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> 第三二四章 同道中人
    我听到一声惊叫,第一个反应就是立刻回头看一眼,可此时伍术的脸上已经变了颜色,可以看得出他很害怕。

    “我叫你说我是鬼,好心当了驴肝肺,扭掉你的耳朵。”

    阿采的小手的力道还挺浑厚,疼的伍术嗷嗷直叫。

    现在不难看出伍术脸上的惊恐远远超过了他的疼痛,但没过一会儿,阿采停住了,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我看。

    伍术看着我的时候也有一种异样的眼神,他的嘴唇上下打颤:“小牤……你身后!”

    我此刻已经意识到身后有一个庞然大物在缓缓的接近,而且一种阴冷的寒气直接从我的后腰向上攀升。

    “鬼!”伍术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我抓住断剑的手也已经感觉到有些湿滑,大概是出了些汗。我不敢再做犹豫,立刻蹲下身子,一个滚儿躲到一边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我才看清楚,原来正不出我的所料,开始在宝塔下边的那个阿采已经变成了一个满身烂肉的腐尸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一个粽子!”阿采说。

    伍术此时已经躲到了阿采的身后。

    我挥起断剑,硬生生将那腐尸的烂头劈开,一团黑血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冲到小船旁边,抓起船桨,想要将尸体推入水中,可谁知尸体的那种僵劲儿十足,根本就推不动。

    “一个大男人躲什么躲,还不快过去帮忙!”

    阿采将伍术推到了我的跟前,我们三人合力推着尸体向水边去,可怎奈尸体也在试图躲避。

    我忽然间想起当日通往神石洞穴的翻板,之后我有意的将尸体引到那里。

    “一会儿我数一二三,咱们一起松手!”

    “三!”我直接将手中的船桨松开,伍术与阿采也闪开了身子。

    腐尸一头扎进了翻板中,为了防止它有可能再从翻板上爬出来,我拉着伍术将宝塔下边的一个青铜鼎推到了翻板上边,将通道口堵得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我才松了一口气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干了什么?”我屁股还没坐热,阿采却在一旁满脸不高兴的问我们。

    伍术揉着自己的耳朵:“你说干什么,收拾了一个大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也不能把它往我们的出路上推啊!这让我们再怎么出去?”

    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感觉到自己应该是做了一个错误的选择,但在他们两个人面前,确实又没法说自己做错了,毕竟我们还是将那具腐尸打发走了。

    我说:“没关系,这里应该不止这么一个出口。”

    伍术也说:“对对,这么大个墓地,我们再找找不就得了,只要人没事儿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!”阿采想要再说些什么,但她还是一甩手蹲在一旁生闷气去了。

    我稍作休息,感觉自己的体力恢复了不少,毕竟在水里缺氧昏迷,又经过了这么一档子事,怎么说也不如没事儿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算是重蹈覆辙,还好,这回有机会进宝塔里看看了。”

    阿采没有吱声,起身就往宝塔里走,说来也巧,我们这回到宝塔跟前之后,发现宝塔的第一层就有一个门,但那似乎与我们要找的出路无关,或许阿采要找的东西可能会在那里出现。

    我拉了伍术一把,我们也跟着进了宝塔。

    这三层宝塔里边很宽敞,一进去之后只是空荡荡的一个大厅,大厅中央有一个石碑,石碑上雕刻着一些字迹,简单的看了看,上边介绍的是昌平将军的生平。

    “破石碑有什么可看的,先找出路吧,按照我对墓地的了解,出口一定就在最不容易被人发现的地方。”阿采自语。

    我说:“既然这里已经出现过一个出口,绝对不会出现第二个出口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一定,我猜这石碑下边就一定有出口。”伍术说。

    我们三人几乎是各执一词,我们的关系好像一下子出现了裂痕。

    阿采道:“我曾经盗墓不下十次,我看还是听我的,跟我走。”

    “妹子,你那不是什么光荣的事儿,我是一直相信直觉的,直觉告诉我应该在附近找找!”伍术说。

    其实我这个时候也不敢确定自己的想法是否正确,虽说曾经听父亲说过一些关于盗墓的事情,但亲身经历,这还真是头一次。

    我并不想在两个好友面前表现的弱势,所以我还是坚定了自己的看法。

    直到这个时候,阿采跺着脚,气冲冲的出了宝塔。

    “我先去找,你们在这里慢慢研究吧,我找到了出口再回来喊你们。”她沿着宝塔身后的一段高架的木桥越走越远。

    而伍术却一直在研究刚才的那块石碑,我还问了他:“跟我走不?”

