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> 第三二二章 水机关
    我翘起耳朵仔细的听着那句话,又低头看了看棺材里的那具尸体,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我没有在对这口棺材里的东西做任何的细究,反倒是转过身去,沿着那条蜿蜒向上的道路走去,没走多久,发现一个圆形的围廊,将整个深潭围在其中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我所在的这个围廊应该是个可以观测水潭绝佳的地方,但是修建这个围廊真正的意义又是什么?我一时间还真的想不清楚。

    围着围廊转了一圈,我又回到了我出来的洞口,根本就没有第二条路出去。

    此时的我十分扫兴,感觉自己又仿佛走到了死胡同。想着,我决定再沿着麻绳爬回去,重新选址再进。

    正当想到这里的时候,我发现那麻绳下边的潭水清澈的可以见底,向深潭的底部看去,水里好像是有个什么东西,由于水的折射我无法判断那东西具体是个什么。

    我即刻沿着那通道下了围廊,顺手将绑在码头上的小船解开了绳子,自己跳上了船,用手划着水,慢慢的向深潭的中心位置去。

    到了中间之后,我低下头仔细的看去,发现那水底的物件居然是个庞大的石雕,从石雕的形状看去,应该是一只大乌龟。

    “这是震潭之宝?”我想潜水下去看看究竟,但最终还是放弃了。

    毕竟这震潭之宝绝非一般人能够动得了,再说了,即便是下去看了之后,对我寻找阿采也毫无意义。

    索性我又将小船划到了岸边,将自己的断剑从那口棺材中取了回来。但此时,我发现自己的断剑上居然有个弯弯曲曲,好像是地图的印迹。

    这一下可是引起了我的兴趣,我再次翻动那花娘子的尸体,发现她身下的那副字画上边画着的东西,居然正是我现在所在的地方。

    我将字画小心翼翼的从黄土上边揭了下来,再挖开黄土,黄土下边出现了一个卷轴,卷轴用黄油布包裹着。

    我先看了一眼字画,上边是勾勒出整个深潭周围的环境,其中还有深潭下方的那个巨型龟,但奇怪的是,画上边的深潭却没有水,只是一片空旷的场地,上边长满了绿幽幽的青草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引起了我的猜疑,我放下手里的字画,又慢慢的打开了那个卷轴,卷轴里边包裹的是一张绸帛的图纸。

    图纸的上边写的清楚,昌平将军墓之水道图。

    我见到这个如获至宝,仔细的研究起来这张图纸,等我看完之后,恍然大悟,原来整个昌平将军墓的水流都是按照这个设计走的,而且每个有水的地方都有一个特殊的机关。

    每个机关发动之后,都会让整个墓地的水流环境发生变化,水流的变化又会带动其它的小机关联动,这才使得昌平将军墓始终在变化之中,所以每个进来的盗墓人,想要完整的从这里出去,那是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我的心中忽然间升起一阵阵的悲凉,自己现在的处境不就是刚才所想到的一样么,这要是想出去,那岂不是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我回头又想了想那阿采,自己的好友,如今一定还在墓地中,既然来了,那就一定要找到她。

    我再次下定决心之后,按照图纸上边所说,这个深潭的形成,完全是因为被盗墓者触发大量机关后,墓穴里大部分的水流都汇聚到这里,这才有了这里的深潭。

    当然这也绝对不是最近一回两回的事儿,而是几百年来,长期积累造成的。

    那眼前的这几具棺材又是干什么的?我想不明白,也没有再费太多的脑力去考虑。

    我只按照图纸上所说的,在深潭的中央,下边那巨龟的眼睛上有一处机关,只要是按下之后,深潭的水会在短时间内消失,而这里依然会恢复到起初的样子,到处是悠悠青草,到处是百花齐放。

    我没有多想,再次上了小船,将小船划到水中央之后,仰头看了看那根麻绳,自嘲的笑了起来:“我不回去了,水下去了,我就跟着流水的通道继续走,看看我到底能够到哪里去。”

    我知道,如果这几米深的深潭如果水没了,放我下来的那根麻绳也根本就不够长了,所以我再想从那麻绳爬回去,恐怕也只能是想想罢了。

    我脱掉自己的上衣,简单的做了一下热身运动,一头扎进了深潭,按照图纸上所说的,我直奔那巨龟的头上去,等我的双脚踩到了巨龟的脑袋,用手狠狠的在巨龟的眼睛上猛砸。

    一连砸了数下之后,我发现,巨龟的身子猛然向后退去,由于石雕的体积庞大,移动的力道十足,将整个深潭的水冲起一阵阵汹涌的波浪;那巨龟的身下也出现了一个正方形的缺口,深潭的水急速的向那缺口中流去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我才发觉,我的身体已经不受自己控制,随着水流一头就扎进了那缺口之中。

