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> 第三二零章 活死人
    在我掉入万人坑之后,坑下尸体腐烂的臭味,还有我一伸手就可以摸到的烂肉与枯骨,着实的让我浑身的不自在,只感觉一身的鸡皮疙瘩到处乱飞,心脏在肚子里已经无法安静而又平稳的跳动。

    我借着手中的松油棒左右看着,看了几眼我已经不忍直视眼前这些尸体的惨状,扑的一口将手中仅存的光明吹灭,在黑暗中摸索着向坑外爬去。

    一把抓住了一根枯骨,我的心脏跳到了嗓子眼;又一把抓住了一手黏黏的烂肉,光是那种难闻的气味就让我额头的冷汗直冒,我此时所想的是,无论如何也要出去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几乎令我无法自控,恐惧已经占领了我的精神高地的时候,在我的身后突然有东西拍了我几下,这无疑是对我的心理造成极大限度的考验。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我的身后没有任何声音,我猛地一挥手,一招横切掌劈了出去。

    只听见在我的身后发出了一个闷闷的声音:“哎呦!”

    “恩?”我听见这个声音的时候,恐惧的心理瞬间回落,毕竟是有了声音,而且这个声音来的十分自然,并没有什么特殊,我敢认定这就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不顾自己还在万人坑中没有出去,用火石再次点燃手中的松油棒。

    借着手中的灯光向身后一看,心头不禁的一惊,抬腿就是一脚,将身后的不明物体踢出去老远。

    等我缓过神色,向身后那物体看去的时候,这才发觉,那人应该还有呼吸,但看上去似乎有点离死不远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,怎么能在这里?”我的问话,那人似乎毫无反应,只是我的手指不停的摆动着,一脸痛苦的表情。

    我的鼻孔里已经塞满了尸臭的气味,真恨不得把自己的鼻子割掉,这种让人难以接受的味道,就是给我座金山银山我也不愿意再遭这个罪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绕过脚下那些面目全非的尸体,蹲到那还能动弹的活死人跟前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是不能说话么?”我一边说,一边看着那人的一举一动,但我似乎发现那人一直用另一只手捂着自己的鼻子,而另一只手似乎在指着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我沿着我手指着的方向看去,发现有一根粗麻绳,沿着绳索看去,绳子一直通到洞穴的顶部。

    “奇怪了,一路走来都是些钟乳石,这绳子上方难道还有通道不成?”我心中顿然开朗,对脚下的这些尸体瞬间产生了免疫能力。

    我嘴角微微翘起,与趴在地上的那人说道:“现在不用你说话,我来猜测,你只要点头和摇头就行。”

    那人还是没有说话,但我的脑袋似乎在不断你的摇着,从表情看上去似乎还有别的事情让我做。

    “你是从上边的那根绳索下来的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地上趴着的那位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这根绳索是你后来发现的?”

    地上那位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是想让我帮你出了这万人坑?”

    地上那位还是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起身,也点点头,仰头看去,原来这万人坑还真的不矮,如果不想点办法还真的出不去。还好,跟前这根粗麻绳。

    我先十分恭敬的嘀咕了几句:“几位,今天有点施礼了,但是我要离开,所以请你们闪开一点。”说完之后,几脚就踢开身边的几具尸体,双手紧紧的抓住那根麻绳这就要向上爬。

    可还没等我动弹,只感觉自己的脚踝被一只手死死的抓住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我看到刚才地上的那位已经钳住了我的腿,加上一个人的重量,依靠我双手的力量是根本不可能爬上去的。

    我立刻松手,抬腿还想踢地上那位,可是那位将自己的手在眼前摆动了几下,眼神不断的向我身后瞟去。

    我这个时候才理解此人的意思,原来这个人不让我上麻绳,恐怕是我的腿没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我细细的想了想,也是那么回事儿,这个人如果是腿脚不好,那让我爬上这根麻绳也一定会很费劲。

    “你的腿受伤了?”

