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> 第三二一章 花娘子
    我打发阿文去我们村里去找人家养伤,他也给我指出了一个他们先前挖好的盗洞。

    我按照阿文所说,我拽着绳子下了洞口之后,发现自己落进了一潭深水上边。向四周巡视了一番,发现水潭旁边有个码头,还有一艘小船停靠在那块空地旁边。

    “完犊子了,这是哪个混蛋设计的,还有这么一个地方,墓地里还需要水潭么?居然还有船?”

    当我上了岸边之后,互感身体十分的清爽,而且那浓浓的臭气也消失不见,反之却是一身的花香。

    “哪来的花香?”我忽感不太对劲儿,猛然间我想到了之前在外闯荡时碰到的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当时是在集市上看一个人的魔术表演,那人只将手在眼前一扬,忽然间漫天花雨,飘香四溢。

    我想到这里,伸手捧起一口水,放到鼻子边细细的闻了一下,感觉并没有什么特别的,但在将水洒掉了之后,在我的身边还是出现了一阵的花香。

    我不禁的赞叹:此等幻术,居然还能用在这里,可想而知,这座古墓的设计者当初是下了多大的功夫。

    就在我思考的时候,忽然间发现深潭的中心泛起一阵阵的水泡,随之水面上一阵阵的水花推涌而去。

    整个深潭的附近,花香越来越浓,令我一身的轻松,不仅如此,我似乎已经沉寂在香气之中。

    猛然间,我疯狂的摇了摇头,定睛向深潭中心看去。

    “我靠!”我暗自惊叹:“这水中居然还能长出牡丹花?”

    我不相信自己的眼睛,再认真看去的时候,那的确是一朵一人多高的牡丹花。

    “什么鬼?”我喊道。

    声音在水面上回荡,但此时那花香越发的浓郁,几乎快要到使人嗅觉崩溃的地步。

    我甩了甩身上的水,沿着那码头向平台上去,发现在平台上边有一条非常普通的通道,一层在泥土上挖出的台阶,蜿蜒向上。

    我虽说对这花十分感兴趣,但还是决定尽快离开,毕竟不想跟这朵花耽误多长时间,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尽快的找到阿采。

    可当我刚要进入那通道的时候,忽然感觉从我身后飞来一个黑影,刹那间挡在了我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我定睛看去,是一片花瓣,雪白的花瓣上隐隐约约的有一个女子的虚影。

    我冷笑自语:“别以为弄个女滴我就能被吸引住,告诉你,我喜欢男人。”

    我的话音刚落,那花瓣上的虚影又变成了一个俊俏的美男子。

    “我勒个去!”我被惊了一跳,连退两步,揉了揉眼睛:“男人我也不喜欢了,我喜欢我自己。”

    砰的一声,那花瓣上猛地又出现了我自己躺在床上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,这么厉害的玄术?但我也不至于倒在床上啊?”我立刻回头看向那巨大的花朵。

    我发现那花朵慢慢的从水中央向我飘来。

    我感觉到很无奈,伸出自己的大手,一把将眼前的花瓣撕成了两节:“什么破玩意,玄术而已,老子也会。”

    我将手中的花瓣揉搓了两下,向天空一抛撒:“看见没,变成了花雨。”我又将手一拍:“变!”这花雨变成了一朵朵微小的牡丹花,落地之后,花瓣居然摆出了一张笑脸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我不管这里有没有人,你的玄术宏大,我的玄术精巧,如果给我时间,你这里布置的一切我也能做到。”

    我不屑的说着,转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我忽然间感觉水中的那朵牡丹花瓣再次大开,从里边缓缓的生出一个女子,这回这个女子的形象真实的很,不再是虚影。

    我猛地回头,细细的打量着这个女子,身上一层薄薄的纱,几片花瓣遮挡着她的身体,露出那张粉红而又勾人的脸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,还真的有人啊。”我摇了摇头,看那女子正在对自己笑,笑的十分的甜美。

    我不由自主的问出了声:“牡丹仙子?”

    “对啊,是你打扰了我的休息,连句对不起都不说就要走,你说换做是你,能允许么?”那个女人忽然间说话了。

    这一下子可把我下了一跳,不禁的问道:“你是人是鬼?”

    “你刚才不是说了么,我是牡丹仙子。”

    “胡扯,什么牡丹仙子,哪有牡丹泡在水里的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那牡丹仙子冷冷的一笑:“你再好好看看,这里哪有水啊?”

    我用手指着水面:“哈,你傻么?你身下不是水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用手摸摸!”

