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> 第三二三章 真假阿采
    当我憋足了气在漩涡中拼命挣扎的时候,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进入了生与死的临界点,但漩涡中的水流速度出奇的快,不管我如何的挣扎,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,只能被水流推着左碰右撞的进入了一个奇怪的空间。

    空间里没有任何的光线,只是那黑乎乎的水中可以隐约的听到一些机关的联动声。

    我渐渐的失去了挣扎的力量,想要再找到可以呼吸的地方,已经成为了不可能。我感觉到自己的脑袋撞到了什么东西,眼前一黑,整个身子都软了下去。

    不知道什么时候,感觉到自己的肩头被什么东西拼命的敲打着,我恍惚的张开了眼睛,发现自己在一个墓室里。

    我的身边还有些许光亮,我努力的想要起身,只感觉从腹部一股激流猛地推入口中,一口酸爽的水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个该死的,终于醒了,我还以为你活不过来了呢!”

    我听到有人在我耳边说话,扭头看去,居然是伍术,这令我本来虚弱的身体忽然间有了力量,我打了一个哆嗦,感觉到脑袋有点疼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伍术没有一点好气儿:“你们晚上跑了,还把我扔下,我不来这里找你们去哪找你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找到我的?”

    “我还想问问你呢,你怎么从水道里冒了出来?你看看我的脸,这让你把我给踹的,门牙都活动了。”伍术说着,露出自己的两颗门牙,嘴角已经渗出了淡淡的血迹。

    按照我的记忆,之前并没有见到伍术。

    伍术接着说道:“刚才我在前边的墓室里,不知道哪来的水,差点没把我淹死,可忽然间发现你出现了,还用脑袋撞开了机关,我们这才被大水冲到这间墓室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那大水哪去了?”

    伍术撇了撇嘴,用手指了指墓室的下方。

    我这个时候才看见,我们所在的墓室,地面上是有裂痕的,可以清晰点的看见地面下有一条暗河,而且暗河的水位在不停的上升。

    “还有别的路没有,这水一会儿不就涨上来了么?”

    伍术不愣着大脑袋说:“刚才光忙活你了,哪有机会找出口!”

    我这个时候头疼的厉害,不愿意跟伍术在多废话:“走吧,此处不宜久留。”

    我们两个人沿着墓室的通道口跑了出去,没走几步我就傻了。

    整个墓室外边正是我们当日在三层宝塔外边见到的那一片的墓阵,但这现在的地方,下边已经灌满了水,这正和我当日所想的一样,整个墓阵的联动完全靠的是下边的水流。

    “小牤,你看!”伍术忽然间惊叫起来:“你看宝塔下边的那个人影!”

    我揉了揉眼睛,放目望去:“阿采?”

    这是令我万万没有想到的,阿采看样子很轻松的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我拍了拍伍术:“快点喊她,让她在那里等着我们。”

    伍术喊了一声,阿采向我们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两位哥哥,你们怎么也来了?”

    “先别说了,我们这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三层宝塔的四周已经满是水流,但水流很大,我们想要过去也绝非易事,如果我的脑袋没受伤,或许还有游过去的可能,但是伍术的水性我知道,还不如个娃娃。

    “小牤,你看那水中似乎有个东西飘过来了!”

    我定睛一看,还真是有条小船慢慢悠悠的向我这边飘来,在船上还有个人影。可我看清楚那人影的时候,忽然间感觉有些奇怪,这个人居然是在宝塔下边的阿采。

    “怎么一下出来两个阿采?”

    “不对,这船?”

    我刚要说点什么,只发现那船上的阿采与我们喊道:“快点过来啊,我刚帮你们找的船。”

    我不禁的摇了摇头,使劲搓了搓眼睛,再向宝塔下边看去,另一个阿采也再向我们招手:“过来啊,快过来啊!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,这两人哪个是真的?”伍术傻眼了。

    我也有点蒙圈,但直观感觉,那船上的阿采一定不是真的,毕竟他是后出来的,而且这条小船十分的可疑。

    “伍术,我们不能上船。”

    “我感觉也对!”伍术说。

    我对着船上的阿采说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我们是不会上你的当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在说什么?我可是来接你们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让我们出去干什么?”我又接着问道:“那你进来目的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船上的阿采一脸的疑惑:“你们不相信我?我都跟你们说了,我是来找乐经的,找不到的话我是不会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她的这句话说得我一愣,怎么船上的这位还知道要找乐经?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岸边的阿采说话了:“你们是不是看见什么东西了?千万不要上当,我在这里好好的,你们只管过来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两个阿采一唱一和的说着,我已经不知所措,伍术更是站在一边,下巴拉的老长,呆若木鸡。