    此刻如果从刚才那围廊上向深潭看去的话,巨龟身边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;渐渐的,深潭变成了空空荡荡的一片荒地,那只巨龟又慢慢的回到了它本来的位置。

    这里是关系到墓穴里所有水资源去向的机关,但是伍术那里,却是一个可以阻止任何盗墓人进入墓穴的索命机关。

    他在石板升起之后,想要从身边的小孔爬出去,但是他失败了,那个小孔根本没有办法在短时间内扩大,眼下他只能等待着脚下的那块巨石升起,将自己硬生生的夹死在通道顶部与巨石之间。

    但是伍术也不是个随便放弃的人,他心中明白,索性在这里等死,倒不如想办法不让脚下的巨石升起。

    毕竟是懂得墓穴机关建设的人,虽然伍术的父亲经常说他是一瓶不满,但至少他还是懂点,包括用什么办法可以省力又快速的搬动巨石,用什么办法可以已四两之力顶住千斤之躯等等。

    他仔细的分析了一下身后升起的那些石板的力道,这就着手就地取材,用刚才捡来的凿子与锤子,将眼前的这块巨石先砸下几块,随后按照他心中的设计,将这些石块设计成几个菱形与三角形的销子。

    他一口气做了十数个,之后仰头看了一眼最后一块石板与他身后那块巨石的间距,测算了一下,下一个石板应该升起的地方。

    伍术没有迟疑,找准地方之后,用手中的锤子,将那些做好的销子,沿着该是石板缝隙的地方一锤子一锤子钉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小心翼翼的退回到那块巨石跟前,身体紧紧的靠在巨石旁边,心中开始默默的祈祷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一声,就在伍术钉下销子的地方,猛地升起一块石板,但石板被销子斜坡形状的摩擦力,以及角度完全的挡住了,所以只探出一拳多高的头便停住了。

    伍术心中的大石头轰隆落地,急忙拍了两下胸口,自己安慰自己:“命真大,不然的话自己真就变成馅饼了。”

    但是,天公不作美,一个人在虚惊一场之后,迎来的必将是下一场的惊恐,毕竟伍术他所在的地方是乐毅的墓穴。

    也就在伍术的心情稍稍回落的时候,他发现自己已经被密封在了一个十分狭小的空间,除了身边墙壁上的那些洞孔之外,再无其他地方可以向外看。

    伍术一时间感觉到很憋闷,但是为了活着出去,为了找到自己的两位好朋友,他又拿起了锤子个跟凿子,在自己身边墙壁的空洞处拼了命的砸着。

    半天的功夫,伍术已经将那拳头大小的洞孔扩大成了一人大小的洞,如果按照这样的速度砸下去,估计有个几天时间,他就可以大摇大摆的从这个密封的空间走出去。

    可是伍术砸着砸着,他忽然间感觉到墙壁上有些许水珠渗出,他用手擦了一下,还有水从里边渗出来,渐渐地,那条裂痕里渗出的水越来越急,没多久,从墙壁上渗出来的水已经越过了伍术的脚面。

    “我的妈呀,这是哪来的水,难道要淹死他不成?”伍术的心中一阵发慌。

    但光是心中发慌也于事无补,在他砸开的那面墙体上,裂纹不断的扩大,开始渗出的水流现在变成了喷泉一般向伍术身边喷去。

    伍术心中一凉,脸色变得煞白:“老天爷啊,我不会游泳啊,这可应该如何是好。”

    他想从巨石慢慢的向上爬去,但他看到的,上边却是一片死路,只能在这里慢慢的等死。

    伍术不甘心,他不想就这样死在这里,那么大的一块巨石都挡住了,难道这些水还挡不住么?

    伍术心中的回答是不能,他的眼神中已经充满了对死亡的那种恐惧,充满了对希望的无限憧憬。

    他此时此刻最想的,就是自己的好友他能够出现在他的面前,因为他知道,他从小就水性好,而且那是自己可以信赖的好朋友。

    就在伍术心灰意冷的时候,更加恐怖的事情发生了,那喷水的口子忽然爆裂,从里边出来的水就好像海啸一般,也就在一呼一吸之间,将伍术所在的空间全部灌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