    他没有说话,反倒是像我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我也跟着出了门,跳上小船,向我们来时的另一个方向划去。直到身后的宝塔变成了一个点的时候,我才开始查看周围的情况。

    但奇怪的是,我所经过的任何地方都是一些奇怪的壁画,而且眼看着我的船已经划到了水面的尽头,尽头处是一面山体,而水流却好像是一潭死水。

    这不仅的使我浮想联翩,一时间对这墓地的出口没有了想法。

    我细细的想了想,还是决定再回到宝塔看看伍术那里是不是有所进展,但心中始终不想让他们感觉自己的决定是错误的,可最后我的想法终究没有战胜无路可走的现实。

    可我回到宝塔的时候,发现宝塔一层的石碑已经被掀开了一个缝隙,但是在石碑下边什么都没有,伍术也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“小术哥哥,快救我,我要坚持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是阿采的声音,立刻就冲出了宝塔,发现伍术在焦急的制作着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“阿采再坚持一下,马上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等我跑过去的时候,发现阿采刚才走过的那条木桥已经断裂,在桥下是深深的沟壑,而且墓地中的水也不停的向沟壑里倾泻。

    “伍术你还在墨迹什么?快点拉她上来啊!”我有些着急。

    “马上就好,小牤你帮忙把这块木板放下去!”

    我接过木板之后,发现木板上有一个拳头大小的洞,而且木板链接着木板,伍术已经制作出一条木板链条。

    我立刻将木板沿着沟壑的边缘向阿采送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阿采一会儿接到木板的时候,将你的手伸进那个窟窿里,伸进去之后,一定要握紧拳头,我们这边就往上拉。”伍术说得好像十分专业。

    “伍术你的手艺是跟伍叔学的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,子承父业很正常。”伍术说。

    在我和伍术的合力下,将阿采从沟壑边缘拉了回来,至于制作木板链条,完全是因为这个鬼地方一条能够使用的绳子都没有。

    等我们三人坐在一起的时候,感觉到气氛十分有趣。

    我刚要说话,阿采摇了摇头说:“真是谢谢你们了,刚才是我有点任性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也不对,咱们三个人有事应该一起商量。”

    我也笑了:“不过刚才阿采是怎么掉下去的,我是眼看着你走过去了啊?”

    “哎,刚过了木桥,没走多远就发现那条路根本就走不通,四处都是墙壁,还有一块块的巨石,就是一只苍蝇也未必能飞的出去。”阿采说。

    伍术问我:“那你怎么也回来了?”

    我开始还想隐瞒一下,可想了想,其实好友之间就应该无话不说:“我也是一样,绕着宝塔转了一大圈,没有发现任何的出口,情况跟阿采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那里也不太顺利,石碑我是给挖开了,但是跟我开始想的不一样,那下边什么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我们三人相互对视着,似乎都对彼此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情结。

    “其实!”我们三人异口同声。

    我笑了笑:“还是我先说吧,其实我父亲老早就教过我很多关于墓穴的知识,所以我一直以为我说的是对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一样,你们的伍术曾经也参加过大型墓地的建设,我对墓地也多少有些了解。”

    阿采反倒是叹气道:“看看你们两个,都是从小长大的朋友,有什么可隐瞒的,就好像我本来就是个盗墓贼,不过我也不在乎那些,毕竟是为了天下苍生么!”

    “又来?”我对这句话虽然还有些反感,但这个时候似乎觉得她说的还是有点道理。

    我们三人最终还是找回了相互之间的信任,经过我们商量过后,决定在宝塔身上着手,一是为了寻找乐经,二是为了找到离开这个鬼地方的出口。

    按照伍术的计划,我们将那块石碑迅速的挪开,而在墓碑的下边却是一块垫脚石,可能是因为当时墓碑的高度不够才用的。

    我沿着宝塔的楼梯向上,第二层同样是一个大厅,但这里似乎多了些室内的陈列摆设,多数都是一些生活用具。

    可此时的我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,一个偌大的宝塔,多半都是用来埋葬墓主的,可这里居然还有人居住过的迹象。

    “小忙你看,那碗里边好像还有一块风干的肉。”伍术喊道。

    “不好,这里应该有人!”阿采脱口而出。