    我跟这牡丹仙子说上几句话后,虽说是心有余悸,但并不那么恐惧了,我将手伸入水中,等再拔出手来的时候,忽然间发现自己的手上居然是一把黑软的泥土。

    “花泥?”我一脸惊叹:“你这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玄学啊!你不是也懂玄术么?”牡丹仙子问道。

    我急忙退了几步,这时才发现我的周围居然全是黑色的泥土,刚才的那条通道居然是一个悬崖。

    我不禁的摇了摇头,不停的告诉自己:这都是玄术,不是真的,一定要冷静,看看那个所谓的牡丹仙子要干什么。

    我慢慢的回过了头:“这位娘子,你到底要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给我赔礼道歉啊!”

    “就这么简单?”

    “当然,谁到了别人家还能不敲门就进去啊!”

    我听来这事儿简单,冷冷一笑:“好,那我在这里给你赔不是了,真是对不起打扰了你的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哎,这就对了,没事儿了,你走吧!”

    我一回头,发现眼下的环境,自己居然是无路可走,思来想去,自己得往哪走啊。

    我再问:“我说姑娘,你这是用的什么玄术,能把刚才的通道变回来么?”

    “哎呦,这可不行,我已经消耗了一次法力了,要变回来就得等着明天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估计这个牡丹仙子搞不好是故意的,不就是耽误她睡觉了么,就这么小心眼,不让自己走?也罢,那自己就在这里等上一天,看看她又怎么说。

    “好,我就等!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要等,我也不拦你,不过下回记着敲门啊。”牡丹仙子说着,又藏进了花瓣当中,那牡丹花慢慢的向深潭中心回去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那牡丹花所在的地方,又出现了十几个身影,这些人三五成群的坐在花泥上,把酒言欢,谈笑风生,而且每个人手里都捧着一小盆的牡丹花。

    我急忙揉了揉眼睛,害怕自己又幻觉了。当我再次张开眼睛,那些人的手里居然抱着都是些浓妆艳抹,体型妖娆的女子。

    “喝花酒?这里?”我心中不禁的升起了一个巨大的问号,这里到底是个什么地方,怎么会有如此的情形发生。

    难道真是为了风流而堕落?我苦苦的摇了摇头,刚要回头,忽然间发现在我的身后,已然出现了一张小时桌,桌子上摆满了水果甜点,还有两壶酒,酒香四溢。

    然而坐在那石桌旁边的,正是刚才牡丹花中,所谓的牡丹仙子。

    “你!”我惊讶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别惊讶啊,以后叫我娘子好了,我们可以在这里长眠,永远的在一起,不会再分开,天天把酒言欢那该是何等妙事!”

    我听得那牡丹仙子的声音越发的甜美,自己的精神不由自主的被其吸引,我不受控制的,缓缓的走向那石桌。

    “来坐下,这里有美酒,咱们先干一杯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我好像是丢了魂一般,在那牡丹仙子的引导下,缓缓的将手中酒杯端起,这就要往嘴里塞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个时候,酒杯靠近我嘴唇的同时,我发现自己的嘴唇有一种要被撕裂的感觉,撑出奇的难受。

    “混蛋!”我忽然间从幻觉中惊醒,我发现自己的口中含着自己的拳头,牙齿已经咬住了自己的手腕,这要是一口咬下去,一定要把动脉咬断。

    此刻,那潭深水依然存在,而在深潭中央的那朵牡丹花却不见了,反倒是在远处有几样黑乎乎的东西慢慢的漂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还来?”我这个时候瞪大了眼睛,盯着那些飘来的东西,渐渐我开始怀疑。

    等这些东西漂近的时候,我才看的清楚,居然是几口大棺材,由于在水中浸泡的时间多久了,棺材的木板已经发黑发霉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的棺材,这里还有水墓?”我自语。

    等这些棺材都靠了岸,我小心谨慎的靠近观看,发现有几口棺材已经没有了盖子,里边的尸体仰面向天,尸体也发生了严重的腐败。

    我不禁的捂住了口鼻,一口口的棺材看去,每个棺材上都写着死者的名字,其中就有一个名字让我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花娘子?”我探头向这口棺材里看去,一个女人的尸体,穿着跟刚才的牡丹仙子几乎一样,唯独多的是手中抱着一盆牡丹花,花盆已然破裂,而且在她的陪葬品种,也不乏有酒壶酒杯之类的东西。

    可奇怪的是,在这具尸体的身下却垫着一层厚厚的黄泥,那黄泥下边似乎还有一个夹层。

    我此时突然清醒,谨慎的拔出断剑,将那具女尸慢慢的挑开,这个时候我才发现。女子的尸体下边居然还有一福字画,从棺内这样的布局可以看出,此人当初是不受待见的。

    “贱人,你就应该永不超生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