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> 第三二四章得来全不费功夫
    宝塔二层的布局完全是一种生活气息,我看着伍术手里端起的碗,发觉那里边的肉似乎还有被刚刚咬过的痕迹,而且这种肉干并不是常见的东西,一般人家是吃不起这样东西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过来看,这里有脚印,一定是有人来过。”阿采刚才的一句话已经吸引住了我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我跟着她向那些脚印仔细的看去,脚印从这一层直接向宝塔的最顶层上去。

    我们一路跟过去,伍术手里还拎着那块肉干,放在鼻子跟前一边闻一边走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小心点,我听到有人呼吸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伍术向四周看了一圈,贴在我的耳边问我:“你说的呼吸哪?”

    “就在我们的头顶上,难道墓地里还真的有人居住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墓地里根本就没法生存,光是吃这一点,他们就解决不了。”阿采说。

    伍术已经走到了我的前头,我们绕过楼梯之后,发现从楼梯通往宝塔第三层之间有一扇木门,看样子跟牢狱里的差不多。

    木门上边用铁链上了锁,锁头上已经长满了铜锈。

    我透过木门向宝塔的里边看,发现这里居然是一间书房,整个空间被书架沾满,一套套竹简整齐的陈列在上边,在三层的正中间还摆放着一张桌子,上边摆放着一支笔,一个砚台,还有半卷着的竹简。

    我看过屋内的陈设之后,发现房门慢慢的打开了,我下意识的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这个破锁头,锈死了还真不容易开,好在我是个天才。”伍术自夸道。

    直到这个时候我才反应过来,原来是伍术将门打开了,还真没想到那个家伙居然还有这一手儿。

    阿采站在伍术身后用一种崇拜的眼光看着他:“不如我们出去之后你就跟我混吧,包你吃香的喝辣的。”

    我们此时似乎已经忘了还有其他人存在的事儿,等我们进了房门之后,忽然间发现就在三层的一个角落里躺着一个人,那人的身边已经满是血迹,他的目光在紧紧的盯着我们看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阿采问道。

    伍术急忙向我跟阿采身边靠拢,但是我看了一会儿,发觉这个人似乎有点面熟,我一下子想起此人正是在鸡肠子天井里救出的阿文。

    “阿文?”我急忙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阿采也是一头的雾水,紧跟着我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小牤哥?你们认识?”阿采疑惑的眼神盯着我看。

    我问:“你们不是一伙的么?”

    “他?”阿采似乎根本就不认识眼前这个自称是她手下的人。

    “阿采姑娘,我们是第三队的,你们从汉中出来之后,你父亲不放心,这才让我们跟着你们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你自己么?”阿采问。

    阿文急促的喘了两口气:“都死光了,这位兄弟当时也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么说你们要比我们来的早,可你怎么能走到这里来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想,难道你们在塔下边没有见到那具腐尸么?”

    我立刻点点头,顺势有看了一眼阿文身上的伤口,发现除了之前他的腿伤之外,在他的肩头另外又多出了一个伤口,血迹已经染红了他的衣衫。

    “先别说了,帮他止血!”我说着,阿采从腰间抽出一只手帕,又拿出一个小瓷瓶倒上了金疮药为阿文敷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腐尸已经被我们推下机关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我还以为你们上不来了,刚才就想在窗口喊你们,可我真的是站不起来了。我也是被那个家伙一路追到这里来的。”阿文说着话,感觉他眼睛里的神色似乎正在消失。

    阿采扶住他:“先别说话了,在这里好好的休息一下,我们先找出路,一会儿带你出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阿采姑娘,不用为我费劲了,我看我已经不行了,不过我已经帮你找到了你要的东西。”他说着,将自己的眼光抛向桌子上那未写完的竹简。

    我立刻意识到,桌子上的那本书就是阿采一直在找的乐经。

    站在桌子旁边,我仔细的读了几句,那本书上边写的东西确确实实是很地道的兵法,其中还包括下边石碑上未提及到的昌平将军的事迹,但后边的一部分似乎还没有写完。

    我向阿采点了点头,心中的大石头一下落地,眼下只剩下一件事情,那就是从这里逃出去,算是帮助阿采完成这项十分有意义的任务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小心啊,那具腐尸随时随地的可能回来,它很厉害,不然的话我也不可能回来这里,还找到……”阿文的话还没有说完,只见他的嘴角微微一颤,一口黑血喷出,脑袋一歪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们想尽了所有办法,最终还是无力回天,他还是死了。

