得越加黑暗,似乎渐渐的陷入了一个没有光明的空间。

    “刚才还好好的,怎么这就没有光亮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不好,进来的时候还可以在上边清楚的看见这里的全貌,这怎么一下黑了?”阿采说着,点燃了她手中的松油棒。

    借着光亮,我们不禁对四周的环境又多出了一份好奇心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这个宫殿是怎么一回事儿,刚才在宝塔上边已经找到了能够证明墓主人身份的乐经,那这个宫殿又是谁的?”我说。

    阿采说:“说不定是昌平将军为他的家人准备的宫殿呢!”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说?”

    “你想啊,一个那么有名的将军,万户侯,不得有个像样的宫殿,光是那座宝塔跟他的身份也不符合啊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照你这么说这个宫殿就是昌平将军的后宫呗?”

    “当然,光看宫殿的样式就是给女人准备的,一个男人还需要那么多鲜花干什么!”

    面对一个女人的看法,应该可以理解,但从我的角度去考虑,这里不管是宫殿的造型,还是四周的环境,确实是为一位女人所建的,但女人到底与墓主昌平将军之间有何关系,这个还有待考证,绝对不能妄下结论。

    想到这,我看了一眼伍术,发现他蹲在台阶旁入神的看着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“这个墓葬看起来比上边更加庞大?”

    伍术看起来说话比较费劲,只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难道你又发现了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他又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能说话不?”

    “不能!”伍术说。

    我一头冷汗,这也真的让我无语。

    但我也确实看清楚了他在看的东西,就在台阶的正下方,是一条用上好的青岩铺成的道路,直通那宫殿的中心。

    但在道路的两旁我清晰的发现,那路旁泥土上似乎有些奇怪的东西,凑近一看居然是一滩狗屎。

    那狗屎的气味跃然而上,我捏住鼻子,看着那伍术还在用木棍不停地拨弄着。

    “你倒好,有麻布缠着鼻子,那东西有什么好看的?”

    伍术又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我忽然间觉得有些不对劲儿,这里怎么会有带气味的狗屎,那就是说这是一滩新鲜的,那这里还有其他生物?

    “有人!”伍术吃力的说出了两个字,他用木棍又指了指那摊旁边的草地,两株鲜花已经被踩倒,向两侧分开。

    阿采此时愣在了道路中间:“你们有没有感觉,好像有一双眼睛在一直盯着我们看。”

    我感觉到后背一股凉气顶在了脑门,左右看了一眼,除了那些花之外,再没有发现其他不对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先不管他,咱们先离开这里,真要命,后边一个大粽子,这里还有人!还让不让人活了。”我发起牢骚。

    伍术点了点头,似乎在赞同我的说法。

    我们一路小跑离开了刚才的花丛,穿过两个花亭之后,几乎是接近了那宫殿的正门,站在这里可以清晰的看到宫殿里似乎有微弱的灯光闪烁着。

    “先进去!”我刚说完话,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飘来一阵阵的花香,当然在这遍是花丛的地方,这样的事情不足为奇。

    可奇怪的是,在花香过后,我只感觉到头疼,眼前有些昏花,可脑子里还清醒的很,但眼前隐约的出现了一团热闹的景象,而在我的耳边不断的传来一阵阵编钟的乐曲。

    一个身着轻纱的女人在幽暗的灯光中翩翩起舞,手中的长纱随着乐曲清然摆动,而在宫殿大厅中央却只有一张桌子,桌子上面摆放着些许水果。

    “独舞?”我叹道:“这个地方怎么能有人独舞?”当我再次看过去的时候,在那桌子旁边一位将军手捧着酒杯,一脸悦色,在滋滋作叹。

    而在大厅两侧,站着十数个侍女,有的已经在拍着手,似乎是对眼前这位美女的舞蹈表示最大的欣赏。

    那将军完全沉寂在音乐舞蹈的欣赏之中,似乎对于我们的到来丝毫没有察觉。

    没有多久,我也对这里的一切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并也不知觉的拍起手来,对那女子的舞蹈表达出我赞美之意。

    “来啊,兄弟,今天有好酒、美女,何不进来一睹为快,把酒言欢,别站在外边。”

    那大厅里的将军说了话,又好像是对我说的。

    就在我发愣的时候,忽然间感觉就在宫殿的门口,出现了一队遍身铠甲的士兵,其中有两位士兵几步走到我的面前,俯下身子施礼。

    “将军有请,走吧!”

    两位士兵的举动让我一时间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一个什么地方,这个时候我才感觉他们喊得就是我。

    我没敢怠慢,跟着士兵进大厅,在将军的指引下,居然坐在了将军的身旁。

    “见兄弟在门外观看多时,兄照顾多有不周,还请见谅。”说话间,他为我倒上了一杯酒。

    “好香!”我从来不喝酒,但对酒的味道十分的喜好,每每父亲喝酒的时候,我都会先闻上一会儿,这次也是同样,我把酒杯端起放在鼻子跟前闻了好一阵子。

    “来,我们干了这杯,一会儿让她们再舞一段更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很好了,我……不胜酒力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将军的脸色突变:“哪有男人不喝酒的道理,干了!”

    碍着将军的面子,我咬了咬牙,将酒杯送到自己的嘴边停了半天,最终还是放下了。

    “恩?嫌我这酒不好?还是嫌公主的舞姿不美?”将军的口气变了,脸上怒气横生。

    我心中乱了些方寸,这才再次举起酒杯,索性来个痛快的,要将酒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不能喝!”一个犀利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,我忽然间感觉自己的手一阵火噜噜的,手中的酒杯咣当落地。

    眼前的将军顿然一脸杀气的盯着我,场中的乐曲也停了下来,那翩翩起舞的公主也掠袖退去。

    我心中一紧,急忙起身,向后退去,感觉到脚下一软,一头栽倒在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