    渐渐的,小船已经离我们很近,等我再看去他的时候,那船已经靠了岸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时候,宝塔下边的阿采高呼:“你们要小心,我看到了一具浑身恶疮的尸体向你们走去,他就在棺材里站着。”

    伍术拼命的摇了摇头,瞪大了眼睛看:“不对啊,这明明就是一艘船,难道我们又被迷惑了?”

    我也使劲的揉了揉眼睛,换了几个方向看去,发现这只船没有什么特别的,更感觉有些熟悉。

    船上的阿采已经下了船,正一步步的向我们走来。

    我喊道:“阿采,你先站那别动,现在有两个阿采,容我们仔细辨别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在说什么?通道口就在宝塔下边,我先送你们出去,那里的通道我已经打通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把拉住了伍术:“两个人的声音一样,长相一样,你能不能看出其他的不同?”

    “一个在岸边,一个在船上,还有哪不同?”

    “衣服?”

    “一样!”

    “鞋子,衣角还有一些其他的地方?”我恨不得把我知道关于阿采所有的信息都翻出来。

    伍术的大脑袋依然摇动着,表示根本不知道。

    我一时间感觉有点浑身的不自在,全身的肌肉似乎都在发紧,真的有点着急。

    “阿采,你过来!”我索性豁出去了,如果这个不是真的,即便是要害我们,那也只有一拼。

    可这个时候阿采的脸色倒是一沉:“你看看你们两个大老爷们的出息,就涨了点大水就把你们吓成这样,我还能吃了你们不成?”

    “恩!”我与伍术不停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怕什么?”

    我与伍术两个人几乎是同时指向宝塔下边的那位:“那还有一个阿采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阿采的扭头向宝塔下看去:“什么都没有啊!”

    我这个时候彻底解释不清楚了,但我还是逼着自己按照心里的想法去做。

    “你把手伸过来!”我说。

    阿采也是一头的雾水,感觉好生无奈:“你们两个中邪了吧?”

    “别废话,把手伸过来!”

    阿采显得很不情愿,她凑到我面前,慢慢的伸出手来。

    我这个时候早就准备好了,一只手已经攥住了身后的断剑,随时准备应对突发情况。

    看着那只女人的小手伸过来的时候,我死死的抓住了她的手,忽然间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巨大的问号。

    这阿采的手居然是热的,那这么说对面的就不是阿采?

    “摸够没有,摸够了就松开。”阿采毕竟是个女孩,一把甩开我的手。

    可这个时候,伍术已经上了小船,慢慢的划向对岸。

    没多久,伍术上了岸,与对面的阿采交流了半天,我也没有发现任何不对的地方。

    此时伍术向我喊道:“小牤,你那边的是假的,我这个手上有温度。”

    我真是有点佩服我跟伍术两个人,就连试探真假的手法都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“我这边的也有温度。”我说着,回头看着那阿采一脸的不满。

    伍术身边的阿采也喊了一声:“小牤哥哥,你别让旁边的尸体害了,快点过来吧,让伍术哥哥过去接你。”

    我这么一听,心中你不但没有恐惧,反倒是暗自笑了起来,两个人都说自己是阿采,但是两个人都有温度,真是怪了,一个能见到自己这边的阿采,可自己这边的却看不到对面的东西。

    我又仔细的分析了一遍,心中已经有了半成的把握:“伍术,把船划过来吧,我们都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别,你那个可不是人啊。”

    伍术这句话可把我身边的这位阿采说得双脚跳了起来:“你这个该死的伍术,我好心过来救你们,怀疑我先不说,还骂我!你给我过来,看我不扭掉你的耳朵。”

    伍术将船小心翼翼的划了过来,我拍了拍肚皮上的尘土,跳上了船,等阿采也上船之后,船开了。

    很快,伍术的小船已经靠在了宝塔下边,我与伍术两个人站在了岸边,为了分清楚两个阿采,我特地将船上那位的捆腰绳打了一个死结。

    我站在宝塔下边这位阿采的面前,上下打量着,正看着的时候,我面前的这位阿采脸上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。

    而伍术那边也喊了一声:“你……你笑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