    阿采一脸的无助,想想一个女孩带着一群盗墓贼到这里,没等着出去就已经孤身一人,好在还找到了那本乐经,不然的话就更加显得不值。

    但我听阿文所说,那腐尸还有可能回来,心中一直的忐忑不安,因为当我推腐尸进了翻板之后,我就有一种感觉,这腐尸没有那么简单,更何况,他甚至可以变成阿采的模样来迷惑我们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立刻收好桌子上的书揣在怀里。

    “这本乐经先放我这里,等我们出去的时候,我把它还给你。”

    阿采点了点头,我们准备沿着楼梯向下,可还没等我们走几步,只感觉脚下的地面开始发生偏移,书架上的不少书籍已经开始滑落。

    “地震了?”伍术嘀咕。

    阿采立刻跑到了窗边,向外看去,立刻紧张起来:“哥哥,宝塔在倾斜,看来要塌了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这宝塔的建筑结构我刚才研究过,就是再过几百年也不会随便就塌了的。”伍术说。

    我也跟着跑到窗边,整个宝塔只有二三层有窗户,当我向下看去的时候,首先看到得是刚才的那些水流都一股脑向宝塔后边的沟壑流去,而且这个时候的速度相当之快。

    可不论我怎么看都不像是地震,这就更说明伍术说得问题,但从伍术的角度去看,这座宝塔又不可能偏移,那么答案只有一个,除非是外力,不然的话,这座宝塔是不会发生如此之大的变化的。

    我心里有些矛盾,但此时不容耽搁:“快走,不能再留在这里,我们下楼划船离开。”

    阿采与伍术立刻起身,跟着我连滚带爬的跑到了一层,当我们到一层的时候,我们都傻住了,开始的那块石碑已经将门堵住,而在那块垫脚石下边,出现了一条黑乎乎的通道,一阵阵潮湿,混淆着腐烂味道的气体一涌而来。

    “顾不得了,快下!”我一遍喊着,一把将伍术先推了下去,随之阿采进了通道,我回头看了一眼,宝塔内部的不少结构支承已经开始坍塌,很多木梁已经掉落。

    我一头扎进了通道,就在同一时刻,一根一人多粗的木梁正在我身后落下,将地面砸出一个深坑。

    我庆幸自己有幸逃脱,这要是晚走一步,很可能就要跟两位朋友说再见了。

    我们急速的向通道下方跑去,忽然间听见一阵阵的机关摩擦的声音,我抬头向通道口看去,刚才的那块垫脚石又回到了原位,透过那露出的缝隙看去,一个巨大的黑影已经出现在通道的外侧。

    我立刻伸出手指:“别说话,刚才那个家伙出来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那个大个粽子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向通道深处的方向摆了摆手:“别呆着,快走!”

    阿采拿着松油棒走在了最前头,伍术跟在后边,我断后,与那通道口的距离渐渐拉远。

    沿着通道我们一路小跑,一直跑到跑不动为止,我们这才找地方坐了下去,看着眼前漆黑的环境,我们相继沉寂了下去。

    直到我感觉呼吸平顺了之后才说道:“你们说我们这次能不能像上回一样,直接从这里走出去?”

    “能不能我们也走了,那就走下去呗。”

    阿采说:“两位哥哥,你们说这个墓地是昌平将军本人设计的么?”

    “我想未必,如果真是他自己设计,倒不如把自己放在一个跟普通人一样的地方,省的死了还要惹来这么多的麻烦事,想睡个懒觉都不行。”我说

    伍术道:“我说啊,这里的设计那可是十分讲究的,不光是机关设计的巧妙,而且还十分的大气,就在我刚才研究石碑的时候,我还发现了一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你们看整个墓地的机关十分的分散,但他们有着统一的整体性,正所谓动一发而牵全身,一处机关动,所有的机关都在发生变化,也就是说,就连刚才宝塔倾斜应该都是一个机关设计。”

    伍术解释的很清楚,其实这样的话我早先也应该跟阿采说过,但没有现在说的这么具体直接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的时候,我想跟阿采再说说我的看法,可我一回头的时候,忽然间发现阿采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阿采呢?”

    “刚才还在这呢!”

    “怎么没了?快点找!”

    我与伍术两个人在通道里一通找,最后还是伍术有了一个惊人的发现。

    但此刻从通道口处传来一个声音:“两位哥哥快跑,大粽子……大粽子追进来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