    地上那位点了点头,然后又摇了摇头,一脸说不出来的痛苦表情。

    我一头的雾水,立刻起身,跨过几具尸体,向那人的腿部看去。当我看到那条烂的露出骨头的腿时,愣住了。

    原来在这个人的腿上有一处深深的,已经被挖了一个大洞的伤口,而且在他的脚踝处,似乎还有一只手紧紧的攥着。

    我顺着那只手看去,发现这只手属于一个浑身长满尸虫,脸上的烂肉已经烂掉,一只眼球耷拉在地上的老者尸体。

    我又是猛的一脚将那具老者的尸体踢开,尸体被踢开之后,滚到一旁,但他的手依然还留在那人的脚踝上。

    我叹了一口气:“可算好了,你等一会儿,我先把你绑上。”我用麻绳长出来的部分将那人的腰死死的缠住,自己先顺着绳子爬到了万人坑的上方,站在万人坑上,用力拉拽着坑下的那位。

    “奶奶的,死沉死沉,说得就是这号人。”我骂道。

    好赖最后我还是将此人拉了上来,此人上来之后,将堵住口鼻的那只手拿开,咧着大嘴喋喋叫苦。

    “疼死我了!”

    我一听就气不打一处来:“混蛋你,你会说话啊?”

    “会会,就是在下边实在是太臭了,我真的没法子说话,这要是不堵住鼻子,早就晕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信不信我踢爆你的小鸟。”

    那人立刻摆手:“恩人,别,你救了我就是我的恩人,日后我给你做牛做马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反倒是乐了,居然在这里能碰到这么一个主:“小子你嘴还挺甜,行,既然你这么说了,我也就不跟你扯淡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可是我现在的腿伤,真的没法子走路了,所以我想还得麻烦你啊。”

    我冷笑道:“那倒是小事儿,但是我想知道的是你为什么会在万人坑里?”

    “别提了,我是无意中掉进来的,一下来就进了这万人坑,随后万人坑的上边又被搭上了一层青石板,所以我就一直没有出来。”

    我似乎有些怀疑:“你是什么时候进来的?”

    “前天!”

    “前天?”我此时想到,前天的时候,我们刚刚出了万骨枯,那这个人自己来这里干什么,我斜着眼睛看那人一眼,感觉此人的眼神虚无缥缈。

    我的心里有了想法:这个人的说的话绝对不是真的。

    第一,他说是掉下来的,我来时候的路上是个天井,根本就不可能直接掉入这个万人坑,如果说从那根麻绳下来,掉入万人坑还有情可原。

    第二,他说是前天来的,光是看我腿上的伤口就不止一天两天的,我来的时间很可能还要长。

    就凭这两点,就可以完全证明这个人绝对不是什么地道的人,所说的每句话都是假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一脸笑容的问道:“那你先说说你腿上的伤是怎么弄得吧?”

    那人的眼睛里闪烁了一下,随后很不自然的笑道:“这是我掉进坑里之后被里边的石头擦伤的。”

    “擦伤?”我冷笑一声:“你以为我是个瞎子么?你腿上明明是被挖掉一大块肉,你能活到今天算是你的命大。”

    “呃!”那人又说:“对,你说的是,其实……”

    我没有给我喘息的机会,紧接着又问道:“那先让我说说你的来历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来这里盗墓的,拿了你不该拿的东西,而且,你们一行人也不只是你这一个人,门口那些倒在地上的看来都是你们一起的,对么?”

    那人的神色开始飘忽,慢慢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我又说:“你的腿伤不是被石头蹭出来的,应该是你自己用飞刀挖出来的吧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因为那面铜镜,你们都从那里经过吧?”我的分析十分的透彻。

    一听我如此分析,那人立刻就变了神情,显得要比之前诚恳的多,叹气道:“其实,我们一行是几十人,来到这里是为了天下苍生,但走到半路的时候,我们与带队的走散了,所以才顺着绳子进了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,你们看到那几具干尸跟前的几袋宝物就动了贪婪之心?”我接着说道。

    那人点头:“确实如此,但我们没有想到,凡是拿到东西的人,没有一个能活下来,都死在了那里,而且……”

    “而且什么?”

    “都是自杀!”说到这里那人的眼睛里突然间冒出了无比恐惧的神色。

    我听了那人的话不禁笑道:“你们这些人啊,都是打着为天下苍生的旗号来这里盗墓,人家死了都不让人家安静。”

    “哎,小哥说得是,我阿文本不是来窃取金银财宝的人,只是为了天下苍生,相信这里的墓主人会理解我心思的。”

    我感觉这个自称阿文的人,此刻说得话却有可信之处,原因就在于他的其我伙伴都死了,只有他没事,这就证明我没有从那口袋中拿取任何宝物。

    不过想来也怪,这里的那些干尸怎么会有如此大的怨气,还有那面铜镜,这都是我心中一时间解不开的谜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